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述禾 - 一个靠颜值就能圈粉的摄影师 | 风格研究所

原标题:述禾 - 一个靠颜值就能圈粉的摄影师 | 风格研究所

FAKESHION - “风格研究所”

《风格研究所》是FAKESHION新开设的一个专栏,亦是独特风格集结地。这个世界总有许多闪闪发光的人,而F便是逐光者,以采访的形式向大家分享这些美好有趣的灵魂——“她”可以是有强烈个人风格的时尚博主,也可以是镜头背后的时尚边缘人,又或者是还未被众人看见的潜力股…我们的对象从不受限,因为这个世界本就有着多样的美。其实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颗小行星,无需接近,某刻交错便得共鸣,F所做的便是将这片刻相遇的收获赠予你们。

Vol.02

FAKESHIONx述禾

“来自北京的独立胶片摄影师”

喜欢以生活琐碎、细微之处作为出发点进行摄影记录与创作。“无论是人、植物,还是光本身,都在表达我对于光的理解,同时也承载着我的珍贵感情和记忆。”

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引起观察者内心某处的一些共鸣,散发出与周遭环境不一样的力量。

微博:@述禾

作品:www.nelkshuhe.com

起初知道述禾,就觉得这个名字有一种静默的吸引力。

已经记不起是因为人留意到摄影,还是因为摄影再留意到人。早几年关注述禾的时候,微博还没那么乌怏怏的,喜欢的那些风格博主都特别愿意坦诚地表达抒发自己,不过述禾一直都是话少的人,大多数时候是发一发自己的摄影作品,偶尔会掺杂一些零星的字句,平静跟忧伤中有一股淡漠的青春文学的味道。

那时候的年纪迷恋故作的深沉和缥缈的哀愁,当下的情感、阅历、对世界的想象和好奇、对文字的体验......轻易就被触动。述禾的摄影和文字又能引发很多微妙的思绪和情感,所以对这位摄影师的喜欢,就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

一年多前,《见风》火了,穿着白衬衫的昊然弟弟被拍得让人怦然心动。那个习惯了安静埋头拍照的摄影师被推到了大众面前,他叫述禾。

《见风》 刘昊然

滑动查看

几个月后,欧阳娜娜的新书《18》发布,书里的胶片写真拍得特别惊艳,镜头下拉大提琴的少女青葱而美好。大家发现原来跟拍刘昊然的是同一位摄影师,然后述禾这个名字开始蔓延。

《18》欧阳娜娜

滑动查看

独立出版了摄影集;举办过个人影像展和摄影作品展;合作过无数大大小小的知名品牌;开过一家小有名气的花店;拍过刘昊然、欧阳娜娜、张雪迎、沈月……将这些成就跟“1994”的年龄标签关联起来,太容易让人感慨述禾的年轻和优秀了。

摄影/

“大部分美好都是易逝的,珍贵而脆弱的情感和人,都是值得我铭记和珍惜的,我希望把它们记录下来,永远保留。”

FAKESHION:是哪个时刻,决定要当一名摄影师的?

述禾:13年的夏天,我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台专业相机,自此之后我开始了记录和创作,过程中我觉得我很快乐,我可以通过摄影随意地抒发自己的“语言”、表达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我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平静与安全感,通过这样的一个过程,使我不断坚定要从事摄影艺术的行业,所以对于我来说可能没有一个特定的时刻。

FAKESHION:每位摄影师都有不同的创作重点,光影、情感、色彩……对你而言,你最看中的是什么?

述禾:情感。

述禾一直固执地坚持着胶片摄影,风格带着一种清寂的叙事感。

跟数码摄影很不一样,胶片是纯光学反应的东西,它细腻的质感更适合记录情感的表达。胶片的魅力在于那个忽闪而过的瞬间不可复制,仿佛留住了时光。

述禾这样说自己摄影的意义:“大部分美好都是易逝的,珍贵而脆弱的情感和人,都是值得我铭记和珍惜的,我希望把它们记录下来,永远保留。”

所以对他来说,选择胶片很自然而然,每一个光学反应都记录了他最真实的情感,不管是星辰和生命,还是细枝末节的失落和璀璨。

他拍人,大多是青春美好的年轻人。颓废、忧伤、放空或累,他都努力去捕捉被拍者松弛疏离的状态,没有过多矫饰的痕迹。训练有素的明星在他镜头面前,都能呈现出一种诚挚的真实。

他拍旅途中的远山和湖海,也会记录身边任何微渺的事物:裂隙、雨滴、树木、花朵、星点斑驳……光影间混合着一些写实和幻象。

述禾还是特别会写字的人,只是没拍照那么勤快。长久没更新的公众号里藏着几篇他写的小短文,一字一句地仔细读过去,再配着贴合情绪的摄影,你能看到一个大男孩在絮絮叨叨却又极其真诚地描述着琐碎的、历经悲欢的心境——他从来不掩饰在创作中袒露自己细密的感情。

