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猎杀山本五十六(二十六)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猎杀山本五十六(二十六)

这正是尼米兹最担心的事儿。如果日军因此知晓密码被对手破译并启用新的系统,美国人再想破译可不是三两天的事情了。要知道在1940年11月,丘吉尔为了保住破译德军密码的秘密,不惜以牺牲一座城市为代价:考文垂在德国人的空袭中死伤逾5000人,十几间飞机配件厂被摧毁,这个重要的工业城市一夜之间化为废墟。

随后尼米兹的精心安排可谓煞费苦心,只为制造山本遭袭纯属巧合的假象。在随后的几天里,所罗门航行队接连出动战斗机群在布干维尔岛一带巡航,机群采取高空飞行,甚至故意穿越日军雷达监视区让对手发现。日军当然也不傻,为试探应手,拉包尔故意拍发了一份草鹿到前线视察的电文,试图引诱美国人上钩。美军轻松识破了对手的伎俩,在日军电文提及的时间和航线上连一架美机都未出现。双方竭尽全力,密切配合,将随后的戏演得跟真的一样。由于并未确认山本是否已被击毙,美国人一直装疯卖傻不吭一声,媒体上有关此事的报导连个豆腐块都没有。再者以这种方式击毙山本,美国人总觉得不那么理直气壮,不大肆宣传也在情理之中。

在帝都东京,海军军令部召集有关情报专家进行了专题研究,最后得出的结论极为可笑:日本海军使用的密码“绝不可能”被敌人破译。专家给出的理由是,海军这套密码系统强度极高,当时使用的那套系统刚刚更换,被破译的可能性完全不存在。山本遭袭只是一次偶然事件,长官的运气实在太差,座机恰好邂逅了路过的美军战斗机。日本海军损失了最优秀的战略家和舰队统帅,却未能发现密码被破译的秘密,殊可悲也。

战后,海军次官泽本赖雄中将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说:“官僚集团的原则是明哲保身,他们得出这样结论是‘害怕担负责任’。抱着如此心态去查找原因,得出上述结论也就不足为奇了。”

美国媒体一直未公布参与“复仇行动”飞行员的名字。兰菲儿的弟弟也是一名海军飞行员。五个月后,他的飞机在空袭布干维尔岛时被日军击落,他本人跳伞被日军俘虏。一旦被日军知道他是猎杀山本美军飞行员的弟弟,很可能受到格外关照。但这位不幸的飞行员最终还是死于拉包尔的战俘营。

美军公布的战果是击落2架陆攻机和3架零战,实际上日军6架零战虽全部受伤,但最后均顺利返航。尽管柳谷谦治等6名飞行员并未因此受到指控,但他们仍自认应为山本之死负责。随后这6人被派往最激烈的前线,以使他们能以“体面的牺牲”来洗雪保护山本不力的耻辱。几人也因护航不力感到自责,屡屡请战。三个月后,包括森崎武在内的4人已经阵亡。唯一侥幸活到战后的柳谷在6月的一次空战中右手被打断,他用左手驾机飞越鲁塞尔群岛降落在蒙达机场。之后,柳谷因残疾在当年年底被遣返回国。柳谷在战争中共击落美机8架,他视山本之死为一生的耻辱,在此后的三十年里一直缄口不言。直到七十年代中期,他才张嘴愿意接受记者采访。2008年病亡的柳谷活了88岁。

6人中最大牌的是绰号“斗魂”的杉田庄一。在当年8月26日的一次空战中,杉田的飞机被美军击落,跳伞的他因严重烧伤回国治疗。1945年4月15日在参加冲绳岛战役时,杉田不顾美机已经临空强行起飞,被美军飞行员维策拉普连人带机击毁在跑道上。杉田死后追晋少尉,公布的战绩为73架(未经认可),在日本海军航空兵中排名第三。1982年美国二战老兵团访问日本,日军另一王牌飞行员坂井三郎握着维策拉普的手说,“我在战壕里亲眼看到你击杀了我的好朋友杉田庄一”。维策拉普回答说,“是的。他是一个伟大的飞行员,但那次他太鲁莽了”。

作为击毙山本的“功臣”,兰菲尔提前晋升海军上尉并获得国会荣誉勋章。为了保守破译日军密码的机密,兰菲尔当即被遣送回国,直到战争结束后才公布了战功。其他参战人员也被警告,如泄露战斗详情将受到军法审判。

但因立下大功获准到新西兰度假的兰菲尔差点儿铸成大错。在飞回亨德森机场途中,大嘴兰菲尔就违反纪律发出“我干掉了山本”的呼号,降落后跳下飞机的他再次大叫“我干掉了山本”,现场很多人因此知晓了此事。美联社记者诺尔曼•罗杰在5月就写出了关于击毙山本的新闻稿件,被哈尔西勒令不得发表。直到战后的1945年9月,这篇文章才得以在《纽约时报》上连载。可能由于过度兴奋,度假的兰菲尔竟向新西兰记者泄露了行动的秘密。这实在是了不得的新闻,大喜过望的记者立即准备在媒体上发表。中途岛海战之后,《芝加哥论坛报》记者约翰斯顿将从“列克星敦”号副舰长塞利格曼中校那里获得的秘密在报纸上公开发表,惹得金和尼米兹双双震怒,塞利格曼更是因此被勒令退役。貌似一次类似的危机事件即将重演。

危急关头,战时新闻管制发挥了关键作用。陆军在审查时扣下了这条新闻,并将其及时上报给哈尔西。老哈当然清楚此事的分量,他自己也是头一次知晓美军已破译了日军密码。尽管本人经常违反纪律乱发议论,但这回哈尔西终于表现出其细心的一面。他不但立即封杀了新闻,还把兰菲儿等3名飞行员叫回来臭骂了一顿,声称要将他们送上军事法庭。这回兰菲儿终于安生了。

大嘴的不只是兰菲儿。因为在瓜岛收尾追击战中表现欠佳导致日军安全逃脱,第一军司令官亚历山大•帕奇少将很快被马歇尔召回国内,负责第四军的训练工作。山本被伏击身亡的秘密不知何故被他知道了。帕奇在一次参加《国家地理》杂志组织的午餐会上得意忘形,声称美军事先已经知道一位日军“大人物”将乘飞机于某日沿某航线飞行,因此成功实施了猎杀。

像毕姥爷当初吃饭被偷拍一样,很快有记者在报上宣称,山本之死并非是美军交了好运,而是提前破译了日军的密码。恰好之后不久,日军更换了一套密码系统。这一严重泄密事件彻底激怒了尼米兹。经过详细调查之后,上述信息竟然来自于八杆子打不着的帕奇。金对此同样怒不可遏,强烈要求将帕奇送上军法法庭。帕奇也因过度惊吓出现虚脱,染上肺炎住进了医院。

马歇尔虽然对帕奇的鲁莽行为感到气愤,但他毕竟是陆军的人,让海军送上法庭于自己面子实在难看。于是帕奇病愈之后,马歇尔一纸调令将他送到了欧洲。帕奇在欧洲还真咸鱼翻身干出了一些名堂,连德国元帅戈林的权杖都是被他缴获的。今后有机会讨论欧洲战场时咱们再详谈。

山本参拜檀原神宫,其左为古贺峰一

山本和夫人礼子

左下山本长子义正

山本和好友堀悌吉

火车站接山本骨灰

葬礼路上

葬礼

山本情人千代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