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终于,猴子在打字机上打出了《哈姆雷特》 | 科幻小说

原标题:终于,猴子在打字机上打出了《哈姆雷特》 | 科幻小说

“注意!注意!A0315号完成了《哈姆雷特》的输入。注意!注意!A0315号完成了《哈姆雷特》的输入!”

猫在十点零八分的时候开始思考

作者 | 柠檬黄

1

将无限只猴子置于无限台打字机前,等待无限长的时间,那么猴子也能完整地写出一部《哈姆雷特》。

——波莱尔的无限猴子实验

那里有一只猴子,还有一台打字机。

如果以他为中心,向四周展望,会看到无数只和他一模一样的猴子,坐在一模一样的打字机前。

他们已经记不清自己坐在这里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还要坐在这里多久。纯白的天空上有一扇方形的窗口,那里有奇怪的对话声,但他们从来不会去听,更不会抬头去看。猴子们蹲坐在座位上,不慌不忙地敲打着打字机的键盘,每当他们按下一个按键,纸上就会出现那个字符,他们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因为时间,对他们来说是无穷无尽的。

无穷的时间,无穷的猴子,纯白色的天空,单调的键盘敲击声。

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

A0315号的猴子满脸认真,执拗地敲打着键盘上的C键,落在纸上的痕迹显得有些奇怪:

“CCCCCCCCCCCCCCC”

“喵。为什么要一直按同一个键呢?”不知从哪里传来了这样声音,A0315号猴子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可是,他的脚踝突然感受到一阵刺痛,急忙缩了回来,那阵刺痛沿着他的神经上传到大脑,似乎让他产生了什么想法。

“因为C是月亮的形状……咦……”

“我帮你注射了提升智力的药剂,不用谢。”

A0315号猴子低下头,看到了一只浑身漆黑,只有尾巴上有一撮白毛的猫,正在他脚下舔着自己的爪子。在她爪子旁边,正放着一只空空的注射器。

“你是……”

“时间宝贵,让一下。”黑猫一跃而上,趴在了打字机前,伸出圆圆的猫爪,拨掉纸张,一张新纸立刻出现在了机器上。

“To be or not to be, that's a question. ”

A0315号猴子愣在一边,看着这只黑猫熟练地在键盘上敲打着字母,他一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显然也不知道该怎么赶走这只小猫,他第一次抬起头,看着各个方向坐着的同类:他们姿势一致,蹲坐在打字机前,全神贯注地敲着键盘。

不知过了多久,黑猫突然开口问他:

“你喜欢这个世界吗?”

猴子一时没反应过来,黑猫又问了一遍。

“你喜欢这个世界吗?”

A0315号猴子,迟疑着点了点头。

“是嘛。”黑猫摇着尾巴,轻轻地在猴子脸上扫了扫,稍微扭过头来看着它,玩味地笑了笑说,“那,对不起了喔。”

“对不起?什么意思?”

她并没有理会猴子,把猫爪轻轻地按在键盘上,打字机发出清脆的声音,最后的字符也被油墨印在了纸上。

猴子从未见过的红色灯光亮了起来。

“注意!注意!A0315号完成了《哈姆雷特》的输入。注意!注意!A0315号完成了《哈姆雷特》的输入!”

黑猫警惕地直起身子,向着各处张望。

“原来门在那个地方啊。”她露出了奸计得逞一般的笑容,看着从凭空出现的洞口里走进来的工作人员,不太灵巧地从桌上跳到地面。猴子这才注意到,她的后腿上,有一个显眼的伤口。

“喂,你伤得很重,你要去哪?”猴子愣在原地,完全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情,黑猫扭过头,用娇媚的声音说:

“抱歉啊,能帮我拦一下他们吗?如果被抓住的话,他们会杀了我的。”

猴子看了看走进来的人,又低头看了看黑猫,她喵喵地叫着,蹭着他的小腿。那一刻,他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抱起她冲向了洞口。一时间,凄厉的猫叫和混乱的脚步声打碎了这个世界的宁静。

