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浪潮:全球最厉害建筑设计师

原标题:先锋浪潮:全球最厉害建筑设计师

戴帆 (DAI FAN)

戴帆(Dai Fan)是当代全球最具争议和影响力最为广泛的明星建筑师,在纽约创立DESTROY建筑事务所,DESTROY建筑事务所由两百多名建筑师、城市规划师 技术研究、结构设计、景观设计师组成。戴帆曾入选美国福布斯榜单,荣获亚洲设计大奖、环球设计大奖,戴帆(Dai Fan)还担任2017全球设计大奖评委、 2018亚太建筑空间设计大奖评委,建筑设计以结构新奇、思想深邃、激烈见称。戴帆在欧美建筑界享有盛名,曾多次在欧美美术馆展出,并于2016年在纽约发表《宇宙宣言》个展,年轻建筑师都深受其影响。

21世纪建筑体系崩溃的反响之一是意识形态的兴起——这些活跃的反建筑设计体系,以各种“建造的”或模型的建筑形式出现。宇宙学、物理学、神话学和科学领域中的开拓者直接进入建筑领域。另一反响是一种新的建筑化:个人化(甚至是自传性的)的、复杂形式的、片段性的、反体系化的。戴帆是这一浪潮的交汇点在当今最出色的代言人。

绝对之惊奇与神圣

在2019年,由戴帆主持设计的东方中心(East Center)开始建设,东方中心(East Center) 位于马来西亚吉隆坡,这是东南亚地区第一座大型的全球地标性先锋建筑,东方运营中心建筑高100米,建筑建设投资10.5亿美金,区块占地面积44.8英亩。瑞士《建筑视野》称它在“一个建筑设计相对停滞的时期,给了城市一个几近完美的艺术号召”。

戴帆从立面的巨大造型掀起并延伸出整组奇特造型与充满悬念的结构浑然天成,打造出一件独一无二的伟大杰作,体现出敏锐、多思、尖刻、重视对各种现象的鲜活体验。思想与感觉能穿梭游荡在充满解体意味的空间里,也因其终生都反对任何意义上的思想体系化。

东方中心(East Center)是 :一座令人震惊的建筑, 颠覆人类建筑史脉络的革命性建筑 ;一座神秘吸引的建筑 ,浓厚的人文 、复杂的脉络 、神秘的建筑空间体验;一座令人向往的建筑 ,是奇迹、是一座值得每个人去探索的神奇圣殿; 一座面对未来的建筑,精彩绝伦的造型、光、材质,把世界带向未知未来 ;一座极具冲击的建筑,冲击人的身体、眼睛和思维模式。

戴帆的代表作品有 : Florida Art Museum • 比沉睡更久远的残骸(A Longer Wreck Than A Sleepy),FA PARIS • 站在惊奇之巅 (On the Heights of Surprise)|幽灵 : 恐惧与颤栗,建筑解剖,分解抑郁的想法和畸形的灵感遗产

(Phantoms : Fear And Thrill, Architectural Anatomy, The Idea Of Decomposing Depression And The Degenerate Inspirational legacy )建筑便是释放人的的秘密,建筑是一个精神失常的生物。如此“捍卫异端”其实意在对所有“正确建筑”的质疑,只有分崩离析的时代,才有幸向我们裸呈生命的本质。

东方中心(East Center)在建筑艺术方面实现了世界的唯一,更加充分的发掘建筑语言的价值,在这里不单是展示和销售功能,而且能够和谐的工作,娱乐、休闲消费、交通。作为一个汇集精品商业与国际文化的顶级综合体建筑,充满生气与活力,将创造更和谐的国际化旅游都市氛围,不仅创造更舒适的环境,更多的交往机会,也将完善城市区域功能,为吉隆坡的城市形象,为马来西亚增添光彩。建筑中可尽量多的尽览周边美景,建成后将作为一个跨领域的商业、文化交流的重要设施,用最奇妙的建筑语言设计一个具有其自身独特气质的建筑作品。在具有极强表现力和雕塑感的外壳内注入光和空间。新建筑将在这个地块的开发项目中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它将围绕一个全新的中央广场重新定义这一地区的旅游区、办公区、酒店和商业中心。

在东方中心(East Center)的建筑设计中,他从外部场景的戏剧性结构入手,这部由很多片断构成的建筑里隐含着某种史诗般的故事性。在看似混乱冷酷的表象下,存在着自然生成和精心布置的各种复合结构特性,作为二十一世纪建筑与艺术界极为罕见的伟大特例,它是漩涡、激流、陷阱、岔路、尖刺甚至炸弹空间的热情创造者,是海盗般的探险者,是建筑体系的毫无顾忌的戏谑者和破坏者,是随时会在任何庸俗腐朽现象面前突然现身的冷酷的惩罚者,是一个具有多种面孔的绝对质疑者和尖锐的沉思者。

