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妻子被高衙内调戏,林冲没动手未说不,甚至连口都不敢开

原标题:妻子被高衙内调戏,林冲没动手未说不,甚至连口都不敢开

在妻子被高衙内欺辱一事上,林冲很窝囊,他不光没敢动手没敢说“不”,甚至当面连口都没敢开。

不信?看原文细节!

当时林冲扳将过来,却认得是本管高衙内,先自手软了。

高衙内说道:“林冲,干你甚事!你来多管!”

众多闲汉见闹,一齐拢来劝道:“教头休怪,衙内不认得,多有冲撞。”

林冲怒气未消,一双眼睁着瞅那高衙内。

众闲汉劝了林冲,和哄高衙内出庙上马去了。

这是高衙内第一次调戏林冲娘子后,林冲的表现——忍了,连口都没开!

此后,高衙内使人把林冲娘子骗到陆虞侯家进行调戏,林冲听闻赶了过去。

原文说——

(林冲)三步做一步跑到陆虞候家,抢到胡梯上,却关着楼门,只听得娘子叫道:“清平世界,如何把我良人妻子关在这里?”

又听得高衙内道:“娘子,可怜见救俺。便是铁石人,也告的回转。”

林冲立在胡梯上叫道:“大嫂开门。”

那妇人听的是丈夫声音,只顾来开门,高衙内吃了一惊,斡开了楼窗,跳墙走了。

林冲上的楼上,寻不见高衙内,问娘子道:“不曾被这厮点污了?”

娘子道:“不曾。”

林冲把陆虞候家打得粉碎。

这是高衙内第二次调戏林冲娘子后,林冲的表现——说了两句话,非常奇怪的话。

先看第一句,“大嫂开门”。

这话太奇怪了,娘子在里面被欺辱,他不光不破门而入痛打恶少,反是喊妻子开门。

这样做,意思有两个:一是表明,我不知屋内除了妻子还有谁,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二是我来了,屋里人该躲的赶紧躲。

果然,听了林冲的喊叫,高衙内跳墙而走。

看,林冲根本不敢直面高衙内,他的想法是,就当我啥也不知道,你放过我妻子放过我吧。

再看林冲此次说的第二句话,“不曾被这厮点污了?”

这话尤其可恶!

林冲啊林冲,如果妻子被玷污,你待怎样?

借机休妻?

很有可能!

这从林冲被高俅陷害刺配后的表现可知。

临被发配沧州,林冲执意休妻,借口是“(娘子)青春年少,休为林冲误了前程”,其真实目的却是——

“娘子在家,小人心去不稳,诚恐高衙内威逼这头亲事。”

“只是林冲放心不下,枉自两相耽误。”什么叫“两相耽误”?

原来,林冲觉得,如果不休妻,高衙内不会放过自己;只有休妻,他才能“去得稳”,才能“放下心”。

为了自己活命,林冲不光能忍,而且能抛弃发妻。

只怕他内心真实想法是——

我休掉妻子,她嫁给高衙内,我就平安无事了。

但愿我是小人之心度林冲之腹。

从书中细节看,林冲在妻子被欺辱一事上,怎么看也不像个好汉,倒更像个混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