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荐后感言:以血染红的风采,以命换来的教训!

原标题:罗援荐后感言:以血染红的风采,以命换来的教训!

截止昨天,我关于1979年保卫南疆作战文章的“四荐”已经由网络媒体全部推出。

第一荐是力荐《共和国新一代战将从这里走来!》,反映南疆作战中淬炼出来的共和国新一代战将的传记文学,从正面讴歌了从这场战争中冲杀出来的丛林之虎;(点击链接——罗援力荐:共和国新一代战将从这里走来!)

第二荐是《泣荐:军旗下的红十字》,从一个参战的医务工作者的角度反映了这场战争的可歌可泣;(点击链接——罗援泣荐:军旗下的红十字)

第三荐是《泪荐:失败中的真英雄》,从反面思考了这场战争留给我们的教训;(点击链接——罗援泪荐:败仗中的真英雄!(五))

第四荐是《悲荐:生死二十八天》,从一个野战军的参战经历全景式地展示了这场战争的悲壮。(点击链接——罗援悲荐: 生死28天 后记)

“四荐”虽然切入的角度不同,有的是壮烈,有的是悲烈,有的是惨烈,但有一“烈”是不变的,那就是“忠烈”。枪林弹雨,血墓凄风,杀声震野,义薄云天,军旗猎猎,忠魂浩荡。

四十年了,往事回首,仍然热血沸腾,泪雨瓢泼,不能自已。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忘记了英烈就意味着忤逆。

我们歌颂英雄是为了学习英雄,我们牢记历史是为了开创未来。爱国、卫国、强国是我们几代中国军人血脉相传的军魂。

我推荐的这几篇文章发表后,引起了较大的反响,许多网友的跟帖非常感人,催人泪下。

在泪中,英雄的形象更加高大;在泪中,对教训的反思更加深刻;在泪中,对下一场战争的准备更加扎实。

不必苛求前人,想想自己吧!如果下一场战争来临,我们能否像南疆作战的英雄们一样义无反顾,英勇杀敌?我们能否避免前人犯过的错误?

历史在这里思考。战争不相信眼泪和唏嘘,战争只相信实力和思考。

这也许是这几篇文章作者共同的写作动机,这也恰是我推荐这几篇文章的真实用意。

这是罗援将军近日在广西靖西烈士陵园参加祭奠活动

在这里,请允许我代表老兵们向文章的作者和作者描写的英雄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在这里,也请允许我谈谈我读过“四荐”文章后的感想和启示

这些只是我个人的管窥之见,也许教训谈得多了一些,重了一些,侧重某一战略方向。

但知耻而后勇,为了下一场战争的胜利,我们必须学会思考:

一、对战争的思考

克劳塞维茨说,“战争是政治的继续,从战争与政治的关系看,政治是战争的母体。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把战争看成独立的东西,而要看作是政治的工具,是为政治服务的。军事观点必须服从于政治观点。任何企图使政治观点从属于军事观点的做法都是错误的。”

1979年保卫南疆作战“以剑代笔”的政治色彩更加浓厚。

首先,是从国际战略格局来看,“我们必须要联合起来,一起来对付苏联那个王八蛋”(李光耀转引自邓小平语)。反对当时的苏联霸权主义,打击越南地区霸权主义,支援柬埔寨的反侵略战争。

其次,是需要为即将开启的改革开放创造一个良好的外交局面和安全稳定的边境环境。

再次,当时中国刚刚结束十年内乱,军队能否交出一份合格的政治、军事答卷需要实战的考验、学习和锻炼。在这种情况下,进行一次有限度的惩罚作战实属必要,任何对这场战争进行非议的观点都是站不住脚的。

但根据我军“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的作战原则,这仗打得还是略显准备不足,仓促了一些。

1979年2月17日开战,1978年底作战部队才进入战备状态。

一些部队未经充分的战争动员、临战训练就直接从生产基地仓促上阵;一些连队临时补充的新兵竟然达到三分之二,许多战士未佩戴钢盔。

虽然在战略指导上提出“杀鸡用牛刀”,但由于某些部队指挥不力,协调不周没有形成兵力、火力的绝对优势。

即便在这种情况下,我军仍然保持了高昂的斗志,英勇献身的精神,涌现了大量英模人物。

在这场烈火硝烟中也走出了张又侠、李作成、廖锡龙、何其宗、刘粤军、赵宗岐、蒙进喜等新一代战将和大批战斗骨干,他们没有辜负党和人民的厚望,不愧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事实证明,军队要时刻准备打仗,要把“能打仗、打胜仗”作为军队建设的第一要务,随时准备上战场。