东方中心(East Center)好像有某种指向未来进化般不可确定的宇宙性的精神意义。有着奔放、跃动、飘洒、流动的浪漫主义气质,奇诡、怪诞的造型特质和巨大的幻想性、象征性、隐寓性的艺术观念,奇幻的结构形制,跃动的线条,被建筑的宏伟的空间所震撼!东方中心(East Center)作为打造全球瞩目地标建筑,建筑的轮廓是一种对人类观点按比例地剧烈放大或缩小,深层空间和深层时间上的非人取向,而这一切朦胧都伴随着一种绝境、一种原始的渺小,对于人类的空间感觉永远不可能有充分的表现——一切悲观主义的残骸都是诸心绪的欲求之物——紧张,冷漠,蔑视,孤独,充满悲伤悔恨,它们就在构造上的对弈中胡乱地交织在一起,一个胡乱交织性的悲观主义试图将自身提高到一种艺术形式层面。建筑如集束炸弹般被掷出,但是它同样没有场景和叙述作为缓冲地带,思维偶尔的短路也将以令人瞠目结舌的方式展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展示了东方中心(East Center)独特美学的旅游城市演变过程,动人心魄的建筑结构与向天际以发射状扩张的建筑表皮,并成为二十一世纪新的城市象征。宇宙是巨大的流变或耗费性力量的翻搅,或熵,被信息系统暂时固定或捕获,这些信息系统把能量转化为不同的行动和耗费秩序,把物质宇宙的能量模型与其非神学双生体联系在一起,将宇宙力量和人类社会、内在经验与恐惧联系起来。建筑的本性——建筑惟一关注的只有自身,这使得它成为一个如此丰富奇妙的谜。精神轻狂而放荡的舞蹈将结结实实地扎根于虚空之中。建筑将摆脱其祖先——及自然、天性——当清算完其所有的无拘之遗迹,戴帆的建筑则是空间的流动陷入僵局的见证,空间在不断地向外延伸,然后只被其结构和造型方式的复杂性停止和中断。表面上,戴帆的建筑设计具有令人眼花缭乱的结构和奇特的造型,骨子里隐含着丰富的意义,他的作品超越了人类世界而具有深厚且复杂的思想元素。戴帆在神的召唤之中。戴帆在其建筑作品上设计了许多造型、标识、符号、徽记以及直接用结构传达出某种意念。戴帆的建筑结构精雕细琢,追求完美,同神话和传说世界有关,同巫师、魔术师,侏儒和恶婆有关。呈现出美术、文学、音乐等综合艺术的光采。的一幢幢建筑物就像一座座巨大完整的雕塑,不仅于外貌夺目,而且装潢出挑,让你步步惊心。深渊对于戴帆亦如同冠冕,他的建筑总体而言就像是像太阳献祭,在神圣冷漠的外表下都隐藏着猛烈的激情,他的建筑想攻击那些不可想象的东西,迫使其开启大门,然后永不停歇,在任何危险面前永不退却地追寻下去。你甚至分不清那到底是神圣还是虚无。

石上纯也 (Junya Ishigami)

空间是柔软的、模糊的、灵活的、不确定的

——石上纯也

石上纯也(Junya Ishigami),日本新锐建筑师,1974年出生于日本神奈川县,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受日本知名建筑师伊东丰雄(Toyo Ito)和妹岛和世(Kazuyo Sejima)的影响,这一批新生代建筑师在2000年代集中涌现。石上纯也先是在由妹岛和世和西泽立共同创立的SANAA建筑事务所工作四年,之后2004年创立了自己的事务所junya.ishigami+associates。而后迅速在世界舞台展露头脚。他第一个独立作品神奈川工业技术大学工坊(KAIT Workshop)就获得了第61届日本建筑学会奖,也是日本建筑界最高荣誉。他和结构工程师佐藤淳合作的作品Architecture as Air赢得了威尼斯建筑双年展金狮奖。石上纯也的建筑设计去除了一切不必要的元素,清新、白净、轻盈,景观中映射着诗意。作为菊竹清训、伊东丰雄、妹岛和世师承关系下的新一代,石上纯也在“建筑消隐”的这个模式中走到近乎极限。他认为他要创造的是界限极其模糊的空间,让建筑融于环境,说道:“我喜欢模棱两可的空间边界,这些边界不是由墙壁定义的。”

石上纯也的建筑项目往往根植于自然的语境——风景、云朵、森林,都是他建筑中常见的主题。新颖的是,在石上的建筑空间里,自然不仅仅是一种隐喻,也不只是作为建筑的背景,他的建筑本身就如同一种原始的、奇特的自然现象。他习惯于打破内部空间和外部环境之间的界限,或者说,他的设计方式即是将这两者视为一个整体。

“我想用一种自由的思维去思考建筑。”石上纯也说,“我的建筑观是想去超越‘建筑应该成为什么样’的那种刻板印象,将建筑本身看作是流动的、广阔的和巧妙的。”之后的 8 年时间里,石上纯也继续探索并拓宽着这一建筑理念。他的作品变得更加轻盈、自由,甚至与自然世界浑然一体。

