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猎杀山本五十六(二十三)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猎杀山本五十六(二十三)

上午9时34分,美军机群经两个小时飞行后抵达布干维尔岛莫依拉角。米歇尔率各机一面以小角度爬升飞向岛西,一面开始进行机炮和机枪试射。此时天高云淡,视野良好。根据计划,山本的飞机将在11分钟后出现。米歇尔率机群开始盘旋爬升,同时拉开间距实施警戒。

米歇尔少校看了看表,已经是9时44分了,此时山本座机应该出现在西面5公里处,但现在那里连个飞机的影子都没出现!米歇尔感到有些紧张,距山本出现的时间只剩1分钟了,前方依然毫无动静。就在此时,号称拥有全队最好目力的道格•坎宁少尉突然打破无线电静默高声喊道:“发现目标!发现目标!左前方10点钟方向!”米歇尔少校循声望去,果然发现一队日军飞机正在山前飞行,共有8架,其中2架是轰炸机。虽然出现2架陆攻机与之前情报略有差异,但敌机毕竟准时出现了——山本以他一贯的守时作风准时来赴这次死亡之约。几乎大海捞针一样的长途奔袭竟然成功了,也许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米歇尔按捺不住心头的狂喜大声下令:“全体注意!抛投副油箱。掩护组爬高!汤姆,上,干掉他,他是你的肉了。”随着命令的发出,10架掩护组的战斗机加大油门急速向6000米的高度爬升,兰菲尔率攻击组则滞留在3500米高度寻隙出剑,眼睛直盯着那2架陆攻机。

当日军机队飞至布干维尔岛西侧时,飞行高度逐渐下降到800米左右。当飞机呈直线飞越热带丛林时,机械师递给宇垣一张纸条:“将按计划于7点45分到达巴拉尔。”宇垣长出了一口大气,他看了看手表,此时是上午7时30分。一刻钟后飞机将按计划进行降落。之前因为生病未能劝阻山本此行,宇垣至今还后悔不已。这次硬着头皮陪山本一起前来视察更是提心吊胆,生怕途中出现意外。帝国军人绝不怕死,但死也要死得物有所值,被人在天上像打鸭子一样干下去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眼看再有15分钟就降落了,真乃天皇保佑也!

此时1架护航零战突然出列向右急转,只见远处十多架敌机快速飞来。随即6架零战急速爬升,开始与米歇尔的掩护组进行缠斗——这正中了美军的调虎离山之计!

见此情景,兰菲尔立即率攻击组朝两架陆攻机猛扑过去。两架日机见势不妙快速下滑,企图以低空飞行摆脱攻击。但美国人哪肯就此罢休?此时位于高空的零战终于意识到大事不妙,有3架飞机不顾一切俯冲下来试图解围,但显然已太晚了。兰菲尔第125号“蒲柏”冲进柳谷三机编队和1架零战对头射击——他以为这架零战被击落了。霍尔姆斯飞机的副油箱无法抛掉,只好向西拉起,海恩紧随他的长机。借助短暂的几秒钟,巴伯驾第147号“维吉尼亚小姐”冲向陆攻机,P-38枪炮齐鸣!

“蒲柏”拉了一个半斤斗,兰菲尔看到右方有3架零战在追击巴伯,最前面是一架降到树梢高度的陆攻机。他在正横方极远距离里打出了一个长点射,陆攻机右侧发动机很快冒出了火苗。此时巴伯与猎物的距离仅30米,敌机散落的碎片飞溅到他的飞机上,巴伯只有极力闪躲才避免与敌机相撞。山本座机——此时美国人尚不知道是这一架——旋转翻滚着坠入丛林。巴伯迅速将飞机拉升,回头看到树林中有一股黑烟升起。兰菲尔用无线电中报告“击落敌一架轰炸机”,“我看见山本座机触到密林树梢上,机翼被卷入紫色火焰、火光和碎片当中。随后机翼脱落,机体像个红火球一样钻入密林。”巴伯在战斗中一言未发。

谁都明白,在如此低空,即使跳伞也无济于事——“太平洋之鹫”遽然坠落于布干维尔!

透过舷窗,宇垣看到了前方可怕的一幕:黄中透白的火焰笼罩了山本座机机翼和机身,飞机拖着浓烟向下坠落,宇垣自己也如同坠入了无底深渊。他对站在飞机过道上的室井高喊;“保护长官机!”接着又朝飞行员高喊:“追上一号,追上一号,追上!”1架美机迎面扑来,林浩本能来了个急转弯,一号机从宇垣视野中消失了。当飞机再次恢复水平飞行时,那架飞机已经不知去向。宇垣只看到密林中一股黑烟冲天而起:“唉!万事休矣!”

