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考古发掘面积最大的先秦遗址在这里

原标题:广东省考古发掘面积最大的先秦遗址在这里

茶岭遗址位于广州市黄埔区九龙镇汤村盘铭里的西部,是目前广州发现的文化堆积最丰富、遗迹现象最复杂、出土遗物最多的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址,也是2017年度广东省考古发掘面积最大的先秦遗址。让我们一起走进茶岭遗址,去探究茶岭考古发现视角下的历史记忆。

考古 · 时光机

茶岭是一座大致为南北长的椭圆形小山岗,最高点海拔52.6米。东面坡地相对较缓,有一个养鸡场;西面坡地被村民修整成了阶梯状。整个茶岭种满了荔枝树和龙眼树,规划中的狮龙大道线路将从茶岭西坡和岗顶穿过,因为不可避让的施工建设我们也因此有机会打开了这部“地下天书”。

2015年8月至9月,为配合广州市黄埔区中新广州知识城南片区狮龙大道(科技大道及北延线)市政道路及配套工程项目建设,我院在广州市文物局的委派下对项目全线进行了考古调查和勘探工作,确认在工程用地范围内的九龙镇汤村发现有新石器时代晚期至春秋时期的遗存,有较为丰富的文化层、灰坑、墓葬等遗迹分布。因工程线路无法避让地下文物埋藏区,须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这是调查勘探时从东南方向拍下的茶岭“侧颜杀”:

茶岭考古调查工作现场,树林里隐蔽的人不是在唱歌,他们在考古!!

考古勘探现场:

考古发掘工作2017年8月15日方正式开始,到2018年1月30日全部结束,2月1日,施工队进场。从此茶岭不在,一条现代化的城市道路将取而代之。还好,我们用5个多月的坚守、尽了最大限度来保存和记录下了茶岭的样子,下面让我们用一组镜头来回放这个过程吧:

2017年 9月15日,茶岭(东南-西北),地表还看不出什么痕迹。

2017年9月24日,茶岭(东南-西北),茶岭遗址的发掘采用“农村包围城市”的指导思想,从北端和西坡逐步向遗存分布密集的岗顶和南端推进。

2017年10月19日,茶岭(西-东),探方已经规矩地布满山岗,考古队员逐个探方去刮面、寻找和发现。

2017年11月9日,茶岭(南-北),西坡发掘区的探方紧锣密鼓地在清理,岗顶和靠东坡的探方还没有正式清理。

考古队员拍了这一阶段茶岭遗址的全貌:

2017年11月17日,茶岭遗址发掘现场航拍(上西下东)。茶岭西坡考古发掘完的区域已经交付给建设单位做管线施工了。

探方一个格子一个格子在遗址上铺开,尘封四千多年的记忆重新被唤醒,故事和谜团一个个从遥远得记不清的岁月走来,我们相距那么远、却又那么近,这种对望与对话是考古工作最迷人的一刻。

敲开记忆深处的门

据考古项目负责人介绍,与居住、生活或者生产密切相关的诸多墓葬、灰坑、窖穴、柱洞等遗迹显示,茶岭曾是远古先民规模不小、延续时间比较长的聚落,而且很可能还是一个小区域范围内的中心聚落。从文化特征来看,与粤北石峡文化有较为密切的联系,同时又存在一些自身的区域性特点,绝对年代推测在距今4200年至4500年之间。普遍存在的墓葬与灰坑或柱洞之间的叠压打破关系,暗示遗址的文化内涵具备分期的可能性,这需要日后细致的室内整理来进一步验证。

关于四千多年前茶岭的社会生活风貌,小编想把考古发现的一个个的记忆碎片拼合起来,去敲开茶岭记忆最深处的门。

墓 葬

茶岭新石器时代晚期墓葬均为窄长方形的竖穴土坑墓,多数为东西向排列,少量为南北向,随葬器物组合多为鼎、豆、石锛,少数为鼎、豆、罐、石锛组合。

在茶岭,大部分墓葬清理完成后都是一堆堆常人难以辨识的碎片,亦或是仅有一个完整的器物,其余的都是碎片状态。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考古项目负责人认为,这些墓葬普遍有碎物葬习俗,有的把完整陶器有意打碎铺在墓底,有的则在墓底或填土中随葬陶器残片,且相当一部分墓葬可能都跟二次葬有关。

