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时尚 | 独家:成为 Nathan Westling 后的首次专访

原标题:时尚 | 独家:成为 Nathan Westling 后的首次专访

我接起电话,另一端传来男性的声音——“是 Collier 吗?”我紧接着追问对方身份,他回答说“我是 Nate”。 简单的对话之中反映了过去一段时间以来,这位超模自我改变的真实故事。这位半年前还以 Natalie Westling 为名的新生代女模,如今已经彻底重获新生,以全新的生理、姓名、身份和语气与我们对话。在此期间 The Society 模特经纪公司代表他联系我,问我是否愿意为 Nate 拍摄新的模特卡,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邀约,这不仅是一次单纯的拍摄,我支持 Nate,这将会是一场伟大的概念性拍摄。同样的公司,同样的孩子,却变换了发型,也更改了名字。

Nate 身着T恤来自 Martine Rose,短裤和袜子来自 Vetements,首饰均为模特私物(以下皆是)。

虽然拍摄过无数跨性别的面孔,但作为一个深谙媒介魅力的时尚摄影师,这样意义特别的封面项目还是头一次。因此,在开始我们的对谈前,我先跟 Nathan 分享了这样的观点:外界总想给酷儿群体施加定义。而我也鼓励 Nate 不要在乎其他人的声音,他有权拒绝回答异性恋思维下提出的细节和质疑。虽然 “性别流动”这一措辞打破了衡量性别的绝对性,但人们还是坚持想给跨性别群体打上标签。为什么就非要把人按酷儿、异性恋、跨性别者、男性等等分门别类呢?套用一句 James Baldwin 对性别认同的理解——他会随着血液的跳动而变化。正因如此,成就了崭新的 Nathan Westling,还是多年来我们拍摄过的那个滑板少年,只是声音低沉了,态度平和了,双臂健壮了,头发剪短了……

Collier Schorr:Nathan,这是你以男性身份从事的第一份模特工作,感觉如何?

Nathan Westling:虽然总体上感觉不错,但和我的预期有些不同。我之前习惯了做女装模特,所以这次从男装角度出发,体验到了完全不同的环境和造型……显然男模和女模还是有很大差异的——你肯定看出来了——我花了点时间才进入状态。但并不费劲,就是感觉‘哦,还真跟以前有点不一样。’

背心、长裤及腰带来自 Martine Rose,鞋履来自 R13。

衬衫、短裤及袜子来自 Vetements。

虽然咱们很熟了,但这次给我感觉是在拍一位新人。或许之前我们的脑海中都闪过一些预设的场面,比如阳刚是什么样子,怎么拍出男性化的照片,男性化的动作又该是什么样的,忘记了拍摄的原意,草草了事。不过当你真正走到镜头前,尽情展现你的态度、你的想法、你的形象时,一切顾虑都烟消云散了。整个过程就像是与内心对话,而你一直用画面诉说着:“这就是我。”

是的没错。在镜头前做自己的感觉很好。这是我从未有过的体验,以前并不知道做男模是什么感觉。我很满意这次拍摄的成果,我也很享受内心这份自在的感觉。很高兴能分享我的故事,我觉得很酷。

我认为大家都像知道你转变背后的故事。但有一个度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人们需要知道多少,以及人们应该了解多少。我觉得异性恋群体对这一切都无比好奇,包括对身份、肉欲和吸引力等等事无巨细,甚至会提出一些带有攻击性的问题。但别担心,我今天要聊的都是基本问题。你小时候是如何看待男性气质的? 和你现在的状态一样吗?这个词的含义有没有发生变化,或者说对你而言始终如一?

我想没有变化。我三岁时就开始玩滑板了,一直都挺男孩子气的,总在户外玩,做一些‘男孩子’的事情,和邻居家的男孩一起玩。长大以后还是一样,真的没怎么变。

套装来自 Martine Rose。

曾经的模特生涯会让你感到吃力吗?

身为女模真的令我越发困惑,直到去年,我真正开始考虑转换性别。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渐进的过程。以前我无法与外界的声音合拍,当穿上高跟鞋、画好妆、成为众人称赞的美人……内心却完全感受不到呼应。但我还是非常尊重时尚行业、服装和设计师们的。我一直把这份工作视为艺术创作,与团队一起创作出惊艳的作品。这就是我对模特这一职业的看法——没有日复一日的重复和无聊,每一天都是新鲜的,也庆幸自己不用坐在办公室。我一直把这份工作当做实现自己终极梦想的工具,我爱这份工作,它能让我体验到活在梦中的感觉。

能和我们讲讲你是怎么与公司讨论这次转变的吗?

