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扬州历史往事寻踪(3):抗战期间,扬州曾有过一座军用机场

原标题:民国扬州历史往事寻踪(3):抗战期间,扬州曾有过一座军用机场

只是想唤醒一段已经沉睡多年的历史,只是想重现那些轮廓已经模糊了的身影。在民国扬州浩如烟海的史料里,曾经有过那样的一群人,曾经有那样的一些往事......

——题记

一个阳光灿烂的春日,陪外地朋友登扬州大明寺栖灵塔。站在塔项向南眺望:目光越过几处住宅小区,定格在一片空旷之处。只见青草水池之间,零星散落着农舍,成群的鸡鹅出没于其间,一派田园风光。

对此,朋友置疑:寸土寸金的市区内,竟然空闲着这样大一片土地,着实令人不解。

我告诉朋友:关于这块空地背后的故事,知道的人并不多。这里原先是清代扬州驻军演武练兵的大教场。民国后,大教场荒废。1937年抗战暴发前夕,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将这块土地修建成一座军用机场,淞沪抗战中驻扎过国民党空军;扬州沦陷后,这里成为日军的飞机场,之后又转给汪伪政权作为航校。1945年8月20日,一架叫“建国号”的汪伪飞机从这里起义,直飞到延安,成为人民解放军的第一架飞机......

时光如梭,转眼间82年过去了。

扬州机场的飞机有力支援淞沪抗战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日战争一触即发。国民政府为加强战备,于1936年夏,在西郊的蜀岗之下兴建军用飞机场。一份民国三十五年(1946)“江苏省政府、陆军25师司令部、江都县政府(扬州民国时称江都县。下同 )等关于修理江都飞机场跑道的训令、呈文等”的历史档案,发黄的卷宗印证了传说中的民国扬州军用飞机场。

该档案显示:扬州机场占地1360亩,位于扬州西郊司徒庙附近,东始葛庄以西,经家圩以东(西湖乡张庄),南起谢庄(今公路北),北至大烟墩之下的蒋家庄。如今的扬州大学瘦西湖校区向西是当时的油库;军火库设在卜家桥边。当时有一条水泥大道直通大虹桥进城。

机场在修建时,仅仅是填平田野地面,并没有专设跑道和停机坪,也没有供飞机起降的联络信号。没有无线电联络设备,更无地下设备。白天,仅以一根高标杆为信号(像现在的测量气象标杆);夜晚,则以烟火为号。机场中心稍微高于四周,机场内可停歇飞机30架左右,是当时设立在扬州的一座简易临时军用机场……

经过突击施工,1937年夏初,机场仓促竣工,交付使用。由上海机场开来英制双翼飞机20多架,划归扬州机场指挥。

当时,机场上只停飞机,飞行员都是住在六七华里外的扬州城内绿杨旅馆。当时的交通很不方便,交通工具就是黄包车。这些黄包车夫都是县政府从全城黄包车夫中挑选来的,个个年轻力壮,拉车如飞。六七华里的路,他们穿近路,一般20分钟就可到达。

没有警报的时候,黄包车全部一字形停在绿杨旅社两旁。车夫伙食,县政府安排由绿杨旅社西首的桃花宫供应。一有警报,飞行员们便对号坐上黄包车直奔飞机场。

1937年8月13日深夜,蒋介石从南京打来电话,命令驻扬州的空军第5大队大队长丁纪徐派机追炸从长江内逃脱的敌舰。8月14日凌晨,第24中队中队长刘粹刚、副队长梁鸿云立即从绿杨旅社乘坐黄包车奔赴机场,奉命率“霍克”式战斗机,沿江搜索。飞至川沙白龙江口,发现一艘日舰。梁鸿云从2000米上空投弹,击中敌舰,这是中国空军抗战以来首次攻击敌舰。

1937年8月13日,日寇向上海进攻。作为长江北岸的空军基地,扬州机场发挥过重要的军事作用。军机从这里起飞,仅用一个多小时便能飞到400多公里外的上海,从空中轰炸和扫射从海上登陆的日军,有力支援了淞沪抗战。

