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互联网社会价值峰会圆桌纪实:当廖信忠郝景芳遇见快手“老铁”

原标题:互联网社会价值峰会圆桌纪实:当廖信忠郝景芳遇见快手“老铁”

4月16日,快手在北京798艺术区召开以“科技普惠,数字温度”为主题的首届互联网社会价值峰会,宣布成立中国首个由企业发起的“社会价值研究中心”。现场,快手联合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快手2018年度社会价值报告》。

和别的峰会不太一样,这场活动的主角除了来自学界、商界的专家,还包括快手的4位普通用户。这些看似普通的快手用户实际上都因为短视频记录已经成为各自领域的佼佼者。包括作家廖信忠、《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中文刊主编沈东曙、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彬等现场嘉宾几乎都是卡车司机宝哥的246万粉丝的一份子。两个在现实世界中相互平行的人群如何快手上相遇相知?这样跨界交织的线下对谈又将碰撞出怎样有趣的火花?两个圆桌讨论是快手平台坚持普惠原则的延伸。

圆桌嘉宾:

《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中文刊主编、乐平基金会秘书长,沈东曙

台湾作家,著有《我们台湾这些年》,廖信忠

快手用户,昵称-90后养猪小妹,肖芳

快手用户,昵称-河北沧州开卡车的宝哥,王红保

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彬

用户简介

河北沧州开卡车的宝哥,一名80后卡车司机,拥有246万快手粉丝,用快手真实记录自己跑长途卡车的生活。通过快手结识了众多朋友和同行,每到一处都有老铁相聚,也会用户彼此之间分享货源信息互相帮助。

90后养猪小妹,一名会给猪做人工呼吸的90后养猪小妹,养了6、7年的猪,梦想成为中国养猪界最全能最顶尖的女兽医。在快手上分享养猪知识和与猪共处的日常,逐渐找到自身价值和职业认可。在快手上找到同样从事养猪行业的一生伴侣,今年打算要结婚。

1、廖信忠与宝哥从线上相遇到线下对谈

廖信忠:见到宝哥和小妹的时候非常紧张,他们真的很厉害,我关注他们很久了,我对他们的生活很感兴趣。我个人是作家,每次没有灵感的时候,或不知道怎么塑造一个人的时候,我就看一下快手,看看有关这个行业的人他们的行动逻辑是什么,他们的讲话逻辑是怎么样,这些给了我很多启发。

廖信忠:像宝哥这种开卡车的,他们对中国这个国家的认知肯定丰富很多,前两天可能还在沙漠地区,现在就在北京了。天天在车上做的那些菜的花样也是绝了。

宝哥:我之前不做菜,有一次在陕西堵了3天,没饭吃,一个鸡蛋卖5块,从那以后我就开始自己做饭了。

2、把基尼系数引入算法:公平对待每一个视频

沈东曙:马总,我们是用户,您可能既是用户也是经营者,您作为这个公司您是怎么理解快手自己的独特性呢?

马宏彬:我关注宝哥很久了,前几天还看见他在外面跑车。快手特别强调分享这件事。我们不断关注的过程中越来越感受到平台传播的力量。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基尼系数。基尼系数在我们平台有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我们的流量是否在向一个好的方向发展,基尼系数很看重这点。

也正因为基尼系数,快手才能普惠地做分发,我们平台也不止宝哥一个卡友,有蛮多的。我挺自豪的是有越来越多的最真实的用户记录,左手看数字右手看故事,我觉得背后是非常重要的。

沈东曙:我从1999年接触互联网到现在也挺长时间,快手推出非常不一样。我喜欢看跳水,系统就会推给我更多游泳、跳水的信息,越来越集中在我的兴趣方向上面,我想追问一下马总,您的算法从技术上实现了什么样的追求?

