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这就踏春去!

原标题:走,这就踏春去!

春暖花开,春意盎然,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三月,我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华丽辞藻去表达对春天的赞美!

清晨,迎着晨曦出门,是轻柔的微风拂面,再也没有了往日那寒冬里的冰冷,更没有炽热的酷暑难耐;朝霞升起,东方的半空,如湖面一样波光粼粼,绚烂的云彩,红通通一片,恰似少女娇羞的面容,躲躲闪闪;大街小巷,穿梭着早起的人们,或远或近也会时不时传来几声小贩们婉转的叫卖声,那是本地人最熟悉的暖暖吴音,抑扬顿挫间,不断的在空中飘散,城市的早晨,车水马龙的街头,就这样悄悄的在闹市上演。

初春的阳光,并不煦暖,只是那适宜的清爽,如慈祥母亲的笑脸,和蔼的样子,如光滑的绒丝正一缕缕铺陈过来。

路边的绿化带,光秃秃了一大冬天的光景,此刻,瘦骨嶙峋的树干,在春风中孤单的摇摆,摇曳中,春风悄悄的把梢头点缀,几许刚刚探出头来的嫩芽,也正星星点点,含着苞蕾调皮起来,那忍俊不禁的呆萌,如突然间被唤醒的小儿,稚嫩的小手揉着惺忪的睡眼,张开双臂,哭喊着向着母亲的方向奔来。

小河边,杨柳依依,倒垂的枝条开始返青,丝丝缕缕如少女过肩的长发披散开来,初升的太阳冉冉升起,从容的霞光洒向林间,光影婆娑,泛着光点,水波荡漾,一只小船正激流猛进,桥上人影攒动,好似一副静止的画面,铺在了人间。

草丛间,不知是谁家的小狗,正追逐着小虫子,跳跃着从浓密的绿化带窜出来,惊得一群正在觅食的信鸽振翅高飞,扑扑簌簌,哨音低沉,把经年的旧叶都震落下来,它们拥挤着,打着旋儿飘向大地,南方的天空,初春的落叶,纷纷扬扬的阵势,想不到竟有北国深秋的壮观。

穿梭在城市间的车流,如一具不知疲倦的秋千,把东边的人们送到西边,把南边的人们荡到北边,那熙熙攘攘的拥挤路上,直到日上树干,才能稍稍缓和一段时间。

久坐办公间的小伙伴们,也许是早已习惯了经年累月的温暖如春,无论外界的天气如何风云突变,办公桌上精心侍弄的绿萝总是四季常春的绿给你看,环境一成不变,让久居其间的人们熟视无睹到漠然的状态。

忙碌了一上午,终于到了午饭时间,埋在办公室操劳的人们,三五成群的约在一起,忙里偷闲,踏着春,纷纷走出门来。

断断续续的石阶,绿草分散其间,小憩的人们,徜徉在绿树花海间,看蝴蝶轻飞,听鸟虫啼鸣,红男绿女的身影,似林中铺就锦缎,掩映在明亮的光影里,如梦如幻。

这里没有摩肩擦踵的拥挤,也没有赶路的匆忙,有的是闲庭信步,谈笑间,抑制不住的是欢声笑语,纷至沓来。

踏春,正是时间!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