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思维病毒”感染了吗?从弹幕文化看模因的传播

原标题:你被“思维病毒”感染了吗?从弹幕文化看模因的传播

“三玖天下第一!”

对这句话有印象,甚至还发过相关表情包和弹幕的观众。很遗憾的告诉你,你已经成了这个“思维病毒”的感染者。

近年来,国内的视频网站开始纷纷效仿Niconico网,在视频播放器中加入了“弹幕”功能。所谓的弹幕,就是出现在视频页面内由用户发布的字幕。与传统评论方式相比更具有时效性和互动性。

“模因(meme)”这个词源自理查德·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中提出的概念,经过长期的讨论和完善,被定义为:文化的基本单位,通过非遗传的方式,特别是模仿而得到传递。

通俗一点解释,模因可以是一首曲子,一个表情包,一段笑料。在日常用语中,经常与“梗”这个词画上等号,“玩梗”的本质就是在传递模因。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达,模因的从一个大脑传递到另一个大脑的过程变得极为简单,甚至可以用“病毒式传播”来形容。

动漫文化爱好者以年轻有活力的互联网用户为主,他们有较高的好奇心、接受能力和创作欲望。在这个群体中形成了独特的“弹幕文化”,本文将从这种弹幕文化入手,简单探讨一下互联网时代模因的传播:

案例1:

我们先来观察一个有趣的现象,从2019年初开始,每当动画结束、片尾曲响起的时候,就会有“shit”之类的脏话弹幕出现。这是观众的一种发泄方式,用来表达自己对正片突然结束的不满。

然而这类弹幕往往会被系统屏蔽,留存在视频中的时间很短。

之后,“shit”弹幕在系统的打压下开始遭到淘汰,留下的基本上是用“脏话”两个字代替脏话的弹幕。

直到近期“脏话”也很少出现了,演化为“口吐芬芳”这种不受审核限制的词汇。初来乍到的观众肯定对这段文字的含义和由来摸不到头脑,但也不妨碍他们进行模仿。

其实这个梗出自《JOJO的奇妙冒险 不灭钻石》,是替身act3的一句口头禅。但到底是何时开始开始流行在动画中发这条弹幕的,已经无法追根溯源了。

从这个案例中,我们可以总结出关于模因传播的一些特点:

特点1:模因通过被模仿来传播。

特点2:模因可以在传播过程中实现“进化”。这种进化也是“自然选择”的结果,原本的“shit”被系统屏蔽,“口吐芬芳”却得以生存并发展。与达尔文的进化理论有异曲同工之妙。

特点3:随着模因的传播,原有的含义可能会丢失。现在几乎所有的动画片尾都会出现“口吐芬芳”,然而知道源头是“S、H、I、T”的观众又有多少呢?

特点4:模因的病毒式扩散。原本只会被用在《JOJO的奇妙冒险》或是少数类似场景中的弹幕,经过自身的进化,在没有任何组织者的前提下,传递给了现在网络上播放的几乎所有动画,这种扩散速度让人感到惊叹。

动画《攻壳机动队》中有个“笑脸男”的模仿事件,群体在无意识中为了某个相同目的而行动,即便最初的目的已经不复存在,模仿者的数量却仍在增加。这个现象被称为“stand alone complex”(孤立个体集合体)。这个例子也能涵盖以上提到的所有特点。

当然,这还不足以概括模因传播的全部特点,我们再来看接下来的案例:

案例2:

“awsl”是2019年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弹幕了,这其实就是“啊,我死了”的拼音缩写,用来表达对于可爱事物难以抗拒的心情。“阿伟”这个角色来一个教育短片,因为情节中包含很多“搞笑”要素,而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于是awsl这一缩写词,在传播过程中被扩写为“阿伟死了”。很多之前没有听说过这个教育短片的观众,在看到“阿伟死了”的弹幕之后,也开始模仿这种新说法。

更有趣的是,两个本来完全不相关的模因在被联系到一起之后,演化出了用“阿伟出来受死”赞美角色可爱的新说法,以及用“阿伟杀手”来指代可爱的人物的新用法。

特点5:模因具有相互依存的特性。如果离开了“awsl”,“阿伟死了”只不过是一句不知所云的空话。如果没有“阿伟”,“awsl”的表达方式也不会如此的多样化。

案例3:

再说回到开篇的“三玖天下第一”这个梗。这句话经常出现在关系复杂的恋爱剧中,观众表示为对某个角色的支持而做出的发言,最初大家把这种行为比作“炒股”,也就有了“倾家荡产押XX”的说法。

然而这种说法很快就被另一种更加易于传播的说法替代,那就是“天下第一”。以至于近期所有类似题材的动画中,出现的弹幕都是“天下第一”这个或是其进化体“XX是天”。“倾家荡产押XX”的说法再也看不到了。

特点6:含义相同的模因具有排他性。这种排他性往往体现在:在传播的过程中,新的排斥旧的;顺口的排斥拗口的;有创作和改进余地的排斥框架固定的。

案例4:

往前推三年左右,提到“团长”这两个字,多数观众脱口而出的肯定是“SOS团团长”凉宫春日。

然而《高达:铁血的奥尔芬斯》的名场景爆红之后,现在的多数观众只要看到“团长”,都会立刻想到“铁华团团长”奥尔加,和他的名言“不要停下来”。甚至在《凉宫春日》的视频中,也出现了关于奥尔加的内容。

特点7:模因具有侵略性,这种侵略性体现在对于人类原有认知的侵略。“团长=奥尔加”这种认知,随着新模因的不断复制和大量传播,优先级开始高于“团长=凉宫春日”。最终发展成,明明看到的是凉宫春日,观众首先联想到的,依然是奥尔加的台词。

案例5:

还是以奥尔加为例,他在短期内爆红,并从去年一直火到现在,已经算是一个生命力极强的模因了。“不要停下来”、“加把劲骑士”、“希望之花”等等相关的模因,在动画弹幕中已经无处不在,这要归功于网友们极高的参与和创作欲望。非常典型的例子还有《恶魔人》。

特点8:模因的生命力来源于创新。模因通过模仿传播,但一味的模仿的持续时间有限,很快就会被新兴的模因排斥或入侵。模仿者的再创造,能够帮助模因快速进化,但前提是这个模因本身要有解构和创作的余地。

启发:

总结出模因传播的特点之后,我们可以尝试着去利用这种“思维病毒”。

《流浪地球》中的台词“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反复出现,并在之后的宣发过程中经常被提及,直到这句台词红遍大江南北,甚至连没看过这部电影的都在模仿。这就是一次非常典型的“模因”营销。

日本动画中也不乏这样的例子,比如《利兹与青鸟》中,作为友好的证明的台词“happy icecream!”在这部剧场版动画开播之后,甚至有粉丝把自己的昵称都改成了这句台词,也对电影的传播起到了帮助。

创作者们可以适当的在作品中留下易于传播的模因,这种思维病毒一旦进化并传播开来,比任何的宣传都要奏效,而且几乎不需要任何额外成本。这个思路同样适用于作品的宣发团队。

当然,模因的传播对于也值得我们自己去反思。模因在传递过程中会有信息的丢失,甚至与原有含义相悖,在接受到来历不明的模因时,尝试去思考或追根溯源,能有效避免我们成为有害模因的载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