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移动互联网竞争进入终极较量,百度阿里腾讯这次谁赢要看这个

原标题:移动互联网竞争进入终极较量,百度阿里腾讯这次谁赢要看这个

文|财经无忌

无论是搭建一座高效率的“APP工厂”还是强推一个中心化的“超级APP”,都是当下移动互联网竞争时代,被推崇的时髦而有效的打法。

事实上无论是“APP工厂”还是“超级APP”,都是中国独有的概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着超过8亿互联网用户的中国,已经成为了全球互联网行业创新的试验田——特别是在商业模式和竞争形态上。

那些野心勃勃试图在竞争中占据优势的人不禁有了新的疑问:未来或者更近一点,3-5年之后,舞台的聚光灯会照向谁?

01

“超级APP”和“APP工厂”的模式之战

更多的人愿意相信“超级APP”的胜算更大。

以BAT为首的互联网巨头们,在这些年构筑了一个个像黑洞般吞噬流量和用户需求的超级APP。它们按照人们的认知被分门别类地定义:百度是搜索,微信把持了社交,而阿里代表的是电商。

另外新崛起的美团,依靠的是连接本地生活服务的能力,字节跳动旗下的今日头条则是几乎无限的信息流服务——这两家公司的APP在中国的装机量同样惊人。

“APP工厂”本质上是赛马机制下诞生的复制模式:用已经被市场验证成功的打法,去不停复制,从而占据更多的流量入口。

原理相当于一个找准了食客口感的狡猾厨师,源源不断地端出畅销的菜肴。

“APP工厂”模式的优势,除了在竞争层面,能很好地发挥各个APP之间的协同效应,最关键的是,持续输出APP的背后是一套成熟的“方法论”和打通的底层技术和数据,成本相对来说更低,往往效率更高。

“效率”是这十几年互联网技术给中国经济灌输的最重要的一个关键词。同时,APP工厂往往最后能形成集团军,江湖冠名某某系。

不过固步自封的厨师的弱点也是致命的——口感一旦过时,竞争力也就不复存在了。而且如果上帝没有把好运给到你,颗粒无收也并不是不可能——众不敌寡也不是不可能的。在短视频战场,吃瓜群众最津津乐道的一个案例是:腾讯旗下陆续开发了10余款短视频,但依然无法拉住一个抖音。

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超级APP的战斗力——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在这里被发挥到了极致。

但是“超级APP”呢?这个家伙试图讨好越来越多的用户,想方设法满足用户贪婪的各种需求,“一站式”是它强烈地想告诉用户的标签。

在最早,几乎所有的APP都只是为了满足一个用户需求,“小而美”是移动互联网1.0时代崇尚的主流价值观。但事实上,这些原本从兴趣或者纯粹目的出发的开发者们,在面对商业化时,却发现没有足够的纵深故事来打动潜在的投资者。

于是APP开始越做越重——特别是巨头们的核心APP,每一家都恨不得做完全世界的生意。这就是为什么当年支付宝要冒险进入社交领域的原因:用完即走的工具型APP,产生的流量就像潮汐,看着热闹但最终很难留下。

庞大如支付宝也一样希望能用丰富的功能“一站式”满足用户。后来的结果大家也都知道,阿里的这次冒险最后以彭蕾的道歉而结束。

02

丢掉“超级APP+小程序”的幻想

“超级APP”一样也有软肋。首先你需要足够大才有资格去做,毕竟能冠以“超级”的APP用户量最起码都在亿级以上,门槛可不低。

其次如何满足不同用户更多的需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像你要在一套房子里,设置更多更多的功能区,来满足每一个登门做客的朋友,理论上来说这项干不完的工程。但是你的房子面积就是这么大,螺丝壳里做道场考验的不仅仅是实力,有时候还需要合纵连横的智慧。

另外在“众口难调”的背后,更复杂的是,事实上每家APP大多会注重自己的“独家”内容,而这一块往往导致了资源割裂和分散。

美团王兴不断打通业务的边界,美团APP涵盖的用户功能多达28项,但即便如此,在最基础的外送业务上,它的对手饿了么依然有可观的“蜂鸟专送”商家。也就是说,有时候用户还不得不在手机里,同时让饿了么和美团并行存在。

