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辅助用药”争议引起业绩滑坡?多品种已倒下

原标题:“辅助用药”争议引起业绩滑坡?多品种已倒下

焦点访谈播出《辅助用药:从滥用到规矩用》已近一月,昨日又有消息称,重庆市一所三甲医院发布《临床合理用药管理办法》,详细列出了2019年136个辅助用药和32个重点监控药品及生产厂家详细目录。

寒风瑟瑟。

自2018年12月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下称辅助用药通知)以来,对部分药企来说,“辅助用药”的紧箍咒或已越来越紧。

多家药企业绩大滑坡

日子已经开始难过。

鼠神经生长因子的龙头企业舒泰神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8.06亿,同比下降41.92%;净利润1.34亿,同比下降49.03%。其主要产品苏肽生(即注射用鼠神经生长因子)销售收入5.46亿元,同比下降52.90%。

苏肽生是舒泰神业绩的顶梁柱,其销售收入在2013-2016年间均保持10%以上的增速;2017年,该产品首次出现销售收入下滑,但仍超10亿元,然而去年这一数字突遭腰斩。

另外几家鼠神经生长因子生产企业也未能幸免。

未名医药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6.92亿元,同比下降40.45%;净利润-2.69亿元,同比下降169.35%;其2018半年报显示,鼠神经生长因子产品恩经复占公司总收入的75.55%

海特生物的业绩快报也称,公司2018营业收入5.91亿元,同比下降21.24%;净利润0.94亿元,同比下降33.88%。公司唯一主打产品即为注射用鼠神经生长因子产品金路捷。

另一家鼠神经生长因子生产企业丽珠集团尚未公布2018年业绩,但其2018半年报显示,鼠神经生长因子销售收入较上年下降 18.13%;不过,由于这一产品在公司总收入中占比相对较小,所以公司业绩仍然实现了增长。

不过,尽管鼠神经生长因子的销售收入均大幅下滑,其毛利率依然惊人。舒泰神公布的数据显示,其产品苏肽生2018年的毛利率高达96.55%;这一指标的过往数字也均在90%以上。

资料显示,鼠神经生长因子具有促进神经损伤恢复的作用,用于治疗视神经损伤、正己烷中毒性周围神经病。目前,相关公司为扩大其适应症,申请并获得了“糖尿病足”、“创伤性周围神经损伤”等临床试验的批件。

实际临床中,鼠神经生长因子作为一种神经滋养类药物,目前在眼科、神经内外科、骨科、内分泌科等多个科室已均有应用。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版医保目录中,对鼠神经生长因子的使用增加了“限外伤性视神经损伤或乙烷中毒”的限制。

政策威力已有显现。上述多家公司就表示,产品受适应症限制、医改控费、“制定辅助用药目录”等影响,业绩出现下滑。

自2018年12月国家卫健委发布辅助用药通知以来,多个省份已出台相关政策明确表示对辅助用药进行重点监管或是限制使用,其中部分省份如安徽、四川、云南、内蒙古、新疆以及南京、杭州、宁波等市公布了目录。

据华创证券统计,各地在监控目录下的分类各有不同,主要分类有中药注射液、质子泵抑制剂、维生素类、抗菌药物、其他辅助类等。

其中,中药注射液以心脑血管用药、肿瘤用药为主,其他辅助类以免疫调节、神经营养剂、心脑血管用药为主。

相关企业对此已有感受。华润三九在2018年报中就表示,在医保控费的大环境下,中药注射剂品种销量均有下滑,公司中药注射剂品种的销售和推广也面临困难。

昆药集团2018年半年度报告也显示,其产品注射用血塞通冻干粉针被列入限制二级以上医院使用范围(2017年9月1日起执行),该品种销售量同比下降26.13%。

辅助用药或仍有争议 药企再谋出路已不可避免

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辅助用药通知中,要求各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组织辖区内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将本机构辅助用药以通用名并按照年度使用金额由多到少排序,形成辅助用药目录,并上报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每个医疗机构辅助用药品种原则上不少于20个。

国家卫健委将制订全国辅助用药目录并公布,目录进行动态调整,调整周期原则上不短于1年。

“国家制定目录,并不是为了给哪家企业或哪个药品打上‘辅助用药’的标签,更不是为了绝对禁止这些药品的临床使用。”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

但是,多家药企已如临大敌。刚刚过去的两会期间,多位药企委员对此发声。

步长制药总裁赵超表示,应该用更科学的方法来评判辅助用药,不能简单的从用量大小来定性确认。

湖南时代阳光药业执行董事唐纯玉认为,需慎重对待辅助用药目录的制订工作,在目录制订过程中,充分评估论证药品的临床价值并慎重遴选

“应该科学认识和使用辅助用药,不能搞一刀切。”辰欣药业董事长杜振新表示。

政策和业界或将还有博弈,但相关企业的再谋出路已不可避免。

未名医药就表示,将加大新产品的研发力度,积极研发盈利能力高的创新药物,力图改变公司产品较为单一的局面。

立足于专利中成药的步长制药也在2018年首次明确表示:公司正在进行转型,由销售型公司向科技型公司转换;由中成药向生物药、化药、医疗器械、互联网医药转换。

华润三九则已初有成效,其表示,经过几年来的逐步调整,原在处方药业务占比较大的中药注射剂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逐步下降。2018中药注射剂产品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已降至7%。

不过转型或不宜。未名医药就表示,业绩的下滑部分即由于研发费用的增加。

一边是高毛利率产品的销售下滑,一边是前景不明的新品研发,如何抉择如何趟路?相关药企或要熬上一阵子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