马宏彬:刚才也谈到说重复推荐,这实际上也是我们非常认真在对待的事,快手在这过程中多样性的考虑还蛮多的,就像一个卡车司机的视频也会分发到我们这里来。还有一个我们认为一定要公平公正,在符合国家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序良俗的前提下,对待每一个视频,我们都会秉承着公平公正的态度,会给一个基本的流量去测试。

3、快手用户:线上走到线下的爱情和友情

沈东曙:我在两年前看一个专访才了解到快手,当时日活量没有那么高,我连续玩了三天,觉得太好玩了,什么都有。我在乐平基金会,一个推动商业对所有利益相关者负责的机构,快手好像把这个打开了,真正的理解利益相关者到底是谁,非常直接的面貌。更有趣的事情,我想大家更想了解像我们养猪小妹这样的快手用户,你们在快手上面的体会,一两件你想跟大家分享的事是什么,带给你开心的是什么?

养猪小妹:快手玩了有一年的时间,现在粉丝25万,刚开始接触是在微信群里面看见一个小孩的快手视频,小孩能说会道特别可爱,于是问下载了快手关注那个小女孩。后来觉得快手好好玩,各种各样的人做各种各样的事,感觉我们像去了全世界旅游了一样。我自己是养猪的,通过查找找到了一个养猪小伙,没想到养猪行业里面也有长得帅气阳光的。然后就去看直播,给我第一印象还蛮好的,跟他说话,在他直播间给他刷礼物。

沈东曙:你刷了多少礼物?

养猪小妹:我刷了有六七百,但是我的心在滴血,我不吃不喝两三天的工资才五六百,但我就想引起他的注意。他也注意到我了,从事同一个行业就慢慢聊开了,走到现在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今年10月我们打算举行婚礼,日子还没具体定下来。在快手上收获了我们的爱情,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真心的人也很少,最后走到一起的也比较少,我在快手这个平台上遇到我的另一半,也会相伴的走下去,这是我最大的收获,比财富上的收获还来的更不容易。谢谢。

沈东曙:七百块钱收获了快手爱情。

养猪小妹:对,今天他也跟我一起来了。

沈东曙:在哪里,站一下小伙子。宝哥,要不你也说说你的事情。

宝哥:有一次我在外地碰到一个碰瓷的,他张口要一千块钱,当时我跟他讨价还价给了五百。我老婆在旁边录了视频,之后发到快手上。有一个老铁他说他认识这个人,要把钱给我要回来,我很奇怪碰瓷的钱怎么还能要回来。但第二天就给我打电话,说那个人知错了,把钱要回来了,还给我把钱送回来了,我可感动了,怎么快手上还有这样的事,碰瓷的钱还能要回来呢。

沈东曙:我想问问宝哥,你们作为大V,在快手上最喜欢看什么?

宝哥:我喜欢看开卡车的,做饭的。

沈东曙:你是希望跟他们互相学习还是互夸?

宝哥:学习,拍蒜就是跟别人学的。

廖信忠:他在驾驶室旁边放一个平地锅,在驾驶室烙饼。

宝哥:我买了一个铁板,用抛光机抛完了以后就可以烙饼,比别的锅还好用。

沈东曙:小妹你除了收获了爱情之外你对别的人还有什么兴趣吗?

小妹:对别的人没有,因为感情要专一嘛。快手有一个我印象最深的朋友,他家里小猪产不出来,我们一对一的视频,我教他怎样处理,怎么去剖,最终小猪生出来,母猪也活下来了。不管是猪还是人都是一条命,养猪就像养人。

4:廖信忠:快手让不同行业的人都能被看到

沈东曙:我曾经听过一个外国朋友讲,他说外国人到中国来一个星期就会写一本关于中国的书,来了一个月写一篇关于中国的文章,快手上面呈现的这么一个中国的生态是挺有意思的现象,也非常值得大家去探讨和想象的。所以有这么一个平台可以展示生活的力量是蛮好的,您作为一个作家,在这些现象当中您会有什么感触?

