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孟琢:《说文解字》中的“一”与汉字世界 | 伯鸿讲堂

原标题:孟琢:《说文解字》中的“一”与汉字世界 | 伯鸿讲堂

今天很高兴有机会和大家聊一聊《说文解字》,我们的题目是“《说文解字》中的‘一与汉字世界”。说起来,《说文解字》是第一部字典,但深入了解之后,可以发现,它和一般意义上的字典不一样。古人说《说文解字》是一部奇书,但它究竟奇在哪里?我们从“一”这个最基础的汉字说起。

在做《说文》研究中,我们没有任何考古材料,但是我们忍不住猜测:许慎是什么星座的?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妨在阅读中,通过感受他鲜明的学术气质,来思考这个问题:许慎不会是射手座或是白羊座,因为这两个星座,都是冲动鲁莽的。面对《说文解字》,我们的目光,能聚焦在两个星座:关注细节的处女座,或是注重体系的天秤座……

许慎是熟读儒家经典的经学家。在当时的学术中心洛阳,很多人都称他是“五经无双许叔重”。首先,这是一位野心勃勃的作者。在《说文解字叙》、许冲《上表》中可以看到,许慎强调“万物咸覩”、“以究万原”、“知化穷冥”,也就是通过《说文》把握万事万物的源头、万事万物的规律,乃至隐微的“冥”。这反映出了许慎博大的学术野心,也说明《说文》绝不是一般的字典。

许慎像

许慎的这种气象,也非常符合汉代的文化气质——从文献中记载的汉代的宫廷建筑、皇家园林,乃至“犯我强汉,虽远必诛”的霸气中,我们能看到汉人的气质:这种时代的气质,也不知不觉地影响着这个时代的思想家和学者。许慎的背后,有一种吞并宇宙、囊括八荒的气势。在许冲上表中,我们能看到:“天地鬼神、山川草木、鸟兽䖵虫、杂物奇怪、王制礼仪、世间人事,莫不毕载。”

许慎面对的是经今古文之争的学术背景。当时今文经学家,就是根据汉代的所谓“今天的文字”,也就是隶书来加以解释,而许慎作为古文经学家的代表,用更老的文字作解释。在文献中我们能看到今文经学家、古文经学家对水、木、火、土等字的不同说解:

在“水”字中可以看到,在今文经学家的解释,多少有一点“流氓”;而古文经学家,则是根据更早的文字来解释汉字。经学是什么?事实上是汉代的官方学术——许慎的《说文解字》要做的是什么?他的目的,从古文字出发,重新讲解汉字,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就是抢夺话语权。

同时,许慎也希望通过《说文》去展示世间的奥秘。人的认识是有限的,人的文化符号也是有限的,但世界是无限的。有限的人,如何把握无限的世界?通过体系来建立认知。面对未知、复杂、广博的知识,如果我们没有体系,就无法把握,而体系是基本的要素、结构和规律,来实现世界的框架化。许慎的工作,就是展现汉字的框架。“同牵属,共理相贯。杂而不越,据形系联。引而申之,以究万原。毕终于亥,知化穷冥。”许慎究竟如何去实现他的野心?是通过部首查字法

“部首”这个概念,是许慎发明的。我们今天想到汉字,会有种种线索。但许慎那时候面对的,是上万个复杂、看似杂乱的汉字,在许慎之前,没有人这么做,而许慎用高度归纳的方式,用540个部首,把握整体的汉字。

我们可以比较一下,一般的字典有多少个部首?《说文解字》有540个部首,而《新华字典》只有264个部首,还不到《说文》的一半。有一种解释说,许慎面对的是繁体字,所以有540部。但作为繁体字的权威字典,《康熙字典》只有214个部首,比《新华字典》还少。

《新华字典》有264个部首,《康熙字典》有214个部首

这就告诉我们,许慎的部首,没那么简单。一般理解,部首就是为了区别形体。但是,我们来看一看《说文》的屮、艸、茻、蓐四个部首:

《屮部》:,草木初生也。象丨出形,有枝茎也。

《艸部》:艸,百卉也。从二屮

《蓐部》:蓐,陈草复生也。从艸辱声。

《茻部》:茻,众草也。从四屮

按照今天的归纳部首,这几个部首,似乎完全可以归入到一个部首。但是许慎先生,却把这四个字分别归入部首。许慎不会归纳么?许慎的智商恐怕没有那么低吧。这其中,我们需要关注的是,许慎的部首下,分别包含哪些字?

