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麻花回答一切:摘牌、股权拍卖、IPO受阻、口碑下滑?

原标题:开心麻花回答一切:摘牌、股权拍卖、IPO受阻、口碑下滑?

作者/贾阳

在外界看来,这是开心麻花“最艰难”的时刻。

从去年撤回IPO申请、《李茶的姑妈》失利、国资老股东清仓拍卖股权以来,翻阅媒体评论,开心麻花似乎被打上了“资本弃儿”和“套路失灵”的标签。

然而在一贯放大市场情绪的媒体透镜后面,一个真实的开心麻花,不管在内容储备、人才梯队、商业形态还是资本青睐度方面,都可以打到高分。

4月18日,即将摘牌的开心麻花发布了其在新三板的最后一份年报。经历了2018行业风暴的洗礼,在同行业优秀选手大都纷纷宣告大额亏损时,“国民喜剧第一品牌”开心麻花的成绩让人颇为惊喜。

2018全年,营业收入10.09亿元,同比增长17.36%;净利润同比下滑,但额度仍达到1.12亿元。“舞台剧+影视+艺人经纪”三驾马车发展稳健均衡。其中,舞台剧演出业务全年超过2500场,演出及衍生收入达3.77亿元,占总收入37.37%;参与出品制作的电影累计票房超31亿,电影及衍生业务收入达3.40亿元,占总收入33.71%;艺人经纪业务收入达2.91亿元,同比增长近214%。

在这一关键时刻,开心麻花接受了剁椒娱投(ID:ylwanjia)的专访,针对市场上关于公司摘牌、股东拍卖股权、IPO受阻、作品口碑下滑、核心人员流失等质疑一一进行了回应。新三版摘牌后,将保持未来资本运作的自由度。《李茶的姑妈》虽然未达到市场预期,但仍然是全年国产片少数毛利润过亿的项目之一,对开心麻花来说未来编导演员梯队体制进一步完善,制片能力会产业化,业绩波动也能得到更好的控制。在现有业务的基础上,开心麻花未来要做大“喜剧产业”,线上线下发力,线下全力打造剧场院线,有些剧院甚至将成为戏剧休闲娱乐综合商业体,更扎实地培养喜剧艺人,把喜剧的天花板再提高一些。

2018,从时代穿墙而过

相较于2017年总资产增长99.92%、营收增长194.52% 、净利润增长422.64%的业绩大爆发,开心麻花过去一年的成绩只能说是高峰之后的徘徊。

营收规模虽增长17.36%,但利润规模下滑逾70%。

2017《羞羞的铁拳》之后,2018《西虹市首富》虽也是市场爆款,但麻花参投份额有所下降,主控的《李茶的姑妈》票房口碑均不及市场预期。受电影票房波动的影响,公司影视及衍生业务收入较上年度下降了23.84%,收入占比也有所下降。艺人经纪规模虽大增,但成本高企,利润率很低。

但考虑到A股上市公司动辄亏损10亿、20亿的行业环境,开心麻花的报表还算健康,年报中多项数据也反映出一些行业共同问题。

开心麻花没有投资性房地产,没有短期借款,也没有长期借款,在资本运作方面相当克制。货币资金3.7亿、应收票据与账款3.5亿,这两项就合计占到总资产的67%,纯粹的业务导向的公司。固定资产仅占2.66%,人是开心麻花最重要的资产。

在对外投资方面,除了占比仅1%的长期股权投资,开心麻花并未产生因溢价并购而带来的商誉风险,公司资产扩张基本都是依靠内生业绩增长。这也是麻花从“亏损潮”中安然落地的重要因素。

此外,由于当期收回《羞羞的铁拳》票房分账和网络版权授权收益,开心麻花现金流量净额大增逾1000%!在这一年,至少开心麻花的股东没有感受到寒冬,公司两次向股东分配现金红利共33,444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受政策、人员扩张因素等影响,税务成本直线上升,应交税费较上年末增加0.94亿元至1.27亿。

