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生猛青春片:《过春天》

原标题:一部生猛青春片:《过春天》

看《过春天》全程,我被震到四分五裂。蓝白相间的校服,一束马尾辫,一个书包……撑起她们16岁的青春。

“16岁,卜卜脆。”马仔看着刘子佩身份证如是说。言辞间流露出一丝羡慕。

她是“路边捡到的”。青年阿豪这样介绍刘子佩。

刘子佩要去日本。她和陈颂儿约好,圣诞节那天去日本看雪。香港长大的女孩,从来没有亲身感受过下雪的滋味。为了这个宏大远景,她们兴奋盘点着每天赚多少钱,憧憬计划着,到日本后做什么。她们常常这样手拉着手,在学校天台上嬉笑打闹。

这本是件很美好的事,理所应当成为青春里值得纪念的事。但《过春天》的生猛就在于,它融入进了香港行业的灰色地带。

走私。

从香港到深圳,只要悄摸摸混过安检,就能把走私货带出海关。带货者从中牟取暴利。一个偶然机会,刘子佩上了这条贼船。她需要筹钱才能去日本。从这个桥段开始,剧情往后每一秒钟,都看得人脊背发凉。生怕下一秒警察就会出现,把走私的少男少女绳之于法。

青春,爱情,少年,蒙上一层惊心动魄气息。刘子佩赚钱的意图很美好。这个愿望,童真,梦幻,和走私这件事挨一起,宛若人生对少女开的一个笑话。别人的16岁,忙着学习考试,忙着追星,忙着追影视剧,忙着交际,忙着打扮。刘子佩的青春,沉浸在手机,港口,鲨鱼,枪支……的烟雾缭绕里。

拥有香港身份证,居住在深圳。粤语和普通话切换自如。大多数时候,刘子佩都穿着校服。难得一见穿休闲装,也挡不住弱弱的土味审美。

16岁的陈颂儿,身材呈现流畅线条。16岁的刘子佩,细弱竹竿,仿佛瞬间就会被风吹倒。刘子佩父母离异。爸爸不懂青春期少女心思,只能静静看着女儿。女儿把情绪发泄在食物上,面露痛苦狼吞虎咽着。父亲叼着烟,默默发呆。

父亲眼神暴露他的力不从心。像这道玻璃,阻挡了光,阻挡了爱。妈妈嗜好麻将,房间外整夜充斥着酒肉朋友的嬉笑怒骂。这个女人浓妆艳抹、花枝招展。喜欢当着来客的面,不遗余力数落女儿的冷漠和无礼。

要是不说,简直无法把她们与“母女”联系起来。一次,两次,她选择信任爸妈;三次,四次,失望伤心,她选择长大。刘子佩的青春,伴随着孤独和凄清拉开序幕。

试想一下,诺干年后,步入晚年的刘子佩再回想起这段人生,会是什么样的感受?或许还是那两个字:生猛。她可以装作很骄傲的样子,对孙子孙女吹嘘早年的不凡人生。然后语重心长拍着孩子们的肩膀,说:你们长大以后,可千万不要像奶奶一样。不然,要被警察抓起来,关进监狱的!

有人说,谁都无法拒绝阿豪这样的男生。

阿豪是很多女孩梦中情人的标准,高高的个子,忧郁的眼神,沉默的性格……中分发型帅炸天,时不时爆出一句痞痞的话,嗓音浑厚磁性,简直在散发致命魅力。感情这件事,其实很奇妙。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一瞬间。刘子佩喜欢上阿豪,阿豪喜欢上刘子佩。他仗着自己年龄大数落刘子佩。她又恰好有颗不卑不亢的灵魂,全然不把他放心上。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欲擒故纵?无心插柳柳成荫。

少男少女,在情窦初开的年纪,面对感情都抵挡不住。接触多了,一来二去,也就喜欢上彼此。阿豪大声斥责刘子佩。干这么危险的事情,你不要命了?刘子佩顶嘴道。关你什么事,你是我什么人啊,你不就是个面店的打工仔吗?

也许刘子佩是在责怪阿豪不懂她的真心。也许阿豪震惊于这个弱不经风的女孩,会说出如此伤人的话。

震惊的眼神给满分!爱情最妙之处,就是相爱之人彼此伤害,伤害过后却又走得更加亲密。一切悄然在地下进行。

我竟恍惚想起远古时代的男耕女织,女人站在男人身后,无条件支持他,给予信任和力量。若时光不改,他们就一直这样相扶相持下去,变成一幅温馨田园风景画。青春片之后,还有中年片,老年片。和自己爱的人,一起白头到老。没有外力阻隔,没有移情别恋,心里只有彼此。刘子佩和阿豪,两人同框最后一个镜头,像是块玻璃被一榔头击碎,散落在地上。还是那两个字:生猛。

该疼痛的青春,依然疼痛着。该成长的路,一步都省不了。这就是我们大多数人的青春。别以为年轻时的打击,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用《狗十三》李玩的话说:这样的事,未来还多着呢。长大这条路,很长,很难,将会是一生的课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