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雪暴》版权卖出2亿的和力辰光,“摘牌”之后将走向何方?

原标题:《雪暴》版权卖出2亿的和力辰光,“摘牌”之后将走向何方?

《雪暴》背后,是和力辰光布局“完片担保”业务的一次“背书”;

和力辰光的三个核心理念,是服务于行业、提供IP增值服务,以及打造平台型公司;

从IPO未果到新三板摘牌,和力辰光下一步将走向何方?

文/观沧海

来源|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作者|观沧海

五年。

把时间拨回到过去,早在2017年1月,和力辰光主投主控的《雪暴》就已经杀青。这个号称“中国本土完片担保第一单”的电影项目,前后经历了三年的时间。杀青之后,《雪暴》迟迟未上映。直到今年,该片才终于在紧邻五一档的时间登陆银幕。

《雪暴》上映三天以来,目前累计票房刚刚突破1000万,猫眼预测票房为2500余万。而除了《雪暴》之外,和力辰光手上有待于今年上映的电影项目,还有犯罪悬疑题材《南方车站的聚会》,以及郭敬明此前执导的《爵迹2》。

本月11日,和力辰光向股转系统报送了终止挂牌的申请资料。从与郭敬明深度合作的《小时代》系列在商业上取得成功,到以完片担保为重要环节将自身定位于“IP增值服务平台”,再到终止在新三板挂牌,和力辰光似乎一直并未在走“寻常路”。

去年,和力辰光董事长李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相比拥抱资本,更重要的是“公司自身能力够不够强,对资本而言有没有创造利润的能力”。彼时,他在回应公司终止IPO传闻时曾强调:“上市是一个资本行为的动作,一定(不会放弃)的”。

《雪暴》上映前,

卖断版权提前实现2亿营收

2017年,是《雪暴》杀青的年份,也是和力辰光处于IPO的关键时期。

数据显示,2016年和力辰光实现营业收入约6.02亿元,同比增长135.73%;实现净利润1.5亿元,同比增长58.6%。在新三板一众影视类公司当中,和力辰光无论是净利润还是收入,均排在首位。

到了2017年,据年报显示公司收入5.61亿元,同比下滑7%;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3亿元,同比下滑18%;基本每股收益0.34元。其中,影视营销业务的收入占比较前一年有大幅缩水,由2016年的30.5%下降至1.57%。

和力辰光方面对此解释称,报告期内正处于公司接受中国证监会上市指导,为了快速推进IPO进程,保证各项业务的毛利率更趋于稳定,在满足资本市场对非上市公司的财务规范要求的情况下,公司对业务结构进行了调整,减少了电视剧版权播映权运营以及影视营销等毛利率波动较大的业务,影视服务业务整体占比较小。

该公司2017年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心理罪》《那年花开月正圆》《幸福近在咫尺》等项目的制片收入,以及《雪暴》的制作收入。

这主要是因为,和力辰光2017年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影视制片和影视制作两个板块。其中,影视制片收入占比 56.65%,主要来源于电影《心理罪》《冈仁波齐》《爵迹》票房分账收入、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结算收入以及《幸福近在咫尺》销售收入。制片业务量的增加,导致影视制片收入占比的提高。

制作板块收入占比则为 37%,主要为影片《雪暴》的制作收入。另外,公司为《爱国者》《红尘》《在纽约》《在乎你》等影视项目提供了拍摄以及制作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2017年《雪暴》尚未上映,但和力辰光当年就以2亿价格卖断了该片的版权,提前实现了公司在《雪暴》上的收入。而这2亿的销售金额,在公司年度销售占比中高达35.65%。当然,这笔收入也为和力辰光2017年的年度报告添上了较为亮眼的一笔。

打造团队涉足完片担保领域,

但彻底落地仍受导演中心制“阻挠”?

