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黄百韬兵团被歼灭的头功,应该记在川军44军头上

原标题:黄百韬兵团被歼灭的头功,应该记在川军44军头上

抗战时期川军出川到各个战场后,都很不受待见,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都是各战场的将领认为川军太不靠谱了,不能重用,所以只能放在前面当炮灰,千万不能重用。如果重用,用来放在某个方面进行防御,那么一定会坑友军。

众所周知,淮海战役中黄百韬兵团是第一个被歼灭的,而黄百韬兵团之所以被歼灭,就是因为在关键时刻,国军统帅部突然把原本驻扎在海州的四十四军突然拨归黄百韬的第七兵团指挥。这个四十四军就出自川军系统。

四十四军在抗战时期的表现应该说还是不错的,虽然战斗力比较差,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拼的。该军从1935年在四川编成,首任军长为王瓒绪。1938年,该军在王瓒绪率领下,出川抗日,王瓒绪同时兼任第29集团军司令。此后,该军先后参加了武汉会战、枣宜会战、豫南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常德会战等。

抗战结束后的1946年,44军调赴九战区,后改为第九绥靖区,驻地在海州,也就是现在的连云港,时任军长为王泽浚。王泽浚是王瓒绪的儿子,44军的老人,自1938年时就是该军149师师长,到抗战结束后终于升任军长。

黄百韬兵团原本下辖25军、63军、64军三个军,都是粤军出身,此外加上了100军,但在淮海战役开始时,黄百韬兵团奉命西撤的时候,刘峙突然命令黄百韬等一下,带着44军一起撤退。因为44军是在海州帮刘峙做生意赚钱的部队,黄百韬只好等着44军一起撤退。

为了完成上级交办的任务,黄百韬特意命令25军掩护44军撤退,等44军撤过运河铁桥之后25军再撤,63军为兵团后卫部队。黄百韬的第七兵团中,战斗力比较强的就是25、63和64三个军,结果44军撤退之后,25军撤退不及,被解放军追击,被歼灭一部,63军则未来得及撤退,就被解放军追上,并切断退路,被分割歼灭。

44军从一开始就坑黄百韬兵团。44军从海州撤退时,除了部队之外,还带了十余万当地的行政人员及商人、学生等,总共达到十多万人,所以行军速度非常缓慢。在通过运河铁桥的时候,44军的一辆大卡车又卡在了运河铁桥上不能动弹,影响了全军渡过运河的进度,也导致25军尚未完全渡过运河,就遭到解放军的追击,25军只能边打边撤。

到达碾庄圩之后,华野衔尾追击而来,很快就对黄百韬兵团形成了包围之势。黄百韬兵团一开始本想突围,但国军统帅部一纸命令,要求黄百韬兵团不许继续撤退,要就地组织抵抗,坚守待援。黄百韬只能就地坚守待援,等待徐州各兵团前来救援,与华野进行决战。

其它部队本来希望撤到大许家,靠近徐州再组织防御,但64军军长刘镇湘不同意。因为64军率先撤退,渡过运河,最早到达了碾庄圩,已经挖好了工事。而且,按照预订计划,到达大许家之后,64军的防区在一个土山上面。

相传这个土山就是三国时关羽被曹操俘虏的土山,所以刘镇湘认为不吉利,不愿意去大许家。当时全兵团只有64军比较完整,未受到打击,是此时全兵团战斗力最强的部队,所以黄百韬只好听刘镇湘的意见,命令全兵团就地坚守。

到达碾庄圩后,黄百韬命令已经到达的四个军背靠背布防,形成团型防御体系。兵团司令部居中,25军向北防御,64军向东防御,100军向西防御,44军则在碾庄圩车站以南各村庄,向南防御。结果,就是100军和44军的阵地先被解放军突破,碾庄圩的防御体系完全崩溃。

