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榜排第一,LVMH如何做腕表?

原标题:奢侈品榜排第一,LVMH如何做腕表?

​4月25日,LVMH集团终于决定参加2020年巴塞尔展,即四个品牌宝格丽、泰格豪雅、真力时和宇舶都将继续以现在模式呈现,2021年及以后具体怎么办还需商量。

我们谈及一个品牌腕表时,常常是以单一品牌角度出发,很少把与之相关的品牌放在一起去考虑,比如说同一集团的品牌是不是有什么共性?

劳力士和帝舵是个例外,它们是为数不多经常被一同提及的两个品牌,大概是因为劳力士集团里大哥行业地位至高,方方面面都会带上小弟一把。

劳力士和帝舵的“百事圈”GMT腕表都很火

不过近几年随着自主机芯推出,运动风格腕表流行,帝舵也越来越独立,大哥光环渐弱,小弟大有开辟新天地之气魄,“天生敢为”。

拨开云雾看本质,无论是产品还是市场策略,帝舵身上都还是能看得到大哥的影子。一家人互相影响、互相帮衬是一定的,你说呢?

巴塞尔展上LVMH集团的四大品牌,你可能觉得他们组团不久,各有特色,并没有太多共同点。其实不然,它们身上都有集团老板阿诺的行事风格,比如赚钱为王、争天下第一,就像阿诺对LV、Dior以及Berluti等时尚品牌的控制和改变。

LVMH集团老板阿诺

宝格丽,连续多年创造超薄纪录,今年是第五块超薄Octo Finissimo腕表;

泰格豪雅,行业第一家以碳纳米材料制作腕表游丝;

真力时,则是用被称为“振盘”的全新调速机构取代传统摆轮擒纵;

宇舶,碳纤维、蓝宝石、王金、艺术、跑车……表圈跨界第一品牌。

Maxlot Buchi,Hublot品牌大使,Sang Bleu II刺青腕表设计师兼创意总监

如果把所有巴塞尔表展品牌信息放在一起,LVMH四个品牌这里,“第一”、“首创”等形容词出现频率最高。创意和新奇之举,也让它们在巴塞尔展上声量大增。

即便品牌不同,表款看上去也差异巨大,但从经营层面看它们越来越像。这就是集团大老板的品牌策略,也是对每个品牌的绝对控制,集团是他的,每个品牌也都是他的。

巴塞尔退展风波仍未停歇,2020年还会有品牌继续退出,LVMH集团四大品牌,继续参加也罢,退出自己办一个集团品牌展也好,LVMH有足够资源和能力继续制造声浪。

01

-

宝格丽

宝格丽是一个成功的珠宝品牌,而且女表一样名声在外,特别是如珠宝首饰般的女表更是广为人知,比如各种Serpenti蛇表。

2019年品牌推出全新Serpenti Seduttori鎏光蛇影腕表,一样的蛇头,不一样的蛇身,如灵蛇鳞片般的贵金属链带,再一次抓走大片关注目光。

宝格丽全新Serpenti Seduttori鎏光蛇影腕表

只做珠宝,或者只做女表,显然不是“珠宝腕表不分家”这一基本行业理念下的正确操作,宝格丽也要在男表和高级制表领域里获得一席之地。

从这些年Octo系列的市场表现来看,宝格丽男表获得了不错业绩,这与宝格丽不断对外界发出Octo Fissinimo超薄腕表纪录有很大关系。

2019年,宝格丽第五次宣布Octo系列超薄纪录:一款GMT自动计时功能腕表,以3.3毫米厚度机芯、6.9毫米成表厚度,刷新该类功能腕表纪录。

前四次超薄纪录创造者分别是:

2018年,Octo Finissimo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机芯厚度1.95毫米,钛金属腕表厚度3.95毫米;

2017年,Octo Finissimo自动上链腕表,机芯厚度2.23毫米,钛金属腕表厚度5.15毫米;

2016年,Octo Finissimo手动上链三问腕表,机芯厚度3.12毫米,钛金属腕表厚度6.85毫米;

2014年,Octo Finissimo手动上链陀飞轮,机芯厚度1.95毫米,钛金属腕表厚度5毫米;

Octo Finissimo五只超薄腕表

只看数据,所有腕表厚度都在7毫米以内,超薄无遗。但你也可能会看到2014年手动陀飞轮比2018年自动陀飞轮还厚,不符合逻辑吧?并不是,只从数据上很难看到宝格丽这些年背后的努力。

