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你买过网红打版吗?

原标题:你买过网红打版吗?

中国的原创设计师们,迟早都会被网红给气死。

倒也不是刻意要把原创设计师与网红置于一种势不两立的敌对状态,也没有要把网红一竿子打死的意思。只是看着自己心爱的设计师品牌被网红们明目张胆地山寨过去,粗糙地仿制出来,以原价十分之一(甚至更低)的价格兜售给粉丝,顺便美名其曰“原创”“自制”——内心向往的那些美好品牌成为了淘宝网红店的打版圣经,其中的滋味并不好受。

比如30块可以买到的Lemaire马蹄包,188块的The Row蝴蝶结尖头穆勒鞋,165块的CDG半身裙,228块的CELINE box包包,345块的Margaret Howell风衣外套,378块的Jil Sander平底圆环方头鞋,400多块的Jacquemus不规则衬衫裙......随手搜出来的200块打版“独立原创设计”比比皆是,多亏了淘宝,让消费者与火热的高级感只有几百块的距离。

以上提到的这些牌子,都是抄袭的重灾区,对时尚有所关注的人,也都知道这不过是人尽皆知又无奈默许的事情,但并不想对那句轻描淡写的“存在即合理”妥协然后当作视而不见,毕竟山寨跟抄袭伤害了太多人的感情。

仍然记得CELINE FW 2019发布后,评论最多的居然是:

“像淘宝的独立原创设计复古款”

“淘宝相似款一抓一大把”

“无趣,可以从淘宝找到一模一样的”……

大家似乎忘记了,所谓的网红店才是仿制和抄袭的始作俑者,普通人似乎都还没搞清楚谁才是原创。

网红款肆意蔓延,甚至成为了超越时装屋的审美主导,千篇一律“像淘宝款”的言论让人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责备谁,是消费者无知还是Hedi Slimane太迎合市场?又或是粗制伪劣的淘宝山寨把大牌廉价化以至于让消费者接受了CELINE像淘宝款的可笑事实?

当抄袭和山寨事件染指越来越多的国内设计师品牌时,作为时尚这一行的从业者,还是想说点什么。

Peng Tai,RENLI SU,MÄRCHEN,Uma Wang......都是淘宝上的“被抄袭大户”:

一件衣物的诞生经历了什么?

首先是设计师的灵光一现(这个灵光一现的前提,是多年专业知识的学习和积累,关乎自然、历史、建筑、诗歌、画作、对生命的感知),然后经历设计稿,初步选面料,打版和制作样衣,修改,选定面料,加工生产……可能你也不太关心裁片是如何被熨烫,纽扣是如何被钉上,但每一件设计作品都是风尘仆仆跋山涉水地穿到你身上,它饱含着设计师的热忱和心意,还有我们无法想象的精力和成本,但网红打版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掠夺这一切。

Margaret Howell曾经用一组大片记录了一件衬衫的诞生,简单的黑白光影传达出了一种朴素的仪式感。

/

采访了一下也曾遭遇过“被打版”的RODERIC WONG:

FAKESHION:“看到自家衣服被山寨了,是何心情?”

RODERIC WONG:“很生气啊,因为设计师开发一件自己的样衣,会花费非常多的心思和时间,开发成本非常大。而最生气的是,其实copy品从品质上差距非常大,可是消费者却趋之若鹜,用过即弃,并不拥有对时尚产业的可持续性有那么清醒的意识。”

充满魅力的东西有着良好的沟通性,衣物也是,好的设计能起到审美教育和升级的作用。当你开始对穿衣有了更深入细腻的察觉力,就能感受到质地良好的衣服带来的愉悦感和对风格的影响是十分微妙且长久的,比如正版The Row或CELINE滋养出来的状态是从容不迫的力量与疏离感,这让穿着者感到挺拔且心安,而且它们可以陪伴你一两年甚至更久——这种用衣物传达的情感纽带是网红同款无法复制的,两三百块的仿制品毫无灵魂和生气,最后的遭遇不过是变成穿了一两次就被抛弃的面料垃圾,何来的可持续性?

