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露出本质,31年前女教师在报刊写了封信,戈尔巴乔夫为何大怒?

原标题:露出本质,31年前女教师在报刊写了封信,戈尔巴乔夫为何大怒?

1988年,是苏联戈尔巴乔夫推行“新思维”的第三年,戈氏的改革思路已全部展开,但又充满矛盾。这一年的3月13日,《苏维埃俄罗斯报》刊登了圣彼得堡工学院女教师尼娜·安德烈耶娃的一封读者来信。在信中,安德烈耶娃毫不客气批评苏联现状,她认为苏联掀起否定斯氏和苏联历史的逆流。该信在报纸刊登后,很快被苏联各加盟国、各大城市及各行业的报纸转载937次。安德烈耶娃作为一位不出名的教师,也顿时成为苏联“网红”,她所在的学校收到全国各地、各个阶层的人来信达到上万封,其中80%的来信支持安德烈耶娃的意见。

安德烈耶娃在报刊发的信件,也引起苏联高层的注意,并且在苏联高层内部产生不同争论。时任苏G委员叶·库利加乔夫后来回忆说:“为了这封信,苏联政局连续召开了两天会议,会议由戈尔巴乔夫主持。会议的议题居然是找出写信人后面的主谋。与会人员都在问,他们指向的是我,但只是没说出名字而已。我正面评价了篇文章,但此时领导层居然出现这种奇怪现象,一封捍卫苏联的人民来信,高层竟然讨论了两天,而大量反苏联反民众的信,政治局一次都没开会。两周后,戈尔巴乔夫直接对我说:我们搞清楚了,背后主谋不是你,但你支持她的观点。’在调查主谋一事上,雅科夫列夫很卖力,因为很多人赞同安德烈耶娃的观点。”这位高层说出此信在苏联高层中轩然大波,也看出戈尔巴乔夫既生气又重视,为什么戈尔巴乔夫生气而重视呢?

对于安德烈耶娃的来信,从网上搜索到信的相关内容。在这里我们看看这位正义的教师如何忧虑苏联的前途。此封信的主题是《我不能放弃原则》,该信的发表背景很特殊,正是戈尔巴乔夫全面推行“新思维”的关键时期,也处在苏联倡导“公开性”、“多元化”的改革之中。当时苏联的改革,把民众的思想搞乱了,很多反苏联反对苏联开创者的言论铺天盖地。他们从否认斯氏,到否认苏联体制,煽动不明真相的民众制造骚乱。在这种乱象之下,苏联并不缺坚定的维护者和有识之识。

安德烈耶娃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写了这封名为《我不能放弃原则》的公开信。从她的信件内容看,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信件直指当前问题本质。

对于戈尔巴乔夫在改革中推行的“公开性”、“多元化”,导致国家意识形态的严重混乱,安德烈耶娃在信中说:在当代大学生中,他们产生了对苏联改革道路、经济及意识形态方面的争论,公开透明的取消批评的禁区,在民众反响较大,“尤其是青少年,对这些问题的理解,在一定程度上,有的来自西方电台广播的‘提示’,有的来自那些对社会主义核心理念动摇的人的影响。这些人谈论的是多党制、传教自由、移民国外、在报刊上有自由发表的权利等言论,甚至要求取消对文化管制,废除苏联义务兵役制。但争论最多的是对祖国的历史。”

安德烈耶娃认为苏联居然把否认歪曲历史人物和国家开创者的言论当成主流。学生把谈论历史中的错误作为时髦话题,大量学生虚无主义思想严重,对历史缺乏客观的认识。安德烈耶娃认为,披露“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在苏联的反革命运动”,把对国家有贡献的领导人写成罪恶,成为轰动一时的文章。

她还指出苏联文艺作品中出现了丑化国家开创者的作品,甚至在主旋律的戏剧中,把人物丑化成没成型的泥塑,年轻人却无比的兴奋。甚至有些人把抹黑苏联历史和现实的横幅挂出来,有的戏剧表演者,甚至让扮演国家开创者的演员下跪。安德烈耶娃指出“在《布列斯特和约》中,剧作者和导演竟让开创者跪倒在列夫·托洛茨基面前。作者的立场表现得再明显不过了!”

对苏联领导人斯氏进行仇恨的人身攻击,安德烈耶娃严肃的写道:“那些使我国成为世界强国的工业化、集体化强国,正被强行封入‘个人崇拜’的公式中。一切都备受质疑。事情甚至发展到坚持要求那些所谓‘斯氏主义者们’忏悔自己的罪过。那些将暴风骤雨的时代诽谤为‘人民的悲剧’的小说和电影则备受赞誉。

安德烈耶娃对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也指出了缺陷, “我特别无法赞同的是沙特罗夫对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原则的彻底背离。他考察苏联历史最重要的时期时,将社会发展中的主观因素绝对化了。并且,明显忽视了阶级和群众运动中体现出来的历史规律。无产阶级群众和布尔什维克党沦为‘背景’,而行动着的,却是那些不负责任的政治人物。……那些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方法论为指导,分析特定历史阶段的评论家们,令人信服地证明了沙特罗夫在歪曲我国的社会主义历史。他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但如果没有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贡献,我们现在连改革的资本都没有!