“8·21”扬州空战,我空军击落敌机3架

因为扬州机场的空军经常飞沪助战,所以该机场也成了日军的眼中钉,多次遭到日军空袭。抗战初期,日军便空袭扬州达到144次之多。每次前来轰炸的敌机三五架不等,最多的一次竟达18架之多。

1937年8月21日凌晨3时45分和4时30分,扬州机场先后接到南京航空指挥部发来的两次日机空袭警报……接到警报后,飞行员们便坐上早已经等候的三轮车,从城里赶往飞机场。5时整,机场上各战机马达轰鸣,开始试车;机械师和地勤人员忙于加油挂弹,飞行员们整装待发。

5时15分,东方发白。远处的天边,出现几个移动的小黑点,在云层中时隐时现。由于当时有薄雾,未被地面发现。片刻功夫,敌轰炸机5架便飞临了扬州机场上空。只见敌机俯冲而下,用机枪对停机坪上的飞机进行疯狂扫射,随即5枚250公斤的炸弹呼啸而下。霎时间,机场上飞机起飞的轰鸣声,机枪射击声,爆炸声响成了一片,地面上被击中的飞机燃起了熊熊大火......

日机投弹后便向东直飞,其中一架日机转向西飞。这时,三颗红色信号弹飞上天空,丁纪徐大队长率领的霍克机6架,强行开车,我军机一架一架滑向跑道的尽头,升空迎敌。其余的飞机因有轰炸任务,挂有沉重的炸弹,未能及时出动。

经过一场激烈的空战,敌机被击落3架。一架坠落东台境内的时堰镇;一坠毁于南京的龙潭附近;还有一架坠落在江都县宜陵镇东北的瓦罐荡。坠在江都的敌机,由于是轰炸机,从高空栽下来,螺旋桨撞击地面陷进一丈多深,机上携带的一枚炸弹,随着机身一同陷落在水稻田里,幸而不曾爆炸,当地群众便把这颗炸弹喊作“铁葫芦”。该机内有一名日本空军跳伞下来,身躯陷在水田里,当群众赶到时,他已自杀了,“保佑”他安全的神像还背在身上。当时飞机上有好几个鬼子,从空中分别跳下来时,东一个、西一个都摔死了。

事后,当地群众将这几具日寇尸体全埋在一处,那一片地就被人称为“鬼子坟”。

在这次空战中,扬州机场的飞机被毁2架,伤1架;飞行员滕茂松不幸殉国,机场卫兵2人受伤。

殉国的飞行员滕茂松,时年仅20岁。安徽省舒城县人,于北平安徽中学高中毕业,值九一八事变,矢志报国,考入中央航空学校第六期。毕业后,任空军第5大队第25中队少尉。八一三沪战发生,第5大队驻防扬州,滕茂松连日随队参加轰炸上海日兵营各役。日军偷袭扬州机场,他肺部中弹身亡。

在一份发黄发脆的旧《苏北日报》上,找到了《滕烈士殉职之前前后后》的文章。上面记述道:

“……十年前——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一日。因为“八一三”沪战发生以后,扬州飞机场驻有空军一大队……每天飞沪助战,敌机也就每天来扬袭击,不时发生警报。听到飞机声和炸弹声,全城民众都在紧张恐惧的情绪之中。这天清晨,警报大鸣,并未看到敌机,大家以为无事;哪知一刹那间,听到投炸弹声……我机一架,追逐东去敌机,击落两架,机师便是赫赫有名的空军勇士董铭德。

此役,敌机投重磅炸弹四枚,我机毁两架伤一架,敌机被击落三架,一落东台境内,一落龙潭附近,一落本县六区共进(即今宜陵镇附近),机身全毁,机外有尸三具,机内二具,已烧焦不堪辨识。我队员滕茂松肺部中弹片,出血过多,至县立医院,不治身亡。