训练的“落差”就意味着战时的“落败”,装备的“代差”就意味着战士的“代价”。空话、套话、官话除了占用时间,形成不了战斗力。不能打胜仗,一切归于零。

平时,口号喊得再响,忠心表得再靓,打起仗来,开不动,打不胜,就是最大的失职和不忠。

二、对战备的思考

保卫南疆作战总体来说是胜仗,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部队能打成这样不容易,评论这场作战不能脱离当时的历史环境。但这场作战我军也暴露了一些问题,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可以说是惨胜。

从教训的角度来看有几点思考:

一是在思想上不能轻敌在这次作战中有的部队在作战争动员时,竟然轻巧地说,“三天结束战斗”,越南兵没有什么战斗力,“一打就跑”,“一扫而光”,“各师在这次战斗中都要活捉2000名俘虏才算完成任务”。

联想到现在我们的一些军事专家在谈到未来作战时也掉以轻心地说,“几小时结束战斗”,“朝发夕至”。

这又让我们联想到毛泽东说的一句话,“灭此朝食的气魄是好的,但灭此朝食的计划是不可行的。”

在战前,我们还是要从最坏的情况着想,把困难想得多一点,把敌人想得强一点,多准备几套方案,才会多几分胜利的把握。

二是战场准备要充分在这场作战中,一些指挥员没有经过认真缜密的战场勘察,对当面的敌情、地形、气候条件没有了然于胸,对当面之敌的作战特点、民情民俗的复杂性、特殊性不甚了解,在主攻方向、助攻方向、突破点的选择上有时与事实相违背。正如刘帅所言,如果“五行不定,必定输得干干净净”

联想到现在,战区主战,军种主建。战区能否把战场建设好,军种能否熟悉未来战场,训与战如何有机链接,战区与军种如何沟通磨合,这些都是新的课题。

三是临战训练一定要有针对性。这次南疆作战,一些部队从新兵下连到参战为止,只有不到40天的时间。显然,在不到40天的时间里使一名新兵从不会打仗到会打仗是不切实际的。

而许多部队的训练内容针对性又不强,新兵仍然在按部就班地进行队列训练,老兵也缺乏山岳丛林地适应性训练和指挥协同训练。

联想到现在,一些部队在训练时还是在搞形式主义,花拳绣腿,不是练为战,而是练为看。

即便搞了一些“红蓝对抗”,也是“解放军打解放军”,假想敌没有按假想敌的作战思想、作战序列、作战装备从难从严从实战需要出发参与对抗。

三、对作战指挥的思考

一是指挥员的作战思维要跟上形势的变化,主客观不能脱离在这次作战中,一些指挥员仍然在按照境内与国民党军作战的思路筹划境外的热带山岳丛林地作战。

一些作战计划不符合于作战实际,任务规定不合理,或者当作战实际发生变化时,又没有及时调整、修改作战计划。

二是计划协调必须缜密周到在这次作战中,一些指挥员和作战机关的作战计划不够细致,包括本建制内的协调,与友邻的协调,步炮协调,作战部队与后勤部队的协调,军民之间的协调等等,经常出现误伤误判,接合部出现空白,被敌趁虚而入的现象。

尤其是在下达撤军命令后,一些部队未将战场优势转化为绝对胜势便仓促后撤。以致造成敌人死灰复燃,给我造成严重损失。

三是指挥体系必须优化。在当年基层指挥员缺乏作战经验的情况下,上级单位下派指挥人员加强指挥是必要的,但不能越俎代庖,更不能增加指挥层次、搞双重指挥。

“指导组”的功能是“指导”,而不应该是“指挥”,毕竟本级指挥员更了解自己的部队,他们是作战胜负的第一责任人,要给他们更多的主动权。

四是前线指挥员应该有更多的临机处置权在保卫南疆作战中一些指挥员不能依据战场的情况变化,敌变我变,实施坚定、灵活的指挥,将按级指挥与越级指挥结合起来。

联想到我们现在的指挥员,是否了解自己的部队?是否熟悉配属给本部队的装备?是否了解自己未来作战方向的敌情?是否了解未来战场上的地形地貌和气候条件?是否天天泡在部队和作战室里研究、充实、调整未来的作战方案?

这五个问号应该成为考核现代指挥员的刚性指标。

四、对战术的思考

通过对这次作战的反思,有几点给人印象以特别深刻之处:

一是要狠抓识图用图能力。这次作战许多部队走错路,报错位置,贻误战机,打败仗都源于不会识图用图。在山岳丛林地作战,不能确定自己的站立点,不能识图,不能按方位角行进,无异于盲人走夜路,只能是瞎闯。

二是通信联络必须通畅。这次作战,有些部队要么报务员掉队,要么报务员伤亡,要么电台出故障,要么译电员出现问题,屡屡造成上下、左右通联中断的现象,给部队造成很大损失。

三是侦察必须到位,做到知己知彼。这次作战,一些侦察分队由于业务能力不强,没有提供及时、准确的情报,没有起到尖兵的作用而贻误了战机,或者造成上级的误判。

四是小分队战术必须娴熟。这次作战,一些部队造成伤亡是由于小分队作战缺乏相互协调、交替掩护的意识,突击兵力、火力与机动经常脱节。特别是对逆境中的退却作战缺乏训练和预案。

联想到现在,我们若在美国将GPS关闭的情况下,能否会使用我们自己的北斗定位,在通信网络中断的情况下,有无替代手段?侦察兵能否具备特战手段?

