>娱乐>>正文

这部被吹爆的华语青春片2.0代表,不就是“水客版”苏明玉成长史吗?

原标题:这部被吹爆的华语青春片2.0代表,不就是“水客版”苏明玉成长史吗?

【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从去年开始,国产青春片中就流行这么一句话:华语青春电影开启了2.0时代。从去年八月上映的《快把我哥带走》开始,这句话伴随了好几部青春题材电影,包括去年底上映的《狗十三》。

细想这个定义也不无道理。长久以来,国产青春片所留下的印记大概是车祸、堕胎、出国、出轨等各种套路,再以无病呻吟的台词表达“青春疼痛”。而进入“2.0时代”后,在表达方式上明显丰富了许多。

就以去年两部具有话题度的青春片来看,《快把我哥带走》表现兄妹相处,最后探讨了家庭对青少年成长的影响,整体氛围轻松活泼,又不乏感人泪点。《狗十三》真实刻画了一个少女的被动成长,以多个生活片段展现了成人世界为青少年带去的压抑,引发了无数共鸣。

《快把我哥带走》与《狗十三》

这两部电影也共同传达了一个趋势:2.0时代,国产青春片越来越注重向现实靠拢。

本周五上映的《过春天》,也被业内不少人誉为是青春片“2.0时代”的又一代表。它的视角比之前很多青春题材电影都要新颖,在“不撒狗血”的基本框架下,认真挖掘了一个少女面对生活和感情的状态。

从去年到今年,《过春天》参加了很多电影节,如平遥国际电影展、柏林国际电影节等,提前看过片的媒体基本上都没有给差评。对于这部新锐导演的处女作,评论里出现频率很高的关键词是“成熟”、“完成度高”。目前豆瓣8.0的评分充分说明了《过春天》给首批观众带来的惊喜。

相比目前《过春天》这个片名,原名《分隔线》虽没有特色,但更好理解一些,因为这部电影讲述的就是关于“分隔”的故事。

故事的女主角佩佩是生活里常见的那类普通中学生:扎着马尾辫,脸颊边有凌乱的碎发,因为背书包所以略微驼背,在公交上插着耳机并若有所思。

而她的生活又有一点不普通。佩佩居住于深圳,但每天都要跨境到香港去上学。每天往返于港深之间的生活令她疲惫而迷茫,在不同的环境里也让她感到分裂:白天在香港,她要说粤语,晚上回到深圳,又要切换至普通话。两个城市还有着完全不同的景观和文化氛围,这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寻找身份认同。

深圳有户口,但在香港才有生活,这里体现了佩佩生活方式的分隔。

此外,复杂的家庭关系也加剧了佩佩的无依感:母亲(倪虹洁饰演)住在深圳,整日以打麻将为乐,时不时会带回一个男人。

父亲(廖启智饰演)是香港人,但只是卖体力的普通工人,生活并不光鲜。重新组建了新家庭的他,只是在女儿佩佩到来之时给几百块零花钱,或者吃一顿饭,其他的从不过问。甚至在窗外看到女儿的身影,也不会起身去追。在他看来,女儿来了就是要钱,不如不见面。

这里既是父母的分隔,也是佩佩和亲情的分隔。

成长背景的分隔,将这个16岁的少女抛掷进一片无边无际的孤独之中。没有亲人真正关心处于青春敏感期的她内心真正的感受与渴望,对父母的不满、对家庭及社会关系的陌生与疏离,让她性格天性中独立坚韧的一面愈发独立强壮生长。这种个性,因为闺蜜阿Jo的一个“看雪计划”,被慢慢激发了出来。

香港演员廖启智饰演的佩佩父亲

佩佩的香港闺蜜Jo是典型的“港妹”,即使没有处在最优越的阶层,闺蜜的生活也令她觉得羡慕,至少Jo从来不必烦恼要应付不同环境的问题,何况Jo还有个移民美国的有钱亲戚,并且在香港留下了一栋别墅,Jo还很大方地带她去别墅里玩。