这两年“超级APP”概念流行的另一原因是小程序的横空出世——APP功能的不断叠加,在技术上对APP本身是一个压力,小程序用完即走的特点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这个压力。这也让很多人坚信“超级APP+小程序”将会在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

行业观察机构似乎也支持这种观点。

Quetmobile的一份报告指出,整个移动互联网的用户时长正在被阿里、腾讯、百度、头条等头部APP所承包。而通过小程序这个载体,开发者有机会把这些头部平台的流量变成自己的流量,把头部平台的用户时间变成自己用户的时间;而随着更多开发者的入驻,头部平台也有机会在稳定的流量基础之上进行再深耕,进一步延长用户时间。

看上去这应该是一个非常般配的组合:小程序丰富了超级APP的功能,超级APP为小程序提供了运行平台和用户流量。

但如果我们再深入分析,就会发现小程序的最终目的其实是杀死“超级APP”。小程序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是反APP的,本质上走的是Web应用路线,而目前和超级APP的捆绑更多的是出于“靠近”流量和用户的目的。

所以,丢掉“超级APP+小程序”的幻想吧,即使现在看上去很繁荣,但这很有可能只是目前的一个过渡形态。

小程序的本质还是服务,服务对应的载体也会随着技术的迭代发生迁移。比如小程序之前,我们会想到轻应用,而未来,小程序也会被新的产品形态替代——但附加在载体上的服务不会变。

03

“超级入口+云端”的未来潜力

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是英国打赢了两场战争,但事实上大不列颠却失掉了一个帝国。

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结果,作为工业革命发源地的国家,英国的创新一度在这个星球中处于领先地位,但衰落却来得毫无防备。

中国的互联网市场竞争几乎是全世界最残酷的:战斗无时不在,一些曾经的明星公司,被冠以独角兽、小巨人,往往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

一度几乎可以安枕无忧的BAT巨头,在这几年一样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腾讯和张一鸣的字节跳动在争夺用户的时间,京东、拼多多挑战了阿里的电商帝国,而百度则一度“迷失”了自己,成为后来者竞相试图超越并取而代之的对象。

有时候方向往往比努力还要来得重要。

移动互联网的终极之战,在论证了“APP工厂”、“超级APP”或者“超级APP+小程序”的布局后,最具有竞争力的或许是“超级入口+云端”。

为什么不讲“超级APP”而用“超级入口”,是因为APP更多的是传统的移动互联网思想,我们总是认为,手机上应该会存在用于解决需求的APP——这本质上是功能主义主导的思维。

而随着手机芯片越来越智能化,同时在物联网条件下,智能硬件系统的完善和配备,解决需求可能并不需要“启动”APP。

这并不是说不需要APP,而是APP已经“隐藏”。关于“超级入口”的形式,业界最早百度副总裁沈抖有过类似的论述,他就说“移动互联网时代一定会有大的、综合的流量入口”,百度APP也在试图成为一个连接信息和服务的综合消费平台。

以搜索举例,说句题外话,很多人觉得随着大数据应用,智能推送越来越频繁的今天,人们对主动搜索的需求已经不再强烈——这并不是一个准确的观点。全球网站通讯流量监测机构statcounter公布的数据显示,搜索依然是人们在互联网应用中的第一大需求。

在现实生活中也能得到印证,特别是在生活越来越精致的今天,信息需求只会比以往更多,而且获取方式更便捷。比如我们想知道最近的一趟高铁信息,或许只需要对着类似百度小度、天猫精灵等智能音箱设备提问就行——这比启动手机搜索APP软件,文字输入搜索来得方便的多。

回到刚才说的“超级入口”概念:这个时候 我们有可能不是直接点开百度,而是用拍照,最后在后台唤起百度的搜索服务。

也就是说“超级入口”更多的是像一种带触角的喇叭状容器,触角分布在各个场景中,背后连接的是一个核心功能,最终给用户实现强大和多层次的需求。

这其中5G、物联网、智能硬件将起到重要作用——觉得眼下流行的智能音箱事实上只实现了工程师们不到一半的设想——这三者将大大丰富我们智能化程度。

它们都会是通向喇叭口的“超级入口”的重要通道。

04

BAT之争或将又一触即发

云端又会起到什么作用呢?