汪伪“国府专机”起义飞抵延安

国民政府首都南京失陷后,汪伪政权在常州建有一所航校,人员不满百人,20多架教练飞机。1945年6月,航校迁到扬州西郊,更名为扬州航空训练处。

时值日军投降前夕,在那样的背景下,汪伪政府内部的很多人都开始寻找新的出路。1945年8月20日,便发生了汪伪政权的“建国”政府专机号,起义飞抵延安的重大事件。

当时,汪伪飞机起义的两个重要人物是周致和与黄哲夫。周致和担任南京伪航空署少校飞行教官,少尉飞行员黄哲夫是他学生。当时,黄哲夫因故与汪伪空军副总队长彭鹏吵架,被关禁闭、停飞、禁飞,后被开除军籍。为此,黄哲夫找到周致和商量出路。

周致和毕业于国民党空军航校,曾在国民党空军大队服役,后被日军俘获,因为他与汪伪湖北省主席叶蓬是同乡,才被留在汪伪航校担任教官。两人最终达成一致:到延安去!黄哲夫去寻找共产党,周致和则继续呆在空军航校暗地联络志同道合者。

为寻找共产党,颇费一番周折。1945年6月,周致和得知安徽宣城孙家埠一带有新四军游击队活动,两人决定去寻找。在当地游击队帮助下,黄哲夫很快见到了当时苏浙军区司令员粟裕等人,经过粟裕汇报,中央回电:“待机而动,配合反攻。”粟裕介绍了延安的情况,并表示那边有机场可以降落。随后,粟裕还安排了南京和扬州的地下联络人员接洽,黄哲夫激动万分。

很快,黄哲夫争取到了新来的机场空军司令、汪伪空军少将白景丰。1945年7月底的一天,黄哲夫、周致和、白景丰等人在南京珠江饭店开会,讨论好了关于驾机起义的计划。起义地点定在扬州,这是因为扬州机场控制松弛,不易被发觉,而白景丰又是负责人,可以作为内应。另外,他们确定起义过程中与中共的联络工作则由黄哲夫负责,而飞机由周致和负责,并担任正驾驶。

当时,汪伪政府有一个“国府专机班”,由3架日本赠送的99式双发运输机:“建国”号、“淮海”号、“和平”号组成。这种机型航程远达一千多公里,但由于飞机平时都停在南京明故宫机场,且在日本人控制下,所以要想把飞机开出来,还需要懂日语的人去交涉。黄哲夫又推荐了会日语的少尉飞行员赵乃强。

当年8月中旬左右,周致和接到送老上级、伪湖北省主席叶蓬回武汉的任务,而他所乘的飞机就是专机之一的“建国”号。周致和把叶蓬送到武汉后,没回南京,而是直接飞扬州。并让黄哲夫给延安发给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电文:“日内有机来延安,万勿误为敌机。”

要从扬州飞走,飞机必须在扬州加油、保养。而此时机场负责人白景丰正巧在南京开会,周致和就找到他的一位学员、少尉飞行员管序东,请他帮忙换点黄金。随后,周致和又找到伪空军副总队长彭鹏,说要到上海做黄金生意需用飞机。 当时,汪伪飞行员很多人都在做生意,周致和等人就以捣腾黄金为借口,许诺赚到钱也给彭鹏一份,并拿来二两黄金送给了彭鹏,彭鹏心花怒放。飞机的加油、保养也不成问题了。

19日晚,黄哲夫等人在扬州绿杨旅社碰头,最后敲定起义的计划。20日清晨,周致和、管序东、赵乃强相继来到机场。周致和对机场地勤人员说“到上海去,一两天就回来”,周致和担心延安机场没有地勤和专门技术人员,特地从机场拉上了两名机械师。

按照计划,当周致和驾驶飞机在跑道上滑行时,黄哲夫从附近草丛中跳了出来,顺势闪进飞机。当天天气不太好,云层特别厚,正好模糊了日军视线,掩护了他们。没有地面导航的“建国”号在空中飞行盘旋了6个多小时后,机组终于发现了宝塔山......

