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悦读 | 《呼啸山庄》

原标题:悦读 | 《呼啸山庄》

爱恨之间,一念成魔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读过多很关于爱情的作品,有的爱此生难灭,有的爱不过飞蛾扑火,有的爱深入最浓烈之处,成为一生的枷锁。

今天想跟你们聊的,是一段承载着深刻恨意的爱。

《呼啸山庄》

——艾米莉勃朗特

希斯克利夫复仇的根源,是爱,爱的深,恨的也深,才会复仇。如玫瑰,鲜艳芬芳而浓烈,比涅槃的颜色还要艳烈,比烈火的温度还要炽热,而当颜色褪去,温度冷却,就只剩下无数的尖刺,刺入身体,伤害的是彼此。

似乎希斯克利夫的爱孤独又绝望。当希斯克利夫被仇视,被任意打骂,被随意侮辱孤立,排斥,痛恨时唯一关心他的人是凯瑟琳,唯一爱他的人也是凯瑟琳,唯一愿意用自己的温度温暖他的还是凯瑟琳,他只有她。

于是,希斯克利夫怀着对凯瑟琳狂热的爱长大,他要看着那些欺辱过他的人在他面前是怎样忍气吞声的承受。但他对凯瑟琳的爱一直没有变,哪怕凯瑟琳背叛他嫁给林顿,他依旧不渝的爱着。凯瑟琳曾说自己最大的悲痛就是希斯克利夫的悲痛,她对林顿的爱像树林中的叶子,而对希斯克利夫的爱像地面上的岩石。是她自己贪慕虚荣和一时愚蠢,才葬送了爱情,青春和生命,毁了希斯克利夫,也毁了她自己,一念成错,求之不得的煎熬莫过于此。

生而不忧,死而不怖,天下炽热,此心独凉。乍眼陌路,冷眼旁观,新人楚楚,白衣摇曳,当凯瑟琳嫁给林顿时,他最后一丝温暖才被冻结成了最坚硬的冰,无力至心死身僵,唯余一腔荒凉。

三年过去,曲折,磨难,萧条,沉浮,他终于衣着光鲜、气度不凡的回到呼啸山庄,他恨,恨那些给他身心的痛苦的人,恨这个黑暗社会所谓的荣利,更恨他的凯瑟琳无情的推开他,走向林顿。恨扭曲了一切,他要复仇。

希斯克利夫爱凯瑟琳爱到了极点,同时,他恨凯瑟琳也恨入了骨髓,他的恨恰似黑色的曼珠沙华,比社会的黑暗更阴暗,比最冰凉的坚冰还寒冷。彼时绝望心碎的希斯克利夫已经死去,此时的他带着刻骨铭心的仇恨,带着处心积虑的复仇计划,带着血性残忍的罪恶快感回到了呼啸山庄,一念成魔,为自己,更为她。

希斯克利夫恨凯瑟琳,在她死前与她互相折磨,说着不由心尖利刺耳的话,把二人都伤害到透骨,再看着她死去。他恨凯瑟琳,在凯瑟琳死后十八年,他的神智被各种凯瑟琳的幻觉折磨,他怀疑她并没有离开,只是和他捉迷藏。直到他打开坟墓,亲眼看见冰冷的墓穴石板间那张令他又爱又恨的脸。

如果说希斯克利夫是魔鬼,那么凯瑟琳就是塑造希斯克利夫这个魔鬼的魔鬼。他始终不肯宽恕,她也致死不肯原谅,他们用对彼此的恨延续彼此的爱,用彼此的哀怨延续彼此的思念,在这不同寻常的爱恨中,一起选择了万劫不复。