此时霍尔姆斯终于甩掉副油箱率海恩返回战场。两人与巴伯合力攻击,宇垣的二号机在枪炮声中剧烈颤抖,机翼和机尾全被打断。机舱内瞬间变成了屠宰场,室井和几名机组人员浑身是血倒了下去,飞机突然翻转导致宇垣向前翻了个跟头,从指挥官座席径直跌到了通道上。这一举动尽管导致他身受重伤,但也幸运保住了性命。

林浩竭尽全力驾机向海面飞去,试图紧急迫降海上。但飞机因受伤过重失去控制,以全速撞击海面的飞机向左翻沉,“宇垣完蛋了!”当海水从四面涌进来时,参谋长自言自语地说。黑暗中他不想挣扎,一切就像在梦中一般。他看到上面略有微光,觉得自己正在浮向水面。他张开嘴吸气。除了一侧机翼仍在燃烧之外,其余的全都没有了。此时他距海岸仅一百多米,宇垣以蛙泳向岸边游去。可能平时养尊处优惯了,筋疲力尽的宇垣伸手抓住了一个浮箱却无力抱紧它,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右臂断了,于是将左手搭在箱子上踩水上岸。综合结果,一号机上11人无一幸免。二号机除重伤的宇垣、北村和林浩之外,其余9人悉数丧命。

目睹了眼前悲惨一幕的柳谷决心复仇,他朝1架缓慢飞行的美机发起了殊死攻击,那架飞机右侧发动机和散热器接连中弹起火坠入大海——海恩的P-38是美军此战的唯一损失。

战斗在短短三分钟内宣告结束,山本和宇垣座机双双被击落。周围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似乎一切都未发生过似的。

米歇尔不知道山本究竟在哪架飞机上,但他看到两架轰炸机一架坠林一架坠海,认为任务已经完成。此时他远远看到卡希利机场的日军飞机正在起飞,于是见好就收下令返航。他看到一架受伤的P-38被零战咬住不放,于是带僚机雅各布森上前将零战驱走,但那架受伤的P-38还是拖着浓烟载入了大海。除2架陆攻机之外,美军还宣称击落日军3架零战。返航途中,大嘴兰菲尔急不可耐地向基地发回了电报:“我干掉了山本!”此举显然违反了执行任务时严格保持无线电静默的命令。

坎宁和霍尔姆斯因油料不足选择在鲁塞尔机场降落,落地时飞机只剩下4加仑燃油。兰菲尔和巴伯接近正午时分飞回了亨德森机场,发动机几乎要停转了,两人只能以滑翔的方式降落。兰菲尔飞机上有两处弹孔,一台引擎已停止工作。“维吉尼亚小姐”号上有104处伤痕——它们大都来自陆攻机飞溅的碎片。飞机刚刚挺稳,其他飞行员和地勤人员一拥而上,兴高采烈地拍打着他们的肩膀和后背。后来兰菲尔回忆说:“就像一个橄榄球中卫,在一场至关重要的比赛中踢进了决定胜负的一个球似的!”飞行员们饮酒庆祝直到深夜,日机从不缺勤的夜间轰炸都无法打断他们。高炮射击声、爆炸声和人群嘈杂声响成一片,这是亨德森机场最热闹的一晚。一名战地记者因此写道,“他们在月光下从傍晚一直唱到深夜,仿佛赢了橄榄球比赛的中学生一样”。

米切尔立即向珍珠港和努美阿发出了战果报告:“老爹去见黄鼠狼了!”这是事先约定的信号,表示“复仇行动”已经成功。在随后的详细通报中米切尔说:“米歇尔少校率P-38机群于9时30分到达卡希利上空,击落有零式严密护航的2架陆攻机,另有3架零战被我击落。我1架P-38未返航。4月18似乎是我们的节日。”一年前的这一天,杜立特率16架B-25轰炸了东京。

此时哈尔西远在布里斯班麦克阿瑟那里串门。南太平洋司令部迅疾向米切尔发出了祝贺电报和嘉奖令:“祝贺你和米歇尔以及他的猎手们狩猎成功!你们击落的鸭子中,似乎还混杂着一只孔雀!”从此击杀山本之役便以“猎杀孔雀”而闻名。

当4月25日哈尔西回到努美阿时,特纳少将兴高采烈地向他描述当时的情景。哈尔西似乎并不开心:“凯利,这算什么!我希望将这家伙用铁链栓着牵到宾夕法尼亚大街上,让你在后边踢他的屁股那才叫痛快呢!”

因山本是否毙命尚未落实,当天太平洋舰队的作战纪要中如此写到:“日军联合舰队司令官可能于今天在布因地区上空被我P-38战斗机击毙。”一直到5月21日东京宣布国葬,山本阵亡的消息才最终得到落实。

真正击落山本的巴伯机

兰菲尔、霍尔姆斯、巴伯

兰菲尔机

兰菲尔受勋

兰菲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