其实我们一直有聊过,但直到去年11月我才下定决心。刚开始的时候我并没准备好,很多事情都需要提前落实。我希望在经济独立稳定之后再做转变,最好对职业生涯有利,所以没有操之过急。

讲讲服用睾酮素是什么体验吧?

比我想象之中好很多,没什么可担心的。我要每周给自己注射一次,药效正好。我并没有在医院待太久,就意味着要习惯在公寓里完成一切。现在我已经很熟练了,但刚开始的时候,要在身上找到准确的注射部位非常困难。我喜欢身体发生改变的感觉,就好像我在一点点进步着一样。

背心来自 Lanvin,牛仔裤来自 Vetements,腰带来自 Martine Rose。

夹克、T恤及牛仔裤来自 Balenciaga,帽子为造型师私物。

T恤及长裤来自 Raf Simons,腰带来自 Martine Rose。

几周前我们聊过这个问题,我突然想到,你说过注射睾酮素弥补了你体内缺失的生理反应?

没错。我与医生和药剂师都聊过自己情绪暴躁的症状——过去十年我一直在接受心理治疗,坚持服用镇定和抗抑郁的药物,起初有点作用,但后来就不明显了,必须加大药量。现在每周注射一次睾酮素,自我感觉比以前好多了。

声音也变低沉了!

大家好像都比我更注意这点。或许是因为我每天都能看到自己细微的变化,有个逐步适应的过程。如果你和我生活在一起,天天见我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强烈的感觉。但要是两三周没见的话,可能会感觉大变样了。

此前我还不知道你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不过事实证明,我很开心能和你一起拍出这些照片。作为跨性别模特,除了镜头前,你还有很多方式来表现自己,比如走上街头。

完全同意。

夹克及T恤来自 Raf Simons。

大衣来自 Lanvin,长裤来自 Berluti。

很多男模都需要化妆,如果摄影师需要的话……你会配合带妆出现在镜头前吗,是什么感觉?我会尊重你的拍摄意愿。你觉得这样可以吗?

大家要懂得尊重。我是为大家而来,每个人都是如此,我们为了某件事情聚在一起。如果有人非要求我如何如何,会很不礼貌,会让我陷入尴尬。好了好了,不说了,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如果大家能理解并尊重我的话,那就太棒了。

就我看来,杂志的摄影师、造型师和制作人们总体上都在进步,越来越懂得用人的分寸。和人工作并不意味着任人使唤,并非租借一样能为所欲为。#MeToo运动、模特保护政策和跨性别模特的持续热议都在逐步规范我们的工作秩序。

没错。这不在我的工作职能之内,也没获得应有的报酬。就不该这样做,不过情况正在好转。

不仅是越来越好,很多现状都在不断修正。前几天我和一个模特聊到,她只想做适合自己年龄的事,不想在30岁的时候扮成20岁的样子。这种想法是有道理的。作为摄影师,在虚假的框架中创作会让我很难受。

大家已经意识到了。我们应该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被如何描绘和拍摄。我能应该在需要的时候有说“不”的权利。事实上,我们还在就此讨论之中。这样的讨论很可悲。

T恤来自 Helmut Lang。

夹克、T恤及牛仔裤来自 Helmut Lang,内裤来自 Calvin Klein,运动鞋来自 Nike(由 David Casvant Archive 提供)。

每个人都在接受新的教育。在某些方面,摄影师把摄影技术代代相传,到了这一代,现实就像看到了一幅卡里古拉的宴会盛况,在工作中可以看到尽情展现的身体,可以随心所欲地与他们合作互动。对我而言,这样的状态很可怕,这就是我很久没拍女性的原因,我无法想象让一个女人做着我看起来并不舒服的动作。时尚界已经变了,可以让我更自如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很庆幸没人找我、也没人逼我做不情愿的工作。我还是坚持着老派的传统,会沉醉于创作中的灵感瞬间。从某种程度上说,你根本想象不到他们会玩出什么花样,做出怎样的实验性尝试。对摄影师而言,和那些对自己形象很有想法的人一起合作,真的非常令人兴奋。

确实,除了改变,我无路可选。我是个很有个性的人,无法克制和掩饰自己,所以我很高兴人们能够接受新的我,和我并肩。对我来说,这样的转变的确是一段令人兴奋的旅程。这些年的经历真的让我感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