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狮龙大道考古工地④:沙岭墓地

原标题:走进狮龙大道考古工地④:沙岭墓地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一曲《越人歌》传唱了几千年经久不衰。近年来,我们关于越人、尤其是南越人的认识,随着广州增城浮扶岭、萝岗榄园岭墓地等一系列重要考古发现而愈发完整、真实和鲜活。今天,小编带您走进越人墓地——沙岭墓地。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楔子 · 越人是谁?

关于越人是谁、越人有什么特征?今天小编带您去寻找答案。

据《吕氏春秋·恃君览》记载:

“扬汉之南,百越之际,敝凯诸、夫风、余靡之地,缚娄、阳禺、驩(huān)兜之国,多无君。”

《汉书·地理志》注引臣瓒(zàn)语:

“自交趾至会稽,七八千里,百越杂处,各有种姓……”。

这里的“百越”,是古代中原人对东南、华南及至越北古越部族的泛称,从今江苏南部沿着东南沿海的上海、浙江、福建、广东、海南、广西及越南北部这一长达七八千里的半月圈内,是古越族人最集中的分布地区,湖南、江西及安徽等地也有零星分布。百越有很多分支,包括吴越、于越、扬越、东瓯、闽越、南越、西瓯、骆越等众多越族支系。

关键词1:越人善水

越人“水行而山处”,据《淮南子·原道训》记载:“九疑之南,陆事寡水事众,于是民人被发文身,以像鳞虫。”《韩非子》卷七在谈“远水解不了近渴”的时候举了这样一个例子:“假人于越而救溺子,越人虽善游,子必不生矣。”所以,越人善水是大家公认的。

关键词2:越人善舟

《墨子》卷十三中有这样的小故事:

“昔者楚人与越人舟战于江,楚人顺流而进,迎流而退,见利而进,见不利则其退难。越人迎流而进,顺流而退,见利而进,见不利则其退速,越人因此若埶(yì),亟败楚人。”

可见越人造船技术、驾船技术都不错。

浙江鄞(yín)县出土青铜钺(yuè)上名为“羽人竞渡纹”的装饰图案即是越人善水善舟的体现,广州象岗山西汉南越王墓出土的铜提筒上也有“羽人划船”为主体的水事场景。

▲ 浙江鄞县出土春秋时期青铜钺上的装饰图案。

▲ 广州象岗山西汉南越王墓出土铜提筒上图案。

关键词3:越人爱占卜

《列子》卷八《说符》中孙叔敖说:

“楚人鬼而越人机。” 《史记》卷二十八《封禅书第六》也有“越人俗鬼,而其祠皆见鬼,数有效。……越祠鸡卜始用”的说法。所以,越人还擅长并喜好占卜。

关键词4:聪明、识时务,还有些侠义情长

《孙子》卷下《九地篇》中的越人是聪明、识时务、又有些侠义情长的形象:

“夫吴人与越人相恶也,当其同舟而济,遇风,其相救也如左右手。”

“同舟共济”的成语也是这样来的。

关键词5:关于越人的淳朴单纯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越人都这么聪明,类似于东郭先生和狼、农夫和蛇的故事模型在越人中也有,宋代邓牧所著《伯牙琴》中记载了一则小故事名为《越人遇狗》:越人在路上遇到狗,决定一起搭档打猎,猎物平分。越人给了狗朋友一样的礼遇,狗傲娇了、开始独吞猎物,越人发现后开始给自己多分些猎物,惹怒了狗,被狗咬断了脖子。这个故事让我们看到了越人淳朴单纯的一面。(当然这是个传说

关键词6:还断发文身,好潮666~

《淮南子·齐俗训》里说:

“中国冠笄(jī),越人劗(zuān)发……越王勾践劗发文身。”《史记·赵世家》记载:“夫翦发文身,错臂左衽(rèn),瓯越之民也。”《韩非子·说林上》曰:“屦(jù)为履之也,而越人跣行;缟为冠之也,而越人被发。”《庄子》关于越人的记载一如既往的喜感:“宋人资章甫而适诸越,越人断发纹身,无所用之。”

宋人把帽子贩卖到越,应该是想大赚一笔,发现越人用不着这玩意,人家都是“断发文身”。这样的越人简直潮爆了有没有?

