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民银智库《每周金融观察》(2019.5.6-5.12)

原标题:民银智库《每周金融观察》(2019.5.6-5.12)

目 录

1. 4月金融数据

2. 固定收益市场

3. 外汇市场跟踪

4. 大宗商品市场

5. 股票市场分析

1. 银保监会发布一季度银行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

2. 信托机构股东回报总体下降

1. 焦点评论

2. 监管动态

3. 同业资讯

附件:

金融市场主要指标一览表(5月6日—5月12日)

1.4月金融数据

上周,央行发布2019年4月金融数据,新增人民币贷款1.02万亿,新增社融1.36万亿,均出现大幅回落。新增贷款中,居民贷款增加5258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093亿元,回落较为明显,中长期贷款增加4165亿元,依然保持稳健;新增企业贷款3471亿,其中新增短期贷款和中长期贷款均超预期回落,新增短期贷款为负1417亿元,新增中长期贷款为2823亿元,但新增票据融资为1874亿元,对企业贷款形成一定支撑;此外,新增非银金融机构融资为1874亿元。

货币方面,4月份M2同比增速8.5%,较上月回落0.1个百分点;M1同比增速2.9%,较上月回落1.7个百分点。4月新增人民币存款2606亿元,其中居民存款减少6248亿元,企业存款减少1738亿元,财政存款增加5347亿元,非银存款增加2785亿元。

4月社融增长1.36万亿,增速10.4%。社融增长回落一是由于新增人民币贷款环比降幅超万亿;二是由于未贴现票据同比少增。

点评:

4月份新增社融走弱,显示经济仍处于筑底阶段,经济企稳的基础仍不稳固。

2019年以来新增社融波动性显著增强,呈现“奇数月强、偶数月弱”的特征。1-4月新增社融分别为4.64万亿、0.70万亿、2.86万亿和1.36万亿,数据波动较为剧烈。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是受春节因素及早投放早收益的驱动,例如1月社融高增主要是由于早投放早收益驱动,2月社融因春节因素偏弱,3月社融高增则可能是由于今年春节稍早,春季开工带动融资需求趋旺,叠加季末银行机构冲贷款导致社融增速较快。二是由于4月经济出现企稳迹象之后,货币政策从宽货币-宽信用状态开始微调,重提流动性闸门,同时4月未例行降准,也从政策端影响了银行的信贷供给。

4月份一般贷款需求大幅走弱是社融不及预期的主要原因。4月企业和居民新增贷款仅为8729亿元,较3月份回落了超万亿元,是拖累社融的主要原因。首先,企业端贷款大幅回落,4月企业新增短期贷款同比减少2154亿元,反映出企业真实融资需求并没有明显起色;新增企业中长期贷款也在走弱,同比减少1845亿,企业整体新增贷款规模占比进一步下滑至34%。其次,就居民端而言,短端和长端稍显分化,居民新增短期贷款同比减少648亿,新增中长期贷款同比增加622亿。居民短贷走弱或受银行风格切换的影响,随着居民杠杆风险抬升,银行去年向零售贷款倾斜的战略在今年或有调整。居民中长期贷款稍有起色,可能是受一二线城市房地产回暖影响,后续可持续性有待考证。此外,表外未贴现票据环比回落1722亿元,表内票据融资环比增加896亿元,票据加快转向表内贴现,通常显示贷款需求不足、银行利用表内票据融资冲贷款规模。

4月份非标融资和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融资略有放缓。新增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环比小幅下降,两项非标融资合计环比下降了528亿元。虽然今年以来对于非标的监管有所放松,但在其他融资渠道畅通的情况下,非标融资需求被贷款和债券融资所分流,同比增长虽有恢复但整体仍然偏弱。4月地方债专项融资也有所放缓,新增融资仅1679亿元,环比下降853亿元,或是由于4月债市利率上升过快导致融资需求有所下降。

总体来看,4月社融数据初步印证一季度的社融数据改善更多是贷款投放节奏问题而非融资需求改善,目前的融资需求既没有大幅改善,也并非再度转向恶化,本轮融资将是L型企稳而非V型反转。目前,无论从生产、通胀,还是融资数据来看,4月数据都较3月有所放缓,预计货币政策将继续维持结构性宽松。(麻艳)

2.固定收益市场

流动性跟踪:上周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整体处于较高水平,央行共开展500亿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没有逆回购到期,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合计投放资金为500亿元。此外,本周二(5月14日)有1560亿MLF到期。

同时,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促进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央行上周宣布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对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执行与农村信用社相同档次的存款准备金率,该档次目前为8%。约有1000家县域农商行可以享受该项优惠政策,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为稳妥有序释放资金,确保用于扩大普惠信贷投放,此次存款准备金率调整将于5月15日、6月17日和7月15日分三次实施到位。

货币市场利率全线下行。存款类机构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DR001、DR007、DR014、DR1M分别变动-27BP、 -17BP、 -39BP、 -42BP 至1.82%、2.48%、2.35%、2.58%;银行间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R001、R007、R014、R1M分别变动-24BP、-37BP、-40BP、-43BP至1.88%、2.38%、2.51%、3.03%;各期限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隔夜、Shibor1W、 Shibor1M分别变动-26BP、 -12BP、-14BP至1.83%、2.57%、2.72%。