和平之家(House of Peace)是坐落在丹麦哥本哈根海湾一座建筑,它既是一个游客中心,也是一个象征着“和平”的标志。从外观上看,它的屋顶和墙面都被设计成纯白色云朵的造型,简单流畅。外部环境中的海水被引入室内,这样一来,海平面就自然地成为了建筑的地面。参观者们可以乘坐圆形的小船,在整个空间之间徜徉,也可以通过阶梯进入到海平面以下的活动空间。

在这一建筑中,石上纯也想要创设一场关于感知的旅程。通过和大海、天空最原始的连接,人们可以回到一种存在的纯真状态,这种内心最初的平和状态孕育了我们所处的世界的和平。

住宅和餐厅(House and Restaurant)是石上纯也在2015年为一位名为山口(Yamaguchi)的业主建造的多功能空间。业主本身是一位法式料理的大厨,他希望这一空间能营造出一种置身酒窖的氛围。石上的做法是利用了建筑所在地的土地——在土地上挖洞,然后填上水泥。土地于是成为了天然的模具。最后形成的室内环境带有在土壤层中凝固而成的混凝土的质感。等安装上玻璃、配置完家具后,这个空间就成型了。它很简单,也很大胆。

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

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1971年生于伦敦,曾就读于曼彻斯特城市大学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于1994年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现任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荣誉会员、皇家艺术学院高级会员,拥有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曼彻斯特城市大学、布莱顿大学与邓迪大学授予的博士学位,于2004年获得“皇家工业设计”勋章。2006年11月8日,托马斯获得堪比电影界“奥斯卡奖”的建筑大奖——“菲利普王子奖”,他谦逊地表示,他真的没有想到会获奖,别人在他们的生命历程中有大量的贡献,而他实际上才开始。

设计领域一直很广泛,从建筑、室内、雕塑到家具、公共领域.......几乎涉及到设计生活的各方各面。这种跨界的开放式,也是托马斯最享受的一种设计状态。在其几乎所有的作品中,赫斯维克都凸显了他一种解决问题的巧妙。为此,他曾表示最喜欢的就是是尝试创造还不存在的东西,这也让他的设计充满了很多令人惊喜之处。一方面,赫斯维克的思路总是不受常规所限;另一方面,他又是谨慎务实的行动者,重视调研和可操作性。赫斯维克的工作室里不仅有建筑师、设计师,也有伦敦英国十字区的技术工人,工作室也更像是一个“实验室”。正因为有这样的技术支持,他和他团队的奇思妙想才能变为现实。

托马斯·赫斯维克:我不希望自己设计的东西是全新的,而是和当地既有的建筑有共性,只有老的东西才是有灵魂的。以前建一栋楼所用的砖瓦都比较小,现在一块面板就有三层楼那么高。材料越来越复杂,人性的成分反而越来越少。

对任何一个地方来说,真正有精神的建筑都来自古代悠久文化,因为它们都是人工一砖一瓦盖起来的。现在的很多建筑根本不需要依赖手工,材料、建筑方式都是机器式的。我觉得从传统里面去发掘,才是对建筑的尊重,也是对使用者的尊重。生平

Sou Fujimoto (藤本壮介)

藤本壮介是日本新生代最有才华的建筑师之一。他常用“原始”形容他的作品,把建筑实践看成是探索世界和人道的一种方式。他于1971年出生于北海道,1994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建筑系,2000年创建了藤本壮介建筑师事务所,2009年,东京大学特任他为准教授。同时,他还担任京都大学、东京理科大学、昭和女子大学的客座讲师。无论是房屋、临时装置还是医疗和文化设施,其先锋设计总能获得来自世界各地的掌声。

藤本壮介建筑师事务所由15位建筑师、设计师、工艺师和研究员组成。自创立以来获奖无数,包括连续3年夺得Architecture Review Award,包括《建筑评论》大奖,2008日本建筑家协会大奖,2008巴塞罗那世界建筑节一等奖,2009年《Wallpaper》奖等。藤本的设计理念是原始的未来建筑,这一理念探索一种原始的状态,与人类早期穴居的生活习性有关,而建筑则要在表现这一原始生活方式的同时,创造出一些属于将来的新东西。他认为原始建筑代表了人们对建筑的基本需求,我们需要懂人的角度来进行对过去和未来进行自省,建设未来的时候需要考虑过去,这样才能创作与众不同的建筑。人类最早的居所是巢居(nest)和穴居(cave),藤本认为巢居对于人们的居住来说具有很强的便利性,而穴居则具有自己的特点,而他的很多作品都能够体现巢居和穴居的影子。

藤本壮介在自己的设计研究中,强调空间的丰富多样,他模糊了地面、屋顶、楼梯和家俱的界限,并根据这一理念设计出了“终极木屋”项目。这个建筑由原木搭建而成,不同的层次能够作为不同的空间和家具使用。藤本另一个关注的点是室内与室外、城市与建筑之间的关系。他在houseN中,采用了多层的环作为设计的主要概念,从而将“内与外”严格对立的界限模糊,创造出层层递进、层层深入的特殊的关系。建筑设计中,他也加入了自己的城市理解。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