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18问 | 孟鹤堂周九良:“盘他”很快会过去 说相声要抛掉偶像包袱

原标题:娱乐18问 | 孟鹤堂周九良:“盘他”很快会过去 说相声要抛掉偶像包袱

搜狐娱乐专稿(四月天/文 李楠/视频 马森/图)继岳云鹏、张云雷、郭麒麟等之后,德云社里又出了一对新流量。在去年的综艺节目《相声有新人》中,德云社相声演员孟鹤堂和周九良凭借着精彩的相声表演,不但拿下了该节目的年度总冠军,孟鹤堂的一句“盘他”更是随着节目的热播,一夜之间红遍网络,成为了流行语,孟鹤堂在节目上的表现也被粉丝制作成了表情包。

虽然《相声有新人》的热播,让更多的人关注到了孟鹤堂和周九良,但其实早在参加节目之前,他们就已经凭借着鲜明的相声表演风格,拥有了大批的粉丝。被称之为 “德云社冯绍峰”的孟鹤堂不但颜值出众,还是德云社里出了名的多才多艺,流行歌曲、跳舞、hip-pop、b-box、口技样样精通,说学逗唱信手拈来,用他自己的话说“生旦净末丑、神仙老虎狗、擦桌子扫地、给师父倒尿盆、替师娘奶孩子,都可以”。跟活泼闹腾的孟鹤堂形成鲜明反差的周九良,性格“比较沉稳,不爱张扬”,但是又 “稳中带浪”,常出惊人之语,引发观众爆笑。二人一动一静,互相配合,相得益彰,产生了非常奇妙的喜剧效果,成为了德云社相声舞台上的一对黄金搭档。

近期,搜狐娱乐专访了孟鹤堂、周九良这一对已经合作了七年之久的老搭档。二人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延续了在相声舞台上“相爱相杀”风格,孟鹤堂经常暗戳戳地用“爸爸”梗占一下周九良的便宜,周九良则发挥捧哏特色,一边夸赞孟鹤堂有“潘安之貌,卫玠之容”,是“阳光彩虹小白马”,另一边又吐槽孟鹤堂跟自己合照,只给他自己美颜……

搞怪&可有可无担当,“盘他”之后没觉得有多红

搜狐娱乐:现在大家都说德云社是亚洲最火的男子天团,你们觉得自己是这个天团里面的什么担当?

孟鹤堂:搞怪担当吧。

周九良:可有可无的担当吧。

搜狐娱乐:二位因为什么机缘踏入相声这个行业?从小就有一颗热爱学艺的灵魂是吗?

周九良:我从小比较钟爱这门艺术,作为一个爱好者,比较喜欢舞台上的感觉,所以就步入这个行业,从事这个行业,我觉得非常的骄傲。

孟鹤堂:我倒不是说从小热爱曲艺,我是打小喜欢文艺,比如说小时候学学架子鼓,学学快板,学学二胡,小时候在镇中学的文艺队,后来来北京了说德云社在招生考试,就过来了。

搜狐娱乐:参加《相声有新人》节目之前,有想到“盘他”那个梗会走红吗?

孟鹤堂:那倒没有想到,参加完了也没有想到。“盘他”只是一个梗,只是火了两个字,是网络上面大家捧着说着玩呗,这个东西很快就会过去,不要太在意它。

搜狐娱乐:没有觉得因为这个事情红出圈了吗?

孟鹤堂:那倒没有,没有觉得自己有多红,还是一个相声界的小学生,还得努力,还得学习。心态上还是踏踏实实的说相声,本本分分做人。

孟鹤堂为自己颜值打12分,周九良为省事烫头

搜狐娱乐:孟老师,现在大家都称你是“德云社冯绍峰”,你对自己的颜值还满意吗?如果打分的话,满分10分能打几分?

孟鹤堂:这是父母给的,没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长什么样都得满意。满分10分,那12分吧,开玩笑。(搜狐娱乐:多出来那2分是哪里的?)多出来那2分是搭档的衬托。

搜狐娱乐:孟老师今天这个发型是自己吹的吗?

