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知否知否,那些鸟类的语言竟能预知福祸?

原标题:知否知否,那些鸟类的语言竟能预知福祸?

春夏之季,树上的鸟儿就开始多了起来。鸟类有些独特的语言,久而久之,人们就把这些语言附会了各种寓意。比如喜鹊了好运,猫头鹰代表了霉气,而杜鹃和子规又代表了凄婉的感情。你还知道什么鸟?

张延伟 | 文

雁和燕对爱情的态度截然相反?

于鸟类而言,春天到来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南雁北归、燕子筑巢了。

一直以来,人们都把大雁看作团结和力量的象征。大雁迁徙时长途跋涉,必须互相帮助。它们飞行时利用互相展翅拍打制造出的漩涡式气流形成上腾力,将整个雁群抬升,抵御风阻,节省体力,同时又能加快速度。因而群雁总是队形整齐,排成“一字”或“人字”形集体迁徙。

小时候,我就最喜欢这样的“雁阵”,直仰得的脖颈发酸、雁群彻底在视线里消失才罢。大雁在飞行中不时发出中常发出“嘎——嘎——咿——呵”的叫声,仿佛在呼喊着“快快加油”的号子,给同伴以莫大的鼓励。

人们普遍的说法是,大雁对爱情忠贞不渝、从一而终,一只大雁死去,另一只绝对不会独活,要么自杀身亡、要么郁郁而终。所以在一群大雁里很少出现单数。

燕子则预示着平安吉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据说燕子一般选择风水好的地方生活,在农村,一有燕子来自家筑巢,老人们非但不以唧唧喳喳的聒噪和随处抛洒的粪便为扰,还千方百计加以保护,还会告诫顽皮的孩子:可不敢捣毁小燕儿窝,会瞎眼哩。

然而燕子在对待爱情的态度上,却和大雁是截然相反。据说一只燕子失去另一半,大多当天就能找到新的配偶,很快便又成双成对地出现在人前了。

早些年,村里的说书艺人书治伯讲过一段唱词,大意说大雁与小燕理论,对它们“夫死妇改嫁,妇亡夫再娶”的做派嗤之以鼻。

当时我觉得有趣,专门记录下来,可惜在后来的搬家过程中遗失了。看来持此看法者古来有之,应该是“从一而终”等封建礼教的产物。

喜鹊猫头鹰真能报喜送忧?

在农村,大杨树上随处可见树枝堆起的喜鹊巢穴。喜鹊自古以来就深受人们喜爱,在民间更是吉祥喜庆的象征。现在人们装饰新房或春节剪贴窗花,“喜鹊登枝”居多。

喜鹊的叫声“喳喳喳喳,喳喳喳喳”,仿佛在说“喜事到家,喜事到家”,人们最觉惬意的,莫过于未出屋门就听见院内枝头喜鹊的欢叫。

唐代张鷟在《朝野佥载》中记录有一段灰鹊报喜的故事:贞观末期有个叫黎景逸的,家门前树上有个鹊巢,他常喂食巢里的鹊儿,时间长了,人鹊之间就有了感情。

后来黎景逸被冤入狱, 突然一天他喂食的那只喜鹊停在狱窗前欢叫不停。他暗想大约有好消息要来,果然三天后即被无罪释放。原来是喜鹊变成人假传圣旨,帮助恩人脱难。

我国民间还有“鹊桥相会”的传说:每年七夕,人间所有喜鹊都飞上天河,用羽毛和身体填河成桥,帮牛郎织女相会,所以后人就以鹊桥代指男女情缘,中国的“情人节”也被定在农历七月初七......凡此种种,喜鹊一直被赋予美好的意涵。

而猫头鹰就没这么幸运了。猫头鹰俗称“咕咕喵”,长相古怪丑陋,两只眼睛又大又圆,在黑夜里放射出一缕寒光,令人不寒而栗。

猫头鹰长得虽没有喜鹊轻盈可爱,起飞时却像幽灵一样飘忽无声,叫声阴森凄凉,特别是还能发出笑一样的声音,更令人恐怖。

在我老家,人们常说:“不怕咕咕喵叫,就怕咕咕喵笑。”还说“咕咕喵进了庄,不是死就是伤。”因而猫头鹰被称作“报丧鸟”。

我小时候,夜里只要一听到猫头鹰叫,奶奶就会朝着它们发声的地方又吐唾沫又跺脚,还要连续大喊几遍:“秤盐买砂锅,炖咕咕喵肉吃哩!......”说这是一种“破法儿”。

喜鹊报喜和猫头鹰报忧到底有没有依据?