“屮,草木初生也。”先看屮部的意思:

毒,厚也。害人之草往往而生。

芬,草初生,其香分布。

第一个“毒”,古人是没有绝对的毒的,“是药三分毒”,中医的毒是什么?中医中的毒是偏性,在阴阳的属性下有所偏,所以称毒。毒药意味着什么?偏性非常强。同时也意味着生命力强,长得劲冲。第二字是“芬”,是草刚刚长出来,草香洋溢,那个特别浓的味道,就是芬。所以在汉字中,从屮的字,大多有向上生长的意思。

“艸”,《说文》中最大的部首之一,另有水、艸、木等部,非常多的草木,整体上,表示与草本植物的名称、类别、状态有关的字义。和屮强调向上生长的意思。“卉,百草也”,就放在《艸部》。

蓐,陈艸复生也。

薅,拔去田草也。

蓐部只有一个字,表示“农耕行为”的字义,和自然的草不一样。

莫,日且冥也。从日在茻中。

葬,藏也。从死在茻中,一其中,所以荐之。

茻的本来意思和鲁莽有关,古人所见的草,和今天不一样,今天是推平的、萎靡不振的草,古代则是表示高高的杂草。“暮”,太阳落山,落到草丛中。到了后来,再加了一个日,表示和太阳有关的意义。第二个是“葬”,上古时期,是草葬,最早的葬,根据《周易》《孟子》记载,在远古时代,人去世之后,在草丛中埋葬。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茻”,表示“茂密覆盖”的字义。

汉字不仅有形体,汉字还有意义。《说文解字》的立部,其实质是根据汉字的意义来把握的。许慎设立540部,是努力把握汉字、汉语的规律。

在部首之中,许慎也进行了相当缜密的处理。如果给你这些字,你会怎么排序?

木、橘、梬、柿、枏、梅、杏、柰、李、桃、本、柢、根、株、末、果、杈、枝、朴、條、枚、标、柖、材、柴、构、模、栋、極、柱、楹、椽、杠、枕、杼、梯、榜、槽、棺、枉、桡、椮、梴、格、枯、槀、桢、柔、橙、柚、樝、梨

许慎的顺序是:

“木、橘、橙、柚、樝、梨、梬、柿、枏、梅、杏、柰、李、桃”,先列木名;

“本、柢、根、株、末、果、杈、枝、朴、條、枚、标”,其次列树木的各个部分;

“柖、枉、桡、椮、梴、格、枯、槀、桢、柔、材、柴”,其次列树木的不同状态;

“构、模、栋、極、柱、楹、椽、杠、枕、杼、梯、榜、槽、棺”,这是人为。

许慎先整体,后局部,从实到虚,从自然,到人为。自然是什么?在汉代的语境中,自然就是“天”,天地、天然,就是自然,这就是许慎眼中的“天”,做出了整齐的判分。木部只不过是一个案例,但许慎《说文》的整体部首,都是按照这一规律,进行区分。

也就是说,《说文》之所以是540部,多出来的那些看似“额外”的部首,是对世界体系、世界规律的分析。他通过部首,也把先民对世界特征的标志,深刻地挖掘出来。

而《说文》部首的背后,也能看到许慎的哲学理念。许慎的哲学相当复杂,而他的核心,就展示在540这个神奇的数字之中:汉人习惯用数字来表示文化理念。6×9×10,是有讲究的。在《周易》系统中,9是老阳,6是老阴,分别代表着阴阳之极,十是全数,这三个数凑在一起,是非常好的。

