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80岁河南“斜杠青年”:我的人生刚刚开始

原标题:80岁河南“斜杠青年”:我的人生刚刚开始

我叫马占锟,做过警察、军人、运动员,也当过工人、农民、教师和官员。我爱好广泛,这辈子就是“学-干-玩”:打篮球,我是一级运动员;游泳,我比肩二级运动员;打门球,不仅获奖无数,更是焦作门球运动的先行者……

马占锟 | 口述

蔡运磊 | 整理

小马过河

1939年,我生于北京通县张家湾村(今通州区张家湾镇)一个小学教师家庭。1943年,四岁的我随父母迁往济南。由于家庭原因,不得不失学,一度靠捡柴度日。直到1948年济南解放,我才重新上学。

虽然失学在家,但我并没有放弃读书,所以复学没多久,我就跳级至五年级。1953年9月,我考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前身——中央人民公安学院初级班。当时我不足15岁。

童年的马占锟(蔡运磊 翻拍)

当时的我,就两个心愿:一是早点参加工作,无论干什么都成,只要能报效国家;毕业后的我,第一份工作相当“高大上”——公安部第一局办公室。干什么呢?当打字员。

在“鹰击长空”的地方,从事“鱼翔浅底”的工作,在一般人看来,难免有些“落差感”。但这对初出茅庐的我来说,丝毫不是问题。因为,更大更多的“落差”差使在等着我呢!也从此开始,我开启了自己的“落(斜)差(杠)人生”。

1958年,国家号召青年人参军,我想去。因为当时有规定,行政22级的可以免服兵役,我刚好23级,于是我就找领导,说自己想当兵。

领导以为我有什么想法,就劝我留下。但我还是“携笔从戎”了——我在空军司令部通讯枢纽部做无线电员,军衔是列兵,依然和文字打交道。

当我第一次领了6元的津贴时,许多人知道了,都说我傻,因为在公安部的我,当时津贴已是49.5元/月了。

马占锟戎装照(蔡运磊 翻拍)

我傻吗?路子是我自己选的,我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报效国家。我要是为了钱财多少才当兵,我会应征入伍吗?

在新兵连训练的我,上进心很强,毫不示弱,不仅成绩全连第一,而且在历次电报竞赛等活动中,我依然遥遥领先。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为此,我选择了游泳和篮球两项:退役前的1960年,我成为空军直属队主力,并参加了在上海举办的全国空军联赛,被评为一级篮球运动员。

1961年,我退役回归公安部一局;同年7月,被调至河南省公安厅,后下放至信阳专区光山县公安局内勤岗。

马占锟退役军人证(蔡运磊摄)

1963年12月,我与同事、打字员张清兰结婚。1965年7月,信阳、驻马店分为两地,我们二人被调至驻马店专区公安处工作。

从1966年到1977年,11年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两口子分别辗转公安处、化肥厂、五七干校、内衣厂、柴油机厂、建筑公司、舞阳工区少年体校等机构,颠沛流离,我这个“小马”熬成了“老马”。

如在舞阳工区少年体校任职期间,我先后发现、培养了白玉生、尹富有等多名致力于体育、商业等领域的栋梁之才,如今也算是桃李满天下吧!

1986年7月,我从河南省委党校毕业,被调至焦作市政法委员会任政法委副书记兼社会治安综合管理办公室主任,直至1999年1月退休,我在政法系统工作了12年之久。

“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时”。闲下来的我干什么呢?遛鸟太极广场舞?摄影书画打麻将?我都不要,我选择了另外一条“创业赛道”,也开启了我新的“斜杠人生”……

老马识途

我喜欢篮球,从12岁一直打到退休后两年才停止,整整42年。突然不打篮球了,那我打啥呢?

