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不仅李清照 钱钟书尊称先生的民国诗词教授也被网友认为不懂填词

原标题:不仅李清照 钱钟书尊称先生的民国诗词教授也被网友认为不懂填词

前一段时间,李清照的一首词被网友笑话''全靠词藻堆砌,逻辑上狗屁不通,矫情而不知所云,还不如喊麦''。

其实这反映了一个挺普遍的问题,就是现代人对于古诗词的鉴赏水平略有欠缺。很多人还处于矮人看戏、人云亦云的阶段,甚至看到唐诗宋词便说好,只要不是唐诗宋词的作品就嗤之以鼻,更何况明清或者近现代人写的作品。

因为这几句出现在一首电视的主题歌里,所以被网友误认为是现代人写的词,这就是李清照的词被人笑话的原因。

老街就遇到了类似的情况,一位民国著名的词人被认为不懂填词。

老街前几天写了一篇文章《某些诗词专家讲起诗词滔滔不绝 为何见不到比较有分量的诗词作品》,这个题目不是老街自己起的,这是在某网站的问答里的一个问题,提问的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老街把自己的回答完善了一些内容就发了出来。

文章很简单,就是说今天评论诗词的很多人自己不会写诗词,甚至有的人连基本的格律都不懂,而古代的评诗人自己都是诗人,包括很多民国时期的诗评家大多数是诗人,几乎都能写一手漂亮规矩的旧体诗词。其实这也不怪现代人,因为我们已经取消了诗词创作课,只留下了诗词鉴赏的内容。而学者们也不要求学习诗词创作,因为评职称不考文学创作,考的是论文。

说道为什么很少看到专家学者们自己的诗词作品时,老街以为除了一部分人不会写或者写不好以外,我们不太喜欢看唐诗宋词以外的作品也是主要原因。而且有些读者没有鉴赏能力,现代人的作品再好,也有可能被喷。例如李清照的例子。

为此老街专门录入了一首比较冷门的诗人作品,这是一首追悼亡妻的《生查子》:

老街没有介绍这首词的作者(即使说了可能很多人也不知道),也没有说这首词的创作时间,目的是想排除其他的因素,让读者欣赏一下这首词。

没有人说这首词好不好,却有人留言说这首词出律了,老街问:哪一句呀。回答说:下阙第一句( 犯雾剪江来)。我估计这位诗友看到的词谱不一样,所以会有这种误解。

我们现在填词,可依照龙榆生(1902-1966)的《龙榆生词谱》,再往前有清朝的《白香词谱》,更多的人采用清朝的《钦定词谱》。《钦定词谱》是康熙皇帝的老师陈廷敬等人奉康熙之命以万树《词律》为基础编写的词谱,包括826个词牌,2306体。是有史以来最完备的一本词谱。

《龙榆生词谱》则是龙榆生在大学任教时的讲义,采用万树《词律》、《钦定词谱》中的常用词调,仅仅收录了150余调。《白香词谱》是嘉庆年间靖安人舒梦兰的选本,仅仅100个词牌。

这位网友可能不知道钦定词谱,拿来《龙榆生词谱》一套,发觉不一样,就认为这首《生查子》出律了。

本来老街不想理会,没想到有几位网友听风是雨、误以为真,老街就详细讲一讲为什么这首词没有出律。

《生查子》有不少变格,龙榆生列出了3个词体,在《钦定词谱》中清朝人列出了5体。其正体的词谱是如下,对比乔大壮这首词是完全符合要求的:

那么为什么有人误解这首词出律了呢,下面细细道来。

这首生查子的作者是乔大壮(1892年1月16日-1948年7月3日),质疑者如果去查一下他的生平就不会妄说这首词出律了。因为乔大壮在民国时就是专门研究诗词、教授诗词最著名的学者诗人之一。

乔大壮少年承家学在经史、古文、小学、书法等方面打下了深厚基础。191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的前身(京师大学堂译学馆学习法文),1927年乔大壮曾经担任过任周恩来的秘书(南昌起义前因故离开),1935年任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教书法和词学,后任重庆中央大学师范学院词学教授,1947年任台湾大学中文系教授,可惜的是1948年乔大壮在苏州投水自尽,否则其名声应不逊于唐圭璋(1901-1990)和龙榆生(1902-1966)。

