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猎杀山本五十六(三十三)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猎杀山本五十六(三十三)

阿留申群岛最西端的阿图岛长48公里,宽12-24公里。全岛终年被大雾笼罩,海岸多断崖绝壁,适合登陆的地点不多。岛上地形崎岖,内陆多为冰雪覆盖的贫瘠山地,黑色冻土带上生长着稀疏的苔藓类寒带植物。美军不但要和日军作战,还要与浓雾、暴风雨和糟糕的地形搏斗。阿图岛东端锯齿状的海岸线分布着四个海湾,北部是霍尔茨湾和萨拉那湾,南部是马萨科湾和坦那卡湾。虽然之前属于自己的领土,美军对该岛的详细水文地理情况知之甚少,仅有的海图也未标注海岸的详细情况。内陆地图多为空白,航空拍照也因大雾影响效果不佳。

布朗少将原判断岛上日军有1600-1800人。4月初的最新航空侦察显示,马萨科谷一带及附近海岸出现了一些新的防御阵地,守军人数推测增加了500人。布朗将第十七步兵团和一个炮兵营编为第一战斗群,以第三十二步兵团一个营、一个炮兵连和师侦察队组成第二战斗群。第三十二团余部和第四团在阿达克岛待机,预计在先锋部队登陆第二天投入战斗。综合以上兵力,美军将为攻打阿图岛投入11000人。登陆地点选在了北部霍尔茨湾和南部的马萨科湾。美军两个战斗群登陆后将南北对进,汇合后一起向东攻击前进,一举围歼日军残部于奇恰果夫港一带。布朗预计,占领全岛并肃清残敌大约需要三天时间。

1943年5月4日晨,美第七步兵师乘船从阿拉斯加的科尔德湾出海,开启了上半年美军太平洋上唯一一次较大规模的军事行动。29艘舰船组成的护航舰队中出现了我们久违的3个大家伙——战列舰“爱达荷”号、“宾夕法尼亚”号和“内华达”号,后两位都是在珍珠港遭重创修复后参战的,它们在北太平洋得到了第一次雪耻机会。美军护航队列中还有巡洋舰6艘、驱逐舰19艘以及护航航空母舰1艘。

当舰队从北面绕过基斯卡岛抵达阿图岛以北水域时,天气恶化。侦察机发回报告显示登陆点附近巨浪滔天,金凯德只得电令坐镇“宾夕法尼亚”号的罗克韦尔少将,登陆推迟至12日。在海上无所事事游弋了3天之后,10日晚美军舰队一分为二,布朗少将率师部随南部作战群前往马萨科湾,北部登陆编队则在罗克韦尔少将指挥下直奔霍尔茨湾。

在大队人马登陆之前,由威廉•威洛比上尉率领侦察分队率先登岛。该部乘潜艇“独角鲸”号和“鹦鹉螺”号于5月7日抵达阿图岛以北阵位,但被告之因气候原因登陆推迟。5月11日4时30分,威洛比率第一梯队顺利登岸。但后续部队因大雾迷失方向,无法及时登陆跟进。

登陆日5月12日终于到了。上午9时27分,护航航母“拿骚”号放飞舰载机轰炸了霍尔茨湾,随后驱逐舰“菲尔普斯”号掩护8条登陆艇向红滩驶近。第三十二团团长弗兰克•卡林上校随先头部队登岛。出乎所有人预料,美军登陆行动一路畅通无阻。到晚上19时,主力部队悉数登岸。因能见度极低且日军并无实施阻击,担心误伤友军的“宾夕法尼亚”号和“爱达荷”号并未对滩头实施炮火准备,只向奇恰果夫港打出151发356毫米重磅炮弹。

13时49分,航空侦察报告在红滩登陆的暂编营已向内陆进发,弹药补给将于一小时后上岸。15时40分,航空侦察再次报告暂编营已暂停前进,他们被崎岖的山岭弄得气喘吁吁。当天中午12时30分,因迷雾滞留一日的“凯恩”号运载的侦察队第二梯队终于登陆。侦察队开始向内陆挺进。因潜艇的空间有限,侦察队仅带了一天半口粮,连野外宿营的睡袋都没带。

此刻在南部马萨科湾的指挥舰“策林”号上,布朗少将正在焦急地来回踱步。登陆地段大雾弥漫,预定登陆时间两次推迟,有6条登陆艇竟在大雾中失散,到13时55分才摸回编队。15时15分,登陆艇成进攻队型散开,至16时40分所载兵员均安全上陆,没遇日军一枪一弹的抵抗。唯一损失是第十三号艇在向海滩进发时撞上了水中的不明物,船体破裂沉没导致4人被淹死。到当天21时30分,美军已有3500人登岛。大雾给美军带来了极大麻烦,士兵们看不清道路,不时把火炮和车辆推到沙丘上。好不容易拉出来却又很快陷了下去。登陆部队按计划迅速扩大滩头阵地,刚挖出的散兵坑涌满冰冷的水。夜晚降临,寒冷刺骨,疲倦的士兵们终于领会到了什么是阿留申的恶劣天气。

