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正文

濮阳市成立的前夜,惊心动魄的关键节点

原标题:濮阳市成立的前夜,惊心动魄的关键节点

位于河南东北角的濮阳,作为地级市的历史只有36年。390万濮阳人都知道的是,因为中原油田,濮阳才得以脱离安阳地区单独设市。但很少有人清楚,谁发现了中原油田的第一口井?这一过程有多凶险?濮阳人最该记住的,是一个叫高夕月的老人。甚至可以这么说,没有高夕月,濮阳也不会这么快建成。

范孟广 | 文

一口油井钻出个新濮阳

前几日,石油报社记者小李给我打电话说要采访我,我说,我有什么好采访的?她说,听说,你跟当年承钻中原油田发现井——濮参一井的老队长高夕月老人有过多次交往,是想通过你了解一下这位老人。

我曾一度认为,作为地级市的濮阳,就是站在高夕月肩膀上建立起来的城市,如果没有他在濮阳东部发现第一口油井,没有他在井喷时冒死抢险,没有他所引发的那场石油大会战,就不会有现在的濮阳。

我立马告诉了小李高夕月老人居住的小区,小李却默然地说,老人年前已经去世了。我瞬间石化,思绪也被拉回到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

1975年3月8日,位于河南省唐河县的南阳油田机关事业单位和学校放假半天,为3282钻井队进军濮阳送行,30岁的高夕月是这支钻井队的队长。

钻井队代号叫“3282”,意思是最大钻深三千二百米,在石油部排序第八十二支,当时隶属南阳油田,是部队编制和军事化管理。

3282钻井队队长高夕月、指导员姚鸿斌,两人虽然都是安徽徽南人,但大半生都生活在河南、贡献在油田。

老队长高夕月在濮参一井回忆井喷的日子

这天上午,四十多辆卡车满载钻井设备和钻井工人在高夕月、姚鸿斌的带领下,穿过鲜花组成的人墙胡同,辞别震天锣鼓声和鞭炮声,日夜驰奔赶赴濮参一井(濮参一井位于濮阳县户部寨高庄村,亦紧邻小濮州村)。

1975年春天的濮阳大旱,黄河故道里的干土经过人踩车压浮土一尺多厚,大风一起,遮天蔽日,眼睛鼻孔嘴巴里都是沙土。

高夕月宣布了一条纪律:由于远离南阳油田总部基地,井队孤军作战,加上地层不熟,要做好打恶仗硬仗的准备,新井开钻后所有人一年不准请假。

当时,井场只有一台8吨汽车吊,更多的设备需要人拉肩扛安装,队上住的5名家属也参与到了安装队伍中。为支援钻井生产,高庄大队专门派一名副大队长住到队上,组织社员帮助井队修路、搭房、安装。

老乡们知道井场地下水苦,每天抽两名劳力轮流给钻井队从村里挑甜水吃。当时,濮阳是贫困地区,土地贫瘠,粮食产量低,村民们就连粗粮都吃不饱,一个月也吃不到一次白面。但为了保证钻井工人吃饱吃好有力气打井,当地政府和老乡无偿为钻井队捐助白面、小米。

指导员姚鸿斌的本子上至今还仔细地记着:井队附近老乡在濮阳县委、县政府的组织下,共出动劳力15700多人次无偿帮助井队修路、挖池、修房、平地,有偿支援民工2600多人次帮助井队生产;特例供应钻井工人每天吃两餐白面。

提及此事,当时,队长高夕月、指导员姚鸿斌仍十分感动,濮参一井得以尽快发现油气也凝结着当地政府和人民群众的心血啊。

1975年7月25日濮参一井提前开钻,随着一声令下,钻机吼叫着带动钻杆向地层深处冲刺,自此,钻机剧烈的轰鸣和振动,就搅醒了濮阳这块沉寂的古老土地。

中原油田诞生的凶险前夜

1975年9月7日下午,一辆卡车在濮阳县邮电局门前“嘎——”一个急刹车,一位满身满脸都是泥浆的怪人从车上跳下来,直奔长途电话柜台,一边跑一边喊:同志……同志,快给我要南阳油田。

他就是高夕月,电话接通,他大声喊道:我是3282队长,我是3282队长高夕月,刚才四点多,四点多,濮参一井井深2607米,钻具突然下沉,发生强烈井喷,濮参一井发生井喷,濮参一井井喷了……