债券收益率全线下行。上周1Y、3Y、5Y、10Y期国债到期收益率分别变动-1BP、 -5BP、 -4BP、 -9BP 收至2.69%、 2.98%、 3.15%、 3.30%。1Y、3Y、5Y、10Y期国开债到期收益率分别变动-4BP、-11BP、-12BP、-7BP,收于2.87%、3.33%、3.60%、3.74%。信用债方面,1Y、3Y、5Y期AAA级中短期票据收益率分别变动-11BP、-13BP、-14BP至3.31%、3.82%、4.11%;1Y、3Y、5Y期AA级中短期票据收益率分别变动-11BP、-15BP、-14BP至3.59%、4.24%、5.06%。

点评:

受中美贸易摩擦升温、4月金融数据不及预期、进出口数据走弱、通胀依旧可控等因素影响,上周债市收益率出现大幅下行,十年期国债、国开债分别下行9BP和7BP至3.3%和3.74%。

从基本面来看,4月出口偏弱、进口偏强。中国4月出口(以美元计)同比降2.7%,前值增14.2%;进口增4%,前值降7.6%;贸易顺差138.4亿美元,前值326.4亿美元。出口下滑主要是由于外需疲弱,进口回升主要是由于内需企稳、政策鼓励扩大进口、原油等大宗价格上涨等因素。由于近期单月贸易数据波动加大,综合前四个月进口的累计同比增速来看,贸易走弱依然较为明显。1-4月进口累计同比增速为-2.5%,大幅低于2018Q4的4.4%。年初以来BDI指数快速下行,意味着全球贸易面临萎缩,加上中美贸易摩擦时有升温,预计外需疲弱将是今年贸易格局的主线。从通胀来看,4月CPI同比上涨2.5%,前值2.3%,环比上涨0.1%;4月PPI同比增0.9%,前值0.4%,环比下降0.1%。CPI环比转跌为升,主要由于食品分项环比降幅收窄。预计猪肉价格、蛋价和鲜果价格后市有望延续上涨, CPI环比仍然存在一定上行压力;基本面需求疲弱叠加翘尾因素,预计未来PPI同比进入下滑区间。从金融数据来看,4月新增人民币贷款和新增社融如期走弱,印证了一季度金融数据走强主要受放贷节奏影响,而非信贷需求大幅改善。

整体而言,预计货币政策未来仍将保持结构性宽松来托底经济。随着上周一央行罕见盘前1分钟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且在DR001重回1.65%后继续投放逆回购,央行的态度已经明确表明,货币政策工具箱还很充裕,央行有意愿也有能力对冲风险。对于债市而言,前期集中释放的利空已经减弱,目前基本面和政策面整体有利于债市。(麻艳)

3.外汇市场跟踪

美元指数呈现震荡调整态势。上周美元指数在97关口上方呈现震荡调整态势,周五收于97.3356,较前周下行0.13%;非美货币涨跌互现,其中欧元兑美元升值0.26%,收于1.1233;日元升值1.05%,收于109.94;英镑兑美元贬值1.34%,收于1.2998;澳元兑美元贬值0.32%,收于0.7001。

人民币汇率承压下挫:上周人民币兑美元[1]中间价由6.7286下调至6.7912,累计贬值626bp。在岸与离岸市场方面,在岸即期汇率收盘价由6.7366下调至6.8118,累计贬值752bp;离岸即期汇率收盘价由6.7344下调至6.8450,累计贬值1106bp。篮子货币方面,在4月26日至4月30日期间,三大人民币汇率指数整体下行。其中,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由95.70降至95.63;参考BIS货币篮子的人民币汇率指数由99.44降至99.37;参考SDR货币篮子的人民币汇率指数由95.69降至95.60。

点评:

中美贸易摩擦再生变局成为影响全球外汇市场及避险情绪的重要线索。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5日在推特中发表关于中美贸易摩擦的意外言论,强势打破了此前市场对于中美贸易谈判即将结束的乐观预期,中美贸易谈判不确定性再度增加,全球避险情绪随之快速升温、欧美主要股指纷纷承压下挫,日元、瑞郎等避险货币受到提振并屡创新高,日元汇率一举创下1.05%的周涨幅并升至近三个月高位。上周美元指数收盘价在97.3-97.7区间呈现震荡偏弱态势,延续前周跌势并收于97.3356。除受到市场情绪影响外,基本面也成为美元指数的重要拖累因素。一是经济数据方面,美国4月份除食品和能源外的核心CPI仅增长0.1%,通胀数据弱于预期;二是金融市场方面,周四美债收益率曲线时隔一个月再度呈现倒挂(盘中10年期美债收益率略低于3个月美债收益率),倒挂虽得以快速弥合,但一度使得市场对于美国经济衰退风险的担忧再起。当前市场重点关注中美贸易谈判最新动向,特别是中方赴美谈判进展情况,以寻求建立新的交易线索及价格预期。

利空因素偏多施压人民币在岸即期汇率跌破6.8。上周消息面因素较为集中,除了围绕中美贸易问题最新进展的官方报道及外媒消息持续更新外,4月份国内外贸、社融、通胀等重要经济金融数据也陆续于周内发布。周初受中美贸易摩擦生变影响,市场情绪较为紧张,我国权益市场快速下挫、债市收益率应声走低、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继前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4月制造业PMI小幅回落至50.1%之后,上周公布的4月经济金融数据整体较3月有所放缓:上周三海关总署公布的进出口数据显示出口端下行趋势延续,外需疲弱仍不容小觑;4月金融数据整体弱于预期,表明信用环境修复仍在进行当中;虽然4月CPI和PPI均有小幅抬升,但CPI走升主要受基数效应影响且涨幅不及预期。总体来看,利空因素偏多使得人民币汇率承压下挫,叠加客盘购汇需求进一步施压汇价,人民币在岸即期汇率较前周下调752bp后收于6.8118,为今年1月下旬以来首次收盘价跌破6.8。