2

三十分钟后。

黑猫从猴子的怀里优雅地跳下来,蹲坐在地面上舔着自己的爪子。猴子扶着墙,激烈地大口喘息不停。

刚刚的三十分钟里,他一直拼命地奔跑,从打字机的世界逃出后,他又闯进了一个看起来像是造船厂的地方,许多白色的仿生人正在从一艘船上拆下木板,安到另一艘穿上。他抱着黑猫,在人群中辗转腾挪,甩脱了那些追着他们的人。然而他本来就是只打字机前缺乏锻炼的猴子,此刻身体已经不堪重负了。

但那只黑猫,却像事不关己一样,懒散地伸了个懒腰。

“蠢猴子,救人的时候也要注意抱得舒服一点啊。”黑猫扭过头,轻轻地舔舐着自己的伤口,“不过还是帮大忙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我的编号是A031……”

“太长了,就叫你三三吧。”黑猫不耐烦地打断他,“你可以叫我黑子,谢谢你帮我逃走。”

“不,是你帮了我……”三三脸红着遣词造句,“你帮我注射了那个……我好像真的变聪明了……”

“你会这么说,说明你还是很蠢。”黑子不屑地笑笑说,“不过你打算报恩的话,我还是愿意给你一个机会的。”

猴子看着黑猫从腰上解下一张纸片递给他,图上画了很多方块,还用线连在了一起,写着奇怪的字。

“这是……什么?”

“显而易见,一张地图。”

“什么地图?”

“你有没有想过,你活着的这个世界,其实是虚假的?”她答非所问,“或者,你有没有听说过什么东西,明明存在,但你从来没见过?”

猴子点了点头。

“月亮,”他说,“我听说过月亮的形状就像字母C,但我从来没见过那个东西。”

“还真像是猴子会喜欢的东西,”黑子舔了舔爪子说,“那我告诉你吧,你之所以从来没见过那个东西,是因为你的打字机世界也好,我的实验室世界也好,包括现在我们所在的走廊,一切都是虚假的。这些奇形怪状的世界被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虚拟空间,这就是所谓的‘思想实验博物馆’,我们这些世界都是一些思想实验的具象表现,是博物馆中用来展示的藏品罢了。”

猴子依然迷茫地望着她。

“这么说吧,你有过去的记忆吗?”

“有,我的记忆里,一直都在打字。”

“那就对了,你的世界就是为了让无数只猴子在无限时间中,随机完成一部《哈姆雷特》,是以概率为核心的思想实验。”

“啊,那这么说我更要谢谢你了。”

“谢我什么?”黑子皱起眉,抬头看着他问。

“你帮我完成了《哈姆雷特》啊,这样的话我的生命就真的有意义了。”三三一脸认真地回答。

黑子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你接下来的生命意义,就是帮我找到这个。”

她的猫爪,按在了地图上写着“戈德曼的生命之书”的方块上。

3

如果图书馆中有一本旧书,记录了你的全部人生,那么你在得知关于自己的预言后,还能否篡改“生命之书”做出的预测呢?

——戈德曼的生命之书

三三把黑子放下之后,她推开了一扇完全看不到的门,明亮的光线一下子闪到了猴子的眼睛,他不自觉地用手捂着眼睛,黑子嘲笑地看了他一眼,扭着身体,走进了一个充满明亮白光的建筑当中。三三的眼睛也终于恢复了功能,他看清了这个巨大的房间,里面有无数鳞次栉比的高大书架,看上去就像一排排楼房,空中有许多漂浮着的板块,上面载着一些猴子形状、但更瘦弱的生物。

“这里,是戈德曼的图书馆,传说中,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他的生命之书,也就是记载了他全部人生的笔记,在那本书里,写着他这一辈子做的所有事情。”

“还有这么厉害的书啊。”三三不由得感叹了一句。

“当然,所谓的思想实验,就是建立在各种不可思议的假设上的。”黑子向前走了几步,一个白色的板块落在她面前,上面有一个矮矮胖胖的人型生物。热情洋溢地对他们打招呼:

“欢迎来到戈德曼的图书馆!”