油田总部在断断续续、声音微弱的长途电话中了解情况后,为了节约时间,保证情况真切,给他下达命令,让他立即直接向北京石油部汇报。

一个钻井队长向国家石油工业部汇报一口油井的勘探情况,这在中国石油史上是第一次,也不可能有第二次,队长高夕月也因此进入中国石油史册。

石油部总调度室接获汇报,一边向国务委员、石油工业部部长康世恩报告,一边命令胜利油田千里驰援濮参一井。胜利油田迅速派出20辆大卡车,每车配备两名司机,满载抢险设备和压井药品,连夜出发,奔赴东濮。随后,大批干部工人设备向濮参一井集结。

濮阳县政府和钻探小组领导及时赶赴井场,组织抢险,控制井喷,要求村民禁绝烟火,只吃发送的干粮,不准生火做饭,防止喷涌的油气随风扩散发生爆燃。

油气、泥浆剧烈喷涌的呼啸声淹没了井场上鼎沸的抢险设备和人声的喧哗。

给两个孙子说,这口井喷的好高啊

高夕月老人回忆道,在井喷的9天时间里,他作为钻井队长,是抢险的尖兵,必须冲在最前线,他离井口最近,离死神最近,暴雨一般的原油伴随着浓重的天然气一阵阵袭来。

国内外油田井喷失火的案例证明,多是因为井下喷出的石子子弹一样打到井架上,迸溅的火星引爆油气酿成更大事故。

倘若濮参一井发生爆燃,高夕月和他的抢险队员必将尸骨无存。一连几天,他没有睡过一会儿觉,没有吃过一顿饱饭,甚至连水也顾不上喝一口,嗓子喊哑失音,眼睛红肿干涩。

现场指挥胡振民实在看不下去了,命令地质大队长王点玉:“把他关进水泵房,两个小时不准出来!”王点玉立即和指导员姚鸿斌将高夕月反锁进了水泵房。

控制井喷需要配制大量压井泥浆,职工们把烧碱、重晶石粉等药品倾倒进泥浆池里,加上水有齐腰深,指导员姚鸿斌带头跳进泥浆池用身体搅拌泥浆,烧碱的腐蚀加上化学药品的刺激,赤裸的双腿如针扎刀割般疼痛。

姚鸿斌带领泥浆组工人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完成了压井泥浆的配制,从泥浆池里一出来,他们的双腿已经血肉模糊了……

老指导员姚鸿斌的安全帽工衣都是打这口井时穿戴的

濮参一井强烈井喷被制服了,井喷9天,没有着火,没有伤害一名工人,这在当时不能说不是个奇迹。

石油部副部长破例下达“赦酒令”

年轻的队长高夕月已经有3年多都没有回安徽老家了,自己又宣布了这条纪律——新井开钻后所有职工一年不准请假,也就意味着他要将近5年时间不能见到自己年迈的父母、幼小的儿子和年青的妻子。

5年时间,妻子担忧他,挂念他,每月至少给他写一封信,发一次电报,积攒下来已经有厚厚一沓了。妻子见她常年不回,加上生活艰难,怪他、怨他,家庭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但濮参一井离不开他,自己宣布的纪律也要求他不能离开,高夕月这条硬汉只有怀揣着似箭归心读着妻子的来信躲在宿舍里偷偷落泪,但抹完了泪他又把心思用在了濮参一井的施工上……

因为远离家乡、荒郊野外、工作艰苦,很多石油工人都养成了喝酒习惯。借酒浇愁,这个“愁”对基层石油人来说有很多含义,有思亲念家之愁、有孤苦寂寞之愁、有身心疲惫之愁。

高夕月就是非常爱喝酒,而且酒瘾在全国石油系统是出了名的。

那是在濮参一井井喷被控制后,石油部办公厅通知,要求钻井队干部和相关领导一起进京,向国务委员、石油工业部部长康世恩汇报濮参一井的情况。由于当时钻井队正准备抢上新濮参一井,他和钻井队指导员姚鸿斌就委托技术员代他进京。

康世恩听完汇报,非常兴奋,问技术员:你们队长、指导员为啥没有来?技术员说,高夕月队长正指挥井队搬迁新井,指导员姚鸿斌在抢险时,带头跳进泥浆池用双腿搅拌泥浆,被化学药品烧伤,正在濮阳县户部寨公社卫生院住院。康部长沉默一会儿又问:你们队长爱好什么?

