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人到底哪里不正常

原标题:正常人到底哪里不正常

很久之前,在我刚开始学习写故事的时候,故事老师就告诉我:要想让一个角色在故事中结束,有三种方法:一是让那个人死去,二是让他/她进监狱,三就是进精神病院。在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一个人一旦进入精神病院,就意味着他/她从社会话语体系中的消失。他们作为独立的、会思考的个体,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人们”不仅指同事,朋友,还有至亲至爱之人。

导演: 马莉

类型: 纪录片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汉语普通话 / 东北方言

上映日期: 2017-02-12(柏林电影节)

片长: 287分钟

又名: Inmates

Feb 12

2017

+

第54届台北金马影展 (2017)

  • 金马奖 最佳纪录片 马莉

41届香港国际电影节 (2017)

  • 纪录片竞赛 评审团奖 马莉

11届FIRST青年电影展 (2017)

  • 竞赛 最佳纪录长片 马莉

好片推介

2017年,马莉导演的《囚》这部影片以一位刚进入精神病院的汽车厂“白领”付姓男子展开,记录了他在病院中发生的心理变化,以及他周围病人的思想状态和情感诉求,表现了一个特殊的群体。影片的拍摄地点在东北,东北人特有的乐观态度和口音印象在这部影片中也被表现出来,体现出导演的人文关怀。

有趣的是影片的镜头语言虽然十分克制,似乎是一种旁观态度,但影片展现的只是精神病人的日常生活,很少有有发病时的歇斯底里和暴力画面。拍摄的地点是精神病院里的封闭区,只有精神问题非常严重的人才会被送到这里。

影片开头两三分钟的监控画面中可以看到病人之间打架互殴,以及病人、医生访谈时冷静的叙述发病时的情况,病人的发作除此之外再无体现。这部287分钟的片子侧重表现出病人们所谓的“正常”生活,提到了各种欲望和受挫。一句“即使无所求的人,也存在欲望。”道出病人们清醒时刻的无法获得自我认同的内心撕扯。

影片分为三个部分,这三个部分由表及里,借付洪刚之口呈现了精神病人的三种心理状态:“我没病”;“我可能有病”;“我真的有病”。三个部分层层递进,从病院里人们的生活状态,到人们对与社会、家庭的思考,再到人们内心的心理状态和生命感悟,上升到一个关于自由、自我认同和社会价值的哲学性的探讨。

影片中的人物有着不同的症状:躁狂、躁郁、抑郁、幻听、精神分裂、双向情感障碍.....但是他们所遇到的难题都是共同的——如何让自己获得自由?有的人选择抗争,他们与医生还有家属争论、计划偷跑出去:有的改变自己之于自由的参考系,安然地接受病院里的“相对自由”。

第一部分:“我们不是地球人,是被小布什从月球上撵下来的。”

第一部分通过口述和真实拍摄两个方式对几个精神病人进行刻画,展现了日常生活中看不到的精神病院内部的真实生活,满足了观众的窥探欲。开场的关窗长镜头和黑白监控镜头为这部影片奠定了阴郁的基调,同时介绍了影片发生的空间:一个封闭的、接触不到外界的地方。接着一个男人哭泣,并把睡觉的铁床给掀翻了。医生赶来,把他用束缚带固定在了床上。

影片的主人公付先生出来申诉,奇怪于自己一个正常人怎么可以被关在精神病院之中,还是只有重症患者的封闭区。付先生相当于本片的线索,第一部分所展现的他的经历同时也为接下来的叙事保留了一个悬念。

接下来影片记录了一个精神分裂的患者经历的口述。他困扰于自己脑子里的另一个声音,并因此深重的伤害了家人。另一个则是年轻的木僵症患者,他为自己的处境和母亲的痛苦而绝望,可是自己的身体还是怎么都动不了,甚至眼睛都闭不上。他的眼中含泪,跟妈妈说:“对不起。” “我爱你。”

这一部分展现的病人行为有的暴力恐怖,有的值得同情,有的滑稽可笑,还有的让人迷惑不解。作为影片的开场,这一部分所介绍的病人及医院的情况是表面的,摄影机跟随付先生初次探访这个社会中讳莫如深的地方,看到的也都是医院表面的情况。