M41出土了一鼎一豆,出土时全是碎片,及乎铺满整个墓坑底,所有器物皆可复原,一鼎一豆的碎片相互有交错放置,或有可能与二次葬习俗有关。

再如M48出土了鼎、豆、罐、纺轮、石环、砺石各1件,小石粒11颗。其中,鼎、豆残碎,特别是鼎残缺较甚,很难复原,皆放置在墓坑近中部,推测可能为二次葬墓,唯一一个完整的陶罐有可能就是二次葬时放入的,这也比较合理地解释了为什么其他的出土文物都是碎片,而这一件陶罐却完好无损。当然,推测的对不对,还要看最终室内整理研究后方可知晓。

茶岭墓葬随葬陶器以夹砂黑灰陶略多,其次是泥质灰陶,另外还有少量的夹砂褐灰陶和泥质红黄陶。

M48出土陶鼎,为黑色夹砂陶:

M29出土圈足陶豆,为泥质灰陶:

M32出土红陶罐:

陶器纹饰有篮纹、绳纹、曲折纹、叶脉纹、附加堆纹等。小编选了茶岭遗址三个保存相对完好的器物,在一堆的碎片中,它们的完整显得更为难能可贵,而且名字取得很长很直观。让大家感受一下扑面而来4000多年前质朴而稚拙的审美和手艺。

M127出土叶脉纹圜底陶釜:

M57出土曲折纹小圈足陶罐:

M48出土长方格纹小口直领鼓腹小圈足陶罐:

茶岭墓葬随葬玉器有钺(yuè)、环、串饰;随葬石器有锛(bēn)、铲、环、镞(zú)、纺轮、砺石等。这些玉石器有的是生产和生活工具,如锛、铲、纺轮、砺石等;有些则是装饰品,或者是象征着一定的身份和地位,如说玉钺、玉环、石环、玉串饰等。

M52出土玉钺残件:

M56出土玉环,可能是个手镯:

下面的这个长条形穿孔石铲看上去是不是有些熟悉?没错,这就是上上期推送预告里提到的神秘石器。M22位于T0908,出土有石铲、石环、锛,陶鼎及豆,其中,石铲长达27.5厘米。

这个墓看着是不是比较长、比较深,而且墓底出的东西不少?是的,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和本钱住大房子滴!穿孔石铲(小编很想把它命名为高大上的“石钺”,但领队不同意)和石环那可是礼器,象征着等级和地位,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这说明了什么?良渚文明的余晖已经照到珠三角了,社会已经有了贫富差别和阶层分化。

再看一看M22出土的穿孔石铲:

据考古项目负责人介绍,茶岭平坦的岗顶位置,是墓葬分布最为集中的区域,从规模和随葬玉石器的等级来看,有一定数量的墓葬等级相对较高,阶层的分化在当时已经存在。

小编在茶岭晃悠时,在一座墓葬里看到了一个极致精巧的双肩石锛,握在手中光滑冰凉。据考古队员介绍,这个石锛没有使用痕迹。它的主人是怎样的一个人?究竟要打磨多久才能把一块漂亮的石头打磨成这个小物件儿?把它作为随葬品陪墓主人长眠于此,它又承载了人类怎样的情感?是恋人间的思慕眷恋、生死两茫茫?还是血缘至亲之情?我们都已无从得知。四千多年以后,这件石锛重新现世,仿佛岁月静止了下来。

灰坑与窖穴

在茶岭,相当一部分形制规整、规模较大的灰坑推测肯定是作为窖藏使用,虽然具体的用途还处于猜测的阶段,但以竹木、石器为生产工具的新石器时代晚期,人工有意开挖规模如此巨大的坑或窖穴,必然有明确的用途,也说明其生产力和人口数量已达到一定的水平。

H7位于T0809,平面呈不规则形,出土较多陶器残片,可辨器形有釜、罐等:

H12位于T0709,平面近圆形,填土中包含大量烧土块,出土有较多陶器残片,可辨器形有釜等。

H13位于T0709,开口平面呈椭圆形,壁内收,底呈斜坡状,开口最长直径为240、底深280厘米,出土有陶釜、罐及砺石等:

H62位于T0909,椭圆形,壁内收近平底,开口长径250、底深208厘米,出土有陶豆及罐残片:

诸多灰坑窖穴中大量富集的灰土堆积为后期浮选、开展植物考古以及碳十四测年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标本,水稻人工栽培的物证或为值得期待的重要发现。具体研究成果,我们还是期待考古项目负责人早日刊布吧!

关于茶岭,小编手头资料就这么多了,而且自己也没看太明白。您还想知道什么,有什么疑问和想法,都欢迎留言,小编一定转给考古项目负责人,有问必答!

------------------------------------------------------

声明:本文编撰推送属非商业行为,如涉及著作权问题,请著作权人或著作权持有人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3461003623@qq.com(本QQ为工作号,不加好友),我们将妥善处理。转载请注明转自“黄埔文化遗产”(ID:hpwhyc)。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