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万说车》之专属于宾利的传奇绿色

原标题:《四万说车》之专属于宾利的传奇绿色

大家都知道宾利这个百年品牌与绿色有着不解之缘,甚至在宾利汽车官方网站的“车辆配置器”中有单独一列绿色供消费者参考。在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绿色中。有一款绿色吸引了我,它的名字是Barnato。

相比于其他颜色用特定的名词指代,Barnato这个词汇却来自于一个人的姓氏——Woolf “Babe” Barnato,“宾利男孩”中对宾利最有影响力的一位。

请看本期《四万说车》之

专属于宾利的传奇绿色

“宾利男孩”是什么?

“宾利男孩”是一群热爱宾利汽车并在上世纪2、30年代驾驶宾利赛车在赛场上取得好成绩的富家子弟的统称。正是他们的热爱与坚持让宾利这个品牌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赛车血统。在这些“宾利男孩”的帮助下,宾利在1927至1930年的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中取得了4连冠的出色战绩。“宾利男孩”的主要成员有:

  • Woolf Barnato,南非钻石大王Barney Barnato的承继人。
  • Dr. J. Dudley "Benjy" Benjafield,伦敦大学毕业的医生,英国赛车手俱乐部的创办人。
  • Henry "Tim" Birkin爵士,第三代从男爵,第一次世界大战效力英国皇家飞行队,司职中尉。
  • S. C. H. "Sammy" Davis,茶商之子,先后毕业于西敏公学及伦敦大学学院,曾任职《Autocar》杂志编辑。
  • Glen Kidston,知名飞行员、赛车手,可能是宾利男孩中最富有的成员。其曾祖父A.G.Kidston是苏格兰律师、会计师,亦拥有克莱兹戴尔银行及克莱德航运公司的股份。

Bentley Boys

Woolf Barnato 1895年出生于伦敦,父亲Barney Barnato在南非依靠开采金矿和钻石矿发家,但在Woolf两岁时父亲因为一次海上意外去世,于是他便继承了父亲的财产以及公司经营所得到的利润。

不过父亲的遗产全部存在信托基金中,Woolf在19岁时得到了自己的第一笔遗产,共25万英镑,前一直只有固定的生活费。在1914年,25万英镑相当于今天1597.5万英镑的购买力......你19岁时突然拿到1600万英镑(大约1.43亿人民币)会怎么花?别问我,我不知道。

对于Woolf Barnato来说,自然是投资并且发展自己的学业与爱好。不要以为富二代就不学无术,Woolf Barnato为了更好地继承父亲的遗产与公司业务,对自己的学业要求十分严格,不然也不会去剑桥大学圣三一学院深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Woolf Barnato还应征入伍,服役于皇家野战炮兵团。

战争结束之后Woolf Barnato从部队退伍,继续向着企业家的方向前进。在此期间他也没有放弃自己的爱好,板球、拳击样样精通,同时还经常驾驶自己的汽车前往Brooklands参加各式业余汽车赛事。受到宾利3升赛车在1924年的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上取得组别冠军的影响,Woolf Barnato在1925年购买了自己的第一辆宾利,车型自然是勒芒冠军车的同款。

1924年的勒芒冠军车:宾利3升

一年之后宾利汽车的经营出现了一些困难,作为粉丝的Barnato自然不忍心看着自己喜爱的品牌就这样倒下,于是通过自己的公司给宾利汽车进行了第一次注资,金额超过了10万英镑。这笔款项拯救了公司和公司的工人们。之后Woolf Barnato又出资75000英镑买断了所有股权,但每股从1英镑贬值到了1先令,拥有14.95万股的Woolf Barnato自然成了宾利最大的股东,成为主席也是自然而然的事。之后三年他又先后注资超过10万英镑,不仅盘活了宾利汽车公司,也让沃尔特·欧文·宾利(W.O.Bentley)可以专心投入到汽车设计中。

一位家财万贯的宾利粉丝能够亲手拯救自己最热爱的汽车品牌足以在历史上传为一段佳话,但Woolf Barnato与宾利的故事并没有止步于此。

Barnato作为赛车手参加了1928至1930年的勒芒24小时耐力赛,当然是代表宾利车队。他先后与 Bernard Rubin、Henry “Tim” Birkin爵士以及Glen Kidston搭档,分别驾驶宾利4升半与Speed Six赛车,连续三年夺取了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冠军。由于这是Barnato仅有的三次勒芒经历,这也让他成为了勒芒历史上唯一一位多次参加勒芒24小时耐力赛并且每次都夺冠的选手。

此外,Barnato的另一个故事让更多的人记住了他。

1886年法国开行了一趟由英吉利海峡畔的城市加莱出发终点为地中海边的超豪华列车——加莱-地中海快车,别名蓝色列车(Le Train Bleu)。在上世纪20至30年代间有不少汽车爱好者热衷于与这趟蓝色列车竞速,Woolf Barnato便是其中一位。

1930年他与朋友打赌100英镑,他开车可以比这趟豪华的蓝色列车更快,并且保证自己在穿越英吉利海峡抵达伦敦时这趟列车还没行驶到加莱。1930年3月13日下午6点,Woolf Barnato驾驶着自己那辆由H.J.Mulliner打造车身的Speed Six轿车载着副驾驶从法国南部城市戛纳的卡尔顿饭店出发了。

这是与蓝色列车竞速的宾利Speed Six轿车

在中途加了4次油之后,Woolf Barnato与3月14日早晨10点半抵达了布伦,准备乘11点半的渡船前往英国。当天下午3点半,Woolf Barnato便抵达了伦敦。在这22个半小时中,Woolf Barnato的宾利Speed Six行驶了1340公里,平均时速为69.89公里。

这是2个月之后的“Blue Train Special”

为了纪念自己在这场非正式的比赛中击败了蓝色列车,Barnato将两个月后接收的一辆由Gurney Nutting打造车身的Speed Six Sportsman Coupe命名为了“蓝色列车特别版”(Blue Train Special)。很多人会把这辆双门跑车误认为是当时Barnato击败蓝色列车时所驾驶的Speed Six,其实并不是。

两车合影

于是在2003年,宾利为了纪念这位给品牌做出杰出贡献的人,将原本名为“赛车绿”(Racing Green)的绿色正式更名为了Barnato。

如今的最新款宾利汽车身披Barnato色是这样一个效果。能将自己的名字变为自己所热爱品牌的一部分,恐怕是对一个车迷的最高礼遇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