当前中美贸易摩擦问题尚不明朗,外部不确定性上升或使近期人民币汇率的波动性有所加大。但越过短期波动来看,人民币汇率有望从内需改善中获得更多支撑。上周公布的4月财政数据显示,财政支出仍保持较快增长,个人所得税同比继续下跌、增值税减税效果仍待显现,我国财政政策仍在继续扩张;此外,5月初开始降低社保缴费比例,也有望对企业盈利起到提振作用。国内政策组合微调为“稳货币+宽财政”整体有利于进一步夯实人民币汇率的基本面。与此同时,国家外汇局日前发布公告称,年初至今我国共批准13家QFII投资额度共计47.4亿美元,超过2018年全年批准总额度。预计我国扩大对外开放的决心和正在推动的一些列改革举措,将吸引更多全球长期资本进入我国金融市场。(董文欣)

4.大宗商品市场

金价略有上行。期货方面,COMEX黄金上周收于1286.80美元/盎司,较前周上涨6.60美元/盎司,涨幅0.52%。现货方面,伦敦现货黄金收于1287.10美元/盎司,较前周上涨8.55美元/盎司,涨幅0.67%。截至周末,全球最大黄金ETF-SPDR Gold Trust持仓量为733.23吨,较前周减少7.59吨。

国际油价震荡走稳。具体来看,Brent原油上周收于70.86美元/桶,比前周上涨0.08美元/桶,涨幅0.11%。WTI原油上周收于61.71美元/桶,比前周下跌0.15美元/桶,跌幅0.24%。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方面,截至5月3日当周,美国原油库存减少396.3万桶,预期增加121.5万桶,前值为增加993.4万桶;汽油库存减少59.6万桶,预期为减少43.4万桶,前值为增加91.7万桶;精炼油库存减少15.9万桶,预期减少75.0万桶,前值为减少109.6万桶。炼厂设备利用率较前周下降0.3%。

点评:

金价略有上行,但后市方向不明朗。自3月末以来,黄金走势明显疲弱,与之相对应的是全球最大的黄金基金SPDR Gold Shares黄金持有量持续下降,上周进一步下降7.59吨。然而中美两国贸易争端再起波澜,市场避险情绪有所提升。此外,上周公布的美国PPI数据不及预期,前周美国申请失业金数据差于预期,且美国4月CPI同样不及预期,这令美元走弱,对贵金属有所支撑。在市场普遍寻找美元指数以外的避险资产的情况下,上周金价略有上行,但总体处于1280-1290窄区间交投。不过,美国经济总体来看依然表现较平稳,其在世界范围来说仍然相对一枝独秀,美元指数并无大幅下跌的基础,不利于金价大幅上涨;而中美之间的磋商目前看仍在僵持,市场避险情绪仍存。整体来看,近期市场不确定因素仍多,未来金价的方向性不明朗。

国际油价维持震荡行情。国际油价在经历了前期的高位调整后,目前似乎已逐渐企稳,上周美布两油基本震荡走平。一方面,贸易争端升级,对石油需求的预期造成一定的冲击;但另一方面,美伊局势持续升温,目前伊朗威胁可能终止执行伊核协议以及可能关闭霍尔木兹海峡,作为回应,特朗普制裁伊朗金属行业并派遣军舰驶往霍尔木兹海峡,考虑到霍尔木兹海峡的重要性,原油市场的地缘政治风险在加大。不过伊朗称与欧盟接近达成石油销售协议,这或使得伊朗出口清零的目标难以实现。此外利比亚内战仍在持续致使其原油供应减少,也对油价形成支撑。目前从基本面上看,OPEC+减产降低全球库存规模,同时美国页岩油产量增速也在减缓,但OPEC即将增产及美国控制高油价的诉求仍将成为压制油价的关键因素。综合看,多空博弈加剧,预计短期原油或维持震荡。(李鑫)

5.股票市场分析

主要市场指数先降后升:上周一主要指数在中美贸易冲突背景下大幅下跌,上周二至周四总体处于底部震荡状态,上周五有较大幅度回升,中证1000涨幅居首。上证综指、上证50、中小板指、创业板指、中证500、中证1000、深证成指、沪深300等主要指数分别上涨-4.52%、-5.14%、-4.99%、-5.54%、-4.58%、-4.17%、-4.54%、-4.67%。28个申万一级行业指数全部下跌;涨幅前五位分别为国防军工(-1.51%)、家用电器(-2.68%)、纺织服装(-2.94%)、建筑材料(-3.18%)、机械设备(-3.47%);涨幅后五位分别为建筑装饰(-5.19%)、交通运输(-5.29%)、钢铁(-5.80%)、通信(-5.86%)、非银金融(-6.20%)。国防军工、家电等行业板块涨幅居前。

消息方面,上周,央行数据显示,4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36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4080亿元;4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0200亿元,预期12000亿元;4月末,M2、M1同比分别增长8.5%、2.9%,增速分别比上月末低0.1个、1.7个百分点。4月份CPI由上月下降0.4%转为上涨0.1%。第十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于5月9日至10日在华盛顿举行。人民银行决定从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与农村信用社相同档次的存款准备金率,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创新提升,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决定延续集成电路和软件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吸引国内外投资更多参与和促进信息产业发展。

一级市场融资额环比大幅减少:按照上市日口径计算,上周股权融资金额和家数分别为150亿元和11家。其中,IPO融资金额16亿元,家数为3家;增发金额9亿元,家数为2家;配股金额0亿,家数为0家;优先股金额0亿,家数为0家;可转换债金额122亿元,家数为5家;可交换债金额2亿元,家数为1家;融资家数较前周增加4家,金额较前周增加13亿元。5月10日,证监会核发3家企业IPO批文,分别是松炀再生、元利科技和德恩精工。