安德烈耶娃的信虽然很尖锐,便她指出苏联存在的现实问题,以及意识形态方面存在的重大问题。这些问题不解决,苏联很危险。因此,她的信得到了广泛的支持。

安德烈耶娃的信虽然得到80%的民众的支持,但却触动了戈尔巴乔夫那根“敏感神经”,在戈尔巴乔夫眼里,他认为这是“保守派”向他的攻击,其目的就是阻碍他的改革,但戈尔巴乔夫却看不到,他的改革已经将苏联推向深渊。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戈尔巴乔夫在苏联推行的“改革”,主题是“ 新思维”、“公开性”,在这两个主题的推动下,苏联很多历史就变成重新审视,这就触动苏联复杂的深层问题。很多人认为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就是要打破过去的“禁区”,而且历史上的一些限制也需要突破和改变,此时苏联出现了很多过去没有文章、小说、言论,可以说种类很多,一些过去严令禁发行的书籍出版了,这既给民众的一种思维错乱,到底过去是对的,还是错的?而且放开的一些文艺作品中,必定存在很多问题,但戈尔巴乔夫并没有要求进行研究鉴定。

1986年12月,格鲁吉亚共和国制作一部影片名为《忏悔》,并公开进行了放映。此影片居然用寓言方式攻击斯氏制度,但没想到这部影片拍摄得到时任格鲁吉亚领导人谢瓦尔德纳泽的同意。

对于戈尔巴乔夫推行的“公开性”、“多元化”,俄罗斯作家弗·格·博亚里诺夫曾说:“‘公开性’,让很多苏联人头脑发热,一些持不同政见者跳出来。他们利用此时机,不断出版作品,这些作品对苏联亡党亡国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戈尔巴乔夫甚至也公开承认:“很多作品公开出版或放映是我同意的”。他还感慨说:“真可惜,在大学时代竟然没能看到这些作品!”其本质就看出来了。

戈尔巴乔夫在改革过程中,撤换了很多不听话的干部。此时安德烈耶娃的信件出现,必定让戈尔巴乔夫不舒服。从他“改革”的言行看,如果他放任安德烈耶娃的信,实际上就不符合戈尔巴乔夫“改革”形象,也不会得到西方国家的支持。因安德烈耶娃的信也引起西方国家的警觉,他们认为这封信阻碍了戈尔巴乔夫改革。

对于安德烈耶娃的来信,戈尔巴乔夫和他信赖的宣传部长雅科夫列夫亲自撰写和组织文章,对安德烈耶娃的来信进行公开批判。认为她是“反改革分子的宣言”,苏联各大媒体进行转载,也对安德烈耶娃进行批判。一个最高领导人,对于同志直言竟然亲自上阵批判,这在苏联历史上是没有的。

一位学者说:“戈尔巴乔夫对安德烈耶娃的不满,本质上是阻碍了他的改革。戈尔巴乔夫的改革的本质,就是取消苏联的休制,让苏联成为资产阶级体制。”

2011年是苏联解体20周年,也是安德烈耶娃写给《苏维埃俄罗斯报》来信23周年。俄罗斯很多媒体重新刊登了这封来信,一些媒体还采访了安德烈耶娃。俄罗斯人重新客观审视23年前的那段历史。

2003年3月13日,全苏布尔什维克中委以《星星之火已经燎原》为题发表文章,纪念安德烈耶娃《我不能放弃原则》发表15周年。文章指出,“1988年3月是戈尔巴乔夫‘有人道主义面貌的社会主义’改革第三个年头,苏联虽然积累很多负面因素,但戈尔巴乔夫却变相实行资本主主管理原则,使国家经济问题加剧并恶化,很多人抢劫公共财产,使生活必需品和价格上涨……。”

2008年2月28日,俄G撰文《写在安德烈耶娃<我不能放弃原则>发表20周年之际》,文章指出:“苏G二十大后,社会科学界少数人和‘民主派’疯狂诋毁斯氏及其事业的运动,从而分裂了社会,摧毁了社会道德、精神和政治的统一。”

现在俄罗斯人对苏联的历史已经趋于客观看待了,毕竟“覆水难收”。但在俄罗斯人眼里,很多苏联时期自豪的记载被唤起,一些被推倒的英雄和伟人的雕塑重新矗立在莫斯科及各大城市。对于一个喜欢快速见效而大破大立的民族来说,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进步。

欢迎各位看官批评指正,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戈氏 尼娜· 安德烈耶娃 苏g 苏联政局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