“人类?”

三三紧张地上前一步抓起黑子,但黑子并不想被他抱起来,爪子贴在地上,身体被拉成了长条:“住手啊,这不是人类,只不过是工作用仿生人罢了。”

“请不要使用‘仿生人罢了’这种表达。”它的脸上露出一种类似于悲伤的表情,“这种表述会伤害仿生人的弱小心灵。”

黑子翻了个白眼,晃着尾巴一瘸一拐地跳上了板块。

“跟上来,蠢猴子。”她坐在板块上,舔着自己的爪子。

三三也登上板块后,仿生人在一台机器上敲敲点点,板块便平稳地升起来。

“欢迎两位乘客乘坐戈德曼076号运载机,仿生人076号为您服务。”仿生人的脸上,恢复了工作用的欢快表情,“请告诉我您的姓名,我将为您找到属于您的生命之书。”

“黑子。”

“A0315号猴子。”

“什么?”仿生人扭过头来。

“啊,三三,三三。”猴子急忙纠正道。

“已经为您找到,马上启程!”仿生人语调欢快地说。

白色的板块飘浮在半空中平稳地运行着。黑子蹲在地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仿生人操控机器,三三则坐在边缘,挠着头看着其他板块上的人。

“那些是谁?”三三抬手指了指它们。

“游客的化身。”黑子连头都没有回,“因为有些世界很危险,所以他们用这种化身来参观这个博物馆。”

三三蹲在板块的边缘,看着那些正在阅读“生命之书”的人。

“你在看什么啊,蠢猴子。”黑子语气不耐烦地问。

“我在想……”

“算了,随便你想什么。”黑子显然兴趣缺缺,此刻他们脚下的板块正朝着书架的某处靠了上去。

“久等啦,两位客人!”工作用仿生人发出了快乐的声音,“已经到达了您生命之书的位置,现在为您取阅!”

它一边说着,一边从书架上搬下了一本足有半米高的书,黑子显然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在地上不断晃着尾巴走来走去。但仿生人还在喋喋不休地介绍着这本书的原理和意义。

“……生命之书中记载了人一生中所有的动作、语言、心理活动,这本书的存在可能会使人趋向于相信决定论,也就是说……”

“好了,别解说了,快让我看看!”

“诶,但是……这才是我的工作……”

黑子跳起来,无情地在仿生人的脸上留下了三道抓痕。生命之书落在地上,把板块砸得失去了平衡。幸好三三动作灵巧,马上抓住了生命之书。黑子立刻跳了过去,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打不开书页。

“生命之书,只能由本人阅读。”仿生人毕竟是仿生人,已经很快回到了工作状态,“这本书是属于三三先生的,所以只能由它来阅读。”

“好好,我看看……2159年2月6日18:32分,A0316号猴子生动形象地描述了月亮的形状,从此A0315号猴子决定只在打字机上输入‘C’……”

“看重点,看我们能不能逃出博物馆。”黑子语气强硬地命令道。

“啊,好……”三三急忙往后翻了几页,终于找到了相关的记载,但他的手指指在书页上,喉咙里却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黑子呆呆地看着他问。

“076先生,人生之书上写的内容真的会发生吗?”三三迟疑半天,开口问道。

“是的。”仿生人愉快地点了点头,“不管是幸运的事,还是不幸的事,只要出现在生命之书上,它就一定会发生。”

三三转头看着黑子,正想开口说什么,黑子却奋力跃起,把他扑倒在地上,然后用自己的爪子和牙齿,把那本大书撕得粉碎。人生之书的碎片飘扬着从半空中洒落,仿生人笑眯眯地站在一旁,黑子低垂着脑袋,气喘吁吁地看着满地的残渣。

“反正看你的表情,没发生什么好事。”黑子冷着脸,重新优雅地坐好,“那只要撕碎了,就不存在了吧。”