虽然判断美军的进攻即将发起,但日军一直认为敌人将首先进攻靠西侧的基斯卡岛。直到5月11日,从“拿骚”号上起飞的舰载机对奇恰果夫港进行轰炸并投下劝降传单后,守军才意识到大祸临头,美军的登陆已近在眼前。传单对山崎大佐这样的日本军官显然毫无作用。12日上午10时,山崎获悉美军船只出现在阿图岛附近,立即下令全岛进入戒备状态。各处阵地报告美军正在不断逼近,兵力不足的山崎放弃了歼敌于滩头的最佳战术,转而准备利用岛上崎岖的地形进行持久作战。

北部登陆的美军第十七团一营很快粉碎了日军船舶工兵第二中队的微弱抵抗向前推进,不久就因遭到日军密集的交叉火力阻击放慢速度。22时30分夜幕降临,当晚第三十二团团长卡林上校脚部冻伤。因雾气弥漫观察不良,战场临时接过指挥权的第十七团一营营长哈特尔中校下令停止前进,原地构筑防御阵地据守过夜。当晚日军调整布署,佐藤明中尉北千岛要塞步兵队第三中队和左右田信男大尉独立高炮第三十五中队立即前出布防,次日美军的攻击将完全暴露日军的交叉火力之下。

12日下午,侦察队前锋第七连爬上了760米高的一座山峰。在他们的地图上,这里原是一片空白,许多地图上未标明的山峰和峡谷就横亘在前进道路上。威洛比上尉只好下令精疲力竭的士兵们就地休息。因缺乏睡袋,野外宿营的美国大兵很多人在不知不觉被严寒冻伤。

第十七团二营在滩头几乎未遭到任何抵抗,当晚18时才遇到日军零星的火力阻击,随后压制日军火力继续推进。日军炮兵很快投入战斗,进攻受阻的二营寸步难行,只好掘壕据守。左翼三营的位置比二营稍稍靠前,同样被迫转入防御。不管如何,滩头日军的微弱抵抗使美军登陆的第一天进展还算顺利。

当晚布朗少将登岸时,马萨科湾美军一线滩头阵地已经建立。日军行踪不明,几无抵抗,没有任何情报显示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虽然通向内陆的几个隘口均被日军封锁,布朗依然对未来战局充满乐观,且自己还有作为预备队的第四步兵团,三天内拿下全岛不成问题。但前方严峻的考验正等待着他们。

尽管双方兵力悬殊,当晚山崎大佐还是祭出了“夜袭”法宝,虽给美军造成混乱并导致他们一度后退,却因投入兵力太少无法形成突破,美军的损失极其轻微。双方在黑暗中暂时形成对峙。

随后战局的发展完全出乎布朗的预料。5月13日战斗开始渐趋激烈。美军两个营的进攻完全暴露在山谷两侧山岭上日军火力的打击之下。日军占据的高地浓雾弥漫,在谷底行军的美军第二营在他们的眼中一览无遗。林中尉下令将敌人放近再射击。等美军前进到可以看清面孔时,日军山炮、掷弹筒和轻重机枪一起开火,美军瞬间被扫倒了一大片。第十七团团长爱德华•厄尔上校中弹身亡。布朗只好派师参谋长韦恩•齐默曼上校火线顶替。战至傍晚,日军阵地纹丝不动,山岭下到处都是阵亡美军的尸体。在左翼亨德森岭山脊,第三营同样裹足不前。

随后两天里,布朗派第三十二团二营(欠一个连)增援三营,但对日军隘口的多次进攻均以失败告终。指挥官大声喊着继续前进,但士兵却因体温过低无法动弹,因冻伤和战壕足病造成的伤亡与日俱增。半冻结的厚苔沼导致陷进去的美军装甲车动弹不得,时有时无的浓雾妨碍了美军舰船的炮击。北部战线,第十七团第一营同样举步维艰。在兵力处于1:5的绝对劣势下,日军在山坡上掘壕固守,瓦解了美军一轮又一轮的进攻。

虽然第三十二团第一、三营已于5月13日晚间登岛,布朗还是希望得到更多增援。他致电金凯德,请求将待命中的预备队第四步兵团和坦克部队全部投入战斗。金凯德少将慨然许诺。

金凯德

美军换乘

山崎保代

美军炮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