点评:

上周无逆回购到期,央行开展500亿元逆回购操作,央行公告称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上周货币市场利率全部下跌、债券市场收益率多数下降,资金市场利率在上月反弹后有所下降。上周2年期国债期货、5年期国债期货和10年期国债期货资金价格指数与前周比分别上升14个基点、30个基点和55个基点。近期5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波动下降更多反映了市场对基本面回暖曲折的预期变化。2019年以来,虽然货币市场利率和货币类资产收益率仍处低位,但长端债市收益率中枢出现一定幅度抬升;伴随以蓝筹白马为代表的股票出现上涨,大类资产风险收益比显示蓝筹等优质股票类资产性价比优势出现较大削弱。

上周为五一长假后首个交易周,每个交易日A股市场成交金额分别为6572.87亿元、5377.55亿元、4885.42亿元、4338.13亿元和6098.94亿元。全周总成交额和日均成交额分别为27272.91亿元、5454.5亿元,两个指标与前周比分别上升138.87%和下降4.45%。日均量能显示市场总体仍处于缩量状态,市场交投活跃度持续降低。3月份以来两市日均成交额分别为9386.19亿元、8147.80亿元、7501.40 亿元、10045.37亿元、8556.72亿元、7737.96亿元、7090.62亿元、5708.65亿元、5454.5亿元,周环比分别增加-13.03%、-13.19%、-7.93%、33.91%、-14.82%、-9.57%、-10.31%、-19.49%、-4.45%。3月份、4月份和5月初量能变化数据说明当前市场行情总体处于存量式震荡结构行情特征。在当前的存量资金博弈阶段,市场热点虽然此其彼伏,但持续性较差。各路资金持续净流出,如截至5月9日,融资余额较4月高点减少400亿元;上周4个交易日沪深港通资金净流出174亿元,单周流出额创历史次高。资金持续流出的累积效应是交投清淡、股价下跌和高估值风险的持续释放。截至上周,上证综指、深证成指等主要指数出现周线三连阴。

上周有关部门发布4月金融经济数据,相比1月-3月份数据,4月数据出现一定幅度回调,表明宏观经济仍面临较大压力。4月挖掘机销量结束高增长、增速放缓至个位数,乘联会称4月份广义乘用车零售销量同比减少16.6%。前瞻角度来看,经济重现恶化迹象从金融政策层面支持股票市场流动性总量边际改善。4月社融增速较一季度出现明显回落,由去年同期基数高、政策调节等因素影响。当前,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将是影响宏观基本面的主要因子。

上周,中美贸易冲突出现较大曲折,这成为影响市场风险偏好的主要事件,中美贸易会谈的态势变化在很大程度上主导了A股市场乃至全球股市的波动。在国内出现“减税降费”稳增长、民营经济系列政策、金融政策调整稳杠杆、科创板制度创新等系列组合拳支撑之下,A股运行的基本面显然要好于2018年时期,即政府、企业等部门都做好了相关准备,并且实体经济运行出现积极变化。贸易冲突扩大对双方实际上是“双输”的局面,贸易额的减少降低了由于贸易带来的双方福利增加。对于美方而言,增税显然提高了消费者的购进价格,从而带来潜在通胀压力,但是前期特朗普减税和工资增加在一定程度使美国国内消费者能够承担关税增加而带来的福利损失。在全球经济高度联动化的今天,中美两个全球大国的利益共同点显著大于分歧点,因此两国经贸冲突的合理解决途径显然是共同合作、相向而行。如果两国经贸冲突持续存在,这将对全球经济和中美两国经济都带来不利影响,从经济角度意味着国内经济和全球经济增速下降成为必然,从而推动金融危机后本轮全球经济增长周期加速走向终点。据测算,如果中美冲突持续至2020年,将对中美两国GDP增速的影响分别是减少0.8%和0.3%。

上周六,易会满主席出席中国上市公司协会2019年年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此举意味着易主席在经历3个多月的履新观察后,其治市策略和理念逐渐清晰和明朗化。根据讲话,其治市方略可以简要概括为大力推动资本市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即通过遵循市场规律和法治精神,监管部门和上市公司做到“四个敬畏”,在此基础上以关键制度创新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当前阶段,关键制度创新是指推动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平稳起步,通过落实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证券发行注册制,做到增强发行上市标准的包容性和政策的可预期性,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继续保持IPO常态化。此外,通过深化存量改革,实施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行动计划;对垃圾企业坚决退市,促进市场及时出清。从中长期角度来看,监管层推动的资本市场结构性改革无疑通过制度重塑的方式有助于国内资本市场运行效率提高。管理层对资金占用、违规担保、财务造假等典型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将深刻改善市场生态,垃圾公司和壳公司将会越来越边缘化,与此同时具有核心竞争优势的公司将会持续获得估值溢价。(李相栋)

1.银保监会发布一季度银行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

一、银行业资产和负债规模增速继续回升。2019年一季度末,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本外币资产276万亿元,同比增长7.7%。其中,6家大型商业银行本外币资产112万亿元,同比增长7.8%;股份制商业银行本外币资产48万亿元,同比增长6.4%。银行业金融机构本外币负债253万亿元,同比增长7.4%。其中,6家大型商业银行本外币负债104万亿元,同比增长7.4%;股份制商业银行本外币负债45万亿元,同比增长5.9%。