孟鹤堂:自己抓的,今天采访我特意抓了一个头发才出来。

搜狐娱乐:你们平时演出的话,德云社有专门的Tony为你们做造型,还是说自己上?

孟鹤堂:Tony老师基本上不怎么跟着我们。要是去录节目什么的,都是人家台里给准备的化妆师。巡演不化妆,我就扫个眉毛。(搜狐娱乐:那真的是天生丽质。)也可以这么说吧。

搜狐娱乐:平时会为了保护颜值做一些专门的护理之类的吗,打个针之类的?

孟鹤堂:没事出门做个面膜,今天防晒霜我都没有抹,就画了个眉毛。(搜狐娱乐:这个眉毛是自己画的吗?)对,自己画的,其实我顶天就画个眉毛。(搜狐娱乐:化妆技术还是蛮好的?)习惯了,时间长了就练出来了,一直也不长眉毛,不是不长,是眉毛太淡,你要是不画的话,灯一打,这个地方就眉骨比较高,反光,就觉得没有眉毛特别怪。

搜狐娱乐:之前看到周老师在网上有晒自己在健身房练块的照片。

周九良:不提了。(搜狐娱乐:还是有为提升颜值做一些努力吗?)那倒不是,是为了……(孟鹤堂:健康。)一是健康,二是身材上。

孟鹤堂:他那会儿太胖了,好多大褂穿不进去,所以努力减减肥,也是一个阶段,瘦回来之后他就没有时间去健身房了。

搜狐娱乐:周老师好像继于谦老师之后也喜欢烫头是吗?

周九良:于老师烫头的目的是因为头发有点稀薄了,岁数大了,头发比较少,烫一烫,蓬松一点显得多。我觉得烫头好打理,烫完头以后,吹完了以后就不用管它,他那个还得抓,还得吹,弄完了以后还得打发胶,打发蜡什么的,我就是嫌麻烦,我也学不会,所以就烫一个头,一吹吹干了,就是这个形状。

孟鹤堂:长达一分钟的时间,总结出一个字:懒。

搜狐娱乐:有跟于谦老师交流过吗,比如说哪里的Tony头烫得比较好?还是说会专门飞去韩国做一个造型?

周九良:那不至于,楼下就解决了这玩意。

孟鹤堂:去趟庞各庄已经很不错了。

搜狐娱乐:如果让两位自己选择,可以选择靠脸吃饭和靠才华吃饭之间选一样。

孟鹤堂:那当然是二者了,还用说吗。(搜狐娱乐:只能选一个。)第二个。长得好看的太多了,长得比我们好看的也太多了。

周九良:我靠他吃饭。(孟鹤堂:你别靠我。)他不演出我也歇着了,对不对?靠他吃饭嘛,靠德云社吃饭。

相声演员是杂货铺,最拿手的流行歌曲是《毓贞》

搜狐娱乐:孟老师会的技能还是蛮多的,比如唱流行歌曲、跳舞、b-box、hip-hop,这些技能是之前就有的吗?

孟鹤堂:要不怎么说相声演员肚是杂货铺呢,什么都得会点,但是都不精。没有说刻意去学吧,哪个节目里边需要什么东西,我们就去努力做得更好,没有说刻意去学一些技能,为了这个技能编一段相声那就不可乐了,为了相声去添点新的技能,这还是合理的。

搜狐娱乐:你觉得自己最拿手的歌是什么?

孟鹤堂:《毓贞》啊。(唱)“毓贞对我说 ,记得长大回北京”。

搜狐娱乐:未来有开演唱会,或者像张云雷一样,发专辑的想法吗?

孟鹤堂:他肯定是没有这个想法。像这类的东西都会涉猎一些,到那个位置了,可能会找你,比如经纪人说,咱们录个歌,或者说咱们做一个什么呀,当然是要去做的。

搜狐娱乐:你们之前跟着烧饼一起跳韩团特别流行的舞蹈,所以还是有这个野心的,只是在悄悄等待机会是吗?