阿Jo还有个看起来挺不错的男朋友阿豪,可以带她们参加游艇party。从佩佩在party上拘谨的表现来看,这也是内地长大的她极少接触到的生活方式。

Jo、佩佩、阿豪

Jo在佩佩心里是类似梦想描绘者的角色。Jo带她体验了真正的“香港式生活”,同时为她建立了要去日本看雪的美好愿景。

看雪的计划令佩佩无比心动,但极大的现实困难放在她的面前:没有钱。她知道,这笔钱是绝不可能从父母那里获得的。

影片一开始,佩佩就在班里给香港同学卖内地带去的手机壳和贴膜挣钱,因为内地的比香港卖的更便宜,同样是淘宝买,寄到内地的邮费也便宜很多。

这无形中也展现了两岸在商品往来中充满隔阂的一面。这种隔阂也催生了另一种职业:水客。

每天,水客都会偷偷以“人肉带货”的方式从香港运送新款iphone到深圳。在几年前,港版iphone 在内地市场还是紧俏货,一部iphone刚运送过来就能立刻被卖掉,在电子产品市场甚至会一大群人追着买。可观的市场需求和佣金,让无数水客铤而走险,想各种办法逃过海关的法眼。

佩佩在过海关的拥挤人群中

而带着货成功走过海关安检的过程,就被这些水客们称为“过春天”。

佩佩加入水客组织也完全是个意外。卖小商品、餐厅打工,赚钱都太慢,这让佩佩很苦恼。而一次在过关回深圳的途中,游艇party上见过的男生为了躲避边检,情急之下把iphone塞给了她并让她送货,这让佩佩感受到当水客能够拥有丰厚报酬,于是决定加入……

至此,一个准备开始踏入社会自己打拼的女孩子形象初成。

在拍摄佩佩学着“过春天”戏份里,导演展现了一系列有趣的影像风格。

香港的水客组织以江美仪饰演的“花姐”为老大,她带着一群“古惑仔”在一间破旧小屋里接货、吃饭、打麻将,这种颇具江湖气息的氛围极有港片风。但佩佩的形象气质和举手投足明显更像内地文艺片主角,她外型更低龄,不如Jo那么成熟时尚,在陌生环境里总是畏首畏尾。两种风格的交织融合形成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这种融合也是《过春天》最大的特色。

奇妙的地方就在于,这种矛盾并不会带来冲突感。和佩佩同样穿梭在两种城市氛围中,反而会更理解她对于身份认同的无力,也会理解她在获得花姐认同后那种发自心底的笑容。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有接纳自己的群体,并在这个群体中体会到了成就感。这种感觉,佩佩在自己的原生家庭里从未体验过。

随着“过春天”技能从青涩到娴熟,佩佩逐渐在走水团队里有了一席之地。花姐夸她聪明能干,很像年轻时的自己。而马仔们也从最初对她的揶揄调侃,变成了笑着叫一声“佩佩姐”。及至后来敢脱离花姐帮喜欢的男生私自带货,帮妈妈当街打退骗钱的混蛋,一个”二代花姐“的”奋斗“前史就这样清晰立体地呈现出来了。

这样一个女性形象,让人很容易联想到最近热播剧《都挺好》里的苏明玉。一样陌生疏离的原生家庭,催生出一样倔强坚韧的个性,机缘来了善于抓住,凭天赋和努力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细致入微地刻画出一个少女的成长心事和生活状态,是《过春天》不同于一般罩着偶像剧光晕或是套路描摹青春伤痕的国产悬浮青春片,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成功点。

佩佩自身之外,另一个有趣的镜头,产生于她和闺蜜的男友阿豪之间。

阿豪也是个有趣的人物,他带着Jo和佩佩参加游艇party,还开豪车送Jo回家,但这些并不是他的真实生活。在香港,阿豪只是大排档的服务员,所以他也做水客,以赚取更多的钱。