首先,2018年自动陀飞轮机芯在2014年手动陀飞轮机芯基础上添加了边缘一圈环形自动陀,所以机芯厚度并没有增加;

Octo Finissimo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环形摆陀

然后,2018年自动陀飞轮腕表没有采用完全蓝宝石背透底盖,而是以整体钛金属壳为表背,只为陀飞轮开出蓝宝石窗口,同时取消了表盘设计,这样便减薄了表壳厚度。

Octo Finissimo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一体成型超薄表壳

诚然,腕表业界在超薄领域的竞赛从未停止过,各家品牌对各自超薄作品都有各自的解读和自信。

不管怎样,Octo系列这5块超薄腕表,让宝格丽男表持续不断发出业界最响亮的声音,使Octo系列腕表成为男表市场上一个重要玩家。

这离不开宝格丽数年来产业上下游的成功布局,Octo系列便是源自2000年对Gerald Genta和Daniel Roth两家独立制表厂的整合,八角形表壳更是Gerald Genda的经典设计元素。

今年巴展上,宝格丽还推出了Gerald Genta创立50周年限量纪念腕表,标志性跳字小时指示和分钟、日期双逆跳指针,表盘上再次出现了“Gerald Genta”字样,腕表采用铂金表壳,售价近50万人民币。

Gerald Genta创立50周年限量纪念腕表

02

-

泰格豪雅

泰格豪雅2019年推出了一个全新的产品系列——Autavia系列腕表。

历史渊源固然重要,我们待会儿再说,这个系列表款最惊艳的地方,是泰格豪雅把去年年底刚刚公布的纳米碳复合材料游丝量产了。

泰格豪雅Isograph碳复合材质游丝Calibre 5机芯

我们知道,过去多年来瑞士腕表业界一直致力于改善钟表调速机构,一方面欲让其更佳精准,以机械之躯得石英之神;另一方面是要提高其强度和抗磁等性能,以精密细腻之身可以得金刚不坏之魄。

以半导体工业制作IC元件的加工方法得到的硅质擒纵零件,极为精密,具有完全抗磁性,而且无需润滑,成为过去二十年多间瑞士腕表界宠儿,斯沃琪、劳力士、开云、历峰集团以及百达翡丽等品牌,皆投入巨资研究。

在先锋品牌们验证了多年之后,今天市场上几乎所有品牌都在使用硅质擒纵零部件,从游丝到摆轮,再到擒纵叉、擒纵轮,甚至是整体轮系。

Isograph碳复合材质游丝

不过硅也不是一点缺点没有,纯晶体硅强韧度不如金属,特别是极为纤细的硅质游丝,摔、碰、撞等失误操作,都可能造成裂痕甚至折断。

腕表业界没有止步于硅,都还在寻找更为优秀的材料。劳力士有了硅之后,并没有弃用自家顺磁性蓝色Parachrom游丝;去年斯沃琪集团又联合爱彼宣布研发出全新钛基非磁性金属游丝“Nivachron”。

所以我们也就明白了为什么泰格豪雅要倾力研发Isograph碳复合材质游丝,并且在这么短时间内将其投入量产——要获得“业界第一名号”,时不我待。

被命名为Isograph的碳复合材质,是一种非金属纳米级材料,与硅材质加工过程一样高精密、一样没有磁性烦扰,重点是这种材料还具有高强韧性,不怕摔撞,抗拉伸——弥补了硅的缺点,堪称“完美”。

不过,目前这些都还是品牌的实验测试数据,此前市场上并没有一款Isograph碳复合材料游丝腕表,是否存在其他方面的问题还待市场检验。

回头来看Autavia,原本是豪雅时代一款著名计时表,与Carrera和Monaco齐名的豪雅经典表款,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产量颇高,三眼盘或两眼盘计时表市场保有量非常大,今天拍卖市场上常见。

泰格豪雅Autavia系列的传承

现在泰格豪雅将Autavia升级为一个系列,2019年推出7款自动表,表圈看起来是时下流行的潜水表圈模样,不过这种表圈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是广泛使用的分钟计时功能圈,并非今日这般仅限于潜水表,因此全新Autavia是浓浓复古风格。

七款泰格豪雅Autavia系列腕表

03

-

真力时

新擒纵材料是腕表业界技术研发一个方向,而全新调速机构,也是各个钟表品牌致力寻求的技术突破口之一。

真力时是一个代表,2017年时便将硅质一体成型调速机构以Defy Lab之名推出,当时只出了10枚限量腕表,相当于是先期试探市场,验证全新硅质机构的稳定性,以及市场对全新事物的反应,等等。