第二部分:“人生就像一个谜,就像一局棋。”

付先生从刚开始的抵触到逐渐接受封闭区的环境,他觉得“我可能有病。”他仍然不敢相信在他的一再央求下妻子没有“放他出去”,他觉得“一夫一妻都是童话,只有爱骗自己的人才会说。”;“我是一个人,我很孤单。”这一部分的影片内容开始走入精神病人的内心,讲出他们的生活轨迹,走进他们之间的交往。

三十岁的男青年因为幼时父母离婚而离家出走,二十八年来因为没有受到正确的引导而在人生轨迹上越走越偏。他谈到了家庭、女人、学业等种种问题,清晰地表达他对这些问题的思考。他诉说着自己的不幸,剖析着遭遇种种挫折的原因。年迈的病友评价他:小孩像他这样的,命苦。

耳顺之年的老头吸毒成瘾,在医院里依靠拜托病友帮忙买百事可乐加某种药片“解渴”。他说:“76年我把我妈送走之后,我就上道了。”

发作完刚刚清醒过来的病友迷迷糊糊地问:“就剩咱们几个活着呢吗?”他的室友毫不客气地说:“我让你折磨死了!”

王先生的哥哥嫂子因为抽不出时间来陪他而聘请了他的女性朋友做看护。王先生对她说:“喜欢你,我老爱你了!”朋友答曰:“操你奶奶!”

因离婚受刺激而想方设法招妓的泉先生说:“我真得跑。”结果真的等来了逃跑机会的时候,他却喝得酩酊大醉,被兄弟送了回来。

六十多岁的老人老李在病友们抽烟时即兴作了一首古诗。另一个文化局当过公务员的中年人能准确的把它翻译出来。后来老李自己蹲在地上抽烟,回顾自己的一生。他谈吐高雅,也看得明白:“我这一生不劳而获六十载......自命不凡的人才感到遗憾......能者多劳智者忧......我无所求......不稀罕。”他说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向别人倾诉他的过往:“没人搭理过我”。

窗外月亮的清辉洒落,他隔着防盗窗欣赏着。

片刻的清醒使这些人痛苦,因为他们在清醒的时刻是父母的孩子,子女的父亲,是一个能够思考,有社会属性的“人”。可社会却不会因为他们间歇性的清醒而容纳他们。这部分所呈现的内容比第一部分的表面生活又更深了一层,观众的猎奇性心理也逐渐因为病人的思索和挣扎渐渐转为同情,甚至共情。

第三部分:“人生太复杂了,你同情什么?”

摄像机再一次把镜头指向了窗外。冬天到了。雪白茫茫下了一片,麻雀从雪地飞到枯树上。“我是有病的。”付先生乐呵呵的承认。“我得让自己成为自己的监护人啊。以后要服管,好好上班。”在最后的这一部分,付先生从心理上认同了自己精神有问题,积极接受治疗,憧憬着病愈之后的生活。

胡先生是个硕士。他生病之前工作不顺心,姐姐哥哥也都有点精神方面的问题。他的母亲去年过世了,他不知道。导演说这个人是她跟的最久的人,成片却也表现的最少。当跟拍摄对象接触久了,可能无法控制的带有个人的感情。

这一部分的内容在思想上的深入是影片中最深刻的,胡先生和付先生的表现有一种苍凉的宿命感。才开始就像放到油里的一滴水般炸开的付先生竟然平静的接受了病院里的生活。而胡先生,从出生似乎就注定了未来的结局。

影片中出现的音乐很少,与影片几乎全是固定镜头的摄影风格同道,表达了摄影机作为旁观者的冷静、克制、无偏向性。画面的失色处理也起到了同样的作用。影片没有呈现片中任何人物的结局,只是碎片化的展现了他们的生活与思考,表现的是一整个群体的生活与困境。

-END-

文 | l老李

审核 | 胖小子 编辑 | 辣黍黍

版权归老李所有,辣评社整理发布

转载请联系辣评社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