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保剑锋:羡慕佟大为吻戏多 我就只能躲墙角“哭泣”

原标题:专访保剑锋:羡慕佟大为吻戏多 我就只能躲墙角“哭泣”

搜狐娱乐讯 (三丁/文 洪水/图 李楠/视频)“祁树礼”这个名字,最近是保剑锋个人社交平台上出现的高频词。祁树礼是他在电视剧《如果可以这样爱》中饰演的角色,一个素来对人高冷的霸道总裁。这个角色,给保剑锋带来了一批新的粉丝,戏里祁树礼被虐得多惨,戏外粉丝就有多心疼。

这个戏拍完已经有三年了。现在回想起来,保剑锋还清楚记得,他花了4个小时读完剧本,就很确定他一定要演。祁树礼是个非典型性霸道总裁,用保剑锋的话来说,祁树礼对待他爱的白考儿,要什么给什么,“长得又好看人又幽默”。连保剑锋自己都想不通,没理由不选祁树礼啊?他无奈吐槽,祁树礼输在了不会弹钢琴,白考儿就喜欢弹钢琴的。

得不到最爱的白考儿也就算了,最虐的是,祁树礼还得一直看心爱的女人跟情敌耿墨池秀恩爱。保剑锋回忆,这部戏佟大为和刘诗诗的吻戏特别多,尤其是有一场下大雪时的吻戏,“没有剧本哦,没有剧情哦,就拍吻戏了。拍得那个好看,令人羡慕。”说到此处,保剑锋心疼祁树礼,“他就只能躲在墙根脚下,默默哭泣。”

追剧的过程中,网络上有各种评价。有人会觉得,祁树礼对白考儿的爱执念太深,甚至无法理解。保剑锋觉得,祁树礼是难得碰到一个敢于“反对”他的人,“人很奇怪,顺的东西都不喜欢,逆的东西都爱”。谈到与刘诗诗首次合作,保剑锋赞她,“这个戏是一个特别好的飞跃,对她来说,她完成得特别好。”

还有一种声音是觉得剧情进展有些“狗血”,《如果可以这样爱》包含了兄弟爱上同一个女人、车祸失忆、闺密反目等“老梗”。保剑锋并不这么认为,他所理解的是,祁树礼、耿墨池和白考儿三个人都很真实面对自己的情感,“非常纯情”,是会让人去“相信爱情”,去知道最真实的自己是怎么回事。

接下“祁树礼”:

——看完剧本立刻决定,“我一定要演”。

搜狐娱乐:这个戏拍完已经三年了,还记得当初是什么机缘接到这个戏的吗?

保剑锋:制作方拿了剧本来,问我有没有兴趣,我一气呵成看完了。我看得特别快,大概在四个小时以内,给我的剧本我全看完了,看完剧本之后,我立马就回了电话,我说我要告诉你件很重要的事,就是我可以,我一定要演这个角色。

搜狐娱乐:为什么这么吸引你?

保剑锋:好看呀,好看,好看。我进了剧组才知道这个戏是有一个小说的,我大概差不多是开机之后,演了有一阵子才去看小说。看了小说之后,我说我的妈呀,简直了。看完小说之后,我就觉得毛骨悚然的。

搜狐娱乐:祁树礼身上有非常多的起伏和冲突,而且非常有魅力,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霸道总裁。

保剑锋:是,霸道总裁可能是给大家用了,有点玩坏了。其实只是他的一个身份的标签,我们其实通篇里面,不会太多去讲他是怎么样的一个霸道总裁,而是更多,甚至于全部在说他如何去爱一个女孩。

搜狐娱乐:从很小的细节,体现出来他是一个上流阶层的成功人士,比方说你从车里走下来,怎么整理袖子,包括造型上的设计,戴皮手套、穿的皮鞋等等。

保剑锋:我觉得我们这戏的黄老师很厉害,他也很资深,做了很多好的戏。在我们定妆时期,已经给了很棒的一些点了。这些点其实也给我后来的创作,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有时候服化特别重要,服化到位了,就特别能够给演员有这种代入感,让你能够非常好地去相信你演的角色是这样的一个霸道总裁,你可以从他的鞋、服饰,包括一些小的佩戴的东西,都能够体现出他的身份和地位,那你就不需要去演了。

搜狐娱乐:胡子也很符合那个年龄阶段的成功人士的形象。

保剑锋:这是个意外,那天没刮胡子去,后来说留着吧。有一点点小的一些不同吧。之前演的戏也没有这样留这样的胡子,留着可以有一些年龄感,还挺符合祁树礼的。

搜狐娱乐:还有一点,一看你出场,觉得你整体的身材很紧实,穿上西装、大衣很符合总裁的形象。当时有做身材管理吗?

保剑锋:一直都管理着,不管理都不行,有些人不让我吃。

搜狐娱乐:团队让你减肥?

保剑锋:不说了,这事就不说了,太惨了。但是你拍戏,你就得要对自己各方面都要有控制。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的,不仅仅是我了,每个演员都这样的。

“祁树礼”到底被虐得多惨?