Defy Lab腕表

2019年巴塞尔表展以Defy Inventor之名将之量产,振频由Defy Lab的15hz提升到18hz,这个全新的调速机构也被正式命名为Zenith Oscillator,即真力时振盘。

当时Defy Lab表壳整体以一种名为Aeronith的铝合金复合材料制成,这种材料具有类似奶酪空洞一样的结构,特别轻,密度还不到普通铝合金的一半。

据说这种超轻铝合金由隔壁以玩材料见长的兄弟品牌宇舶协助研发,在铝合金熔液接近沸腾时形成气泡结构,制作工艺难度颇高。

全新Defy Inventor腕表表圈上延用了这种新材料,表壳本体则是以钛金属制成,一方面与限量的Defy Lab区分,一方面也是应对量产的产能需求。

Defy Inventor腕表

真力时曾以高振频计时表在业界驰名,在6hz、8hz为主流机芯摆频的1960年代,真力时选择10hz做为El Primero计时机芯的摆频,且十分稳定,获得真力时“高频”的标签。

所以在Defy Lab上验证“真力时振盘”高频稳定后,量产的Defy Inventor又将振频提升到18hz,继续保持真力时“高频”的品牌特色。

此外,2019年也是真力时高频计时机芯El Primero发布50周年,品牌推出两套纪念腕表,一套是以18K黄、白、红金完全复刻1969年第一代El Primero腕表。

另外一套则是复刻了真力时历史上第一只El Primero、第一只1/10 秒和第一只1/100秒计时表,有趣的是,这套纪念表礼盒还预留了1/1000秒表款的位置。

El Primero 50 Anniversary套装

品牌称2020年将发布真力时1/1000秒计时表,购买了El Primero 50周年纪念套装的客人,将优先获得购买资格。

04

-

宇舶

宇舶腕表跨界合作相当成功,几乎所有的表款都是与其他领域合作。

艺术家,体育明星,足球,篮球,F1车队,法拉利跑车,摄影师,钢琴家……你想得到的,以及你想不到的,宇舶都有合作腕表。

与艺术家合作的宇舶表经典融合系列奥林斯基腕表

同时宇舶又会将其他品牌比较少用或者没有用过的材料,研究开发成宇舶腕表上的零件,包括表壳和机芯。

用宇舶的话说,“融合的艺术”。是的,如果你要评选腕表跨界第一品牌,非宇舶莫属。

2019年是宇舶与法拉利合作大年,法拉利车队今年迎来成立90周年纪念,宇舶推出了一套结合时间概念的创意纪念腕表:BIG BANG系列三款不同材质腕表展现法拉利车队发展历程——过去、现在和未来。

第一款腕表——过去,以950铂金为表壳,代表二十世纪上半叶赛车上广泛使用的金属部件;缝边穿孔表带,则表现过去赛车上常用的野猪皮革;表盘上的黄色,也是法拉利赛车过去的车身主色调。

法拉利车队90周年纪念腕表铂金款

第二款腕表——现在,以3D立体碳纤维为表壳,与当今法拉利赛车广泛应用碳纤维材质相对应;表带使用赛车服新型耐火人造纤维制作;表盘上的红色,也正是今日法拉利赛车常用色。

法拉利车队90周年纪念腕表碳纤维款

第三款腕表——未来,采用透明蓝宝石表壳,赋予腕表未来主义风格,代表未来的无限可能;表带选用了未来感十足的凯夫拉纤维配合整体风格。

法拉利车队90周年纪念腕表蓝宝石款

这套腕表采用了宇舶自产Unico计时机芯,各限量90枚发售,人民币价格分别是铂金款30万多,碳纤维款式25万多,蓝宝石壳价格50万多。

如果你有兴趣挖掘品牌背后故事,会发现宝格丽、泰格豪雅、真力时和宇舶这四个同一集团的品牌,不仅策略相似一致,而且它们还有很多相互合作和支持的案例。

除了同一个老板的原因,还在于今天钟表产业格局,基本上是以“同一集团”为合作前提。大部分品牌都集中在了几个大奢侈品集团屋檐下,同一集团当然可以雨露均沾,而集团之外的品牌也就真的是外人。

行业不景气的时候还可以抱团取暖,但在行业欣欣向荣的日子里,集团内的自家品牌都供不应求,比如基础机芯以及游丝等零部件,为什么还要对外开放呢?所以我们也看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品牌,想尽办法要有自产机芯,或者有控制机芯厂的能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