”现实主义题材是我们从创办和力辰光之初一直深执的理念,也是指导我们进行影视创作的原则之一,同时也是我们一直在做的工作。”李力早前在很多场合下,都曾表露过和力辰光对于现实主义题材的态度。

也因此,从公司成立初期,和力辰光就投资了张杨的《飞越老人院》,以及后来的《归来》《北平无战事》《冈仁波齐》《皮绳上的魂》等。总体而言,现实题材占据了和力辰光制作比例的大半。

这种注重“现实”的考量,可能也与和力辰光在加码影视产业布局时,选择了“完片担保”业务有一定关联。按照李力此前的公开表态,和力辰光的定位是“IP增值服务平台”,而完片担保则构成了这个定位的重要一环,也是和力辰光普遍区别于其他影视公司的一点。

完片担保最早出现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的好莱坞,如今在全球运作已经非常成熟。完片担保的作用是担保一部影视项目的制作,能够按照预定时限及预算完成拍摄,并送交发行方。

事实上,完片担保当下在国内电影项目中尚未实现大规模运用。在国产电影中,超支几千万元的情况屡见不鲜,这也是目前的一个现实。

虽然完片担保并不能保证影视项目的盈利能力,但能够保证项目在预算周期内按时按量完成。作为“完片担保”机构,需能够对剧本质量、资金筹集、影片主创人员的能力和素质、制片人/制片方的操盘能力、影片发行收益等各个环节进行全方位的评估,对影片制作过程进行监控,将项目运作中的不可控因素降到最低。

而对制片方来说,接受了完片担保,意味着能够按照预设周期和预算,在各种不可控因素下完成项目制作进度,降低未知风险。同时,项目还可以得到银行、基金等金融机构的融资,为影片再加上一道“保险”。总体而言,完片担保业务有利于促进当下国内影视行业的标准化与工业化。

“如何在电影制作环节上面实现透明化、标准化,得到金融机构真正的、理性的支持,让我们从业者在各个环节上标准化。我相信完片担保必将成为我们工业中一个重要的机制。”李力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和力辰光也在此前组建了一支专业团队,即和力完片,帮助制片公司进行完片担保。而《雪暴》就是首部接受和力完片提供服务的国产片,借助美国Unifi的管理经验,并由太平洋保险公司出具保单。

“实际上一个标准的完片担保就是个金融产品,里面有保险业,有担保行业,有基金,有监理。它是从传统行业里面延展出来的。有了这个标准,资本才能真正的拥抱你。不是迫使资本变成投机行为,而是打造金融产品来倒逼行业的标准化。当然它是一定要有一个窗口期,需要一步步去靠近。”李力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而作为国内第一家进入完片担保领域的影视公司,和力辰光显然在影视行业的调整期乃至之后步入标准化、工业化阶段,具备自己的独到优势。只是,目前来看,和力辰光的完片担保业务还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进行布局。

此前,曾有业内人士表示:“长期以来,国产影片大都采取导演中心制,区别于海外的制片人中心制,这种制度往往‘一人说了算’,很难形成较为市场化、透明化的制片流程,因此从市场大环境来看,这种模式在短期内很难普遍推广。”

因此,尽管完片担保对产业发展来说是一件好事,但过去某些行业内的旧习和弊端恐怕难以在短时间内,因为这种新模式而产生改变。

除此之外,完片担保制度还需要一系列的配套金融产品作为“保险”辅助,而这并非是一家公司就能完全实现的,也需要银行、基金、保险公司等多个单位工农共同完成。

因此,完片担保在国内的落地,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循序渐进,而以完片担保作为业务重要一环的和力辰光,显然也需要更长的时间在这一领域进行“扎根”,由此才能够保证后续完片担保业务的持续盈利能力。

IPO未果新三板摘牌,

和力辰光下一步将走向何方?