同时,部首的起始,也非常有讲究。第一个部首是“一”,最后一个是“亥”。

一,惟初太始,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

亥,亥而生子,复从一起。

亥就是猪,猪能生,代表着生生不息的力量。意味着汉字不是一个封闭的体系,是一个不断生长的体系,这就是“生生之为易”在汉字中的体现。徐锴说:“天道终则复始。故亥生子,子生丑,复始于一也。《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之义也。”试问,如果是仅仅编字典,有这么丰富的内涵么?许慎是通过汉字的整理,展现出文化的奥秘——这或许可以告诉我们,不太像是处女座吧。

下面,我们从“一”这个最简单的汉字,来说一说《说文》怎样构成一个复杂的汉字系统。一个系统,要有基本的元素。中国人的世界,是一个分的过程,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分后就是组合,这个世界是判分和运动的结果。

许慎《说文》以“一”为始,通过“一”讲述了这个哲学道理。

一,惟初太始,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

“造、成”强调是组合,“分”是分开。对许慎的影响最大的是《淮南子》。许慎注过《淮南子》。在注释一本书的时候,会影响一个人。曹操注《孙子》,有军事家的气质。朱熹注《四书章句集注》,有大儒家的气质。至于吕留良,有反清复明的气质,今人又有给吕留良作注释的,这也是一种独特的气质吧。

《淮南子集释》(新编诸子集成)

“一、元”有密切的关系。《一部》:“元,始也。”元是开始,“元”为物质之始。如《易·乾》:“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九家易》:“元者,气之始也。”《春秋》:“元年,春王正月。”《公羊传》:“元年者何?君之始年也。”何休:“变一为元,元者,气也。无形以起有形,以分造起天地,天地之始也。”“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天”是脑袋。到许慎那里,从“一”,一是天道。

一还可以代表阴、阳。“七,阳之正也”。

一也能统摄人,“一,治人者也”。今天说吏不大,但是《孟子》说“无敌于天下者,天吏也。”赵注:“天吏者,天使也。”

一还能体现“道”。甘,一个口中含一。一般说“甘”是指事字,在口中含一个味道。甘是五味之和。人在酸甜苦辣中各地有各地的选择,但是不能普遍。我在北京长大,不能理解山西人好醋。北京人吃豆汁,清咽健喉。什么是能普遍的?就是调和。那个酸甜苦辣调和后的味道。所以甘不是甜。甜是江浙菜的,甜得齁的,赤酱浓油。

同时,“甘”和“音”也有关。声音,“声”是自然的发声,不加节制。这事不要声张,声势浩大等等。而“音”是:“音,声也。生于心,有节于外谓之音。从言含一。”有节制才能是音。在言中含一。一统摄始、天地、君臣、道,这些是自然的;而天空、地,则是自然的。

一代表天,见“雨”;“冖,覆也。从一下垂也”。“蒙”从“冖”,蒙昧。

一代表地,“屯,难也。象艸木之初生,屯然而难,从屮贯一,一,地也。”《周易》的屯,表示草木破土而出的困难。而尾巴就屯起来,就攒聚,屯子里的人,也有囤聚的意思。才,“才,艸木之初也。从丨上贯一,将生枝叶。一,地也。”

又,耑,“物初生之题也。上象生形,下象其根也”,孟子“四端”,是人性的萌芽。“韭,菜名。一穜而久者,故谓之韭。象形,在一之上,一,地也。此与耑同意”。

一代表承载物,见“葬”。

一,代表横贯物,见“夫,丈夫也。从亣,一以象簪也”。古人冠礼中的祝词中有一句:“弃而幼志,顺而成德

一,也代表阻碍物,见“

,害也。从一雝川。”

一是最基本的部首,而《说文》通过复杂、充分的组合,产生了丰富的万事万物。限于时间,我们只能以“分”为线索,不能展开许慎的“合”。但从这个例子,我们能窥见许慎庞大、缜密的思想。正如《说文解字叙》所说的,许慎是以汉字为线索,展现出天地宇宙万事万物的规律,也展现出了丰富的两汉思想。

(本文为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孟琢在伯鸿讲堂第34期讲座文字实录)

进入喜马拉雅FM收听第34期伯鸿讲堂

(统筹:陆藜;编辑:思岐;文字整理:许庆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