关键词7:人民群众有力量

《庄子》还记载了一位打死都不愿意当君主的越人王子,这位王子叫“搜”,在搜之前,有三位君主都因为权力纷争被杀害,他为了躲避杀身之祸,逃进了山洞不肯出来,最后被老百姓点燃艾草熏出来送上了王位。搜哭天抢地地说:“你们放过我吧!”老百姓说:“像搜这样的君主,才不会为了君主之位伤害我们生命,这就是我们想找的君主。小编从这个故事看到了越人在参与政事、为自己创造幸福生活方面的智谋与胆识,也看到了一个爱生命不爱江山的王子搜,您看到了什么?

文献关于越人的记载充满了传奇色彩,如果说文献带着作者的选择与态度,那么考古发现中关于越人的一切却是最真实的,接下来我们走进沙岭墓地,去看看不一样的越人墓,说起来这应该是百越当中“南越”先民的墓地了吧

第一折 · 调查勘探及发掘始末

同茶岭一样,2015年8月至9月,我院对沙岭进行了考古调查与勘探,发现了丰富的文化层与遗迹分布,需在建设施工前对考古勘探确认的文物埋藏区域进行全面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沙岭墓地原貌:

有人和小编提出想看“洛阳铲”,这个可以有,不过这货现在叫“探铲”,1952年被改造后用于考古钻探和基本建设的地基钻探:

经验丰富的考古队员通过观察探铲提上来的土样,比如说土质、土色、包含物等信息,来判断和寻找遗迹。下图是沙岭勘探时探铲取出的土样:

2017年8月30日至12月30日,我院对狮龙大道工程范围内遗址分布区展开了抢救性的考古发掘工作,共发掘布设探方(沟)28个,实际揭露面积约2200 平方米,共清理西周春秋时期墓葬69座,宋墓2座,明清墓26座,明清窑址2处和灰坑11个,随葬器物有陶、原始瓷、铜、石和玉器等70件(套)。

沙岭墓地发掘中期现场航拍照片:

第二折 · 不一样的越人墓

墓葬顺山势分布

沙岭的大致走向是西北-东南方向,而沙岭墓地西周春秋阶段的墓葬朝向大多也是东西向,基本和沙岭山脉走向平行,顺着山势排列。这一点和茶岭和甘草岭不同,茶岭和甘草岭的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墓葬分布基本和山势垂直,与秦定岭南以后的汉文化头高脚底、多与山势垂直、南北向的墓葬朝向也不一样。这里补充一张基本同时代的增城增江街浮扶岭墓地的现场照片,感受一下咱们南越先民墓地墓葬排列的阵势:

考古发现探寻的越人葬俗

沙岭西周春秋时期墓葬墓口以圆角长方形或椭圆形居多,墓壁弧收较多,少量见生土二层台,未见人骨、葬具。

沙岭墓地的墓葬特别深,有的超过两米,部分有二层台和腰坑。M58为椭圆形竖穴土坑墓,下图可以清晰的看到墓坑内的二层台:

下图墓底划出的长方形轮廓,是考古队员清理出的M58棺位痕迹:

下图M3墓口大致呈圆角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壁有弧度,且有二层台:

从增城浮扶岭、萝岗大公山、中新知识城榄园岭等西周春秋时期墓地的考古发现来看,南越先民多数会在安葬逝者后再在墓口上面举行墓祭活动,根据墓坑填土剖面明显的灰土坑状堆积来判断,很有可能是用原坑土埋葬了逝者隔了一段时间以后,又在墓口位置挖坑举行祭奠活动,所以灰土坑中会包含很多腐质物的痕迹,和夔纹陶片或者完整的原始瓷豆等器物。

下图为M35墓口照片,也就是刮面后露出的遗迹痕迹、还没有清理,上面已经露出了陶片,是不是颜色有些不一样?