从11月8日被解放军包围,才打了四天,到12日,44军的军属山炮营的炮弹就已经消耗殆尽,且无法补充。王泽浚请求黄百韬拨调炮弹,结果黄百韬命令王泽浚将44军的11门山炮全部交给兵团部,44军方面的炮火支援由兵团部直属的榴弹炮营负责。

到11月12日晚,44军负责防御的碾庄圩车站以南地区就全部失守,余部纷纷向北撤退。到13日早晨,44军已经处于溃散状态,黄百韬要王泽浚尽快收拢部队的时候,却找不到王泽浚了。后来在碾庄圩25军的战地医院才找到了王泽浚,他自称受伤了,正在包扎。

44军溃散后,想要向北进入100军和25军阵地,但兵团部不许,25军和100军也不许。就在解放军以猛烈炮火轰击44军阵地的时候,兵团部的炮火也开始还击,一方面在44军阵地前沿进行炮火覆盖,防止解放军冲锋占领阵地,另一方面则以炮火遮断了44军向友邻部队撤退的退路。

王泽浚被黄百韬找到后,又只好硬着头皮赶到前线,收拢残部,当时剩下的约7000人,因为这时候碾庄圩的阵地已经被突破,黄百韬兵团正在全力收缩阵地,也没有给44军分配阵地。王泽浚只好将收拢的残部撤往后黄滩地区组织防御。

44军当时下属两个师,一个师是150师,一个师是162师。150师负责防守碾庄圩车站,保障碾庄圩黄百韬兵团南侧。结果150师的三个团,一个团刚和解放军一接触就全团溃散,只剩下了448团和449团两个团。王泽浚对150师449团团长肖德宣大骂150师师长赵璧光和448团团长何亚颜,说他们就知道喝酒打牌,一打仗就逃跑,完全靠不住。

但就是这个王泽浚认为比较可靠的449团团长肖德宣,在何亚颜的448团阵地被突破后,王泽浚命令肖德宣拿出一个营去接替448团的防务。肖德宣又命令所属二营去,二营长余孟刚问怎么打,肖德宣说,只要一接触,你就把枪炮打热闹点,我就叫师长想后板桥撤退,你也向后板桥撤退。

余孟刚率部到了前板桥村,发现当地已被解放军占领,就打电话问肖德宣怎么办,肖德宣说,按你临走的时候我说的那样办。余孟刚于是命令前卫连胡乱放了一阵子枪,就赶紧撤回去了。肖德宣赶紧对赵璧光说,现在何亚颜团已经溃散,我被敌人三面包围,还是赶紧撤吧。赵璧光赶紧说,好,你掩护,我撤退。

余孟刚营没有恢复阵地,直接撤退,449团跟着全部撤离碾庄圩车站,150师的阵地等于全部丢失,被解放军全部占领。碾庄圩的南面大门洞开,同时,100军负责的西面防线也被解放军突破,全兵团的西面和南面就都受到华野的攻击了。

在448团被歼灭之后,赵璧光和何亚颜逃到449团团部,肖德宣已经决心投降。为了防止出现意外,肖德宣命令将赵璧光和何亚颜控制在团部,不许出去,才派人与解放军联络投降的相关事宜。接洽好投降之后,华野六纵派了一个营来接收阵地,肖德宣率余部2500多人向解放军阵地前进。就在这个时候,黄百韬兵团的炮兵还对肖德宣团进行了追击射击,最后肖德宣团跑步逃进了解放军阵地。

肖德宣团投降后,162师残部和44军军部残部就被解放军包围了,华野九纵随即一顿猛攻,攻占了44军残部的阵地,活捉了军长王泽浚等人,44军被全歼,碾庄圩的西面和北面都门户洞开,核心阵地碾庄圩完全暴露在华野炮火之下。

可以说,黄百韬兵团被华野全歼,44军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之后,国军还不死心,又在四川重建了44军。在解放大西南的时候,这个重建的44军也在川东地区再次投降了解放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黄百韬 国军统帅部 海州 王瓒绪 九战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