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正文

强迫1岁男宝午休,保姆竟用身体重压19分钟……

原标题:强迫1岁男宝午休,保姆竟用身体重压19分钟……

就在昨日,下午2点左右,托婴中心内,一名1岁男婴突然无呼吸无心跳。

看护人员紧急送往医院抢救,最终依然未能挽回孩子的性命。

警方调出监控查看,竟然发现保姆曾经有压住宝宝长达19分钟的动作……

问及保姆此事时,她谎称,并没有压住宝宝,而是抱着宝宝侧睡,后来发现宝宝没有动静,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最后紧急送往医院救治,因窒息时间过长,依然未能挽留宝宝的性命。

当保姆对孩子动手时,我们心中除了愤怒,还下意识将自己代入到那个孩子身上。

突然,你就会感受到了彻骨的恐慌和无助,仿佛视频中正遭蹂躏的是年幼时的自己。

我做错什么?为什么这个阿姨要这样做?我呼吸不了了,我好怕,但是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

……

同事说,避免危险,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带孩子,要不然老人帮忙……

无法反驳……

我们都知道,育儿嫂行业准入门槛低,市场需求大,一般培训几天就仓促上岗。

为了验证这一点,新闻周刊的记者曾以“21岁无带孩子经验打工妹”“49岁有带孩子经验的下岗妇女”“43无带孩子经验妇女”的身份致电家政服务公司应聘,对方均表示可以去工作。

在文化素质方面,育儿嫂的文化程度,主要集中在小学和初中两个阶段,分别占总数的40%和47%。

很多人仅仅是迫于生活无奈选择这个低门槛行业。

但带养孩子,真的不是人人都能做的事。

它无比艰辛繁琐,如果没有热爱,他们必然会将生活的怨气撒在比他们更弱小的孩子身上——他们从来不爱孩子!

虐童案实在太普遍了,网上一搜,出现很多触目惊心的案例,但虐童案的发现却很少,常常充满偶然。

就像此次案件,如果恰巧监控坏了,如果保姆在没有监控的地方虐待,是不是,这场窒息案最终并不会归为虐待?

我们很惶恐,很焦虑,但我们看不到解决的方法。

因为行业的规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只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没有更快的方法吗?

就我而言,仅能说出六个字:看好你的孩子。

《南方周末》就虐待儿童案给出过建议:国外会建立“强制报告”制度,这给了思考问题的新方向。

一个人的个性是稳定的,如果她能做出让儿童窒息长达19分钟的行为,她平时总会有蛛丝马迹。

孩子没办法求救,必须依靠旁人的力量。

所以,如果有人能在平时看到正在或已经发生的儿童虐待和疑似儿童虐待行为,就必须要相相关机构报告。如果没有履行此义务,则需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美国,多个州明文规定“只要怀疑就有报告义务”。

为了鼓励“强制报告者”及时报告掌握的儿童受虐待信息,政府会为他们保密身份,并免除误报责任。

相反,如果“强制报告者”隐瞒儿童被虐待的事实,至少在45个州会被处以300-10000美元罚款或1个月-5年监禁的惩罚。

在日本,所有人都是“强制报告者”。

中国虽然也有强制报告制度,但据南方周末报告,为未成年人提供服务的专业工作者报案率仅为10.61%,而这697例被披露的案件只是全部虐童案件的冰山一角。

如果国家能在这方面加强监督,如果我们每一个人不再袖手旁观,看到正在或疑似虐待的现象,能很流畅进行举报,我相信,会少很多被虐待的孩子。

有时候,看到小孩子玩角色游戏的时候就会感觉悲哀。

在他们眼里,我们成人创造的世界无比安全美妙,如果你问他,有坏人怎么办呢?他会肯定告诉你,我们有警察啊,会把坏人抓光。

希望能对已经离开的孩子说一句,真的对不起,是我们做错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