廖信忠:我最早接触也是好奇,可能算法的关系慢慢推荐了不少行业。我比较早接触的行业,有卡车司机,河运的船长,还有一些潜水夫。我们慢慢地发现原来这个国家是这么在运作的。我们从来没有想象过,那些我们不曾想象过的人是什么样子,像我住在上海,我经常看到那些在运沙和材料的货船,那是黄埔江上的风景,但看了快手之后才发现每一艘船上都有一个家庭,这一艘船就是他们的家,可能几个星期前在重庆,他们沿着长江下来运货就到了上海,可能他们下个星期就跑到河北去了,他们的家沿着中国的这些水运系统全国的跑,这都是我以前没有看快手之前没有想过的事情。

沈东曙:您觉得您最希望看到的是什么?

廖信忠:希望让不同的行业、不同的人士被更多人认识,虽然他们有几百万粉丝,但他们在公众领域话语权是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希望在快手上,人们能知道我们每天日用所需是怎么来的,知道这个国家是怎么运作的。

5、快手是社会的线上真实写照

沈东曙: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十几年来经常出没在中国的五六环,快手呈现的很多东西在我日常生活当中会看到,特别惊喜,快手把这个社会的另一面展现出来。回到马总这边,您从美团加入快手这两年您自己有什么不同的职业感受?

马宏彬:在美团也蛮好,有那么多骑手,背后呈现出很多非常真实的力量。刚来快手的时候我发现我完全看不懂,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懂了,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又不懂了。我最近比较深刻的感触是,这个APP就是线上的社会,不管是小妹讲的谈恋爱,还是宝哥类似的情况,线下社会跟线上非常好的结合。对快手而言我更大的感觉它就是一个线上社会,今天快手电商做的蛮好,有人问我你们怎么做的电商,其实我们没怎么干过电商,我们只是加了购物车,业务就起来了,因为现实生活就是这样的场景,很容易过渡到一个这样的状态。我很难形容它是一款什么样的产品,更多是线上社会真实的写照,在这个平台上一切都有可能。

沈东曙:我们通过这样的APP看到中国特别的运行方式,我觉得对这些在场人的感知是蛮多的。你们快手里面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呢,从CEO,包括社会价值研究中心的人,包括各个方面内部的力量,包括投资,你们怎么描述这个公司,你们是怎么想象这个公司现在和未来之间的路径。

马宏彬:日常生活中想这个事情很难想那么细,第一点我们是一个善良的公司,这件事情干了以后有了人生意义方向,如果你要真的往后想的话还是希望说记录世界,越来越多人把他的生活记录下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感受。另外一个感受从消费者角度看,我们过去一直强调在快手上可以看见不同的生活,有一个slogan叫在快手看到每个人生活,我们希望把线上的世界维护好,让里面的用户,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塑造。我们真没想太多。

沈东曙:我想强调两个东西,一个去中心化,算法支持多样化特别好,中国这样的国家多元化、去中心化是特别关键的。第二点就是刚才两位老师说过的低门槛的状态。

圆桌讨论2:不折叠的快手世界

—— 智能互联时代的融合与价值创造

嘉宾:

微软大中华区首席战略官,彭壮壮

科幻作家、童行学院创始人,郝景芳

快手用户,昵称-朱佳佳热带水果种植,黄一玲

快手用户,昵称-男幼师山羊哥哥,李祥琦

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

快手用户简介:

男幼师山羊哥哥,一名快手上的男幼师,拥有63万快手粉丝,通过快手分享育儿经验和幼儿舞蹈。曾经对男幼师抱有深度偏见,宁愿去工地也不愿从事这份职业。在快手上被众多粉丝喜爱和拥护,收获了激励和自信,从而坚定地从事这份职业。

朱佳佳热带水果种植,快手上的一个90后的卖货女孩,拥有11.6万快手粉丝。通过快手销售家乡的生鲜水果,半年销售额70万,热情洋溢的她希望尽自己的能力帮助家乡推广物产,扶贫助农。

