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拥有全球最大的就业群体,却无相应的培训机构 | 易悦人物访谈

原标题:拥有全球最大的就业群体,却无相应的培训机构 | 易悦人物访谈

韩剧《请回答1998》中有句经典台词——“上帝不是无处不在的,所以创造了妈妈!到了妈妈的年龄,妈妈仍然是妈妈的守护神,‘妈妈’这个词,叫一叫,也能触动人心弦……”

本期易悦专访儿童家庭教育导师左娜女士。

初为人母的迷惘

自厦门大学新闻系研究生毕业后(本科毕业于暨南大学生物技术专业),左娜先后在凤凰卫视和第一财经工作了10年。

职场似乎成了左娜体现人生价值的重要出口。在职场上兢兢业业的努力、奋斗、拼搏成为左娜身上显著的标签。

在典型的一胎政策家庭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左娜从小就承担了家庭,甚至是家族的很多期待,她是那个时代的“好孩子”。

在“好”的标准下成长的左娜,有着简单的生存模式,那就是只要奔向这个“好”的标准,伴随鲜花和掌声,赞赏和奖赏。

“听话”是她成长30多年的关键词,她记得从小到大,身边的人总会用“乖”“好”“优秀”这样的词来形容她,她就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她曾经深深陶醉在这些“词”描述出的那个身份,这样的生活令她得心应手。她也曾经以为这就是生命的目标和意义。如今自己想来“唏嘘不已”。

直到6年前孩子的到来,与左娜的生命线发生交集后,她的生命似乎被另一个生命叫醒,从此她的人生轨迹也发生了转变。

某天,已怀孕八个月的左娜正与家人商量孩子到来后,两边老人如何分配时间照看孩子。

而左娜的内心沸腾的是,快点生完小孩,重回职场,接手一个更有挑战的项目。那个时候仿佛生孩子只是一个生命中必须要完成的“任务”。

孩子出生后,左娜因为种种缘故与丈夫来到香港定居。离开如鱼得水的国内职场环境,她从职业女性变为家庭主妇.那时,她内心很拒绝这个身份,仿佛这个身份抹杀了她的所有“才能”。

这样的信念来自30年的原生家庭的声音,读了20年书应该好好成就一番事业,而不是在家“带孩子”。

正所谓物以类聚,左娜身边的朋友也是人以群分,他们纷纷劝左娜,别和社会脱节了,回职场才是正经事。

信念冲突,令左娜每天都纠结在,“我到底回职场做我自己”还是留在家里为孩子“牺牲”?她惶恐于“失去自我”,丢失了“社会价值”,她迷茫于未来“我是谁?”

另一方面,每天面对“带孩子”的事无巨细,她的束手无措常常错漏百出,她责备自己“没有照看好孩子”,她对自己“无能”的“愤怒”每天都如火山般爆发,令当时的左娜跌入了深渊中。

这种漩涡式的心理状态像个可怕的梦魇:越想照顾好孩子越照顾不好,整个内耗的过程使自己终日以泪洗面。

如今想来,这样的“痛”才是开始寻找“真正的自我”的开始。仿佛自己的生命被新的生命叫醒。

生命总会在你觉得走投无路的时候给你打开一扇窗,当纠结,愤怒,惶恐,无信心这些“百感焦急”互相拉扯时,忽然有一天,她想起小时候自己玩迷宫,找不到出路总是哭,而哭并不能让她找到出路。

于是她把眼泪擦干,与其哭,不如找个出路(心灵的出路)。

2013年起左娜跟随国际知名家族系统排列导师郑立峰学习 NLP(neuro linguistic programming 身心语言程式学)。

课程结束后,让一个纯“理科”思维,院校长大的左娜开启了“智慧”,她觉察到了自己的生命“模式”。

同时,她感慨“原生家庭”对一个人一生的重要性,长大后的很多“模式”和“信念”成就形于原生家庭,从那时候起左娜彻底放弃了“重回职场”的挣扎。

她知道作为一个妈妈,要去带领一个生命其意义重大,生命中有更重要的使命在等待自己。

带着这个“使命”,左娜默默种下一个目标,用10年的时间大量的集中的学习和研究,同时专心陪伴孩子成长10年。

这十年,她想系统的研究一下“脑”“身”“心”三大系统的关系,以及一个人所处的环境系统的模式,比如“家庭教育”模式,学校教育模式,及“家庭治疗”模式。

通过通学各种育儿学科,横向,纵向,多维度的学习把学科间的交集和差异理清。

用每门学科的好的去弥补其他学科的欠缺,把学科间表面上的矛盾,通过背后更深广的理论解释他们的“疏路同归”,由儿童自身的“身”“心”“脑”到外界的“家庭系统”“学校系统”,达到身心一致,内外一致。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她陆续学习了以下的课程,除了照看孩子,她把每一天都用来上课和看书,