技术员笑着说,他就爱喝酒。康部长也笑了。

这位当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石油工程第一师就负责钻井技术的老石油人扭头吩咐秘书,去买两瓶酒和烧伤药来。濮参一井汇报班子临走时,康部长让技术员给高夕月和姚鸿斌分别捎来了两瓶“景芝老白干”和五瓶专治烧伤的獾油和“强的松”、“ 可的松”药。

“这是康世恩给我捎来的景芝酒”

1976年8月,石油工业部在胜利油田召开全国钻井队长大会,为保证安全生产,强化工作纪律,石油工业部副部长焦立人给全国各大油田钻井队长下“戒酒令”,严禁在钻井井场喝酒,抗令不遵,干部撤免,工人开除厂籍留厂察看。

同时,他又高声宣布,今天还要为东濮的高夕月下“赦酒令”,全国的钻井队长在井队都不准喝酒,只有高夕月一个人可以例外,为啥?因为他喝酒能发现大油田啊。

全场哄堂大笑。焦副部长又说,你们别笑,你们要是谁能找到大油田,康部长也给你们送酒喝,我就给你们下“赦酒令”。

但高夕月喝酒却从来也没有影响过生产……

濮阳人都该铭记高夕月

我后来从中原油田发现井——濮参一井的纪念碑上看到了“3282钻井队”这支英雄队伍的代号,就想了解这个队伍的前世今生。后来,在离退休管理站领导的配合下,终于寻找到了高夕月老人。

给年轻石油人讲濮参一井的钻探情况

在与老人的接触中,我认为他的身体非常好,步伐稳健,性格开朗,心态积极。这个当年发现中原油田的英雄后来一直默默无闻地生活在濮阳,他不曾想到,自己带给濮阳的深刻变化。

濮参一井含有丰厚的油气资源的消息传出后,新华通讯社发布通稿,中国河南山东交界处的濮阳东部地区发现一座大油田。

这是自己亲手打的濮参一井

1975年10月8日,国务院在听取了石油部的汇报后,决定成立东濮会战指挥部,划归胜利油田管辖,立即从大庆油田、长庆油田、胜利油田、江汉油田、南阳油田以及地质部整建制调集技术精英、钻井队伍、采油工程、井下作业、地面建设力量汇聚东濮,开展石油大会战。

1981年8月13日,石油工业部决定东濮石油会战指挥部直属管理,中原油田正式成立。随着地面建设不断完善和石油工人增多,一座石油新城初具规模。

尽管濮阳的历史也足够古老,但不得不承认,作为地级市的濮阳,是因为中原油田的出现,才得以诞生。1983年9月1日,经国务院批准,原安阳地区所辖滑县、长垣、濮阳、内黄、清丰、南乐、范县、台前8个县划归了新晋地级市濮阳。

虽然三年后滑县、内黄县又重新划归安阳市,长垣县划归新乡市。但濮阳五县一区的格局至此稳固,还先后荣获国家卫生城市、全国造林绿化十佳城市、国家园林城市、全国创建文明城市工作先进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全国文明城市等一系列荣誉称号。

高夕月老人多次向我表达,对濮阳这座城市的发展迅速,他内心充满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濮阳也记住了他和他的钻井队。1985年9月17日,中原油田在濮参一井井场树起一座大理石纪念碑,永志纪念这支英雄的石油钻井队伍……

3282钻井队井架后来北移动50米,钻探新濮参一井。这口中原油田资历最老的油井于1975年10月开钻,1976年4月投产,历经40余年,至今依然保持日产原油2吨左右,已累计生产原油2.18万吨。

濮参一井如大河源头,涓涓细流汇聚成汹涌波涛,在豫北大地上奔流不息。截止到2011年,中原石油人在东濮凹陷上共探明集中含油气面积5300平方公里,先后发现了14个油气田,累计生产原油1.31亿吨、天然气472亿立方米,跻身千万吨级油气田行列,成为中国石化集团公司第二大油气田。

起步于中原油田的濮阳(市),依然是国家重要的石油化工基地、石油机械装备制造基地,

当濮阳市像一颗璀璨的明珠在中华大地上冉冉升起时,高夕月老人一段壮阔人生却在73岁时谢幕了。

尽管高夕月追悼会已于2018年12月 30日开过。但我觉得,受惠于新濮阳的我们,应该记住他!

作者简介

范孟广,笔名植梅先生,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石化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石化中原油田作家协会副主席。

© THE END

欢 迎 投 稿

邮箱 yujimedia@163.com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salome1203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河南东北 安阳地区 高夕月 石油报社 濮参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