1、郝景芳:我今天是抱着学习态度来的

山羊哥哥:我是来自江苏省的幼师,一个农村的男幼师,现在玩快手三年时间了,现在攒到65万粉丝了,我给老铁们分享育儿经验和幼儿舞蹈。

朱佳佳:大家好我是来自四川攀枝花的朱佳佳,现在有10万粉丝,已经非常开心了,我通过快手销售家乡的生鲜水果。

彭壮壮:一般情况下我把自己放在最后做介绍,但现在我把自己归在快手老铁团队,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上过哈佛算什么,上过快手吗?》,我在文章里介绍说,我是一个好学生,出国留学,在大公司工作,上了快手之后发现非常好玩。我有一个业余爱好是修怀表,我也会在快手上发修表的视频。我非常羡慕山羊哥哥,因为我只有1500个粉丝,希望各位关注一下。

郝景芳:大家好,我叫郝景芳。刚才听到介绍说我是一个作家,有一个小说叫《北京折叠》,今天讲的不是我自己,是我的一个项目,给山区幼儿园做的项目。今天我是带着学习者心态来的。这些幼儿园都特别小,每个村子都特别远,老师平时很内向,我们非常费劲的想办法交流,他们也不说话。最近想到让他们给我们发视频来交流,稍微好一点点。最近看到他们发的视频有一个特点,拍孩子但还是不拍自己,不过这比过去进步了很大了。

我今天特别想跟我们快手的用户请教怎么让这些老师打开自己,也让他们交流,我特别希望快手能够帮到我们。我们给他们书本彩笔,但如果这些老师之间不交流,在沉默的状态下的连接是不建立情感的。我们很希望和他们建立连接,希望老师自己多建立连接,看看其他这些幼儿园的老师们。

吴声:我们看新的商业案例,从2015年5月份一直到现在跟踪、研究快手,看他展现出来很多不认识的东西,的确让人感受到非常奇妙。

彭壮壮:您在快手关注什么?

吴声:最近关注的一个人是富士康员工,我们关注以后每天早上看他,有一天我说我还不如富士康的员工,你看富士康的早餐多好。这是两个世界,我的确看到了一个化学反应很奇妙的东西。后来养成习惯,每天自己起来吃早餐之前我就看富士康今天早上吃什么。

2、男幼师:不要为了上热门而去拍作品

山羊哥哥:一开始是看见同事在那里看快手,后来我就下载了快手,看了一下挺好的,我说那我也可以发一个,然后我就拍了,发了之后就开始上热门了,看着一天一天往上涨,我就坚持下来了。可能你们在视频上看到我都特别外向,因为我上课的时候脑子里面很专心,不要去想乱七八糟的事情。如果你考虑别人怎么看待你,总想着怎么上热门,就会变得乱七八糟的。

朱佳佳:我跨度比较大,我以前是学画画的,学平面设计,现在每天的生活就是去地里面摘菠萝背芒果。攀枝花是我的家乡,我自己的事业和爱好已经融为一体了,我喜欢吃水果,攀枝花这边特别多好吃的水果。现在每天就是分享阳光,分享我简单的生活。以前2015年那时候短视频、直播挺普及的了,那时候在校读书,我觉得这些东西不能接受,特别是直播,根本接受不了。现在我全心全意投入快手拍短视频,现在正在努力呢。

彭壮壮: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好的心得体会能让作品获得更多关注?

朱佳佳:你必须保证你还有主体事物清晰的展现在观众面前,最好有趣、有故事,有内容,这样更容易上热门。快手是非常非常好的平台,也是非常公平的。

彭壮壮:获得这么多粉丝关注的背后有没有一些辛苦。

山羊哥哥:坚持,其实我要坚持每天发一个作品,而且很多的舞蹈灵感都是在网上找的,也有编的一些舞蹈,有时候听到一个好的音乐有一个灵感就会编一个舞蹈,有时候学一个舞蹈学到晚上12点、1点。拍一个视频,不是说每个都能拍好,我记得有一个作品,拍了20多遍,经常会出现一些问题。

彭壮壮:佳佳有没有这种经历?