1995年夏,我看到很多熟人在玩儿门球,就看了两场,结果看出一些门道,如门球的战术变化快,比较复杂,利于动脑,可防衰老;运动量小,又没有身体接触,适合老年人活动……于是立马就开始买棒、买球,开练门球。

马占锟门球比赛近照(蔡运磊 翻拍)

“无意插柳柳成荫”。我这一转型不要紧,一下子为自己也为身边的亲朋好友乃至整个焦作市、河南省甚至全中国,都打出了一片灿烂的门球之威、夕阳之红!

门球又称槌球,源于法国。20世纪30年代传入中国,当时只在燕京大学作为游戏课内容。1970年开始作为老年人的活动项目推广开来。

因为该运动规则简单、轻松有趣,堪称高尔夫球+撞球的混血儿!门球运动占地少,花费省,在平地或草坪上,只需用木槌击打球穿过铁门即可。运动量小,经济实惠、老少皆宜,非常适于中老年人。

据保守估计,迄今日本已拥有七百万的门球人口。我国也开展了门球比赛,在南京、连云港、昆山等多个地区蓬勃发展。

20年来,我参加各地门球比赛近70次,获奖无数,如全国规模最大的《门球之苑》“读者杯”挑战赛2010年首届的单打并列第5名,第六届“读者杯”铁杆粉丝奖(全国只奖7人);在焦作创办的全国门球夫妻赛上,我和老伴首届即获季军,二届并列季军,三届乙组亚军,四届乙组冠军,五届夺金奖……

马占锟门球荣誉展(蔡运磊摄)

在比赛中,我发现有不少三四十岁的门球高手,觉得焦作门球运动太落后了,于是就给相关部门写信,建议恢复门球协会。

经过一年多的筹备,2008年3月28日召开了焦作门球会员代表大会,新的门球协会宣告成立。大家推举我担任常务副会长,主持日常工作。

虽为副会长,但我事无巨细,处处精打细算。为节省经费,我本着少花钱多办事的原则,能省则省,尽力把钱花在刀刃上。

协会每年的工作报告、工作总结甚至各项比赛的规程、管理制度、通知等等,我都亲笔撰写……说来也奇怪,我干起这样的事情就精力充沛,都忘了自己已经退休了。

如今的焦作门球活动,已从最初的4次/年频次,发展到10余次;焦作更是成为中国门球协会会员单位;市区人工草坪场地已达25块,拥有80余名门球志愿者;硬软件均已具备举办全国大规模门球赛事的条件。

尤值一提的是,在我和大家的力主和运作下,焦作已连续六年成功举办了六届全国门球夫妻赛,受到了全国门球夫妻的热捧和参与,得到了海内外球友的称赞,被誉为“最好的康乐比赛”,“门球界的一面旗帜”,“体育运动的一朵奇葩”,“世界首创”的金字招牌等等。

正是: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夕阳岁暮有余晖,情系门球气宇新。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我因此在2011年被评为“焦作市群众体育先进工作者”,我很有成就感,很有获得感!

新的一年里,我有一大一小两个愿望:大的就是希望我和老伴张清兰于2013年出资2万元设立的“锟兰门球储备金”,专门用于资助焦作市财力有限的门球高手外出参加全国门球赛或弥补其他项目经费的不足。

马占锟夫妇近照(蔡运磊摄)

今后,我希望社会力量也参与进来,每年量力增添一定的储备金,保持这项公益基金细水长流、初心不改。

小的愿望是我再努力打22年,争取与我打篮球的时间一样,前后也打42年……咱就是个办事员,能办点实事的人。我的一生就三个字:学、干、玩——小时候好好学,大了好好干,老了好好玩。

古文字学家商承祚曾写过打油诗一首:“九十可算老?八十不稀奇。七十难得计,六十小弟弟。四十五十满地爬,二十三十摇篮里……”由此可见,我的“落(斜)差(杠)人生”才刚刚开始。因为,我的“新中国结”一直都在。

作者简介

蔡运磊,80年代首班车乘客。生于中国食品名城漯河,居于八大古都之一郑州。自号“三者居士”:化学专业的逃逸者;传媒领域的爱好者;体制外的反叛者。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关注“豫记”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转载”。投稿请发送邮件至 yujimedia@163.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