二、银行业继续加强金融服务。2019年一季度末,银行业金融机构用于小微企业的贷款(包括小微型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贷款和小微企业主贷款)余额34.8万亿元,其中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9.97万亿元,同比增长24.7%。保障性安居工程贷款同比增长为24.6%,比各项贷款平均增速高出11.9个百分点。

三、信贷资产质量保持平稳。2019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法人口径,下同)不良贷款余额2.16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957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0%,与上年末持平。2019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正常贷款余额117.8万亿元,其中正常类贷款余额114.2万亿元,关注类贷款余额3.6万亿元。

四、利润增长基本稳定。2019年第一季度,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5715亿元,同比增长6.09%。商业银行平均资产利润率为1.02%,较上年末上升0.14个百分点;平均资本利润率13.24%,较上年末上升1.5个百分点。

五、风险抵补能力较为充足。2019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余额为4.15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2485亿元;拨备覆盖率为192.17%,较上年末上升3.13个百分点;贷款拨备率为3.45%,较上年末上升0.05个百分点。2019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不含外国银行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95%,较上年末下降0.05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52%,较上年末下降0.04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18%,较上年末下降0.02个百分点。

六、流动性水平保持稳健。2019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流动性比例为56.18%,较上年末上升1.26个百分点;人民币超额备付金率1.74%,较上年末下降0.81个百分点;存贷款比例(人民币境内口径)为72.22%,较上年末下降0.53个百分点。

点评:

一、多因素叠加作用下,一季度商业银行业绩实现较快增长

2019年第一季度,商业银行净利润同比增长6.09%,增速较去年前四季度和去年同期分别提升1.37和0.23个百分点,维持稳健增长。结合主要上市银行数据看,2019年一季度,老16家上市银行营收和拨备前利润增速均达到15%以上,呈现高增长态势。

2019年一季度银行业绩的高速增长,主要源于以下几个因素:一是低基数效应。去年一季度是金融监管最严的阶段,中小银行的资金成本处于历史高位,各类表外业务受限,而今年一季度金融监管边际规范宽松、货币政策全面放松,经济出现“小暖春”,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的经营环境发生较大变化。二是量价齐升带来净利息收入同比较快增长。其中,大行与农商行主要由规模驱动,股份行与城商行主要受益于流动性宽松环境下的息差较大幅度改善。三是非息收入同比增速走高。中间业务收入方面,一季度,受信用卡和三方支付业务拉动,银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实现较快增长;其他非利息收入方面,受益于资金市场利率走低,债券出售实现高价差收入、金融投资公允价值上升以及大行的非银子公司业务出现回暖。此外,今年起,上市银行全面实施新金融工具会计准则,会计科目的调整对投资收益造成影响,净非息收入同比实现大幅增长。四是去年以来不良加速确认,历史包袱减轻,资产质量总体稳定。

二、资产负债增速继续回升,贷款风险偏好仍低,存贷比有所下降

货币与财政双发力,资负规模继续平稳增长。2019年一季度,政策层面暖风频吹,逆周期调节加码。货币政策方面,受央行连续定向和全面降准、影子银行收缩放缓等因素影响,市场流动性相对充裕,资金较为充裕背景下,债券投资、同业资产环比高增,再叠加年初信贷“开门红”效应、政策对民企和小微信贷的持续引导倾斜,一季度广义信贷和货币双双反弹,维持在高位。财政政策方面,年初以来财政支出前置,地方政府债、专项债发行量同比高增,信用债领域大量资金也流向类地方政府平台,对基建投资领域产生明显拉动,银行体系相关贷款维持较快增长;同时,配合年初以来的减税降费政策,银行一般性存款实现较快增长。

地产和基建贷款有所回暖,零售业务保持强劲,银行体系低风险偏好持续。一季度金融数据和央行信贷投向报告显示,当前银行表内信贷资源仍主要投向地产和基建等传统项目,政策性银行和大型银行发挥主力作用,短期贷款(尤其是票据融资)高增,中长期贷款和表外融资低位回暖。在零售转型大背景下,以信用卡、消费贷和住房按揭为代表的零售贷款依然保持韧劲。

政策倾斜与支持下,小微贷款可得性加大。一季度,金融支持民企和小微的效果进一步显现,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长24.7%,较去年四季度末继续提升2.9个百分点,远高于总体信贷增速,小微企业资金可得性加大,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进一步增强。

一般存款增长较快,增量存贷比下降,流动性管理难度降低。一季度以来,受益于流动性宽松,DR等利率中枢持续维持低位,银行体系对高成本存款增长有所控制,同业往来负债收缩,应付债券和一般性存款增量,存贷款增速差收敛,银行体系存贷比扭转去年以来的逐季提升态势,由年末的74.34%下降至72.22%,流动性管理难度减小。

三、净息差总体保持平稳,结构有所分化,股份行改善明显

2019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净息差为2.17%,较去年四季度末微降1bp,总体保持相对稳定。去年二季度以来,在宏观和货币政策转向下,商业银行净息差逐季提升,由年初的2.08%提升至2.18%,成为助推银行业绩改善的重要因素。2019年一季度以来,货币市场利率整体处于低谷、回购交易等资金利率低位运行、存单发行利率下行,对银行负债构成利好,叠加资产端贷款定价相对具有刚性,一季度商业银行整体净息差与年初大致持平。

从结构上看,一季度末,大型银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净息差分别为2.12%、2.08%、2.07%、2.70%,较去年四季度末分别变动-2bp、+16bp、+6bp、-32bp,股份行改善尤为明显。具体来看,股份行净息差的改善主要受市场宽松带来的成本下行拉动;国有行净息差的收窄受制于一般存款占比较高格局下的成本相对上行;城商行受到资产端收益下行和负债端成本下行的双重影响,净息差改善幅度相对较小;农商行则在两端不利的背景下,净息差收窄幅度最大。