2014年跟随郑立峰老师学习家族系统排列

2015年起跟从香港脑科学教授陈惠良先生学习脑神经基础知识如何应用于育儿及教学,

2016年跟随林沈明莹女士修读萨提亚(维吉尼亚,萨提亚是举世闻名的心理治疗师与家庭治疗师)。

2017年跟随健脑操创始人保罗丹妮逊博士学习肌动学,如何通过身体的姿势来调整脑神经

2016年修读香港管理学院儿童心理学

2016年跟随香港中文大学儿童游戏治疗教授刘雪霞女士学习对于特殊需要的孩子,在游戏中通过什么样的态度和语言模式令到孩子得到改善

2017年跟随儿童冥想导师Angie学习如何通过有趣的冥想令儿童提升专注及对自己的认知

2019年开始在香港攻读3年的华德福国际幼儿教育证书,同时自学蒙特梭利,通过在香港森林学校做义工来学习森林课程,自己研究自然教养,涩谷教育等

同时,每年都在不断地重复跟随郑立峰老师、陈惠良教授、林沈明莹老师学习。

当时下目标时候,左娜觉得10年遥不可及,如今一下子就过了6年。

对于一个普通收入的家庭,左娜在香港没有自己的收入,又要坚持学习,缴各种学费,经济压力都在左娜老公一个人身上。

左娜内心也承受着压力,有时候也会心灰意冷,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她放弃了好多其他的需求。

她曾形容自己像个苦行僧,可是又不像。苦行僧有坚定的使命能克服千辛万苦,身体上的“苦”是渡他们的精神去往“极乐世界”。

而自己的“使命”却并不清晰,并不坚定,有时也“了无生趣”。当左娜做好准备去传播家庭教育时候,她发现互联网上想看的内容样样俱全。

正所谓天底下没有新鲜事,当使命和现实碰撞会是火花吗?左娜到底如何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呢?

如今左娜是儿童家庭教育导师,也是劲葛琳克婴幼学苑深圳校区的顾问。

采访当天,左娜正在忙着整理第二天去脑科学为基础的学校分享的教案,她说准备教案时候,也常常诚惶诚恐,她不知道自己分享的内容是不是新鲜实用,是不是互联网上不能学习到的。

她相信线下面对面学习的核心竞争力是,通过感知和体验来学习。

她尽力准备详尽实用的内容,因为家长要花一两个小时候在路上过来听课,她看到有的家长像极了自己当初的迷茫,她希望通过自己走出迷茫的经历去帮助更多家长。

父母的职责是帮孩子找到他们自己的使命

在采访前,记者看到这样一张照片:一位六七岁的小女孩在深林里:脱了凉鞋,侧着身子趴在大树底的泥地上,静静地看远处的大象,头上编了两条小辫子,穿着印有各种水果图案的小花裙,充满灵动气息。这是左娜6岁大的女儿。

崇尚森林教学的她常带女儿与一些小孩“回归自然”,学会与大自然沟通,向大自然学习智慧。她说孩子在自然中,会打开所有的感官。

孩子能够看见不同颜色、形状、质地的树叶和植物,能听见不同的声音,闻到不同的味道,能摸到不同的质地,能尝到酸甜苦辣。

他们赤脚翻山越岭,淌过溪流,捡到五颜六色的“宝石”,用森林的材料创作艺术。森林深处苍天大树枝繁叶茂,他们观察那根,环抱大树,感受生命的力量。

五感所及都是真实的,没有屏幕,没有塑胶,没有不真实的体验。

他们见识了风和日丽,也在倾盆暴雨中奔跑。台风后大自然的千姿百态,满目苍夷,百年大树连根拔起,这些都是最震撼的生命教育。

他们用几个小时观察蚂蚁搬家,含羞草含羞后再次绽放,蜜蜂采蜜,孩子们惊喜的发现知了的声音来自煽动的翅膀,他们在沙滩帮一只迷路的海龟重归大海。

有时候身边的人会问左娜一些育儿的难题,或者一些特殊儿童的需求,左娜说,很多特殊儿童都是通过他的特征来呈现家庭的问题。

所以,根源并不是给孩子吃药医病。孩子没问题,而是看看这个家庭或者父母发生了什么事情?

左娜说所有的育儿难题,如果你实在不知道怎么办?那就一家人去大森林转转,去大自然跑跑跳跳,那孩子就啥问题都没有了。大自然有疗愈能力,不妨只是去大自然做个深呼吸。

有一次,左娜的朋友跟她诉苦,说自己6岁女儿就喜欢看手机,左娜提议,周末跟自己一起去爬山。

她朋友说:不不不,我女儿最讨厌爬山,讨厌户外,讨厌蚊虫。左娜说,周末你带她来,试试。

那天左娜带她和自己女儿爬了往返6个小时的山,因为时间计算错误,回程时最后20分钟的路程,基本在漆黑一片中行走,他们一路通过讲笑话来掩盖自己的恐惧。

因为这段特殊的经历,这个小女孩现在成了左娜周末爬山的铁粉队友。

左娜说:只要你把小孩扔进大自然,允许他们自由的接触,没一个小孩不爱大自然的。

4年前,左娜在香港租了一块农地,每个周末都去种菜,经过4年的春夏秋冬,走过4个24节气,左娜发现农耕蕴藏了人类最原始的智慧,天地系统跟随着季节时令,日夜更替的变化,最终是天地人合一的智慧。