朱佳佳:比较辛苦的是下地干活,我的手是很粗糙的,上面有很多刀伤,脚上也是,昨天晚上脚上有一个水泡破了,走路都走不动了,休息了一晚好很多了。菠萝地里的菠萝叶子有很多刺,每天划的血淋淋的。

3、郝景芳谈快手:希望互联网世界都这样不再折叠

彭壮壮:景芳你怎么看快手这个平台?

郝景芳:我觉得快手给我的感觉就是它是很自然很真实的展示生活,活色生香。我们当初做儿童教育项目特别特别不想变成一个捐赠项目,一旦变成这样就很没意思。我特别想做成互联网项目,我自己对这个事情的定义是希望能够把这些孤零零的村子里的老师和外面的世界连接起来。所以我找了很多我的朋友,各种各样的。但现在相对来讲比较难的就是让这些乡村老师们也有意愿加入,也有意愿展示自己的生活,和外界连接。我后来发现靠我们这些生活在城市里面的人去跟他们讲应该怎么怎么样,这个力量是不够的,我特别希望他们能够像快手里面的其他人一样去展示生活,生活是很真实、很有力量的,他们自己自愿自发的在上面,是互助的。乡村的一些孩子也会受益。一大半孩子的父母都不在家,孩子很羞涩的,但内心的情感其实都是很丰富的,我也特别希望这些老师相连之后能带动这些孩子也和外界相连。这是我希望未来进入快手这个平台上面的想法,这些力量,这些真实生活的案例,能让内心感受到这一点。

彭壮壮:我再追问一个问题,你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你用一本书把一个时代非常经典的精神描述出来,甚至是只用一个词“折叠”来描述很多现象。你觉得快手的世界是把折叠的世界重新展开吗?

郝景芳:我的小说是2013年写的,到现在有6年时间了,我自己觉得未来怎样仍然不太好说。我原来上过罗家德老师的课,真正在互联网里面展现的都是人性,互联网并不一定能保证这个世界是连通的,每个互联网世界聚集不同的人,甚至在互联网世界仍然是折叠的,一部分人上这个社区,另外一部分人上另外一个社区,相互之间也是不沟通的。尤其现在这样的智能推送,有可能会把这种隔离的状态分割的更厉害,而不是说一定会有互联网把所有人都连上。对于快手来讲,我觉得它很好的一点就是让每个人的生活都在这个上面。只是目前互联网上也存在其他的社区,这些社区里面的群众和快手社区里面的用户可能也是相互之间不沟通的,从我自己个人而言我还是会希望说未来人群和人群之间增加互联和沟通,这个有可能不是互联网世界自然而然发生的,还是需要有一些助推的力量,需要有一些桥梁才能让不同的人之间去沟通,哪怕在互联网上也是一样。

彭壮壮:前面讲了快手很多故事,对快手这些视频也都有所关注,今天有没有特别感兴趣的故事?前面也讲到这是一种新的逻辑,新的方式,作为你讲故事很重要的一部分的,会怎么样看待这个叙事方式?

郝景芳:这是肯定的,作家最主要的就是去理解他人,我每次听别人讲故事,特别真实的反映自己的心路历程的故事就特别容易被打动。养猪小妹讲送礼物,讲的很感动,很多时候这样一些小故事挺能打动到我。今天我自己对于快手就有一个感受,实际上一类人是可以相互帮助到的,包括像卡车司机相互关注,包括山羊哥哥讲的幼师如何互相学舞蹈。我们做的也是幼师这个领域,我就想的是有这样真实的故事,打动人的力量会比其他很多道理有力量的多,我一直觉得给人家讲道理这是一个最没办法的办法了。我们的幼师他们接受培训都要驱车两个小时到县里面,教育局给他们一个现场培训,大家坐在底下听,其实接受的东西是很少的,他们也不可能从那样的场合学到什么。但如果看到别的老师的例子,别的老师怎么生活的,这样的人生其实是一个带动的力量。如果真的能够连接互联网,这样的人群之间能形成相互帮助的话,它的作用就会更大一些。

