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是什么味?“挂灯”告诉你!

原标题:年味是什么味?“挂灯”告诉你!

“添丁发财”这句恭贺吉祥的话是众所周知的,一个家庭倘若添丁了,那必定要好好庆祝一番,让邻里、祖先和神明都知晓此件好事。

添男丁,挂花灯

元宵挂灯风俗始于明朝,曾在两广地区非常流行。而在黄埔,一直较好地延续了这种风俗。在过去一年中添了男丁的家庭,将会在来年的正月初十(也被称为“丁日”)挂起花灯,一般选在祠堂内进行。挂灯前,要准备好大红鞭炮,然后在神案上摆贡品,诸如大发糕、糯米团、桔子、慈姑、鲮鱼等,点燃金银元宝呼唤神灵出来享用,最后为新生的男丁挂灯。

挂了灯之后,家中长辈会每天早晚6点前来给灯添油,保证灯能常明。在广州话中,“灯”与“丁”的发音相似,“添灯”也寓意着“添丁”。

增人口,享福分

在古代,“添灯”对一个家庭来说意义重大,跟宗族人口增加相关联。正月里,负责写族谱的长辈在见到花灯后,就会把花灯上男丁的名字写到族谱中。这也意味着,村里分红和算“福分”时要算上“新丁”一份。

1949年以前,各宗族的财产是属于同姓祠堂所共有,谁家男丁多,谁家清明和除夕时节分得的财产就多。比如清明和过年可以多分一份“太公猪肉”,上学和科举考试也有钱领。

例如,黄埔有村中族谱记载,六十岁可以领猪肉十斤,七十岁可以领十五斤,八十岁只要拿得动可以随便拿,但必须一口气从祠堂的第三进快步跨出第一进的门槛才算数,中途不能落地。不过太公猪肉也“食之不易”,男丁拿一份猪肉,就要为宗族尽一份职责。

旧时,男子满15岁就算成年,成年以后,种地干活、保护村落自然不在话下。此外,每逢村里大旱要去抗旱,每逢决堤还要去防洪。

而近代,随着户籍制度的发展,写族谱不再根据正月里挂上的花灯而添加,添灯就慢慢变成一种仪式。所以正月出来挂灯的家庭也比以前少很多,假如家里有年长的长辈,就会比较重视这个仪式。

吃芽菜,煮烧肉

按村规族约,添丁家庭还会在祠堂举行吃灯酒的仪式,备办五牲锞品祭祖,并邀请四方邻舍喝酒祝贺。必备菜式有两种:一种是芽菜煮豆腐。何来此菜?原来,芽菜有豆丁之意,代表小孩。豆腐因形似旧时官印,取意“福禄寿”中“禄”之意,这道菜便有了象征小孩今后能功成名就之意。

另一道菜是萝卜酸煮烧肉,广州话寓意为小孩的“红皮赤壮”,身体健康。

相比以前,挂灯的仪式发生了较大改变。据村中老人介绍,以前都是正月初十零晨五点,人们便抢着挂头盏灯,以求多福,而现在挂灯的时间越来越早,有些人甚至在刚踏进初十的凌晨零时,就抢着挂灯抢头彩。

这些年,花灯的数量渐渐减少。有些村民对这个仪式一知半解或者不怎么重视,原来花灯的红纸上须写上“奉严慈命xxx之子”和“新灯之喜”等字样,现在有些简化成“贺xxx花男”。原来需要添灯油的灯,甚至被人们用手电筒和电灯泡取代了。

黄埔挂灯活动与其他春节民俗活动一样,都是祈祥纳福以及归嗣认宗,体现着人性与神性天人合一的深刻哲理,在此基础上表达着民间的心理诉求。黄埔挂灯年俗给岭南地区民俗学和人类学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翔实的资料。

------------------------------------------------------

声明:本文编撰推送属非商业行为,如涉及著作权问题,请著作权人或著作权持有人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3461003623@qq.com(本QQ为工作号,不加好友),我们将妥善处理。转载请注明转自“黄埔文化遗产”(ID:hpwhyc)。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