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诗词创作的小秘密 李白和文天祥加了这一句 被人领悟到用笔之妙

原标题: 诗词创作的小秘密 李白和文天祥加了这一句 被人领悟到用笔之妙

诗词叙事抒情最忌直白,直则味淡,白则浅显。因此诗人作诗欲防止语气太直,就需要造出一段曲折来,如同溪水下山,岩石激荡,婉转而出。绝句之妙,往往在于第三句,五七律之妙常常出在第七句,一顿一挫,别开生面。

李白《早发白帝城》的第三句,清朝才子施补华称之为“垫”,周振甫先生称之为“衬垫,” 李白诗中此句的“垫”,被称赞为用笔之妙处。

今天说一说周振甫先生的"衬垫"与“衬跌”。

施补华《岘佣说诗》评价李白这首诗时,特别指出了第三句的妙处

施补华说,李太白的七言绝句,天才超逸且不失神韵,例如《早发白帝城》前两句“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既然已经说出了一个“快”字,轻舟过万山当然不在话下了。但是诗人在中间却用“两岸猿声啼不住”一句”垫“之,如果没有这第三句,那么整首诗就直而没有韵味了。因为这一句,使得整首诗有急有缓,有欲走还留的意思。

看施补华的评说,他用了一个”垫“字,彷佛瀑布从天而降,下落中遇到岩石犬牙错出,水石激撞,变化的姿态万方、别有一番风味。

又如美人从眼前经过,如果径直走过去也就罢了,不会在路人心中留下什么太深的印象。但是美人将要走过时,忽然绊了一跤踉跄几步,花容失色后回头一瞥,假如还带有几分浅笑,恐怕路人的心也就跟着走了。

诗中之韵味,在于曲折、在于变化,在于难以捉摸不可被人一眼看穿。

周振甫先生在《诗词例话》中,用李白的这首《早发白帝城》讲述了什么是”衬垫“:

周振甫先生讲得更加透彻,李白这首诗化用了《荆州记》的一段话:”朝发白帝,暮到江陵,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为疾也。”

不过李白插入了第三句:两岸猿声啼不住,其实这句话也出自《荆州记》: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涧肃,常有高猿长啸,属引凄异,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故渔者歌曰;‘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

李白把这两段话,巧妙的浓缩组合,使得猿声成为了“乘奔御风"中间的”衬垫“,稍微一挡,然后再“过万重山”。否则的话,四句都写一个“快”字,“就不免单调,而且一直下来,直泻无余。”

这种笔法在清朝渔洋山人绝句十二法中被排在第一位:

看几首王士祯的作品:《秦淮杂诗十四首之七》

《大风渡江三首之二》

都是第三句以否定句“垫之”,目的是为了避免“直而无味,”给读者一种“走处仍留,急语须缓”的感觉。不过渔洋山人这两首和李白比,略逊其盛唐那种大开大合的气势。

刘煕载《艺概》卷四用了一个词:衬跌 。

文文山就是著名的南宋爱国诗人文天祥,他的《过零丁洋》人所尽知,但是他的词就不太引人注意了。

南宋国破,谢太后被元军从临安押往大都,有一位王夫人题《满江红》于汴京夷山驿中,可谓字字血泪:

文天祥次韵也填了一首《满江红》,模仿陈师道古风《妾薄命》的意思,但其抒发的是亡国之哀思:

因为模仿《妾薄命》,这一首的人物形象是一个弱女子。而文天祥另一首次韵词就不同,把王夫人原来的那种认命的人物改造成了一个巾帼英雄。

说得有点远了,在回来说说刘煕载的“衬跌 ”,世态便如翻覆雨,妾身元是分明月,前一句抑、后一句扬,先说世道的艰辛,再说自己的顽强。

​陈师道《妾薄命二首》以一位侍妾悲悼主人的口吻表达了自己对老师曾巩的悼念。 文天祥也是借一个女子的口吻,表达出弱女子的不屈与抗争,借此寄托了自己对于国运衰落的哀思,和勇于抗战的精神。

文天祥另一首《酹江月·和友驿中言别》次韵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酹江月和念奴娇是一个词牌的两个名字:

“镜里朱颜都变尽,只有丹心难灭”与“世态便如翻覆雨,妾身元是分明月”同一机杼。只不过一个曲写一个直写。

刘煕载的所谓“衬跌”,就是前一句和后一句对比映衬,先抑后扬。没有前一句的铺垫,后一句就“难赋深情”了。

"衬垫"也好,“衬跌”也好,都是指诗词中前后两句的配合,都是前一句抑、后一句扬。

李白的《早发白帝城》为避免一气而泻,中间加了一个否定句,目的是为了避免直而无味;辛弃疾的两首词,在上一句做足苦情前戏,下一句翻转,为了更好地抒发感情。

这有点像以前电视台的选秀节目,每个人上台先讲一段悲惨的故事,在表演时增加了更多的感情分。比喻虽然不太恰当,但同样是起了衬托的作用,事实说明,这一招屡试不爽。

@老街味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