抄袭是低成本的偷窃,整个设计团队的心血被无情洗劫了去。廉价而快速的窃取和复制摧毁了设计本身庄严的仪式感,更谈不上衣物的灵魂和对设计师的敬意了。

The Row

CELINE

网红打版正在扼杀着好的设计,也剥夺了穿衣打扮的真正乐趣。

这股抄袭的风气在国内还特别魔幻主义,所谓的“品牌主理人”一边穿着正版拍照,一边卖山寨给粉丝,她们基本上都没什么服装设计的经验和基本知识储备,不过这并不要紧,只要用精致的妆容再加上instagram风的背景裱装出一种“穿上网红同款你也可以拥有同款美丽人生”的假象,就有一堆无脑粉丝都心甘情愿地排着队为山寨买单。

过去一两年围观了无数大大小小的抄袭事件,印象最深刻的是原版设计师出来维护版权,却被某位网红回怼一句“版权婊”,还有网红们拿着原版和抄袭版对比,特别坦荡地告诉大家这是自己的私服打版,做工有多么一比一完全看不出仿制痕迹,顺便哭诉自己为这次上新多么劳累地悉心筹备了几个月……

粉丝在下面评论:“辛苦”“爱你”“坐等上新”“钱包已为你准备好”……被质疑抄袭和打版的时候,网红店主们都是司空见惯的态度,还一点不忌惮地主动道出行业规则,潜台词中有几分责怪原版设计师们无理取闹的意思:

等东窗事发原版设计师愤怒声讨的时候,粉丝蜂拥而上为偶像推脱:

“你们(设计师品牌)就是想要蹭我家xxx的热度”

“她都下架了钱都没赚你们还想怎样?”

“淘宝上那么多人都在仿这件衣服你们干嘛非要死抓着她不放?”

“要是她不穿我还不知道你们是哪里来的牌子”

“她早就说过这是私服打版了,她没不承认”

“又没做得一模一样哪里算抄了?”

......

这些听起来特别理直气壮的洗白话术不禁让人陷入了一种极大的荒诞主义之中,分明完全不合乎道德,但是从什么时候起,抄袭变成了一件光明磊落甚至还可以被简单原谅的事情?大家对堂而皇之的拿来主义异常宽容,有一堆忠诚的粉丝撑腰,每一起抄袭事件激起的小范围声潮很快就销声匿迹了,网红时代让原本美好的东西变得十分畸形,正版无人问津,小红书上的盗版款买家秀却特别受欢迎。

劣币驱逐良币的结局基本上都是网红赚得金钵满盆,版权所有者的设计师品牌却活得苟延残喘(当然事实可能没那么严重)。辛苦做原创的活得不如刷脸卖盗版的,网红店主们滋长了一种特别混乱的价值观:在刷脸面前,才华不值得一提。

在残酷的市场环境中自讨没趣地碰了一鼻子灰后,设计师的才华和热情,就这么被宣判死刑了。

中国独立设计师的出路在哪儿?

当然,这后面牵扯出来的是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网红打版已经形成了成熟的产业链,在行业内,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实。因为国内版权意识的薄弱、法律和监管平台的责任缺失,设计师的维权之路漫长而艰辛,很多时候只能无奈选择草草了结。在某起抄袭事件中,看见设计师被网红粉丝围攻,最后再恼怒也只能气急败坏地质问:“仗着粉丝多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努力坚持做着原创的设计师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打版的网红却若无其事地坐收渔利,其中的无力感让人不禁心生悲凉。

我们挑剔本土设计师品牌越来越乏善可陈,但在某种程度上,却被卷入了一场有意无意的“谋杀”之中。买山寨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也不是要苛责牵连其中的无辜消费者,大家买衣服的心思很简单,无非就是“想要穿得好看一点”,虽然大部分人也不情愿穿一件仿货出门,但鱼目混杂的淘宝也让很多买家分不清哪些是正版哪些是抄袭,市场的纵容让打版和抄袭钻了空子,网红店欺骗的是消费者的不知情。

对设计师品牌而言,国内目前的时尚环境算不上一席温床,但投射到品牌自身,也有诸多亟需解决的矛盾。愿意支持正版的消费群也不在少数,只是大多数人都被堵死在了“贵”这一准入门槛上。

“独立设计师品牌”看起来是一个特别光鲜的标签,但消费者都会不自觉把它们跟价格高昂联系到一起。年轻气盛的新兴设计师们常常对自己的作品怀抱着一种过于美好的想象,定价动辄大几千甚至上万,在没平衡好作品和市场之前,还试图用设计情怀去打动消费者,但以此创造出来的品牌价值太虚无缥缈,消费者无法接受与负担这样的性价比。另外跟淘宝结下抄袭这档梁子后,失望的设计师们也不愿把自己的东西放在“低端”的淘宝,大多数都是选择投入买手店的怀抱,单一的销售渠道无疑将消费者再次拒之门外。

环境土壤本就贫瘠,设计师们又不愿放下矜持打好品牌的根基,陷入“定价过高——市场太小——出款量少,生产成本高——价格高”的死循环后,独立设计师与消费者面临着的是一盘僵局。

市场要维护设计师利益,设计师也要尊重市场规律。维系一个品牌的生存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要会设计,也要会做销售,如何优化产业链、降低生产成本、制定合理的定价策略都是生存的难题。