阿豪和佩佩的相处让电影终于多了一些青春荷尔蒙。阿豪的角色形象本身就符合青春期女生的幻想:高大,带着“港男”的时尚,遇事有担当。在佩佩被其他水客和花姐为难时,都是阿豪主动帮助佩佩解围。佩佩也曾主动到大排档找过阿豪,帮他招呼客人。

水客的身份是两个人共同的秘密,因为这层秘密,他们觉得彼此之间有了共同点,在心理上也更加接近。这层互帮互助的关系,毫无疑问进化成了青春期的暧昧。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他们两个独处的时间越来越多,而此前佩佩总是和Jo形影不离。

在最后一次过春天时,阿豪和佩佩互相用胶带把几十部手机缠在对方的身上。昏暗的红光下,只有撕裂胶带的声音和两个人的呼吸声,掀开衣服,环抱对方缠上手机,活脱脱一场很有质感的情欲戏。

这比直白展现男女关系来得更高级。黏腻质感和懵懂的反应才是青春期对情感最真实的处理方式,让电影完全脱离了“打胎青春片”的狗血感。

最后两个人的结局也无比现实,东窗事发,各自从对方的生活里消失。这也是大多数青春情感结束的方式。

作为一部处女作,《过春天》展露了较为成熟的完成度及个性化的作者风格。但在高期待高口碑之下,影片存在的短板也很明显。

电影在宣传之时拉上了《天才枪手》,意在把水客走私的过程和《天才枪手》作弊的过程类比,让观众直观感受到紧张氛围。但观看影片后就会发现,《过春天》走海关的过程只是用演员的表演和音乐告诉你“我很紧张”,但观众甚至还来不及进入紧张的氛围,主角光环就匆匆带着她顺利过关。

客观来说,过海关只是一瞬间的动作,并不像考试一样有持续时间,因此可以加入更多紧张刺激的转折。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一部分的处理没有优化的空间。镜头节奏、剪辑手法、声效都能起到有效的辅助作用。

另一方面,《过春天》以极为现实的视角切入,但在叙事时又消解了现实的严酷感。尽管导演有意在人物背景上加入更多的反差,比如阿豪看似融入上流阶层的生活,背地里只是一个打工仔。Jo有能力去日本看雪,带着佩佩出入别墅,实际上有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有钱亲戚也从未想过把她带到国外。Jo对这栋别墅而言,就是一个免费的清洁工。

但这些人物全然都在为佩佩这个角色服务,并没有过多的空间展现他们各自的挣扎。佩佩对她身边的这一切,似乎也都漠不关心。“没有目的的控诉”,让《过春天》无论在力道上、还是剧作上,都差了一口气!

就佩佩这个人物来说,剧本把青春期少女的现实困境全都安在了她身上,但丝毫看不见这些困境究竟带给了她怎样的心理影响。她想赚钱的诱因,仅仅是因为想去日本看雪这样无关命运无关大局的理由。

这也是《过春天》和《天才枪手》、《狗十三》相比,没能直接传达出爽感或痛感的原因。《天才枪手》给了观众足够的同理心,从而能够让人完全理解穷学生对于金钱变态式的追求;而《狗十三》那种未被尊重而感到委屈的情感传递,对大部分中国式教育下成长的孩子来说,都能感同身受。

但无论如何,蜀黍认为《过春天》还是值得鼓励的。不仅在于视角创意,以及影像上的突破,更重要的是,它平静地讲述了一种生活状态。导演白雪也用这部长片处女作再次证明了女性导演、编剧在独立电影中的力量,以及情感表达时所拥有的细腻视觉。

这至少比很多文青新导演中流行的灰头土脸乡镇文艺风要清新和真实许多,同时也的确为“青春片2.0时代”带来了全新可能性。除了被粉饰的校园生活,以及极端的悲惨,属于青春个体的各种无奈与迫不得已才是现实主义青春片最值得被挖掘的部分。

这才是我们面临的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