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考古理想照进历史

原标题:当考古理想照进历史

孤独如柔软的泥堆积在那里。穿过水层的隐约光亮,犹如远古记忆的残片白荧荧地洒向四周,深深的水底觅不到生命的迹象。

——村上春树 《海边的卡夫卡》

考古是用考古学理论、方法与实践研究历史的学科,今天,我们跟随小编的镜头,从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开始,看看考古理想如何在狮龙大道考古工地向历史延伸,考古队员如何去寻找深埋于地层中的故事?

理想与现实

我们理想中的田野考古生活可能是这样的:

理想与现实之间,动机与行为之间,总有一道阴影。

——爱略特

所以,现实中的田野考古生活是这样的:

其实,在考古圈打拼的,是一群有理想、有情怀、很认真的人。

黎明即起

这是晨光照耀下的甘草岭,故事就从这第一缕温暖的阳光讲起。考古队员们早上6:00左右陆续起床了,女生还要早一些,因为要护肤,但是不管几层防护,一个工地做下来,基本都是没有最黑、只有更黑。小编也跟随队员们的作息爬起来了,很久没有见过六点多的了。

近20名考古队员租住在汤村一处两层民宅,每层楼只有一个卫生间,早上是小楼里最热闹的时候。

在楼下吃个简单的早餐,有小面包和牛奶。

从住处到工地有一段路程,队员们遇到一个对着他们猛拍的怪小编有些尴尬,干脆都假装在刷朋友圈,下图几位小鲜肉还都是中山大学的实习生。

不到7点,晨光还没有拨散浮云,考古队员们已经到了工地。

开工喽~

每个人都进到自己的探方,开始了热火朝天忙忙碌碌的一天,累,并快乐着!

工人每天都要向探方喷洒清水,土壤湿润后,遗迹现象和层位堆积关系会更加明显,另外,土地会松软些,更易于清理,也不容易开裂。

为了更清楚地观察和判断遗迹现象,考古工地需要不停地刮面,刮去表皮的干土、浮土,通过泥土的质地、颜色、形状来判断遗迹和地层堆积,并划出轮廓线,这是项技术活儿,一般由工地上发掘经验比较丰富、对遗址较熟悉的技工完成。刮面越细致,对遗迹分布的判断越准确。慢慢揭露遗迹的过程,解读埋藏在地层中的信息,像一场跨越时空的对话,这是一个充满了探索和趣味的过程。

据考古项目负责人测算,狮龙大道考古工地上起码有1/10的民工费都花在挑水、喷水、刮面上啦!

▲ 齐齐动手来刮面。

▲ 负责甘草岭遗址发掘的资深考古技工——朱家振老师在划遗迹平面。

解剖遗迹???

在狮龙大道考古工地,遗迹现象的清理基本都采用½解剖的方式进行,这样就可以获得相对应的一个平面和一个剖面,有助于了解遗迹详细堆积情况,也便于测绘和记录。此外,如果不小心将½挖坏,还有另外½帮我们还原真相,当然,这种万一真是万一。

▲ 采用½解剖法清理茶岭墓葬。

▲ 采用½解剖法清理茶岭灰坑。

下面,我们从茶岭遗址M7发掘过程来了解一下解剖遗迹的全过程:

▲ 步骤一:划出墓葬轮廓。

▲ 步骤二:解剖½ 。

▲ 步骤三:清理剩下的½ 。

敲黑板!开会啦~

考古工地经常也是专家学者、业内同行现场讨论交流思想的场所,狮龙大道工地自然也不例外。给你们瞧瞧,他们经常蹲在一个坑前面,研究讨论很久,这是小编见过最独特的开会方式。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赵辉教授和吴小红教授应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盛情之邀,来到了狮龙大道工地指导。

考古队员临时租住的民宅二楼有一张乒乓球台,架上投影,高朋围坐,今天这里就是一间闪耀的学术报告厅。

广东省考古所李岩研究员、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朱海仁院长已经在这里蹲了很久了。

这位老师经常在我们的工地上苦练神功,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师承哪一派看得出吗?那个专注的姿势,一看就是高手!让拿着手铲的考古佬有那么一恍惚,也想去仗剑走天涯!

绘图是考古基本功

遗迹清理完毕后,要绘制遗迹平剖图,我们常用的比例尺是1:20和1:50。工地每天都有考古队员绘图,图纸绘制完成后,才能起取器物。后期室内整理资料的时候,还要绘制器物图。

文物医生来啦~

记录绘图后,到了起取器物的环节。一部分硬质文物由考古队员直接编号后起取,对于脆弱文物,则是文物保护与科技研究部的同事采用“整取法”将文物取回室内,在实验室完成修复保护工作。下图为“文物医生”进行现场保护后起取文物。

为了从地层中解读出更多的故事,“文物医生们”使用手持式X射线荧光光谱仪在考古工地现场对土壤进行检测与元素分析,这种仪器测试过程简单快速,可以现场获取数据,非常适合野外考古工作。

不停地采样

在狮龙大道考古工地,考古队员们每天都要不停地采样。至于采样的标准是什么,小编还真看不出门道。

下图为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杨晓燕研究员正在采集土样:

下图探方壁上排列规整的长方形小格子,就是采样后留下的痕迹。

考古队员正采集墓底土样,不是小编挑事儿,谁把梯子抽走了?咋爬上来!!在工地,经常会这样被队友“坑”。

一路开挂的摄影师

据说哈,大家都喜欢和干考古的一起出游,因为每一位考古队员都是了不起的摄影师。那就看看这杠杠开挂的摄影技术是怎么炼成的吧。

定期航拍,如果您认为这就是小编说的开挂,那可就大错特错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朱家振老师每天都要爬到架子上去拍一些甘草岭遗址的全景照:

还有炫酷蓝翔技校拍法:

功夫瑜伽拍法:

因为遗迹照片不能有影子,为了拍出一张合格的照片,考古佬搞出了这么大动静:

他们总是很有创造性地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

不工作的时候,很多考古佬也喜欢背着相机去远方,拍美美的风景和人,不知道会不会犯职业病:不行呀,有影子!拍不到正投影!旁边的土色不对……

收工

天际欲销的霞光略过探方,在开阔的工地、广阔的天空,白云变幻成苍狗与海鸥,一天的田野工作结束了,考古队员们或走路、或搭乘村民的摩托车返回住处,这里傍晚的空气非常好闻,周围都安静下来了,像时光潺潺地溜走,生活也变得温存和美好。

回到住处,厨艺不错的小伙伴已经帮忙准备好了饭菜,大家聚在一起安静地吃饭,晚上还要继续整理当天的发掘资料,大家也经常聚在一起讨论一下当天的发掘工作,或者是第二天的发掘计划。

最后,我们重新回到“理想”这个话题上来,小编之所以选择谈理想,因为小编不是学考古出身的,更可悲的也不是干考古的,所以去工地采风期间,看到那些工作在田野一线,一丝不苟地做好各类田野考古事项的考古同仁们,打心眼里佩服,总觉得他们才真是怀揣理想在做事业!什么是“工匠精神”?这就是工匠精神!微斯人,吾谁与归。

------------------------------------------------------

声明:本文编撰推送属非商业行为,如涉及著作权问题,请著作权人或著作权持有人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3461003623@qq.com(本QQ为工作号,不加好友),我们将妥善处理。转载请注明转自“黄埔文化遗产”(ID:hpwhyc)。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