据考古项目负责人介绍:沙岭墓地与增城浮扶岭及大岭顶、萝岗大公山的来峰岗、中新广州知识城榄园岭等墓地文化面貌相同,年代在西周至春秋时期,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坑较深,多数有不太规整的生土二层台,个别有腰坑,随葬品以原始瓷豆和方格纹硬陶罐为主。与增城浮扶岭墓地稍有不同的是,沙岭墓地墓葬分布相对疏朗,墓坑相对较宽,深度不及浮扶岭墓地深,这与榄园岭、来峰岗和大岭顶同期墓葬基本相同,呈现出区域性的特点。

在本部分结尾,小编找到一组考古队员在沙岭、甘草岭、茶岭的工作照,大家可以自己直观地感觉一下沙岭西周春秋墓葬比起甘草岭、茶岭新石器墓葬究竟大了多少:

▲ 考古队员站在沙岭墓地墓坑一角测量尺寸。

▲考古队员站在沙岭墓地墓坑内绘图。

▲ 考古队员在甘草岭遗址发掘墓葬。

▲ 考古队员在茶岭遗址石膏加固提取脆弱陶器。

第三折 · 豆的故事

在沙岭墓地考古发现了很多原始青瓷豆,首先,小编还得和您介绍一下原始瓷和豆。

原始瓷是处于原始状态的青瓷,由高岭土制胎,表面施石灰釉,经1200℃高温烧成,但瓷胎中含杂质较多、釉面呈色不稳定说明了它的原始性。和中原及其他地区以玉或青铜器作为礼器不同,百越之地以原始瓷器象征社会地位与等级。浙江的原始瓷传统在西周早中期进入广东,广州社会高级阶层普遍采用原始瓷礼器进行祭祀与陪葬。

豆是古代的一种盛食器皿,也是祭祀和飨宴时重要的礼器,形似高足盘,有的有盖,始见于新石器晚期、盛于商周。早期用来盛黍稷,功能如今天的饭碗,后专用于盛置各种辅助性菜肴或腌菜、肉酱之类,一般数量较多。

下面我们来看看这些豆,M3出土原始青瓷豆,豆盘上有漂亮的纹饰:

M33出土原始青瓷豆,左侧两个豆盘上的纹饰与M3一样,其中一个是使用残器随葬:

M9出土原始青瓷豆,有两个在墓底、一个在接近墓口处,据考古项目负责人介绍,有可能是不同时间放进去的:

M58出土原始青瓷豆,一个在墓底,两个在墓坑左侧中上部:

第四折 · 半数墓葬不见随葬品

小编有一颗八卦玲珑心,热衷与听墙角,写这部分内容,也是源于小编在沙岭听到现场发掘的田老师和项目负责人聊天……

“唉,沙岭出东西不多,一半多的墓葬里面没随葬品,没有甘草岭、茶岭那么精彩。”

“你也是老考古了,还有这么肤浅的想法!我们考古又不是为了“挖”宝,出土文物数量的多少、精美程度如何不是我们考古的目的,终极目标是了为“挖”历史,尽可能地通过考古发现历史真相。”

“噢....”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坚守近五个月,克服诸多困难也要竭尽全力把沙岭施工红线范围内的墓葬发掘完,就是要看它的墓地布局、随葬品的有无和多寡,才好去相对全面地了解它,进而更好地认识它背后的人和故事。”

“噢噢……哈哈哈……”

“你看你之前发掘的增城浮扶岭墓地,90%以上的墓葬都有随葬品,而且数量也比沙岭多。你再拿增城浮扶岭与广东省考古所发掘的博罗横岭山墓地比,从随葬的铜器和原始瓷器看,浮扶岭比横岭山又低一个等级,这就是区域间社会发展水平不同的差异,这就是“历史”,这就说明了西周春秋这个阶段,博罗西部和增城东部一带很有可能就是珠江三角洲的文明中心。所以说“空墓”不“空”。”

小编第一次听到“空墓不空”的说法,这些平凡无奇的墓葬背后还藏着这么多的故事,涨姿势啦!!!怪不得他们那么执着地在坚守,让我们向考古人致敬!

朋友们,小编关于沙岭墓地的故事就暂时讲到这里了,现在越人给您的印象又是怎么样的呢,欢迎留言互动。下一期我们的主题是“当考古遇上科技”,为您呈现考古工作的另一面,小编等你哦~

------------------------------------------------------

声明:本文编撰推送属非商业行为,如涉及著作权问题,请著作权人或著作权持有人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3461003623@qq.com(本QQ为工作号,不加好友),我们将妥善处理。转载请注明转自“黄埔文化遗产”(ID:hpwhyc)。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