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拾光映像 | 波西米亚狂想曲

原标题:拾光映像 | 波西米亚狂想曲

“有时候会为没有活在摇滚乐队风靡的80年代而感到遗憾,为没有机会成为LIVE AID(“拯救生命”缩写)现场10万观众的一员而遗憾,但也会为现在高度发达的电影业而振奋。”

这部电影就像一台时光机,带着如今的观众们,透过大银幕,梦回那个摇滚的黄金年代。

皇后乐队是1971年成立于伦敦的一支英国摇滚乐队。《波西米亚狂想曲》是皇后乐队代表曲,被评论人称作“摇滚歌剧”,融入了歌剧元素。《吉尼斯世界纪录》记录该曲是“英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歌曲”。《波西米亚狂想曲》以这首歌曲作为片名,是1991年患艾滋病去世的乐队主唱佛莱迪·摩克瑞(享年45岁)的音乐传记片。

《We will rock you》和《We are the champions》传唱度更高,但波西米亚狂想曲》才是皇后乐队真正的成名曲。这首歌收录在皇后乐队的第四张专辑《A Night at the Opera》之中,他们前几张专辑都在不断进步,已经能进入各类榜单。但直到《波西米亚狂想曲》横空出世之后,他们的第四张专辑才夺得了英国专辑榜冠军。同年乐队被英国音乐杂志《Melody Maker》评选为“年度最佳乐队”。

因此,这首《波西米亚狂想曲》对于皇后乐队来说意义非凡。

与很多名人传记片一样,对于现实人物的还原度,《波西米亚狂想曲》也做得相当不错。

拉米·马雷克扮演的皇后乐队灵魂人物弗莱迪·摩克瑞,与现实中的弗莱迪神似。《波西米亚狂想曲》最大的亮点是电影具有极强的“临场感”,片中皇后乐队几场重要演出,仿佛把人带回当年演唱会现场。

而其中最令人震撼的是片尾的那20分钟。这20分钟,音乐将人击溃。

这是1985年皇后乐队在英国温布利体育场“拯救生命”演唱会上的表演。镜头带领观众重回那一年万人沸腾的体育场,大银幕上每一帧画面都奉上了真实的穿越感。从舞台到场面,就连场上的饮料酒水的放置都与当年的实景演出如出一辙,让当年这场全球超19亿观众同时观看的演出盛况得到了百分百的重现——

当拉米·马雷克开始弹奏,琴声响起,他唱出《波西米亚狂想曲》的歌词“妈妈……”,还有经典的《We Will Rock You》响彻时,我们仿佛看到“皇后乐队再一次用温暖而澎湃的音浪穿破苍穹”。

有人把影片中关于Live Aid演唱会的细节截图,与真实演唱会场景一一对比,竟分毫不差。

但《波西米亚狂想曲》的问题也在于此。

电影是一种流动性叙事,而不能仅仅是若干事件集锦。电影是一种摄影,而不是拍照。电影需要真实,但真实不是电影,电影的真实,是对真相做过取舍之后的真实。就像拉米·马雷克饰演的弗莱迪,他逼真地还原了弗莱迪特点分明的嘴部和胡子,但怎么也展现不出他双性合一的妖冶和游移。

《波西米亚狂想曲》最打动人的是音乐和表演,但对于一部电影,这一切还远远不够。本质上,影片中的表演和音乐都是在一场模仿秀,它们都找到了弗莱迪,但最终都没能跳出弗莱迪。

影片对弗莱迪没有判断,这令影片更像是一场粉丝对偶像的先干为敬,除了资料更真实和更完整之外,影片中的弗莱迪与粉丝心中的弗莱迪相比,没有更清晰,也没有更多的发现。

传记电影重新发现的功能,在《波西米亚》这里缺失了。

作为一部音乐传记类电影,《波西米亚狂想曲》也没有从音乐的角度,对这个纷乱的世界进行修剪过。人物与音乐的命运没有发生更深刻的关系。

人们热爱弗莱迪,因为弗莱迪的音乐超越了人们所能想象的世俗,但人们不允许他的生活也超越世俗,这中间的拉扯和摩擦,构成了歌者在音乐上的光芒,也构成了歌者自身的悲剧。音乐令他发现了更可能的自己,但生活阻止他靠近那个更可能的自己。

绝对的自信成就了他的歌唱事业,也毁坏了他的生活。在音乐上,人们说他是自信,在生活中,就被定义为自大。

甚至很多镜头,如录音时,如演唱时,镜头的调动都遵循的是音乐的叙述逻辑,做了放大和强化,而不是遵循电影叙事的逻辑,电影电影镜头除了感性的放大和强化,还需要有理性的取舍。

《波西米亚狂想曲》令人感动的是表演上近乎于艺的模仿能力,对音乐的一丝不苟的还原,甚至也没忘记关照我们对曾经生活的自恋式流连,但那不是电影自身的魅力。

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

编辑排版:张子奕

校对:游雪莉 冯敬涵 黄康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