摘了两段写摄影集的,照片和文字共同还原出来的那些妙曼或沉寂的时刻总是让人轻易就沉迷进去,看完后会觉得舒服而心安。

/

“我们从雷克雅未克出发,驱车前往冰岛北部,感受沿途苔藓在雨后复苏,看白云紧贴树林行走,我们跨过荒野俯瞰瀑布,遇见极昼下短暂微弱的日出,我们在无人火山岩石上赤裸行走,也深入海洋跟随海鸟寻找鲸鱼踪迹,在凌晨误入紫色的鲁冰花田,也碰见旺盛的红色罂粟,我们一路狂欢,不分昼夜,只因为这里的奇妙的生命之力让我们忘记了这里会有冬天降临,忘记了时间留下的痕迹,也让我们忘记了自己。”

《Remoteness》(2017)ShuHe

/

“有些日子,我经常梦见自己在飞行,在夜空中俯瞰大地,找到一片落满萤火虫的森林。后来,我见过类似的场景,在一个人的眼睛里,我看到一些漂亮的星河,纯粹而澄澈。然而现在,它们都被泪水冲淡了。我们为美丽短暂的事物而伤感,又总被自认为永恒的事物治愈。而总有一些微弱的光和声音,渴望被无限放大,被编排在别人漫长的一生中,而它们往往要越过漫长的时和距离到达目的地。我一直都在寻找不会失真和受损的方式。”

《Eternal Aequorin》(2017)ShuHe

不过比起早几年前,述禾很少再用文字表达什么了。问变“沉默”的原因——

述禾:“可能是慢慢意识到(对于我而言)文字的表达更容易带来一些误解,通过摄影来‘发言’更能让我觉得安心吧。”

虽是热爱,但和一个行业相伴久了,也容易产生烦躁跟厌倦感。从13年到现在,拍过的照片成千上万,可能在某些时刻就突然间觉得累了腻了,述禾排解的方式是“休息,慢下来,做别的事,拍自己想拍的东西”。又问他如何保持思考跟获取灵感,他回答——

“积极感受周遭发生的一切”。

大概也正因为如此,述禾的摄影总是带着某种真诚和善意,所以对他作品的欣赏中包含了一种特别直观的感动,从文字到照片,都能察觉到些微的、小心翼翼的柔软和敏感。

花/

摄影之外,述禾的爱好还有花。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前花店老板”。

2017年的一个机缘巧合,述禾在北京的二十二院街艺术区开了一家叫芫荽(CORIANDOLO)的美丽花店,然后他开始一边拍照一边卖花,生活状态达到了一种让外人艳羡的理想程度。

述禾对花的喜爱一直都有迹可循,花朵是他摄影中频繁出现的元素;他的公众号简介是“海棠花未眠”。

川端康成在《花未眠》中写:“它盛放,有一种哀伤的美”,爱花的人都会迷恋这种短暂的美好和伤逝。所以鲜花和摄影在某种程度上有着共性——一个以按下快门的瞬间为单位记录时光,一个以花期为单位盛放和凋零。它们都是须臾的美,又富有充沛的生命力。

述禾拍的花

至于爱花和开花店的原因,述禾老早就回答过:

“总有人问,为什么想要开花店。

记得很小的时候,妈妈很爱花,她也总会买花带回家。她告诉我如果生活不会取悦你,你要学会取悦你自己,而花是最简单的方式...所以从那时开始我就对花格外的喜欢,后来她经常和我提起年轻的时候一直想要开一家花店,这也因此成为了我的梦想。”

所以对述禾来说,买花或是开花店都是取悦自己,不一定非要找一个美好的缘由出来,才显得浪漫。

年纪尚轻,述禾却能将花店打理得井井有条。店内的设计和装修都是亲力亲为,地砖、座椅、花架、装饰的器具、簇拥的鲜花……目及之处都如同他澄澈美好的摄影风格。过去一整年,述禾花了很多时间泡在花店,一年的悉心运营让花店有了繁盛的声色。并没有主动大肆宣扬,慕名而来的人却越来越多,花店还得到了专业认可——登上过国际权威时尚家居生活杂志《安邸AD》。

芫荽(CORIANDOLO

只是“老板”这个新身份让他必须面对管理的问题,是不善言辞的人,处理起来复杂的人情世故多少艰难。内心做了权衡,在芫荽(CORIANDOLO)的一周年结束后,述禾选择将花店转让。虽然有些遗憾,但他将开花店的愿望变成了一段真实的经历,对花的喜爱也依旧没变,也只是从“花店老板”切换回了曾经买花和拍花的日常。