“不会的。”仿生人笑眯眯地说,“这本书被撕掉的事,也已经写在里面了喔,书只是载体罢了,未来早就已经确定了,我们所谓的自由意识……”

“闭嘴!”黑子不知为何炸了毛,笔直扑向仿生人,把它从板块的边缘推落了下去。世界在那一瞬间仿佛安静了下来,随即,板块因为失去了操纵的人,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在半空中画着诡异的螺旋线,在不断地碰撞中降落到地面。

在落地的那一瞬间,三三下意识扑过去,把黑子护在了怀里。

4

黑子醒来的时候,他们仍然躺在戈德曼图书馆的地板上。三三正躺在她的身下。

在坠落的板块旁边,就是刚才被推下来的仿生人,它的躯体已经被彻底摔坏了,脑袋也歪在一边,只有几根导线勉强相连,它稍微转过头,看着黑子的脸说:

“自由……意识……是不……存……”

黑子走过去,用猫爪一巴掌把它打灭了。仿生人身上的一根弹簧连着的小球凸出来,黑子眼神发光,用猫爪一下一下地拨弄着它。

三三不知何时醒来,爬到了她的身边。

“干嘛要救我呢?”黑子问,“我可是猫啊,是摔不死的。”

“下意识的。”三三活动了一下身体,试着坐了起来,“你,到底为什么一直在逃呢?”

“我不是在逃,是在追求自由。”黑子说话的时候,眼睛仍然没从弹簧小球上挪开,“你呢,你就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我想做该做的事。”

“除此以外呢?”

三三挠了挠头,想了半天说:“我还想去看看月亮,这个没什么用,但我很想看看。”

“这就对了。”黑子用猫爪拍了拍她的胸脯,“我们总会追求一点没用的东西,这样吧,你带我去我想去的地方,我带你去看你想看的月亮,谁也不亏。”

“可你不觉得,原来的生活其实很充实吗?”

“一点也不觉得。你只是在做他们要求你做的事吧,只有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才能算得上充实。”

“就像他们那样吗?”三三抬起手,指着头顶上的游客们,“可他们是想来参观的,但还不是按照仿生人要求的路线在走吗?”

“蠢猴子你懂什么?他们虽然按照要求在走,但是跟我们完全不一样,随时可以回头,从任何一个出口出去……啊!”她突然站起身来,尾巴直直地竖起来,抬眼看着周围来往的行人,“对啊,这些游客知道怎么离开这个世界,只要跟着游客,就自然可以出去了!

“可是游客怎么会帮我们……”

“包在我身上吧。”黑子临走前自豪地扭了扭屁股,“试问谁能拒绝一只可爱的小猫咪呢?”

半个小时后,尽管黑子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抱大腿、卖萌、喵喵叫,但图书馆里的行人不为所动,只有偶尔经过的仿生人会低头看她一眼。

“不行,他们好像全是瞎子。”她生气地说。

“瞎子怎么可能参观?”三三忍不住吐槽。

“那就是他们被屏蔽了,我们的声音传不到他们那里去,他们也感受不到我们的存在,所以我们必须要找个方式,和他们直接交流才行。”她苦恼地在地面上踱来踱去,“哪里能跟游客们沟通呢……”

突然,她看着地图,眼前一亮。

5

假如一间屋子里有先进的翻译工具,让一个不懂中文的人坐在屋里,通过翻译工具阅读屋外人递进来的中文纸条,然后根据某种规则用汉字拼成回答,那么屋里的人算是能使用中文吗?

——塞尔的中文屋

三三抬头看着面前小屋上写着的“中文屋”三个大字,眼中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难道我们不是一直在说中文吗?”他问。

“当然不是,”黑子打断了他的发问,“我们在用的是博物馆里的语言,想要跟人类对话的话,必须用他们的语言,用这个屋子就没问题了!”

她话音刚落便推门进去,一个瘦瘦高高的仿生人站起身来,看着她的方向,但她并没有多余的废话,“喵呜”一声便扑了上去,直截了当地把他击晕在地。

“你越来越熟练了。”三三看了仿生人一眼说。

“形势所迫。”黑子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扒拉中文屋里的各种道具,文件、书籍、发报机……以及很多她从来没见过的东西,“这个地方怎么有这么多垃圾?”