1935年,乔大壮、唐圭璋、吴梅、卢前、汪旭初等人在南京成立如社,出版了词集《如社词钞》。唐圭璋曾经称乔大壮为"一代词坛飞将"。乔大壮的这首悼亡词《生查子》被唐圭璋评价:

乔大壮年轻时还曾经与鲁迅“对桌办公、遇事一起处理达四年之久”(乔无疆《先父乔大壮先生传略》),今天鲁迅故居西墙所挂“望崦嵫而勿迫,恐鹈鴂之先鸣”,就是鲁迅自集离骚句请乔大壮为之书写。

桀骜不驯的钱钟书一生作诗唯有对乔大壮尊称为“先生”,在1945年访问台湾时,钱钟书执后辈礼拜访时任台大中文教授的乔大壮,在《槐聚诗存》中录有当年写的七律《赠乔大壮先生》:

乔大壮后来北上江浙,写过一首七律唱和钱钟书,《次韵报钱默存》,诗云:

写完这首诗并寄出六日以后,乔大壮即自沉于苏州梅村桥下。

再回到乔大壮这首词被认为出律的问题。

大家如果注意的话,会发现《钦定词谱》、《龙榆生词谱》、《白香词谱》的差别不仅仅诗数量的不同,有些词牌的词谱也会有不同之处。一方面是龙榆生、舒梦兰的疏漏和增减;一方面是《钦定词谱》本身虽然最完备但是也有遗漏。

清朝人编撰词谱的时候,是依照前人众多相似作品来确定平仄,所以有很多可平可仄之处(用“◎⊙”表示)。可是他们并没有囊括所有的作品,因此有不少唐宋名家的词并不完全符合后来的《钦定词谱》。

例如岳飞的《满江红》 就不符合《钦定词谱》,两处出律,但是却符合《龙榆生词谱》:

细心的朋友可能会发现,岳飞的这首词用《钦定词谱》来检测,有两个字出律了: 激(古代是入声字)、靖。这两个字应该是平声“○”,但是岳飞作品中都用了仄声。

之所以岳飞的《满江红》不符合《钦定词谱》却符合《龙榆生词谱》,是因为出律的两处在《龙榆生词谱》中都标为可平可仄。

而乔大壮的《生查子》符合《钦定词谱》却不符合《龙榆生词谱》。

所以,如果你看到唐宋词有不符合后来的某种《词谱》或者所有词谱,请不要奇怪。

但是有心人如果看看龙榆生在其词谱中列举的晏几道《生查子》,就会发现和乔大壮的完全一样,也是符合《钦定词谱》而不符合《龙榆生词谱》:

这些用《龙榆生词谱》来套用的乔大壮《生查子》的朋友,连龙榆生自己下面的词例都没有仔细看,也不了解《钦定词谱》,所以会出现这种误解。

《龙榆生词谱》讲到《生查子》时,除了3体词谱外,还举例了两首词:牛希济的《生查子》和晏几道《生查子》。这两首都不符合前面的3种词谱,是因为龙先生认为不需要再写出这两种词谱,学生们应该理解并举一反三。

他不会想到这3种词谱被今天的人当作了金科玉律,说他的前辈乔大壮不懂填词。

古人的诗词理论和规则,因为古代文献的缺失而存在不少争议。例如沈约八病的解释就令人稀里糊涂,后来清朝人在日本发现了空海和尚《文镜秘府论》才明白了唐朝人的说法。

而填词早先是依照曲谱,后来曲谱遗失后,明朝人开始依照唐宋词作词谱,到了清朝终于编撰成了《钦定词谱》,成了后来人填词的依据。不过这本词谱依然没有包括所有的唐宋词的格律。

至于我们填词,你只要记住自己填词时要依照词谱即可,至于选哪一种倒无所谓。老街填词一般是依照钦定词谱,原因也很简单,是因为这个词谱最完备。

@老街味道

某些诗词专家讲起诗词滔滔不绝 为何见不到比较有分量的诗词作品

以岳飞《满江红》为例 简单说说如何依谱填一首《满江红》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一首小诗意味深长 诸葛亮做了什么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