——连保剑锋都受不了吐槽,除了不会弹钢琴,祁树礼哪点比耿墨池差?

搜狐娱乐:原著作者很喜欢你,在微博上说:“祁总不红,天理难容。”你有看到这个评价吗?

保剑锋:我们千寻老师是湖南妹子,她说的话真的就是炸了锅一样。她那个话真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说的话就可以带起一股风。我习惯了。

搜狐娱乐:她是很爱你演的祁树礼?

保剑锋:我也很爱她,我也很喜欢她,因为她真的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特别好的故事。我真的是想不到,这是她写的第一个小说,就能写出这样一种让人咂舌的情节来。

搜狐娱乐:哪个情节,让你觉得特别虐心?

保剑锋:他的虐心是来自于那么长时间了,他都得不到这个女人,最后还死了,你说说看,这是我接受不了的。就是人生死难免,我们必然就要走到这一步,但是以这种舍身换情,而且换的还是他人的情,这个实在是虐到底。

搜狐娱乐:你演的时候也会特别难受吧?

保剑锋:很难受。其实是看剧本的时候很难受,演的时候需要控制自己的情感,我们要把它脱离开,你已经不是一个读者了,我们要变成一个人物,在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对自己的情绪有所控制,如果你再那样无所控制地去演一个,就不好玩了。我们要把空间留给观众,要把我们想要表达的信息,多给观众,而不是你自己沉浸在自己的那种,啊,好难过,好难过,好难过。

搜狐娱乐:跟白考儿之间,会有一些甜的部分吗?让你演得比较舒心,终于感觉到回应的部分吗?

保剑锋:就是在白考儿没有记忆的时候,居然是他最舒心的时段。见了鬼了,真的见了鬼了。所以这也是一个很虐的时候,白考儿有那么多年,其实她都忘了。在这个忘的三年里面,祁树礼一直在照顾她,其实这是祁树礼最幸福的三年,最幸福的一段人生,可惜,对方没有任何的记忆,他不管了,他觉得这都不重要。你记不记得住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过这么一段经历。这是挺让人,就作为我自己来看的话,我觉得挺难受的,可是对于祁树礼来讲的话,他会觉得挺幸福的。他没办法,他只能是这样来面对。所以你说有时候,我也在想,祁树礼是不是太多余了?其实他不多余,如果没有他的话,可能白考儿就活不下来了。她生命里面还真有祁树礼的存在。祁树礼在她生命里面是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的。

搜狐娱乐:如果说你是女性的话,你会想要跟祁树礼这样的男人在一起吗?

保剑锋:当然了,干嘛不跟他在一起。祁树礼,你要什么有什么的人,又那么爱你,长得又好看,人又幽默,你没有理由不选择他呀,你为什么选择一个弹钢琴的呢?就是你没有办法,你无解。但是她的选择也是无解,她就喜欢弹钢琴的。所以祁树礼的关键词就是不会弹钢琴。

搜狐娱乐:要是会弹钢琴,就没耿墨池什么事了。

保剑锋:这就完了,一曲弹到月亮上去。

关于没有吻戏这件事:

——保剑锋“柠檬”了,耿墨池下大雪没剧情都吻,“拍得那个好看,令人羡慕”。

搜狐娱乐:这次跟刘诗诗合作,她的角色突破挺大的,对她的感觉有什么变化?

保剑锋:因为我们之前没有接触过,所以谈不上有什么变化,但是负责说从我之前看过她的戏,和这个比起来,我觉得这个戏是一个特别好的飞跃,对她来说,她完成得特别好。

搜狐娱乐:祁树礼和白考儿的一次相遇,她从墙上跳下来,那场戏拍摄时的状况你还有印象吗?

保剑锋:她要跳墙,从家出走。这也是他们俩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又是个过年,过年要离家出走的女孩一定不一般,而且又发生在一个都已经上了班的女孩身上,这简直不可思议,这是中学时代才会发生的事。

你都已经上班了,你是个成熟的人,有什么不可以正大光明从大门走出去呢,你非得翻墙。所以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

那天晚上,她的背景放的烟花,红灯笼挂起,这红灯笼的光映在她的脸上面特别好看。祁树礼又站在下面仰视着她,天啊,就是所有的东西,气氛都到那,他一看女神,就喜欢上了。他就想伸出手来说,跳吧,我接着你。

搜狐娱乐:有设想过,她真的跳到你手里的情节吗?