“好像是……手册之类的。”三三翻看着一些乱七八糟的纸张说。

“啊,有纸条递进来了。”黑子推了三三一把,“你快点把这个纸条翻译出来,然后问问他从哪里能离开这家博物馆!”

三三手忙脚乱地按照手册上的内容把纸条黑子的问题翻译成中文递了出去。没过多久便收到了回复。

“答非所问?你是个人工智障吧?”

三三把纸条上的话翻译出来,然后困惑地挠了挠头:“人工智障是什么意思?”

黑子开始不耐烦起来,喉咙里发出“呜呜”的低吼声。

“我不是人工智障,我是一只猴子。”他写了这样的纸条递了出去。

黑子一直没有翻看翻译手册,只是看着三三不停地传递纸条,时不时催促几句,三三跟游客的交流越来越多,以至于黑子慢慢趴在地上睡着了。突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把她惊醒。

“有人来了,”黑子警惕地说,“快,快问最重要的问题!”

三三点了点头,沉吟片刻,问出了他心目中最重要的问题:

“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他想,人类一定能回答这个问题。

几乎就在同一个瞬间,一群仿生人破门而入,他们手上拿着两张电子通缉令,上面正是三三和黑子的模样。三三想要接过纸条,但黑子却拽着他逃出了这间小屋。他们慌不择路地躲进了一个实验室模样的世界,贴在一个玻璃缸的后面。仿生人也很快走进了这间房间,慢慢地搜寻他们。三三想探头看看仿生人的搜索过程,却突然发现玻璃缸里飘浮着一颗插满电极的大脑。

“美梦该醒了,朋友。”黑子说着,跳上桌面,把玻璃缸推落在地上。

“他们打碎了缸中之脑的缸!先救大脑!”仿生人惊呼着,无暇顾及逃跑的黑子。三三迟疑了一步,也跟着跑了出去。

6

假如有一种物质,注射给猫以后,可以让猫拥有与人一样的智慧,成为与人一样的智慧生命。那么,拒绝给这只小猫注射这种物质,是否就等同于扼杀了一个智慧生命,有道德上或者法律上的罪过?

——图利的猫

“这是……哪里……”

“喵。”

“黑子?”

“喵喵。”

“黑子,你变回普通的猫了?”

三三循着叫声,找到了一只黑猫,它抬起头来看着他,又轻轻地叫了一声。三三蹲下来看着它,突然之间,它的身上燃起蓝色的火焰,在一瞬之间变成了一堆白色的粉末,旋即消逝不见。

“黑子?!!!”三三绝望地呼喊着。

“做什么呢?蠢猴子。”黑子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响起,“啊,你是把哪里的小野猫认成我了吗?”

三三这才发现,喵喵的叫声环绕着他,无处不在。

“这是你原来的世界吗?”三三问。

“不……这些是薛定谔的猫,跟我并不一样。”黑子安静地坐下来,看着黑暗的世界里,走来走去的无数只猫,她的眼睛比三三的更敏锐,即使在黑暗中,她也能清楚地辨认出细节。而三三只能在某只猫化成蓝色的火球时勉强看见周围的事物。

“他们怎么了,看起来好可怕。”三三心有余悸地问。

“薛定谔把猫和一个量子系统绑在一起,系统中的放射性物质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衰变,从而释放出可以杀死猫的毒气。由于量子的特性,在被观察者观察之前,无法确定其衰变状态,所以在没有人观察的情况下,量子处于衰变与未衰变的叠加态,而猫,就处于生与死的叠加态。”

三三挠了挠头:“我没听懂。”

“反正就是,每只猫都会死,不在这次试验,就在下次试验……但至少,它们还是作为猫死去的……”黑子的神色有些黯然。

“你……”三三犹豫了一下,挠了挠耳朵问,“你是哪个世界?只听你提过一次实验室……”