八路军的第一架飞机来自汪伪政府的专机

1945年8月20日下午2时许,一架日制99式双发动机运输机在延安上空嗡嗡盘旋,300米......200米......100米,飞机徐徐降落在宝塔山下的延安机场。终于,在燃料即将耗尽之前,“建国”号载着第一批起义人员6人飞抵延安。

“我们终于到延安了!我们起义成功啦!”机舱内笑逐颜开地走下6名机组人员,他们是汪伪政权的空军人员黄哲夫、周致和等人。在机场等待的战士们也迎了上去,欢迎他们的到来。

伟人两拟电文,迎接起义飞机。1945年8月20日当天,伟人为这次起义所拟的亲笔电文。其中一份写道:

“华中局:(一)飞机一架从扬州起飞今午飞抵延安;(二)延安机场可容二十架飞机。此外,太行之辽县城西及五台之灵邱城东二十公里各有一可用之机场。到时,有白十字信号联络。”

伟人的这两份电报都是安排起义飞机的降落事宜,反映出伟人对这次起义行动的高度重视。周致和、黄哲夫等人飞抵延安后,八路军总司令特地宴请了这六位起义的将士。朱老总说:“我们也要搞空军的,但是人才太少了,你们来得正好。”这些话让大伙特别受鼓舞。当年8月底9月初,没能乘“建国”号起义来延安的白景丰等人也辗转来到解放区,走上革命道路。

因为“建国”号在8月20日起义,所以这架飞机后来被命名为“八二O”号。“它是八路军的第一架飞机。这架飞机曾立下汗马功劳,而参加起义的将士们也都成了新中国第一所航校的元老级人物,其中白景丰就是这所航校副校长。

“八二○”飞机,后来在东北老航校作为运输机和高级教练机使用,培养出了我军首批航空人员。抗美援朝期间,大名鼎鼎的王海、刘玉堤等一批空军英雄均曾毕业于此航校,驾驶过“八二○”飞机。1951年“八二○”飞机还被用于训练人民解放军空军的第一批女飞行员,培养出了首批14名巾帼英雄。1952年,随着苏联加大对中国空军的支持,大批雅克、米格飞机取代了二战时的老旧日本飞机。“八二○”飞机完成了历史使命,光荣退役。

扬州西郊机场旧址仍在发挥利民作用

抗战胜利后,扬州西郊机场因为战争损坏较大,关于存留问题再次提上日程。当时的江都县政府几次请示民国江苏省政府,要求拨资修复扬州机场。

在一份民国三十四年(1945)12月26日,江都县(民国时期扬州称谓)政府张县长的呈文中写道:“江都县飞机场经派员勘察接报年久失修,高低不平,芦草丛生,不便飞机降落。命贵县长即日发动民工三千名,加紧修理。工程施工费七万陆千元……”

但由于国民党政府还都南京后,更多地将资金投入了内战战场上,无暇顾及这个失去战略作用的机场。于是,机场遭弃,变为农田。

新中国成立后,这里成为江苏省里下河农科所的试验田。1964年,一份中共扬州市委的文件,向省委汇报旧机场的情况。发黄的纸张上清晰地写道:

“扬州机场是在1936年由国民党反动派占用群众土地建筑的。1937年扬州被日寇占领后,则为日寇占用。场址位于扬州城西北约五华里,于平山堂的西南。机场界址属郊区双桥人民公社,现场内耕作单位为专区农科所农场耕种,共面积九百亩左右。”

改革开放开放后,扬州城市发展迅速,昔日的郊区地带,逐步开始进入了城市发展规划蓝图。在抗战中发挥出巨大作用的扬州西郊机场,也被划入进开发区建设范围。

然而,由于这块土地自解放后就属于南京军区空军的“军产”,因此在这块土地上进行开发建设,还颇费了一番周折。相传“官司”曾一直打到北京“江办”才得以解决。

最后,军地双方经过友好商量,进行了如下确定:以蜀岗西峰下的维杨路为界线,路东土地划给扬州地方。近年来,先后建起了蜀岗中学、扬州天下等大批民用和教育建筑;路西土地仍归军方,也就是人们现在看见的大片空地......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扬州西郊机场已经有82岁的“高龄”了。今天,小编述说它的前世来生,其目的就是想要告诉人们:虽然战争早已经远去,但是和平还是需要军人守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