口碑下滑?内容永远是最大的底气

开心麻花进军电影市场的处女作《夏洛特烦恼》起点奇高。没有大明星,没有大IP,导演闫非和彭大魔从没有过执导电影的经验,就是凭借着在线下演出无数次打磨过的故事、培养出来的演员,在影视圈站稳了脚跟。在《十万个冷笑话》《港囧》失利的同一年,开心麻花接过了国产喜剧电影的旗帜。

而市场需要稳定增长的业绩,观众需要不断创新的内容刺激,在这两个方面,开心麻花开始受到质疑。一是麻花系艺术价值最高的《驴得水》并非麻花班底打造,二是高起点过后《羞羞的铁拳》《西虹市首富》《李茶的姑妈》越来越陷在套路和尬梗之中。《流浪地球》突围春节档,给所有电影人都上了一课。现实题材、主旋律、科幻等题材大规模抢夺纯喜剧内容观众和票房,开心麻花有没有焦虑?

“喜剧也可以展现深度,但那和写一篇理论深刻的论文、拍一部催人泪下的正剧,不太一样。”

开心麻花品牌部总监张铎解释道,如果外界将开心麻花的戏剧定义叫平民喜剧,那这一条主线,开心麻花是一定会坚持下去的,但与此同时,开心麻花也会鼓励尝试对喜剧的多元化表达。“我们不会去盲目追逐市场上有爆款但我们不熟悉的类型。也许我们有一天也可能有科幻喜剧,但恐怕关注点不是科幻类型所关注的硬核科技,而是会反观人类的内心、人与人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宇宙的关系,这可能是作为喜剧更给人带来思考的。”

要面向观众、要商业化,就需要更加认真地打磨。而喜剧有一个客观的衡量标准——观众笑不笑。舞台上演出,设置这个情节段落,就是要你笑的,“科幻特效要工业打磨,喜剧语言表演,同样需要工业打磨。你要是在这没笑,我就得琢磨为什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什么节奏力度、什么时间点;一句词,用十个字抖出来,还是七个字、五个字、两个字,为了这么简单的事情,千锤百炼。”

而对于《李茶的姑妈》这样口碑下降的情况,开心麻花表示,“市场给我们的反馈,都是宝贵的经验。一部电影没有达成超级爆款的状态,我们最痛心的是没有达到观众的高期待,这说明我们应该加快自己的进步速度。我们一直在反思在讨论,希望我们未来的作品能让观众满意。”

在打磨探索的路上,麻花手里的牌还有不少。

“原创就是我们的生命线。”

开心麻花告诉剁椒娱投(ID:ylwanjia),2017年舞台剧全国票房十强,有八个是开心麻花的,全是原创。到了电影,自然而然也是原创。

此前申请IPO时,开心麻花拟募资金额7亿元,除了1.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其余的5.5亿将用于投资6部戏剧和6部电影,其中就包括开心麻花舞台上验证过的王牌剧目,真正拿出来之后,或许能成为重磅炸弹。

戒除明星依赖,背后是健康开放的人才机制

在马丽连续没有出演两部开心麻花的电影,观众们比想象中的还要在意:“马丽究竟是不是开心麻花一姐?”“沈腾马丽去哪儿了?”对于惯性追逐头部演员的观众来说,没了这一重光环,开心麻花品牌单独的号召力还有待进一步验证。

而这背后是开心麻花打造艺人梯队、匹配内容制作团队的策略。行业内的共识是,舞台剧并不太依靠明星个人IP,背后成熟的团队和内容生产能力是第一位的。而进入到影视这一大众内容消费领域,明星法则无法回避。从舞台剧跨界电影的开心麻花,试图在过于依赖头部明星的市场中引入自己的规则。