/

设计师们都有自己的傲娇,但时尚终究只是一门生意。作品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销售做不到位,一切的理想主义都是空谈。虽然听起来有点过于残忍,但这是事实。对于热爱时尚的人来说,这样的状况总会让人有些难过,但在金钱利益面前,这些个人感情完全可以被忽略不计。除了不买,我们似乎也真的做不了什么改变现状的事情。

最后想给大家分享几个优秀的国内设计师品牌:

Uma Wang

自从推出个人同名品牌Uma Wang之后,中国设计师王汁开始在伦敦、巴黎和米兰时装周的秀场上展示设计系列,得到Franca Sozzani、洪晃等业界关键人物的赏识。由于设计中现代感浓厚的垂坠手法,以创新方式将立体感面料组合运用,曾被授予多个奖项。

Uma Wang女士单品采用条纹拼接、透视感材质和神秘繁复的花纹元素制作,极富视觉美感,同时传达出品牌一贯的不羁格调和休闲风情。

Peng Tai

Peng Tai 出生于台湾,他热爱服装并深受解构主义大师 Martin Margiela 和川久保玲的影响,在台湾辅仁大学完成本科学位后,前往英国伦敦艺术大学时装学院攻读男装,并先后在阿根廷裔设计师 Aitor Throup 以及日本设计师 Issei Fujita 的品牌 Lumen et Umbra 实习和工作,他在伦敦艺术大学时装学院的毕业作品中将人体结构转换至版型和裁剪当中,在面料上均采用 100% 的有机纯天然材质,如棉、麻和羊毛,并且全都由手工制作完成,因为他认为只有在真正用手工制作服装时才能将情感注入服装当中,赋予衣服一种可被感知的温度。

RODERIC WONG

RORERIC WONG 设计师品牌注册成立于二零一六年,工作室座落于上海。设计师毕业后凭借出色的面料再设计及其个人系列的商业成熟度,顺利获得亚洲青年设计大奖并进入知名奢侈品集团工作。本次新开设的高级成衣线结合设计师一贯注重的材料技术和科技创新丰富地应用于服装领域,同时强调商品的实穿性和灵活搭配能力,打造时尚精致而略显笨拙的内敛品质。

SHUSHU/TONG

SHUSHU/TONG由两位90后设计师:蒋雨彤和雷留树建立,他们毕业于伦敦时装学院女装设计研究生课程,曾在独立设计师品牌Simone Rocha和Gareth Pugh实习。先后受教于上海和伦敦两座时尚都市,将熟悉的传统中国美学和伦敦街头文化解构重组。

品牌设计将甜美的少女心与现代摩登女性的独立态度相融合,有趣又充满个性的全新设计理念给时装爱好者带来一个新的选择。

XU ZHI

XU ZHI品牌设计师及创始人陈序之(Xuzhi Chen),毕业于伦敦中央圣马丁设计学院,在毕业短短15个月后入围了殿堂级LVMH和Woolmark新人设计师大奖赛,陈序之自创的编织面料成为了同名品牌XU ZHI的标识。受到Craig Green的影响,XU ZHI的设计从研发面料出发,遵循传统技艺,用纯手工缝制去实现视觉效果,每件衣服都有灵魂。

MÄRCHEN

MÄRCHEN由设计师陈玫建立,希望从衣服原始部 分:布料,开始切入,为衣服注入无可挑剔的质感,展 现生活里珍贵但又日常的美。设计师陈玫1990年出生于福建,2014年毕业于中央圣 马丁面料专业,2015年于上海建立品 牌“MÄRCHEN”。

RENLI SU

RENLI SU是2013年由华裔设计师苏仁莉在伦敦创立的时尚女装品牌。每一个系列除了服装,也包括例如帽子、首饰、披肩、手套和袜子等配饰。

品牌概念是通过“时间和记忆”这个主题进行发展延伸的。每个系列的服装除了凸显当季主题,更重要的是传达一个统一的概念,那就是“时间能够给任何事物包括服装留下痕迹,同时为穿着者留下属于自己的一段记忆。”同时,RENLI SU力求在速食时装流行膨胀的现代,回归到最初,进而设计出好穿舒适的“实用艺术”服饰。RENLI SU着重于传统工艺与手工缝制技术的运用,结合面料再造和毛边等各种面料处理的方法来制作每一套服装,希望给穿着者带来独一无二的体验。

今日讨论:

如何看待国内猖獗的“网红打版”?

能接受的设计师品牌价格范围是多少?

也欢迎大家分享你爱的国内原创设计师品牌

不靠谱的主编:fakesion

撰稿:R. | 图片: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