四、资产质量总体稳定,区域和结构继续分化,中小银行日益承压

2019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主要资产质量指标持续向好。其中,不良贷款率1.80%,较去年四季度末下降0.03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占比3%,较去年同期下行0.42个百分点至,实现逐季下降;拨备覆盖率192.17%,较去年四季度末提升5.86个百分点。去年以来,商业银行不良监管趋严,在不断优化资产结构、加大过剩产能和“僵尸企业”退出的基础上,商业银行通过加大不良认定、核销和处置力度,平滑利润、缓释风险、轻装上阵,不良贷款偏离度进一步下降,拨备覆盖率不断提升,资产质量总体较好。

从区域和结构来看,商业银行资产质量分化加剧。区域上,受地区经济表现差异影响,东北、华北、西南等区域银行业资产质量风险较大,长三角、珠三角地区资产质量则明显优异。结构上,一季度末,大型银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32%、1.71%、1.88%、4.05%,大型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逐步下行,尤其是伴随邮储银行的加入,资产质量进一步优化;股份行基本保持稳定;城商行不良贷款率逐季攀升,不良率较去年同期上行35bp;农商行不良贷款率较去年同期大幅上行79bp,再次步入4%的高区间。商业银行整体不良贷款率的下滑,主要由国有大行拉动,同时也与信贷资产加速扩张、加大不良核销等因素有关。

五、成本收入比小幅下降,科技与渠道投入继续加强

2019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成本收入比为26.69%,较去年四季度末下降4.15个百分点。这一方面受到一季度营收较快增长影响,另一方面也与银行成本支出的节奏有关。一般而言,银行成本支出多出现在下半年,成本收入比全年比较更为合理。此外,指标数值下降的同时,也并不代表商业银行在支出力度上的减弱,相反,随着科技竞争的加剧、转型提速,各商业银行在科技和渠道上的投入并未减弱,重点银行科技金融投入力度均在不断加大。随着科技金融战略的深入推进和银行新型网点转型升级,银行整体成本收入比将继续提升。

六、资本补充再提速,新型资本工具加速获批

2019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各级资本充足率均较上年末出现下滑,一级资本更为稀缺。尽管去年三季度以来,在监管呵护和发展需求下,银行业加快密集补充资本,多家银行资本充足率扭转年中以来的下行趋势,实现持续提升。但在加大支持实体经济、加快不良资产核销、表外资产逐步回表以及监管要求日趋严格等因素影响下,今年以来,中小银行、上市银行开启新一轮花式“补血”,优先股、可转债、二级资本债等工具轮番上场。商业银行密集补充资本金的背后,即体现了近期政策的利好支持,也旨在为下一轮的资本接续、规模扩张、稳健经营和风险处置增厚基础。

在扩充资本总量的同时,优化资本结构、提升资本质量也日益受到监管和银行关注。继中行首批发行400亿永续债之后,5月9日,银保监会正式批准民生银行发行不超过40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成为股份制商业银行获批发行的首单此类新型资本工具,体现了提高商业银行资本质量和资本充足率水平、增强风险抵御能力和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和助推小微企业成长、实现多渠道资本补充和资本结构优化的监管意图。未来,监管在鼓励内源性补充资本的基础上,将着力支持商业银行通过股票和债券市场补充资本,永续债发行的审批效率会进一步提高,优先股以及可转债的准入门槛会有所降低,各类含转股条款的债务资本工具也将探索发行,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将步入新的阶段。

七、二季度商业银行经营展望

2019年二季度,银行业经营环境将“稳中有变”。外部环境上,货币政策边际趋紧,流动性预计将更趋“中性”;内部经营上,“开门红”后复杂因素开始增多,4月以来,央行要求信贷投放均衡,减少波动,未来信贷规模管理和平滑节奏投放将浮出水面, 二季度信贷投放预期将有所趋缓,信贷投放继续向零售倾斜。净息差受主动负债成本上扬、贷款定价下行和政策支持实体经济影响可能收窄;资产质量依然承压,大型企业的风险加大、中小金融机构的风险暴露、个别区域的风险提升、运动式加力下的风险积聚等,都值得提前预警关注。

受资产增速放缓、负债成本上行、净息差再度承压等因素影响,二季度银行业营收增速预计有所放缓。同时,商业银行受政策“逆周期”调节的影响将更显著,伴随资产质量分类更趋严格,商业银行风险管控力度加大,“以丰补歉”的监管思路将制约利润释放。(张丽云)

2.信托机构股东回报总体下降

截至上周,全国68家信托公司完成发布2018年年报。从信托业微观层面看,信托业经营整体景气度降低,信托机构股东回报总体下降,不同公司经营绩效总体分化。

点评:

信托机构盈利面减少、股东回报同比继续下台阶。虽然多数机构仍然维持一定的盈利水平,但与2016年、2017年股东回报相比继续下降。2018年ROE中位数是9.99%,2017年ROE中位数是12.65%,2016年ROE中位数是13%,2015年全部68家信托公司ROE中位数是14.9%。中位数下台阶行业整体“ROE”仍延续下降趋势。信托资产规模的增长下降对收入和利润增长的负面作用显现。与过去相比,行业ROE下降成为必然,原因在于一方面是行业权益规模的显著增长,另一方面是利润水平增长较慢。从盈利横截面数据看,与2017年相比,高盈利能力机构数量持续减少。2018年,ROE25%以上的有2家,23%以上的有2家,16%以上的有7家。2017年,ROE25%以上的有1家,23%以上的有5家,16%以上的有16家。2016年,ROE25%以上的有1家,23%以上的有8家,16%以上的有20家。