孟鹤堂:那倒不是,就是为了节目创作,有的时候比如说遇见什么活动了,我们会做一些跟相声无关的演出方式,比如说演个相声剧,演一个话剧,演小品,或者说排个舞蹈,大家一起唱个歌,都跟相声无关。我们每天都在说相声,到年底了封箱了,或者说钢丝节了,有这么一个节假日的时候,有一个属于我们相声演员节日的时候,可以别出心裁,给大家耳目一新的感觉。

搜狐娱乐:所以也不排除未来还有演影视剧和开演唱会的可能?

周九良:不卑不亢,随遇而安。

孟鹤堂:也想去合作,也想去拍,但是看机会吧。

希望粉丝别瞎搭茬,尽量避免偶像包袱

搜狐娱乐:好多观众喜欢在听相声的时候搭茬,周老师有想要对这种花钱捧哏的观众说些什么吗?

周九良:开心就好,我也管不着您。

搜狐娱乐:会不会觉得观众把自己干的事情已经干了,还蛮开心的?

周九良:我也开心,大伙也开心,开心就好,对吧,您买票了,您来踏踏实实的听,还是搭茬什么的,别瞎搭茬。(孟鹤堂:搭茬搭的确实有点搅节奏。)打扰到别人听相声,欣赏艺术,那就不太好了,对吧。介于自己过瘾,也不打扰别人的情况下,可以搭两句茬吧。(搜狐娱乐:粉丝搭过什么让您印象深刻的茬吗?)没有,我都听不见主要是。

搜狐娱乐:二位现在会有偶像包袱吗?

孟鹤堂:不要这种包袱。偶像包袱还是有点,但是我们尽量避免偶像包袱,因为你作为一个喜剧演员,你作为一个说相声的,你要那么大偶像包袱干嘛。在舞台上你要有偶像包袱的话,很多东西使不了。比如说学个老太太、老头,学个大姑娘、小媳妇,要是有偶像包袱你学不了,所以说要抛掉这个。

搜狐娱乐:但是有时候故意扮丑的话,粉丝会拒绝。

孟鹤堂:拒绝没办法,人物需要。(周九良:什么时候?没有故意扮丑的。)每次丑不都是故意扮丑嘛。

搜狐娱乐:比如说走这种妖娆风的时候,可能粉丝会拒绝。

孟鹤堂:妖娆风,我们很少走妖娆风。(周九良:就是啊。)比如说可爱类型的?

周九良:有吗,没有吧?(翘兰花指)

孟鹤堂:这不就是嘛。比如可爱类型的,像老头、老太太、小孩,我学个他爸爸啊,就是这一类的,要是有偶像包袱你学不出来。

自闭不爱闹腾的周九良,活在自己的世界的孟鹤堂

搜狐娱乐:如果让两位用一句话来评价一下自己搭档的话,有什么想说的吗?

周九良:潘安之貌,卫玠之容,你想想得多好看。

孟鹤堂:哎呦我的天,这个评价可是担当不起,太过了。

搜狐娱乐:那你评价一下对方。

孟鹤堂:稳中带浪。

搜狐娱乐:周老师在舞台上的表现一直比较沉稳,会觉得相比孟老师,自己承担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成熟吗?

周九良:这个和年龄没有关系,这是性格所致。

孟鹤堂:对,他的性格,他打17岁我们合作那会儿就这样,特别的稳。他自己感觉不到,可能就是性格的事,每位演员性格不一样,很多相声演员看他就是很稳,可能很多演员在舞台上表现方式就不那么稳扎稳打,追求刺激,但是他就是稳。

周九良:不是追求刺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对不对,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喜欢张扬的,你就多说一点,或者是表情上、动作上,在舞台上更奔放一点,像我的性格,平时我就不爱闹腾,所以在台上我也不太张扬什么的。

搜狐娱乐:你觉得自己是少年老成是吗?

周九良:也不是少年老成,就是比较自闭。

孟鹤堂:自闭症,少年自闭。

搜狐娱乐:但是你越沉稳好像粉丝觉得你越可爱?