念起,念灭,咫尺,天涯,从希斯克利夫开始感受到铭心刻骨的仇恨的一瞬间起,他便化身为魔,带着危险的笑容,一步步走近那些要报复的人,慢慢让他们感受到到绝望的濒临。

有爱就有恨,有恨就有复仇。当恨像潮水一样将希斯克利夫推向复仇的峰巅时,复仇仅仅只为复仇,是爱,亦是恨,更是心底的矛盾与空虚。

荒野的风,吹开尘和沙,希斯克利夫重新归来时,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心情,是否预料到了接踵而至孤绝的复仇?是否有过莫名的恐惧?他对凯瑟琳的复仇可谓是最残忍也最失败——他娶了林顿的妹妹伊丽莎白,看着凯瑟琳痛苦,自已也享受痛苦的胜利感。凯瑟琳至死还对希斯克利夫不辞而别耿耿于怀,对希斯克利夫为了复仇娶她人为妻怀恨在心,用残酷而伤透了心的冷言冷语刺激希斯克利夫;而希斯克利夫始终不肯宽恕当年的背叛,对她怀疑自己的深情伤心绝望,生生折磨,至死方休。

在凯瑟琳最后的日子,她和希斯克利夫是紧紧相拥无法分离的恋人,用彼此的泪水洗刷彼此的爱与恨,用刻薄绝情的话语刺伤彼此的心,用无法遏制的爱恨燃烧彼此的生命。

直到凯瑟琳死,希斯克利夫也诅咒她灵魂永无安宁,永远折磨他、纠缠他、追随他,直到生命终结……这究竟是诅咒还是无声的誓言?黄泉碧落去,从今分两地,他二人,阴阳两错从此隔天涯。他的复仇,只为她。

爱恨对他们已比生命重要,却不知走过了这段万人拥簇路,终逃不过墓碑下那孤独的长眠。

复仇的狂潮找到了它的归宿,无声的呐喊惊醒了灵魂深处的人性。复仇过后,仅余空虚,空虚过后,渐生忏悔。

希斯克利夫死在一个大雨滂沱,狂风肆虐的晚上,就在那个他和凯瑟琳一起关禁闭的小屋里,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我忽然就想到了“殉情”这个词,似乎听起来太残忍,而我更愿意相信,他们只是造访一座城,城里只有两个人。曲终人未散,二人终能长相守,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城里。

希斯克利夫因爱生恨,因恨无情复仇,他的归宿在哪里呢?三千爱恨,全在一念间。一念起,一念灭,这一生纠结的念想终会影响命运的路途,只是或许一念成魔,又或许一念涅槃,在宿命的轮回中忍受爱别离求不得的痛苦与煎熬。当复仇的最后一步完成,心释然了,他们找回了本心,刻骨的爱让人痛苦,也让人找到归宿。此刻,一念永存,只愿纸上地老天荒的过往,可纷乱千万个世代。

2019/03/23

这样的故事说起来总是那么酣畅淋漓,他们是活跃在艾米莉勃朗特笔下的存在,从她的心里流淌到笔尖,再流淌进我们的心里,就这样,他们的故事一直活跃在时间里,不曾消减。

然而希斯克利夫和凯瑟琳的故事不是我们的故事。

就像灰姑娘和白雪公主可以换后妈却不能换丈夫,爱情的火花可不是这么轻易就能擦出来的,更何况是如此燎原的爱情。

因为你不同,所以故事才会有差别。

你的生命中有过爱情吗?

你的生命中有过恨意吗?

你曾经遭受过寒冷、轻蔑、痛苦、冷嘲热讽吗?

你又曾感受到关心、温暖、幸福、称心如意吗?

我们不过是一介普通人,

或许遇不到恰到好处的时机与天气,

至今向往的有趣灵魂也只出现在幻想里,

我们一路走来不乏艰辛,

却又常常无人问津。

我们没有轰轰烈烈的日子,

却又往往觉得自己比别人更辛苦,

有趣的是,别人也一样。

然而读希斯克利夫的故事之后我想,

世上都是单程的轨道,

没有哪个人会迷路。

一切都值得向众神祷告感谢,

绝不是因为你恰好读到了那些以孤独和成长为噱头的文字,

而是你发现,普通自有普通的好处,

毕竟,

没有比活着更美好的事,

也没有比活着更艰难的事。

不知不觉又说了这么多

经常说废话是真的

想跟你说的心也是真的

感到前后不搭的话

大概是习习的思维太跳跃了叭

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

编辑排版:高黎辉 程帅博

校对:游雪莉 冯敬涵 黄康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