从舞台剧学员、素人,到演员,到功勋演员,到影视明星,有一个晋级阶梯。“为了这个阶梯,我们会做大量的底层工作。”比如麻花每一年夏季都有完全免费的喜剧培训班,面向全国招生。麻花旗下还有一个更面向素人的即兴喜剧厂牌,叫麻花即兴。

开心麻花的艺人经纪业务最近两年也进入了前进轨道。麻花的艺人经纪与一般影视经纪不同,除了培养发掘运营明星艺人,还有另外一大块工作是,保证好一年2500场舞台剧演出根基演员的发掘、培养、输送。

事实上,在沈腾、马丽等头部演员身价水涨船高之时,虽然没有用股权激励绑定,但开心麻花仍然以其强大的喜剧人才平台、扎实的喜剧产品项目所带来的强大向心力,将这一批创作者、演员紧密团结在周围。开心麻花并没有透露与头部演员的分成比例,但据此前开心麻花总经理刘洪涛向娱乐资本论透露,双方在实际合作上,不会因为是自己的演员,在片酬上就更便宜,“这样大家才长久。”

可以看到,2017年艺人经纪业务还处于亏损状态,2018虽转正,但由于支付成本较高,利润率只有6%。开心麻花在年报中表示,“营业成本较上年增加29,091.67万元,主要是经纪业务规模的增加而导致营业成本增加18,073.42万元,两部电影导致结转成本增加7,609.65万元。”对于自己艺人,麻花看起来确实是大方的。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一个细节,开心麻花目前推出的每一部电影,都是导演的处女作。在鼓励新人创作上,开心麻花是不遗余力的。《夏洛特烦恼》是闫非、彭大魔,《驴得水》是周申、刘露,《羞羞的铁拳》是宋阳、张迟昱,《李茶的姑妈》是吴昱翰,人没重复过。我们有板凳深度,鼓励新人来挑大梁。” 开心麻花以导演为主的创作团队组合在不断增加。

而对于《李茶的姑妈》这样口碑下降的情况,开心麻花表示,“市场给我们的反馈,都是宝贵的经验。一部电影没有达成超级爆款的状态,我们最痛心的是没有达到观众的高期待,这说明我们应该加快自己的进步速度。我们一直在反思在讨论,希望我们未来的作品能让观众满意。”

而麻花与头部导演的合作方式也独辟蹊径,不走并购对赌的导演IP资本化道路,而是参股导演工作室,在合作的作品中出让更多的投资权益。闫非、彭大魔的《西虹市首富》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西虹市影视文化走到台前。“市场基本还认为它是一个开心麻花电影,从投资出品的良性关系、从编导艺术表达的自由度来看,结果都挺好。”

内容质量起伏、业绩波动是影视公司难以摆脱的魔咒,而开心麻花正在试图构建一个良性的可持续的人才培养和创作运行机制,确保规模化和产业化的内容产出,而在主创合作方面大胆尝试开放的方式,防止人才流失。

这是一个好现象,未来能落实到多少,值得期待。

做大喜剧产业

以喜剧舞台为出发点,开心麻花现在有舞台剧、电影和艺人经纪三大业务板块。

在舞台剧方面,正在不断增强档期化的概念。开心麻花创立之初只有年底贺岁舞台剧,发展到2018年,已经有了全年全国范围内2500场的规模。2018年年底大戏一下上了五个。而接下来就要进入的是2019年中大戏档,这个档期有两新的大戏带两个新的小戏,总共17部作品,形成一个新的舞台剧热度档期。更多互动的730开心麻花粉丝节也在筹划之中。

开心麻花也开始有一些海外的拓展,比如4月初麻花即兴作为华语喜剧唯一受邀品牌,赴墨尔本国际喜剧节演出;邀请新一代国际喜剧大师萨姆威尔斯来华演出默剧《胶带很忙》。同时,麻花表示将继续促成明星场舞台剧,拉起市场宣传度。2019年3月底,《爷们儿》和《牢友记》两个麻花经典剧目都演到了500场,在大PK演出中,电影《羞羞的铁拳》导演宋阳、春晚“前夫哥”杜晓宇等剧目首演明星都悉数回归舞台。