孟鹤堂:这叫欲扬先抑,比如相声演员一上台就张牙舞爪,后面翻包袱,尺度再怎么大也不可乐了。这个是先稳稳的,然后翻包袱的时候再起来,这样才可乐,我觉得他这个路子是对的。

搜狐娱乐:粉丝想问,“九良疯了”和“九良想下班”,哪个更适合生活中台下的周老师?

孟鹤堂:“下班”更像他。

周九良:介于两者之间,其实我有时候也挺疯的,真的。

搜狐娱乐:周老师,你觉得孟老师最可爱的一面是什么?

周九良:可爱的一面就是不记事,挺好玩的。

孟鹤堂:他有时候叫我,我听不见,他老跟我急这个事,比如说我这儿想别的事呢,其实你看我没干什么,就看着那个门,其实我脑子里在想事,他那边叫我,他以为我装听不见呢,其实我就是听不见。

周九良:不是,他就是反应迟钝,这也不是反应迟钝,陷入自己的思想太深了吧。(孟鹤堂:对,喜欢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看这个门他想什么呢,他其实什么也不想,什么也没想,他就是想那个门呢。

孟鹤堂:去你的,你怎么知道我什么都没想?我可能喜欢一些回忆的东西,比如说看到这个门了,会想到一些回忆的事,或者有的时候,我不经意的就会想,从这个画面切换到另一个幻想中的画面,挺有意思的,然后我就喜欢留在那个画面里。

周九良:比较喜欢幻想,叫他就是“孟哥,孟哥,孟哥”,“啊?”就是这样。

孟鹤堂:得给我唤醒。

搜狐娱乐:他比较嫌弃你反应迟钝,你嫌弃他什么?

孟鹤堂:嫌弃他什么呀,没有什么好嫌弃的,现在我觉得,以前来说就是互相嫌弃,后来慢慢的就磨合到一块了。

周九良:你嫌弃又能有什么用呢,嫌弃就嫌弃吧。

相差五岁没有代沟,舞台上生活中彼此照顾成全

搜狐娱乐:你喜欢周老师的点是什么?

孟鹤堂:喜欢他很多地方,比如说像舞台上会给你一些定心丸,在你不稳的时候,他可能会给你往下拽,拽一拽你这个飘的感觉,在你很稳的时候,他可能就会更张扬一些,他在舞台上控制能力很好。

搜狐娱乐:除了工作之外,生活中有没有感受到周老师对你的关爱之类的?

孟鹤堂:只有我对他的关爱,他对我的关爱太少了。(搜狐娱乐:您平时是怎么关爱的?)什么事都帮他做一做,他想不到的事。比如说逢年过节,还有说为人处事,就是外边接触,他还是小孩的状态,他还是不太会去做这些事,我都想着,然后有什么事带着他,我们俩一块。

搜狐娱乐:现实生活中,你从心里还是觉得自己是周老师的大哥是吗?

孟鹤堂:对,像爸爸一样。

搜狐娱乐:周老师认可吗?

孟鹤堂:默认了。

周九良:为人处事呗。

孟鹤堂:他考虑的还是比较少。

周九良:不是考虑的什么,就是不爱去做。

孟鹤堂:他就不爱去做,但是那没有办法,两个人必须得有一个人去做这些事。

周九良: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搜狐娱乐:两位因为年龄相差五岁,会觉得之间有代沟吗?

周九良:没有什么代沟。

孟鹤堂:我觉着有代沟,因为我觉着好多我接触的事他不愿意去接触。

周九良:还是那句话,还是性格所致。不是你爱干的,每个人爱好还不同呢。

孟鹤堂:就是爸爸跟儿子之间,你看岁数那么大,没准爱好一样,也没什么代沟。

搜狐娱乐:二位在彼此心中的印象大概是什么?

孟鹤堂:他怎么说呢,比较不那么热爱生活。

周九良:热爱生活。

孟鹤堂:热爱生活吗?反正在我眼里不那么热爱生活。

搜狐娱乐:为什么你会看出这种厌世感?