科学研究证明,喜鹊多食害虫,喜欢在晴好天气出来活动,而人们也乐于选择此时外出走亲访友,喜鹊鸣叫“喜事有、贵客到”也就不难理解了。

而猫头鹰由于嗅觉灵敏,能够闻到病入膏肓的人身上散发出的一种特殊气味,从而循着这种气味飞到那户人家附近,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鸣叫,人们自然就把逝者的死因扣在猫头鹰头上。

如果知道是人之将死引来了猫头鹰,不知又作何感想?

神鸟思乡与子规啼血

“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河南人大都认同自己的祖宗是从山西洪洞大槐树下迁移来的说法。

洪洞县自1991年以来在清明期间举办祭祖节,每到这时候就会有成千上万只小鸟从四面八方集聚而来,晚上栖息于大槐树丛中,白天飞翔于祭祖园的上空,遮天蔽日。

奇怪的是这些鸟只在祭祖节期间才能看到,过了祭祖节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种鸟形状像麻雀但较麻雀稍大,颜色灰褐,来时鸣音响亮、啾啾欢啼,去时却叫声哀怨凄凉。

鸟类学家也弄不清楚它们属于哪一种类,当地人说它们是大槐树移民先祖灵魂所变,生不能回归故里,死后化作鸟儿飞回故乡查看日新月异的变化,自然来时欢喜去时不舍。于是当地人干脆把它们叫作为神鸟和思乡鸟。

春天里乡下最容易听到的,就是“布谷,布谷”地叫着催促人们“快快种谷”的布谷鸟叫声了。

布谷鸟是杜鹃的俗称。传说古代蜀国有一位开明皇帝叫杜宇,与他的皇后恩爱异常。后来杜宇遭奸人所害,凄惨死去。

杜宇生前很爱百姓,死后灵魂化为一只小鸟,每年春天农忙时节就飞来田间,一声声地叫着“布谷,布谷,快快布谷”催促农人播种、插秧,人们叫它“布谷鸟”。布谷鸟的嘴巴叫得都流出了血,鲜血滴洒在地上,染红了杜鹃花。

而皇后也日夜悲伤,念叨着“子归,子归”盼望丈夫归来,终究郁郁而逝。她的灵魂也化为一只小鸟,和原来杜宇魂化的那只小鸟双双飞去。于是人们又把这种鸟叫“子规”。

北宋诗人王令在《送春》中说:“三月残花落更开,小檐日日燕飞来。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子规留恋春天的情怀和执着相依的形象跃然纸上。

除了公冶长谁还懂鸟语?

公冶长是河南襄城人,据说年轻时因为吃了蛇胆而心窍大开,能听懂鸟语,后来成为孔门七十二贤之一。迄今,我家乡一带还流传有许多关于他的神奇故事。

有一次,公冶长正在北山砍柴,有只乌鸦在他身边叫道:“公冶长公冶长,南山有只虎衔羊,你吃肉来我吃肠!”公冶长在乌鸦带领下到南山寻找,果然看见山沟里躺着一只被老虎咬死的山羊,于是欢欢喜喜地把山羊拖回家,剥皮开膛吃肉,却忘了乌鸦的嘱托,直接在地上挖了个坑把肠子等内脏给埋了。

乌鸦怀恨在心,寻机报复。过了几天,公冶长正在南山砍柴,那只乌鸦又来到他身旁叫到:“公冶长公冶长,北山有只虎衔羊,你吃肉来我吃肠!”于是公冶长手里提着柴刀,急急忙忙就往北山赶。

他远远地就见许多人围着在看热闹,情急之中大喊:“大家都别争,是我砍死的!是我砍死的!”

等他拨开人群一看,顿时傻了眼,原来地上躺着个人,不知被谁给杀死了。衙役一见公冶长自己承认杀人,手里还拿着把刀,不由分说就把他给绑了。

等来到公堂之上,公冶长死活不承认杀人的事,并把自己听懂鸟语、乌鸦报复而误传消息的经过讲述一遍。县尹不信,悄悄让人通知夫人把后堂燕子窝内的雏燕藏匿在袖筒之内,然后把公冶长带了过去。

只见一对燕子围着燕窝上蹿下跳、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县尹就问公冶长:“燕子在说啥?”公冶长回答:“燕子在说,咱们一无怨二无仇,为啥把俺孩儿藏你袖里头?!”

县令暗暗称奇,知道凶手另有其人,就把公冶长给放了。

其实,鸟儿因呼伴、求偶、争食、克敌、夺巢等需要发出各色各样的鸣叫,就像人类的语言一样与生俱来,而不同的人又因所处环境和心情不同,听到的声音也不尽相同,所谓吉凶福祸随心转,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对鸟类的这些独特语言,我们还是不必刻意去解读罢。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张延伟,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禹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

欢 迎 投 稿

邮箱 yujimedia@163.com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salome1203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张延伟 南雁北 腾力 书治伯 妇亡夫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