4、吴声:快手爆款视频的背后是有心

彭壮壮:我问吴老师一个问题,我觉得你开始的时候在开场演讲说了一句话,说我们在快手的网红也好,年轻人也好,他们是领导者,他们引领这个时代。那对新的时代,新的这种跨越式的,你对这些90后少年有什么建议?

吴声:刚才两位快手用户的话语中,你会发现他们差异化的人设背后隐含着一个快手爆款精华——爆款就是有心人,有心的人才会被有心连接。服务区碰到卡车司机,养猪收获爱情,他们基于内容本身独特的情分,让他们在公平的平台里面被释放。所以我其实想表达的就在于每个时代都有游戏规则,我们要承认和接受,快手人群的高级感不仅仅是让我们完成目标的养成,是我们理解技术本身在今天所带来的力量的的确确改变了。这就是文明,这就是记录的云,我们在这样一个基础设施里面。

我们理解快手绝对不仅仅是在理解说这是个短视频平台。重要的是谁在这里被探索,是谁在被发现,是谁在被连接。我看到的这种真实,是足够用心,我看到的是多少天如一日的坚持。在快手我们看到的自由是一种野蛮生长,我看到的是自律背后的自由。刚才的养猪小妹,我也关注了,她在快手上有时候会讲鸡汤,我也看了。以往这种鸡汤我们在朋友圈里看到肯定是会折叠起来的,但在快手不会。这里我看到的这种背景我理解,这是个氛围,这是让我们能够感知和感受鸡汤真正涵义的场景。

5、专家:希望更多人通过快手受益

彭壮壮:咱们也提一个,或者是对这个平台的期许,或者是跟平台之间往下走有什么样的愿望。

吴声:让更多的人在快手获得收获,我知道在去年双十一的时候差不多一千多万人都在快手获得收入。我们知道在这样一个去中心化生态的快手不可能像中心化电商一样,但一天一夜的直播达到了1.6亿的数目,我希望你们多元化的生态能催生更多的激励机制,并不仅仅停留在大山,让更多的收入去成就更多的人,不论在哪样的山区,四川还是连云港。

山羊哥哥:第一个愿望就是我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让更多的更阳光的一些男孩加入男幼师的行列。第二个愿望希望快手上能够出现更多儿童教育方面的专业知识,能让更多的家长去了解这些原理和知识,知道孩子出现这种情绪以后应该怎么处理,不要站在大人角度思考问题,要站在孩子的角度,能够正确的给他一个引导,这是第二个愿望。

朱佳佳:我的愿望希望像那些中国不是特别富有,也不是最贫穷的地方处于中间的地方,还是能够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希望有更多有学历、懂电商、懂网络这样的人能够融入三农平台,把不会网络、不会电商的农民和电商界的高科技人士结合融入在一起,不要分成上下不同的群体,能够把他的东西有爱有价值的让更多人知道。

郝景芳:我今天是想学习,有一些人是具备很多专业知识的,但是其实是突破不了自己的次元壁,我很想让他们突破出来。让我们这些专家志愿者去快手上面讲东西,他们可能还讲不好,他们也没办法跟那么多用户相连,也没办法做出一个让大家都喜欢的视频。这么多有知识、有爱心的专家人士怎么把知识和能量带到更多需要他们的人面前,这是我一直思考和面对的难题。怎么能够让不同群体相互之间更好的连接起来,让他们之间有更大的机会。

彭壮壮:今天听到两个词汇对我非常大的感触,一个善意一个爱,不管今天哪位老铁其实都包含了善意和爱,大的愿望希望快手能够把善意和爱保持下去。(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