孟鹤堂:他平时叫外卖,他不做饭,他叫外卖。

周九良:不能那么说,叫外卖,一个人做饭更凄凉嘛,一个人做饭做多了吃不完,做少了你又吃不饱,所以叫个外卖,来一个一人份的,正好就得了。(搜狐娱乐:会去孟老师家里蹭饭吗?)会,有时候去研究新作品,就是上孟老师家中,受到了孟老师的款待。

搜狐娱乐:周老师评价一下孟老师,在你眼中他是什么样的?

周九良:就是阳光帅气,阳光彩虹小白马,嘀嘀嘀嘀嗒。

孟鹤堂:这个评价不是那么中肯。(搜狐娱乐:哪里不中肯?)特别敷衍。

周九良:我觉得阳光帅气挺好的,挺阳光的,性格挺好,对吧。

搜狐娱乐:周老师,其他人跟孟老师关系特别好的时候,比如说张云雷亲孟老师的时候,你心里会吃醋或者不爽吗?

周九良:我心里会恶心。

孟鹤堂:那就亲亲呗。

周九良:什么叫亲?

搜狐娱乐:有一次舞台上,张云雷抱着他亲。

周九良:是在北京吗?(孟鹤堂:对。)哎呦,这别说了,回头二奶奶们急了。

舞台下相爱相杀,周九良吐槽孟鹤堂美颜只美一半

搜狐娱乐:平时不说相声的时候,二位都有什么爱好?

孟鹤堂:其实我们俩的爱好真的特别少,有好多爱好都实现不了。

周九良:看个电影实现不了吗?

孟鹤堂:现在只剩下看电影了,我喜欢电影,比如说像我喜欢骑马,我现在骑不了,没有时间,他喜欢射箭没有时间去射了,我喜欢钓鱼,现在哪有地方去钓,去找这个地方也很麻烦,而且设备什么的也都没有。

周九良:少说这个,回头人家送你。

孟鹤堂:对,没时间钓鱼。

搜狐娱乐:平时不演出的时候就宅在家里吗?

孟鹤堂:对,我基本上是这样。

周九良:倒也没有,就是跟朋友聊聊天,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分享一下,最近遇到什么开心的事,难过的事,糟心的事,还有更糟心的事,糟心的事多了。

搜狐娱乐:听周老师说聊天的内容,是生活过得还蛮苦的嘛?

周九良:你要是有那么一个搭档,你觉得呢。

搜狐娱乐:所以你大部分痛苦的根源都来源于孟老师?

孟鹤堂:你等会儿。

周九良:他刚反应过来。

孟鹤堂:我怎么让你苦了。

周九良:没有。

孟鹤堂:胡说八道。

搜狐娱乐:平时会喜欢自拍之类的吗?

孟鹤堂:我自拍那就是车祸现场,基本上人家都嫌弃我自拍,不让我自拍。

搜狐娱乐:没有提升一下自拍的技术?

周九良:提升了,他修图,你跟他自拍,他修他自己。

搜狐娱乐:平时两个人自拍,他只修自己不管你是吗?

周九良:那是啊。

孟鹤堂:哪有,不就是一个美颜嘛。

周九良:我们的美颜就是眼睛里没有星星的那种,他可能是论半美颜的。(搜狐娱乐:只美自己那一半,然后你那一半就不管了?)对,50%。

搜狐娱乐:平时在舞台上,孟老师一直在占周老师的便宜,现实生活中一般是谁欺负谁?

孟鹤堂:现实生活当中没有谁欺负谁。(搜狐娱乐:可是您刚才在这个采访过程当中,已经占了周老师好几次的便宜了。)这不是开玩笑嘛。

周九良:就是那么无聊的哏,台上不够过瘾。

搜狐娱乐:如果给你一次机会,占一次孟老师便宜的话,你会选择怎么做?

周九良:占他便宜干什么呀。

孟鹤堂:没有意义,占我便宜。

搜狐娱乐:但是你还三番五次占他便宜。

周九良:个人爱好。

孟鹤堂:这是事实,只是告诉大家而已。

【版权声明:本文系搜狐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等,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