“我是图利的猫。”黑子说,“在我的世界里,他们把一种能激发智慧的药和一只猫送到人类面前,用这个来启发人类思考,堕胎到底是不是不道德的。”

“啊,那个药就是……”听了黑子的讲述,三三似乎想起了什么。

“没错,就是我给你注射的那个。它们通常会给小猫注射那个,然后让人类和它对话,等到人类有所领悟,心满意足地离去后,那个拥有了智慧的小猫就会被处理掉。”

“我的无数同胞因为那种无聊的问题而死,即使这样,你还是觉得这个世界赋予了我们生命的意义吗?”

三三看着悲伤的黑子,坐到了她的身边,伸出大手,轻轻地放在她柔顺的背上。

“别碰我。”黑子抖了抖身子。

三三抬起手,迟疑了片刻,又放了上去。黑子身体的温度透过毛皮传到了他的手心上。

“我一定会带你出去的。”三三说。

“不用你带,我自己能出去。”黑子嘴硬地说,“等会到了安全的地方,你就自己回去吧。”

“不行,”他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听她发出舒服的呼噜声,“你还答应了,带我出去看月亮呢。”

突然,远处接连升起了几团蓝色的火球。

“有观察者的地方,才会有猫燃烧。”黑子腾的一下站起来,“他们来了,蠢猴子,我们快逃。”

“我知道有个地方,有交通工具能甩掉他们。”黑子说。

7

假如你是一名电车司机,前方轨道上绑着五个人,你的刹车失灵了,但可以控制电车驶入岔路,但这样会撞死岔路上绑着的另一个无辜的人。你会选择让电车驶入岔道吗?

——汤姆森的有轨电车

游客正低头盯着自己眼前的操纵杆举棋不定。

如果不扳动操纵杆,电车就会撞死前方的五名乘客。但如果扳动操纵杆,就相当于主动谋杀了岔路上的一位乘客。

他是否应该扳呢?

还没等他想出一个道理,便突然觉得车身一阵摇晃。在他看不到的世界里,一只猴子和一只猫落在了这辆有轨电车上,并且直直地冲他袭来。

“小猫咪教你人生道理,”黑子把那个游客的化身按倒在地上,“当想不出怎么做才好的时候,就不要再想了,直接开始做就好。”

“往左还是往右?”已经抓住方向盘的三三大声问道。

“笔直走!从轨道冲出去!”

就在列车即将顺着道路右转的时候,三三狠狠地把方向打倒了左边,列车车身剧烈地颠簸了一下,从钢轨上摔了出去,在草地上咯啦咯啦地前进。那些追着黑子和三三的人类,被一下子甩在了后面。黑子被这颠簸的道路震得牙齿打颤,却依然呼噜噜地叫着。

“离开轨道的感觉真好啊。”她意味深长地说。

“一点也不好。”三三被颠得头晕脑胀。“我们要把这辆车开去哪儿?”

“直着走,直着走。”

“前面是山!”

“继续直着走!”

三三眼睁睁看着电车撞上了大山,正要抱着头躲到座位后面,却看到大山像柔软的布丁一样被电车撞碎,车身冲了进去。

“隔壁是希克的‘充斥着灵活多变的自然法则的世界’,所以这堵墙也跟那个世界的其他东西一样,是绝对安全的。”

“啥世界?”三三一时没有听清。

但是黑子也没有时间解释了,电车从柔软的山体中冲进半空中,瞬间失去了平衡,头朝下扎向了地面。

8

假如这个世界是个天堂,没有任何痛苦与灾难的发生。为了使这个设定成真,自然法则不得不灵活多变:重力有时起作用,有时不会;一个物体有时坚硬,有时柔软,这样一个世界会是一个最好的世界吗?