在现代条件下,小分队将如何作战?进攻时主攻与助攻,正面进攻与穿插、迂回、包围、伏击能否有机结合?防御时阵地狙击、反冲击与阵前出击能否有机结合?

如何联合作战?如何空地一体作战?如何步、坦协同作战?都给我们提出了新的课题。

五、对战勤的思考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我们已经意识到“现代战争就是打后勤”,结果在保卫南疆作战中仍然吃亏在后勤,后勤成了作战的软肋。

后勤支援部队要么直接成为敌人袭击的对象,伤亡人员不亚于作战部队;要么后勤支援部队被阻隔在后方,造成作战部队处于弹尽粮绝的险境。

在这次作战中,单兵的负荷过重,耽误了部队的机动速度,但打到敌人的纵深,如果后勤脱节,部队同样也会处于弹尽粮绝的境地。

卫勤也是这次作战中暴露出来的一个突出问题。在异国他乡作战,没有血库,医疗条件简陋,医疗器械不足,野战医院难于开设,经常断水断电。

前方、后方之间的运输生命线漫长、崎岖,伤员经常在后送路途中牺牲。

今后作战,很可能是背水作战,渡海作战,兵力和装备前送后运的问题,在敌占区筹粮筹血的问题,装备的维修问题,单兵携行量以多少为宜的问题。

特别是在信息化作战条件下电子对抗的问题,都需要尽早训练,尽早筹划。

六、对战后善后工作的思考。

“和平”只是两场“战争”之间的间隙,“战后”只是“战前”的一个前奏,把“战后”的事情处理好,就是最好的“战前”动员,军人们就可以义无反顾、毫无后顾之忧地去履行自己的责任和义务。

军人的“后顾之忧”主要包括烈士的安葬、失踪军人的处理、烈属的抚恤、伤残军人的优抚、参战人员的优惠政策……等等。

在保卫南疆作战中,由于当时的经济条件、政策水平,遗留了许多棘手问题,至今给参战老兵和各级政府带来了困扰,我们应该引以为鉴,不要再发生“军人流血又流泪”的现象。

在这次作战中还出现了一个对待战俘的问题。毫无疑问,军人要讲气节,我们主流的宣传导向应该是大力倡导“狼牙山五壮士”、“八女投江”和在保卫南疆作战中涌现出来的448团332位烈士,这些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式的英雄人物。

但对于那些已经陷入弹尽粮绝,生理上已经陷入无力反抗的绝境,而且已经做了最后努力而被俘的战俘,也要与主动叛变投敌的“变节分子”有所区别。凡是没有出卖组织、出卖战友、出卖秘密的军人仍然是败仗中的真英雄。

以上,是我“四荐”后的感言。

这是一段以血染红的风采,这是一段以命换来的教训。

我认为,凡是真心想打仗,立志打胜仗的军人,而不是口头喊打仗,一打即溃的赵括式的军中浑浑。

凡是真正落实领袖指示,“让军人成为社会最尊崇的职业”,而不是把指示当作官样文章、口头宣言的军地官员们,都应该好好读读这几篇文章。

各级军队指挥院校都应该将保卫南疆作战中的典型战例在教学中复盘,好好研究研究如果我们身临其境应该怎么办?我相信在我们感动的同时还会有所感悟。

当然,对于这场战争由于各人立场的不同,会有不同的看法,但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有一派是雷打不动的,这就是正派。

凡是为国上战场的人都应该得到尊崇,凡是为国献身的人都应该得到尊敬,凡是为国做出牺牲的家庭都应该得到尊重。这是正派人最起码的道德底线。

不尊重英雄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遗忘了英雄的民族是数典忘祖的野蛮之族,辱骂英雄的败类是丧尽天良的杂碎。

英雄是我们时代的标杆,是我们民族的楷模,是我们永远不倒的旗帜。让我们永远讴歌英雄,让我们踏着英雄的足迹继续前进吧!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那段血染的风采!

这是罗援将军近日在广西靖西烈士陵园参加祭奠活动敬献的花圈

在保卫南疆作战中牺牲的烈士们永垂不朽!

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罗援

相关链接:

罗援力荐:

华山穹剑——时政分析、军情解读、国际纵横、历史回眸,国人关注的微信大号,每日将提供您喜爱的精品荟萃。

【敬请关注公众号:华山穹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