不同信托公司经营绩效分化加剧。全部68家信托公司,26家净利润同比增长,42家净利润呈现负增长,盈利下滑的机构约占61.8%,业绩向上的占比不足39%。向上的即超过6成信托公司在2018年出现盈利下滑。代表行业发展风向标的“头部公司”出现近年来的首次负增长。如净利润前三名中信信托、平安信托和重庆信托2018年的净利润增速均为负增长,同比增速分别为下降6%、下降18.75%和下降15.24%。在行业普遍下滑背景下,部分机构出现逆势增长,如光大信托2018年度净利润11.17亿元,同比增速为112.04%;建信信托以126.86%营收增速由2017年的11名进入前五;爱建信托实现营业收入20.3亿元,同比增24%,净利润11.2亿元,同比增29%。

行业转型任重道远。资管新规颁布实施以来,信托业发展转型政策环境逐渐明朗。回归本源、提升主动管理能力、差异化发展已成为业界共识。集合信托业务特点决定其业务占比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信托机构的转型进程。行业数据看,集合资金信托占比已从2010年2季度约12%稳步上升到2018年四季度的40.12%。此外,68家信托公司中,2018年集合信托资产规模前十的信托公司,约占集合信托总规模的40%。集合信托仅仅是表象形式,信托公司提升主动管理能力需要相关创新业务布局发展。当前,消费金融、家族信托、资产证券化、慈善信托、股权投资、传统业务升级、国际化等“创新”业务成为信托公司主要经营关注点。总体而言,这些创新业务很难成为拉动业绩增长的大梁,仍处于成长期,不足以对冲通道、资金等传统业务规模收缩带来的不利影响。(李相栋)

1.焦点评论

险资投资银行永续债 最低资本评估标准出炉

5月7日,银保监会公布《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监管规则——问题解答第2号: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就保险公司投资银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最低资本评估标准进行了解答,明确了各类银行基础风险因子。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是商业银行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改善资本结构的创新资本工具。此次银保监会公布的问题解答明确规定:险资投资银行发行的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应计量交易对手违约风险的最低资本。具体来看,风险暴露为其账面价值;政策性银行、国有控股大型商业银行的基础风险因子为0.20,而全国性股份行的基础风险因子为0.23。此举有助于有效防范和化解风险,增强银行、保险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从数值上来看,此次银保监会确定的银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基础风险因子(0.20和0.23)在险资投资品种中处于较低水平,最低资本的提取更少。此举也从侧面反映了监管层面鼓励和支持险资配置银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意愿。

4月金融数据出炉 新增贷款、社融双双回落

5月9日,央行公布4月金融统计数据。数据显示,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02万亿元,同比少增1,615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36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少4,080亿元。此外,4月末,M2同比增长8.5%,增速比上月末低0.1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高0.2个百分点;M1同比增长2.9%,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低1.7个和4.3个百分点。整体来看,新增信贷及社融数据双双回落,不及预期。 新增信贷方面,住户部门贷款保持稳定,企业信贷成拖累。企业贷款增长偏弱的原因有以下几方面:一季度贷款放量增长使得信贷投放节奏过快,产生季节性回落;企业信贷需求不足,叠加一季度过快放款后银行储备不足,共同作用造成增速下滑。表外融资下降明显,其中委托贷款和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分别减少1199亿元和357亿元,信托贷款增加129亿元,表外融资整体减少1427亿,几方面原因共同作用,造成社融数据低于预期。

2.监管动态

银保监会:近期拟推出12条对外开放新措施

5月1日,银保监会发布消息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日前表示,近期拟推出12条对外开放新措施,包括:按照内外资一致原则,同时取消单家中资银行和单家外资银行对中资商业银行的持股比例上限;取消外国银行来华设立外资法人银行的100亿美元总资产要求和外国银行来华设立分行的200亿美元总资产要求;取消境外金融机构投资入股信托公司的10亿美元总资产要求等。

央行对部分中小银行定向降准

5月6日,央行网站发布消息,对部分中小银行定向降准。央行表示,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促进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

央行:拟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

近日,央行、外汇局就《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有关问题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通知提出,同一境外机构投资者可根据自身投资管理需要,将其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RQFII)项下债券账户和银行间债券市场直接投资项下的债券账户中所持有的银行间市场债券进行双向非交易过户。

央行:《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

5月7日,央行对《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进行了修订,包括:在《办法》附则中增加其他动产和权利担保交易登记的参照条款;取消登记协议上传要求;下调登记期限。现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央行:本月将在港发行第三第四期央票

5月8日,央行表示,15日将通过香港金融管理局债务工具中央结算系统债券投标平台,招标发行2019年第三期和第四期中央银行票据。第三期中央银行票据期限3个月,到期日为2019年8月16日。第四期中央银行票据期限1年,到期日为2020年5月17日。以上两期中央银行票据发行量均为人民币100亿元,面值均为人民币100元,采用荷兰式招标方式发行,招标标的为利率。

3.同业资讯

大型国有银行

工商银行:发布国内首个量化股债轮动策略指数

5月5日,工行发布国内第一个股票和债券资产轮动策略基准指数——“工银量化股债轮动策略指数”。该指数是一个可投资指数,以长期投资为理念,可帮助投资者把握股票和债券相对价值,进行大类资产配置。数据显示,2006年12月至2019年4月,该指数累计收益率为730.58%,年化收益率为19.60%,相对沪深300指数的超额收益高达636.01%,年化超额收益率为13.81%。