过去一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于公司终止IPO的传闻,李力更多的表现似乎是“不在乎”。对他而言,相比2015年前后影视行业的迅猛增长与资本的火热,他认为2017年下半年,“中国的影视企业至少有50%将不复存在”。

而在这场“影视寒冬”的影响下,李力也不可避免的在大环境当中审视公司“是不是有一点点激进了,是不是应该再慢一点”。但同时他在当时回应终止IPO传闻时也曾表示,“上市是一个资本行为的动作,一定(不会放弃)的”。

相对而言,李力更重视或者说更在意的,是公司自身能力够不够强,对资本而言有没有创造利润的能力。而这一点,李力在此前接受采访时也细化到了三点,首先是团队够不够硬,其次是模式是否具备相对的唯一性,第三点则是有没有持续盈利的能力。

相比之下,无论是否能成功上市,本质上公司的运作还是要立足于以上三点。

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推动和力辰光净利润由2013年的4000万增长逾5倍,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和力辰光征战创业板市场的信心。2016年上映的《爵迹》,投资成本加上宣发费用,总成本在2亿左右,但最终该片3.82亿的票房却并未达到公司预期,这也影响了和力辰光的年度营业收入。

2018年,和力辰光向证监局提交了相关资料决定终止IPO。这也是2018年第一季度,继新丽传媒、华视娱乐、开心麻花之后的第四家决定终止IPO的影视公司。

在过去两年中,谈及为何要登陆A股,和力辰光曾表示,“新三板的流动性存在一定问题,而A股市场恰巧能解决这一问题。对于影视公司来说,估值高低并不重要,流动性则是生死线。因此,影视公司需要学会如何尽快增强公司资源的流动性。”

当IPO未果,新三板摘牌之后,有部分业内人士猜测或许是由于2017年公司的业绩下滑。和力辰光近期宣布摘牌原因是“为了更好集中精力做好公司经营管理、降低营运成本,推进公司业务发展及长期战略发展规划。”

在此之前,国内电影行业的模式大多处于粗放型模式,在经历了高速的野蛮生长后,快速来临的“寒冬期”也促使着行业整体冷静下来,并在进入调整期后逐步向更完备的工业化、标准化模式发展。

但某种意义上,《雪暴》可能只是和力辰光布局完片担保领域、促使行业标准化的第一步。而这项业务的“续航”能力才足以为和力辰光在资本之路上增加更大的砝码。除此之外,和力辰光也需要储备更多的优质项目和优质人才,如此才能够凭借票房分账以及影视制片、影视制作等主营板块,确保持续稳定的利润空间和营收来源。

因此,对影视公司而言,最重要的是与优质导演和优质项目进行“绑定”。过去,和力辰光发起冲击IPO主要还是源于其“明星股东”郭敬明在商业上获得成功的《小时代》系列,这促使了和力辰光的快速崛起。

但《爵迹》市场表现失利,《爵迹2》又迟迟未能上映,在郭敬明市场争议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和力辰光此后主要靠什么,或者说靠谁来进行项目上的持续产出和持续收入,就成为了一个疑问。

其实,目前国内类似于和力辰光当前境遇的影视公司还有很多。虽然最能考验影视公司能力的是优质项目和优质内容的产出,但不是每家公司都能掌握这样的项目。这对资本而言,其实就是收入波动性较大的一种表现。

本质上说,优质人才在项目上长期稳定的产出,才是影视公司对于资本最好的回馈。但国内影视公司大多并不具备这一优势,因为目前优质的创作人才和影视项目,仍然屈指可数。在公司不具备绝对竞争优势时,很难将真正的好项目揽到手中,也难以在资本面前处于优势地位。

另外,一些影视公司在营收波动较大的情况下,扩张资本需谨慎。很多国内影视公司发展多年,拥有大批员工,但依然并未组建起核心团队,在资源、团队方面始终并未占据优势。在此情况下,培养人才、开发优质项目就尤为重要。中小影视公司在资源优势和资本储存都并不丰富的情况下,或许可以集中自己在小而美的类型片方面的优势,以此来撬动市场口碑。

但即使“败走”资本市场,对于和力辰光而言,其三个核心理念:服务于行业、提供IP增值服务,以及打造平台型公司,显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将延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