——希克的充斥着灵活多变的自然法则的世界

电车落地的时候,并没有像三三想象中那样爆发出巨大的声音,甚至连意料中的震动都没有发生。地面就像柔软的果冻一样,电车的头部陷进了地面里,把坠落的冲击力全部都抵消了。

“你没事吧?”三三看了一眼黑子。

黑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黑子?”三三又叫了她一声。

“好烦啊,不要叫我。”她摇了摇尾巴,用慵懒的声音说,“每次从高处跳下来我都要休息一下……”

三三走出了电车的车厢,蹲在地上摸了摸土地。土地的触感是坚硬的,就像他印象里那样。但是刚才电梯坠落在柔软地面的感觉,分明还深深刻印在他的脑海里。

“请您放心,这个世界是绝对安全的!”一个过分开心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耳边,让他吓了一跳,一个身材苗条的女性仿生人不知从那里冒出来,“这个世界的物理法则经过了修正,不会有任何痛苦和灾难发生,但是相应的,这种世界会让那些美好的品质失去了存在的必要,游客可以思考,这样一个世界到底是不是最好的世界呢……”

“当然是最好的世界了。”黑子从车厢里钻出来,“既然这个世界怎么都不会受伤,那岂不是怎么玩就怎么玩,永远也不会被人抓走吗?”

“不会被抓走?为什么?”三三挠了挠脑袋,显然没有想清其中的逻辑关系。

“不会受伤,当然就不会被制服了,蠢猴子。”黑子跃上三三的肩头,用尖利的爪子划向他的脸,在那一瞬间,她的爪子变成了软绵绵的东西,被三三的脸给顶弯了,黑子笑着跟他开玩笑:“你看你的脸皮太厚,我的爪子都戳不透了。”

三三和黑子从坠毁的电车出发,在这个世界里走了整整一天,直到天完全黑了下来,他们才在一棵树顶上趴着休息。

“三三你看,”黑子蹲坐在树枝上说,“天上那个,就是月亮。”

“啊……”三三伸出手,用食指和拇指比了一个“C”形,把月亮套在里面,“果然很好看啊……”

就在他仰望月亮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另一只手摸到了什么毛茸茸的东西。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手,看到黑子正用脑袋拱他的手掌。他诧异地笑了笑,然后用手抚摸着她的毛发。

夜晚十分静谧,白色的月光照耀着这个世界。

没有人打扰他们。

黑子被抚摸得很舒服,慢慢地睡着了,三三摸着她柔软的黑色毛发,呆呆地望着月亮。

9

第二天,黑子在晨光的照耀下醒来。

阳光很暖,照得她毛皮有些发烫,她满意地伸了个懒腰,抖了抖自己漆黑色的身体。

“你醒了?”

三三正在树下,不知道在整理什么东西,黑子几步跳下树,摇着尾巴看着他

“你在做什么?”她问。

“准备了一些食物,水,还有柔软的草,睡在柔软的草里会更舒服一点。”三三一边说着,一边手下不停地忙着,“只要有了这些东西,我回去以后也就能比较放心……”

黑子一开始还满意地点着头,听到这句话却猛然脸色一变。

“回去?你要去哪?”她警惕地问。

“回我的世界啊。”三三理所当然地说,“已经帮你找到了你想要的世界,而且你也带我看过了月亮,我要做的事已经做完了,现在该回去了。”

“啊,是嘛。”黑子故意装作毫不在意,“原来,你一直都打算回去啊。”

“嗯?不是你说把你送到地方,我就可以回去了吗?”三三说,“我一直记得呢,虽然跟你一起旅行很开心,但是我想我还是应该回去的。毕竟……我现在已经知道《哈姆雷特》应该怎么写了,我想回去把它完成,那才我应该做的事……你放心,我不会把你藏在这里的事说出去的。”

“是啊,是啊……”黑子迟疑了片刻,扭过身,重新爬到了树顶上,“你走吧,你被这个世界女王流放了,快回到你那个贫瘠的打字机世界里吧。”

过了许久,黑子也没有听到回应的声音。她低下头,看到树下早已没有了三三的身影。

“蠢猴子。”她低声骂了一句。

许多天后,三三终于回到了打字机旁。

以自己为中心,他向四周展望,看到无数只和他一模一样的猴子,坐在一模一样的打字机前。他们蹲坐在座位上,不慌不忙地敲打着打字机的键盘,每当他们按下一个按键,纸上就会出现那个字符,他们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因为时间,对他们来说是无穷无尽的。