而除了原有的业务,这个第一国民喜剧品牌想把版图画得更大一些。

年报中透露,报告期内,开心麻花新增2家剧院管理经营的子公司,分别为天津开心麻花民园剧院管理有限公司和广州正佳开心麻花演艺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影视有影视的院线,剧场也要形成自己的院线。”开心麻花告诉剁椒娱投,开心麻花剧场院线目前已经开始布局。现在的剧场形态还是晚上看戏,未来开心麻花希望在全国范围内,在大中城市的商业核心区内,做成一个个戏剧休闲综合体,让剧迷和周边市民体验到互动感更强的业态,有戏剧的咖啡厅、餐厅、书店,戏剧的培训教育,都在这个综合体里完成。剧场院线里面也不会只演开心麻花出品的戏,而将吸纳更多商业感成熟的舞台剧作品。

而在影视业务方面,电影之外,也将在网剧、综艺领域进行更多尝试,“不同的艺人各有其适合的喜剧产品线,我们的艺人团队中,蕴含着多种维度的表演能力,围绕喜剧开发更多的产品线,实际上是释放我们的产能。”据其透露,开心麻花今年内就将上线一个网剧项目。

“我们会开更多的产品线,但是特别重视每条产品线上的单体产品,质量要过硬。”

先摘牌,去A股还是港股没定论

在去年因股权变动撤回IPO申请后,开心麻花的融资进程就按下暂停键。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简称“文产基金”)是其中最大的因变量。

2013年,早在《夏洛特烦恼》项目筹备阶段,文产基金就看中了这家民营喜剧公司,砸下千万级资金拿下15%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文产基金是中央批准设立的唯一一支国家级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由财政部、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及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有限公司联合发起,总规模200亿元人民币。

在IPO前夕火线增资过程中,文产基金还转让了少数股权,期间开心麻花估值暴涨,从2013年的3亿飙升至50亿。文产基金账面收益率惊人,但没有迹象显示其想在IPO前套现离场。直至去年3月,恢复IPO审查不足半年的开心麻花第二次撤回IPO申请,10月文产基金挂牌产权交易所要拍卖清空所持开心麻花股份。以6.12亿元的转让底价计算,开心麻花的估值经过两年半时间为54亿元,几乎没有增长。

而截至拍卖事项披露结束日期2019年4月17日,没有任何人接手,股权流拍。这跟招拍挂门槛要求过高有一定关系,而处于优先资格的开心麻花三位高管也未借此机会回购股份。

在开心麻花看来,文产基金拍卖股权这件事不能完全反映“资本市场对于开心麻花的信心”的高低,事实上该基金正在出售多家公司的股权,目前整个市场大的环境不是特别热,投资人可能也是趋向于谨慎保守。

剁椒娱投(ID:ylwanjia)查询北京产权交易所资讯发现,除了开心麻花股权,文产基金还在挂拍上海麦克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蜻蜓FM)7.216%股权。而据IT桔子数据,2016年之后,文产基金便再没有新的公开投资信息了。

尽管IPO还未有定数,3月29日,开心麻花宣布拟终止挂牌新三板。而摘牌之后,开心麻花并没有透露一个特别明确的计划,或许排队A股IPO,或许赴港上市,借壳或者被并购,只能说,“我们希望让开心麻花这个品牌保有更多的运营自由度。”

而目前来看,开心麻花完全不缺钱,年报经营性现金流超过4个亿。在2018年8月行业大呼资本寒冬时,开心麻花还拿出了5000万去买理财产品,钱包太鼓愁贬值。

这家公司一直以来的经营思路以稳健见长,不激进,不冒险,每个新项目、每个新领域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深入讨论之后才启动,也不是靠资本驱动。

开心麻花确实不用太着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