建设银行:与福建签署建设战略合作协议

5月5日,建设银行与福建省人民政府签署支持新福建建设战略合作协议和深化数字福建建设合作框架协议。建设银行将在未来5年间为福建提供不少于5000亿元的意向性融资支持,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建设。双方将共同研究探索数据资源增值利用的实现路径,汇集、对接政务数据、社会数据,进行市场化的开发利用;共同推动设立联合实验室、研究中心等创新平台,应用最新的安全技术,打造“数据+金融+科技”模式的数据金融体系。

交通银行:与华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5月6日,交通银行与华为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交行与华为接下来将进行多维度、多层次的人才培养合作,并依托华为的技术研发平台,在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ICT基础设施建设及前瞻性技术研究等方面展开全面深入的合作。

农业银行:推出“保理e融”

5月8日,农业银行与中企云链发布“保理e融”产品,该通过信息技术获取核心企业应付账款在供应链各级供应商中的流转路径,根据真实交易项下的自偿性还款来源,为核心企业上游各层级供应商提供融资服务。同时,“保理e融”帮助核心企业降本增效,构建良好的供应链生态,将供应链变成核心企业、小微企业、第三方供应链服务平台和商业银行四方的“共赢链”。

政策性银行

农发行:在上交所成功首发100亿元金融债券

5月9日,农发行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以公开招标方式成功发行100亿元金融债券。这是农发行继去年11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首发金融债券之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发金融债券,完成了对交易所市场的全覆盖。本次农发行发行的债券1年期50亿元,发行利率2.63%,低于前一日中债同期限债券估值25个基点,获得7.5倍认购倍率;3年期50亿元,发行利率3.28%,低于前一日中债同期限债券估值15个基点,获得6.7倍认购倍率。

全国股份制银行

兴业银行已代理300余家银行接入金融基础设施

近日,兴业银行发布消息称,截至目前,兴业银行已代理341家银行接入金融基础设施,为357家中小银行提供商业银行核心系统建设和运行托管的科技输出服务。据悉,近年来,兴业银行的金融生态圈持续扩张,目前已与1,906家中小金融机构建立合作关系,实现1,281家金融机构在“机构投资交易平台”开展投资交易。

光大银行:全新上线“财富体检”功能

5月6日,光大银行在手机银行APP正式上线“财富体检”功能,向客户提供在线“资产检视+资产配置”的创新服务。据悉,光大银行“财富体检”模型经过历史数据回测,积累大量数据与客户案例。在此基础上,通过科学的模型、完善的测评机制,“财富体检”功能可对客户的财富状况进行准确评估,让客户全面了解自己的财富和风险状况,从而有针对性地调整资产配比。

华夏银行:推出首支以ESG为主题的理财产品

近日,华夏银行推出了首支以“ESG”为主题的理财产品。ESG包括信息批露、评估评级和投资指引三个方面,是社会责任投资的基础,是绿色金融体系的 重要组成部分,其本质是价值取向投资。ESG的核心特点是把社会责任纳入投资决策,以改善投资结构、优化风险控制并提升长期收益。如今,企业通过ESG投资贯彻可持续发展理念已逐渐成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手段之一。

浦发银行:与郑商所签署全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5月7日,浦发银行与郑商所签署了全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郑商所和浦发银行将在期货保证金存管,电子化资金业务系统,标准仓单质押融资,业务研发与课题合作,新产品开发与推广,业务拓展支持与服务,基础金融服务等方面持续开展深入合作。

恒丰银行:总分联动债券投资优质客户导入模式首单业务落地

近日,恒丰银行总分联动债券投资优质客户导入模式首单业务落地重庆分行。今年3月,恒丰银行创新提出总分联动债券投资优质客户导入模式,即利用总行金融市场部在债券投资领域的专业性和长期积累的市场资源优势,协助分行与未曾合作过的优质客户开展债券投资合作,满足客户直接融资需求,并以债券投资为契机,促使分行与客户达成深度合作意愿,全面开展业务合作。

民生银行:获批发行不超过400亿永续债

5月9日,银保监会正式批准民生银行发行不超过40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人民银行将开展央票互换(CBS)操作予以支持。这是股份制商业银行获批发行的首单此类新型资本工具。民生银行9日公告,该行将在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发行完毕后的一个月内,就有关发行情况和资本充足率变化情况向银保监会提交正式书面报告。

其他商业银行

5月6日,长沙银行发布公告称,监管同意该行境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6000万股的优先股,募集资金不超过60亿元。据该行此前披露的发行预案,本次优先股所募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截至今年3月底,长沙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已降至9.28%,仅高出最低监管要求0.78个百分点。

5月8日,渣打银行(中国)宣布,近日通过为中国石油化工行业的龙头企业提供创新的结构化白银融资方案,率先以“一站式”方式满足该企业在生产周期中全流程的贵金属融资、风险管理及实物需求,为中资企业在扩大大宗商品进口中的金融需求提供了创新支持。

金融市场主要指标一览表

(5月6日——5月12日)

民生银行研究院 金融发展研究团队

minshengyinhang

陈正虎 chenzhenghu@cmbc.com.cn

张丽云 zhangliyun@cmbc.com.cn

李相栋 lixiangdong1@cmbc.com.cn

麻 艳 mayan12@cmbc.com.cn

董文欣 dongwenxin@cmbc.com.cn

李 鑫 lixin68@cmbc.com.cn

宋江立 songjiangli@cmbc.com.cn

联系人|麻艳(微信:mycufe)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