保剑锋:有想过,她真要跳真得接,但是我记得我们剧本是看了一眼就结束了。我们自己加了点戏,你想一个女神想要跳,能不帮她吗?你就接吧。你接了她,可能还能够有进一步的发展。她果然就跳了。居然那女孩跳了,其实他伸个手,意思就是说他不是想让她跳,是说很危险,我不接你你就会摔死的,或者是会受伤的。但这女孩突然之间就跳了,跳下来了,所以把祁树礼也吓坏了。

搜狐娱乐:这个女孩很不一般,跟我所有见过的女孩很不一样,就爱上了。

保剑锋:没错。

搜狐娱乐:包括白考儿在祁树杰家里发飙那场戏,你的表现完全是惊呆了,怎么有一个女生出来以后就拳打脚踢的。

保剑锋:对,我想祁树礼可能身边的女性没有像她那样的。祁树礼这个人说话做事,可能没有那么多反对的声音,或者都是附和他的人,难得碰到这么一个不理他的人。人很奇怪,顺的东西都不喜欢,逆的东西都爱。

搜狐娱乐:耿墨池和白考儿有非常多的吻戏,但祁树礼……

保剑锋:他俩不吻就我吻了呀,他俩一个劲地吻,你就没有机会再去吻了。反正(他俩)就是吻戏很多,而且经常吻,下大雪还吻。有一场下大雪的戏,好像那天就是北京下特别大的雪,导演就拿了机器,把他们俩拉到雪地里面一通拍,没有剧本哦,没有剧情哦,就拍吻戏了。拍得那个好看,令人羡慕。

搜狐娱乐:可是祁树礼没有,他就只有一腔热情。

保剑锋:没有。他就只能躲在墙根脚下,然后默默地哭泣。

搜狐娱乐:太虐了。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剧播出之后,是爱祁树礼这个角色的人多?还是骂得多?

保剑锋:我觉得应该是理解他的人更多,能理解他,能够知道他在做什么事。他不需要别人可怜他,他需要的是你们理不理解我做这些事。当然,如果没有人理解,也没关系。因为祁树礼也不需要别人理解,他只需要知道,他自己在做什么。因为他是一个非常特立独行的人,他不需要别人理解什么。

搜狐娱乐:感受到了你对这个角色的爱。

保剑锋:我的确是爱这个角色。

怎么面对“剧情狗血”的评价?

——祁树礼的感情,很真实,非常纯情,“一定要相信爱情”。

搜狐娱乐:有没有想过,可能会有一种声音,觉得这个剧的剧情展开有点“狗血”?

保剑锋:其实当时我看完剧本之后,我为什么那么强烈地说,我特别想演这个戏,是因为我觉得虽然他们三个人发生的事,可能是不被世俗所接受的,但是他们有一个特别好的方面,就是他们很真实,敢直面自己最真实的自己,真实的情感,而且用最好的方式来表达,非常的纯情。他们的纯情不仅仅是对对方的,更是对自己的这种情感的负责。我觉得这样的爱情故事,是可以书写一下的。

搜狐娱乐:现在市场上也越来越少相信爱情的故事了。

保剑锋:一定要相信爱情,一定要相信爱情。

搜狐娱乐:你也是一个很相信爱情的人?

保剑锋:一定要相信爱情,一定要相信,要忠于自己的情感,你才能够活得很简单,活得更加让自己舒心一点,不然的话,任何的事情都是违背自己的真实的意愿,当然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也特别能够理解每个人其实做事情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迫不得已,但是迫不得已之后,我们还得知道心里面最真的自己是怎么回事。

搜狐娱乐:你是从偶像派往实力派走过来的,在这个过程中,你有过男神包袱的阶段吗?

保剑锋:我们刚拍戏的时候,就是奔着那些老艺术家的方向去的。后来突然之间就被弄成了一个偶像派,但我觉得挺好的,你被弄成了偶像派,你就有很多的机会去拍戏,这有什么不好呢?

不要担心你变成什么派,反正你不要是反动派就好了。演员需要好的角色,你不管别人在说你什么,好的角色,你看到了,你喜欢了,你就把握住角色,好好把他演了,这是你要做的事。至于你以后会变成什么派,不重要。

搜狐娱乐:现在很多人提到你,经常还是会说到《十八岁的天空》,你觉得这部戏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保剑锋:这部戏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这部戏还蛮多人知道我的,也因为这部戏其实对我来说也是特别好,因为我懂得了一种方式方法,通过一个角色能够把自己融在这里面,而不是人和角色游离在外边这样。它对我非常重要。

搜狐娱乐:这两年也有参加真人秀项目,比如《声临其境》,这是一种在曝光率上的平衡吗?

保剑锋:《声临其境》是这样的,我觉得我还蛮喜欢那节目的,它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回归,回归到了读书时代去上我们配音的选修课。我觉得特别带劲,请来很多嘉宾都是我们非常熟悉的演员,其中有很多都是我特别喜欢的演员。那我就特别想去参加这样的一个节目,因为它会让我有一种回归,也是一种学习的机会。我是抱着这样的一个心态去的,让我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紧张。

搜狐娱乐:紧张的情绪是来自于哪里?

保剑锋:我觉得我在干这行有两种情况下会紧张,有一种是在演舞台剧每一次要上场之前很紧张,哪怕排练了,哪怕是已经演了比如说第三第四场了,还会很紧张,紧张到肚子疼,哎呦,不行了。我们去参加《声临其境》,也好紧张。

搜狐娱乐:旁边有很多前辈,以及很好的同行?

保剑锋:对呀,因为都太了不起了,都很了得的人。其实也是一种,对你自己各方面的挑战,包括胆识。

点击观剧↓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