三三深吸了一口气,用指尖触碰着冰凉的打字机。他开始输入《哈姆雷特》,在一片迟疑的键盘声中,他手下的键盘声响格外引人注目。

引猴注目。

旁边的猴子在探头看他的键盘。

“你知道吗,外面的天空上,有一种叫月亮的东西,它的形状就像键盘上的C一样,但比它要好看。它很亮、很美,但是挂在半空上,怎么都碰不到。”三三停止打字,抬头仰望着纯白的天空,手指开始敲打键盘上的C键。

CCCCCCCCCCCCC

旁边的猴子也学着他,不断地敲击着C键,开心地笑起来。

三三愣愣地看了它一眼,手下的动作不自觉地发生了一些改变。

CCCCCCCCCCCCCAT

她还好吗?

周围的世界突然陷入漆黑一片,他想起了生命之书上所写的未来。

10

“拜拜,蠢猴子。你就回到打字机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打字吧。”

黑子蹲坐在树上,抬头看着弯弯的月牙。突然之间,天空上的星光变得暗淡下来,月亮的光芒也渐渐在她眼中消失。世界陷入黑暗当中,黑子警惕地站起身来,看到三三慢慢地向她走来。

三三停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呆呆地看着她,他并没有张嘴,但声音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我能听见你的声音。”猴子说。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小黑的声音中充满了困惑。

“其实,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三三说,“我在人生之书中看见了,我们并没有彼此之分。”

“怎么可能?”黑子尖利的声音响起,“我怎么会是一只刻板、无趣、毫无主见的猴子呢……”

事实就是这样,我是左脑,理性、刻板的左脑;你是右脑,浪漫、自由的右脑。只有我们一起,从不同的角度出发去思考,才能完成最全面的思想实验,这就是这家博物馆的真实游览方式……

“所以我也是个假的东西?”黑子自嘲地笑笑,“跟这个虚假的世界还真般配。”

两股数据从电脑终端流出来,顺着电极流入了左右两个大脑的半球。黑子和三三的声音逐渐变弱了,两个半球的思想开始发生连接。

“你那个时候,不希望我离开?”三三的声音和黑子重叠在一起,“但你为什么不说?”

“因为你是一只蠢猴子。”

黑子的声音在说完这句话后,和三三的声音一起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女性的声音,它比三三的更轻柔,比黑子的更温顺。女声的主人轻轻呻吟着睁开眼睛,墙上的钟表正指向十一点零八分,她回忆起来,距自己陷入沉睡只有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但实际上的体验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亲爱的,你醒了?”在他身旁的一个男人殷勤地嘘寒问暖,“怎么样,这家博物馆好玩吗?”

“啊,还好。”女人伸手,擦了擦左眼的眼泪,“博物馆的内容挺有趣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走到床边,窗外,一勾弯弯的月亮此刻明晃晃地挂在夜空中。

“怎么了?”男人关切地问。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看看月亮。”女生迟疑了片刻,用犹豫的语气问男人,“你说,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呢?”

男人笑了笑,走过来把一件大衣披在了女生的身上,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

“我的人生意义,当然就是你了。”他说。

女生沉默着抬起头,表情呆呆地望着月亮,伸手拽紧了大衣的衣领。

“……仅此而已吗?”她的左眼中,闪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哀伤。

作者的话

我是写作营第4期学员柠檬黄,科幻写作营带给我很多在日常创作中能用到的技巧和思想,同时也给我带来了一批优秀的伙伴,能支撑我在科幻之路上走得更远。

《猫在十点零八分的时候开始思考》这篇故事的灵感,其实就是来自一系列的思想实验,这些奇思妙想让我触动很深,突然之间就有了想把这些世界穿成一条线的想法,写这种故事真的很有趣,而且猫也超可爱。今后一定会更加努力地写科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