显而易见的趋势是,随着5G时代的到来,数据的交换即将变得更加顺畅和轻而易举。云端技术将帮助我们从手机的硬件参数中解放出去。

手机芯片计算能力有限,但云端能持续输出强大而稳定的算力,这一块的空间和创新尺度将会远超目前的小程序——这也是我们所说的云端技术或者形态最终会取代小程序形式的重要原因。

更明显的优势在于,云端还将突破现有手机,包括未来的智能硬件的物理存储限制。不要再纠结128G还是256G了,未来云端几乎能放下你一生都使用不完的数据。

超级入口——这个入口可能是APP,也可能是“隐藏”了的APP——配合“云端”技术和能力,最终或将把移动互联网的竞争拉到终极之战。

那么,现在的这些玩家们,谁又会将具备足够的优势来闯入这场终极较量呢?

先来说说风头最劲的腾讯。腾讯目前从大的局势来说,手握微信这款国民通讯软件,在目前移动互联网战场上,占据了足够多的流量资源,同时游戏版图上又源源不断地输送了现金流——谁都相信这是一手好牌。

但如果我们用“超级入口”思维来评判的话,你就会发现微信只是传统手机端的通讯软件。

虽然现在如日中天,但假如放到“万物互联”的5G物联网时代中,手机的局限性将会显而易见,相应的,依附于手机而生的通讯工具也就会面临极大的挑战——这种情况并不是小概率事件。

电商起家的阿里,本质上是一家互联网的广告公司。“去电商化”是这些年马云反复宣扬的观点,他的“五新经济”的野心,是希望阿里能和中国实体经济进行深度融合,也就是说阿里的核心业务,将面对的是2B的经济体。

很多时候阿里的战场并不在手机屏幕上的几个APP,这也是为什么马云的“朋友圈”是各国政要的原因。

众里寻他千百度的百度,看上去更符合“超级入口”的概念。

首先百度的搜索功能,在前端体现的是容器状的入口——需求包罗万象、人群丰富多样、来源五花八门,除了目前常见的通过APP主动搜索外,未来的搜索需求可能来自相机拍下的一张照片,来自于通话过程中的某个语音片段,来自于家里智能家居的AI大脑等等。

巧合的是,不久前李彦宏就发表观点,认为未来以智能音箱为代表的智能家居是 AI 时代搜索的新入口——信息的入口更多的将出现在人和机器的交互过程。

也就是说在今后,搜索功能的实现,APP入口将不是唯一或者主要的通道。

当然这些需求无论是通过手机端也好,智能装备也好,都汇总到一个搜索的功能,而在目前中国搜索市场,无论是PC还是移动端,百度依然占据了超过70%的市场份额,第二名的神马搜索只有只有15%上下。

市场占有率决定了百度依然能把持前端传来的搜索需求,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超级入口”形状,并且通过云端的运算和存储能力,实现用户需求。

另一方面,严格意义上讲,百度也已经不只是一个搜索引擎企业,而是一家“搜索+内容(爱奇艺、百家号、好看视频)+人工智能(阿波罗自动驾驶、Dueros与小度智能硬件)”的综合性互联网企业。而只有这样的“杂”才能提供“超级入口”服务需求。

对于“云端”的布局,三巨头倒也是英雄所见略同,无论是资金还是技术,都毫不吝啬,应该讲是各有侧重并还都还将会继续花大力气投入。

虽然在现阶段,百度是BAT三家中市值最低的公司,但和人生一样,有时候走好关键的几步,也能柳暗花明豁然开朗,再说了作为一家巨头,百度可从来没有离开过中国互联网的主桌。

而对于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竞争来说,一场以“超级入口”作为前端容器,同时配置云端能力的战争,即将拉开大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