比如,春季的天空,春季的人,春季的动植物,春季的大地,春季他们翻地的时候,震撼于地下强大的生物系统,这些都是合一的,如果不和谐,就“生病了”。

大自然的智慧无穷无尽,只要你打开眼睛,就能看见,打开耳朵,就能听见,可是,这些最基本的能力却成了我们最欠缺的,我们好像跟这个真实的自然世界失去了联系。

有时候,他们就露营在农地,数星星,听蛙鸣,讲一些傻里傻气的故事,有时与雨同眠,就讲雨精灵的故事,有时侯种番茄,就讲番茄姑娘的故事。

有一天,她的女儿走进农地,那天他们要拆去冬网,让避寒的瓜果出来大口大口呼吸,女儿说:妈妈,我闻到春天来了。

那正是立春后的第一个周末,太阳高照,却气息清爽,空气中有股清新的味道,这就是农耕给与的智慧,所以古人有了24节气。我们对冷暖、对四季有身体上的感知,而不是来自己天气预报,或者书本知识。

这种基本的感知能力令左娜想起自己小时候,虽然三字经倒背如流,而有一次,左娜问她的爷爷,西瓜长在树上吗?

左娜认为在自然面前,我们永远是俯首的孩子,再至高无上的能力也无法凌驾于自然之上。现在大家都热议,培养孩子的什么能力可以在未来机器人盛行的时代脱颖而出?

左娜自己没太思考过这个问题,她说,机器人在能力上,思维上,学识上,都是人类无法比拟和超越的,而机器人没有的却都是人类最基本的能力,比如:爱的能力,感知能力,同理心,情绪等。

而这些能力是万物之本,可以演变万千的能力,人类数千年的文明,就是在这些基本能力的基础上进化而来。

而这些能力都来自链接之中,比如和父母的连接,和祖辈的连接,和社会的连接,和自然的连接。

现在每到周末,左娜都尽量邀请更多的小朋友去她的农庄“帮”她除草,捉虫,翻地,浇水,施肥,采摘果实。

有时候,他们摘完果实就直接做成果酱带回家。她看着那些孩子从最开始怕脏,怕虫,怕接触,到现在满脸泥巴,释放天性,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她希望有更多的孩子接触到这样的生活方式。

除了森林教育外,左娜最崇尚自然教养,这跟自然的智慧一脉相承,左娜相信人类基因经过千万年进化,婴儿带着先天的智慧来到这个世界。

0-7岁,孩子有自己的“自然系统”,孩子都是天人合一的来到这个世界的,就是所谓的“天生天养”,他们内外一致,身心一致。

然而家长的管教在某种程度上破坏了他们的先天系统,比如家长为了满足社会的需求,让孩子说心口不一的话,做心口不一的事,从而破坏孩子自身的系统,令他们身心分离,导致人前一个样子,内在却藏着一个没有表达的受伤的小孩。

父母的角色其实是带着智慧的观察,然后协助孩子养成自己的“内驱动力”,并协助孩子找到自己的“使命”。

左娜:“上一代教育,因为父母的不自信,很多父母都在找标准(有标准可循,确实是最简单易操作的),从而把孩子驯化成标准下的“优秀”人物,无意识下坏孩子自身系统来满足家庭或者社会的系统。

却失去了人性最本质的东西,比如:认知自我,实现自我,敢于活出真我。

或者有的家长无意识的通过孩子来完成自己没有完成的梦想。必须强调的是,父母无论采取了什么教育手段,其初衷都是源于深深的爱,只是爱的方式带来了不同的结果。

尤其是当妈妈生完孩子后,体内会分泌出一些类固醇与含氮类激素,令女性知道怎么做妈妈,怎么爱孩子。

但是爱的化学元素一样,爱的方式却千万种,溺爱让孩子经不起风浪,管教式的爱令孩子失去真我,军队式的爱令孩子失去“同理心”......所以左娜一直深耕在“如何爱”这条路上。

如今朋友们遇到自己小孩教育问题的困扰时也常来请教左娜,左娜表示家庭是孩子成长的“土壤”,自己培养小孩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培养他有自己的内在驱动力,有为自己做选择的能力,“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常听到很多妈妈说:“孩子好我就好”,其实应该是自己好,孩子才会更好。

如何真正做到“成就孩子、精彩自己、美丽人生。”这是每个女人需要学习的课题。

采访到最后,左娜说希望有越来越多的教育机构对妈妈这个职业提供相应的培训,让更多女性在初次面对儿女时,懂得培养孩子,懂得照顾好自己。

图片 | 嘉宾提供

文章为原创,转载请联系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