FAKESHION:从摄影师转换成“前花店老板”是一个全新的体验,开花店的喜悦跟艰难是什么?聊一聊这个“旧身份”的感触吧。

述禾:作为一个创作者,开花店的喜悦和摄影带给我的喜悦大抵相同,人们可以通过我得花店了解到更多的花,因为收到美丽的花束而感到快乐,更多的人更懂得花,更懂得如何去爱它们,这就是我的喜悦。而花店的艰难首先来自于管理,这不是我擅长的,而另一方面我不能放弃我的摄影,两者兼顾对于我来说实在艰难,所以在花店最繁盛的时刻,我做了这个抉择,转让花店,继续投入到摄影创作当中。

颜值/

“神仙摄影师”

没急着说颜值如何衣品如何,是怕述禾私人照的风头会盖过大家对他才华的注意力。他是低调跟笃定做摄影创作的人,外形什么的,对他来说可能更多只是额外的加分项。

撇开天赋和才气,述禾完全算得上是可以“靠脸吃饭”的人,颜值高自不必说,衣品也好到可以安个“穿搭博主”的头衔给他。翻完他的那些穿搭照和自拍,忍不住感慨他真是一个太表里如一的人,拍的照片、写的文字、开的花店、做事的性格、穿衣的风格都极其统一,没有任何的杂乱无章,简单的基本款都被他穿得特别妥帖好看。

凭着才华、人格魅力、颜值和衣品攒了一群忠实的追随者,去搜集了下粉丝们对他的评价,大家都直言不讳地表达对这位年轻摄影师的喜爱,发现了好些“神仙摄影师”“宝藏男孩”“墙头”“美少年”的称赞。

在二十出头的年纪做了很多事,得到的关注也越来越多,述禾身上却没有任何年轻蛮撞的心气,继续沉下心计划着拍照的事,也保持着平和的性格,笑起来还是会腼腆害羞,现在的他跟刚被大家认识时好像也没什么两样。问起这个话题,他的回答也很理性通透,真的是处处都在被他圈粉。

FAKESHION:你在二十出头的年纪就被大家熟知了,但感觉你对名气什么的,好像特别处变不惊,没有趁着机会高产摄影作品,也还是保持着一个按部就班的,零散随意的摄影状态。你是怎么看待成名这些的?

述禾:我会觉得这是我从事这个行业的一个重要的部分,但并不是全部,不停的创作,打动自己的同时也能打动他人,才是最重要的。

认真工作中的述禾

相信读者中有不少人都在悄悄关注着这位宝藏摄影师,虽然私心不想他太红,但还是忍不住把这么美好的年轻人推荐给大家。最后感谢述禾在忙碌中配合完成了我们的这次小采访,附上与他的不完整对话,我们还问了其他问题:

FAKESHION对话述禾

F:是哪个时刻,决定要当一名摄影师的?拍到现在,印象最深的一次摄影经历是?

述禾:13年的夏天,我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台专业相机,自此之后我开始了记录和创作,过程中我觉得我很快乐,我可以通过摄影随意地抒发自己的“语言”、表达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我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平静与安全感,通过这样的一个过程,使我不断地坚定要从事摄影艺术的行业,所以对于我来说可能没有一个特定的时刻。

就摄影经历而言我可能没有印象深刻的,我觉得我一直在做的是将深刻的记忆记录了下来,所以作品本身对于我而言它是深刻的。

F:每位摄影师都有不同的创作重点,光影、情感、色彩……对你而言,你最看中的是什么?

述禾:情感。

F:当摄影师最大的成就感来自?分享一下你最满意的摄影作品吧

述禾:应该来自于17年我独立出版了我的第一本摄影作品集《Eternal Aequorin》吧。

F:在摄影风格的尝试中,经历过哪些转折点?

述禾:我觉得摄影是表达我自己对于世界、对于生命的看法方式,这一直以来都是我摄影的风格,所以我觉得它并没有什么转折,可能因为经历的一些情感的变化,而对最终作品的呈现产生了一些影响。

F:接到拍摄项目后,你是怎么构思创作的?进行拍摄的时候,怎么让模特领会你想要的情绪?

述禾:首先要明白拍摄主体,拍摄的目的,拍摄的用途等等,也就是需要先明白对方的心意,然后再发挥自己的想象,找到一些案例,最终与对方沟通,达成一致后开始拍摄。这个过程是要付出很大的耐心的。

于我而言项目的拍摄,像命题作文,也像烹饪,主料给到你,然后自己搭配配料,做出属于自己的味道。

F:和一个行业相伴久了,人会被掏空,心里还挺容易产生烦躁跟厌倦感的。对摄影,你有过同样的感受吗?如果有,是如何排解的?

述禾:有过。休息,慢下来,做别的事,拍自己想拍的东西。

F:早前你也会写写东西,但现在几乎很少用文字表达什么了,变“沉默”的原因是?

述禾:可能是慢慢意识到(对于我而言)文字的表达更容易带来一些误解,通过摄影来“发言”更能让我觉得安心吧。

F:这一年剩下的计划是?

述禾:准备新的作品集、有几个合作的展览要完成、学习新的东西。

- End -

不靠谱的主编:fakesion

撰稿:R. | 图片:述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