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中国人的口腹之欲是如何被满足的?真相远比看上去的复杂!

原标题:中国人的口腹之欲是如何被满足的?真相远比看上去的复杂!

最近,一个“美国知乎问答”火了,“十四亿人的口腹之欲,是如何被满足的?”

答主是一个来自剑桥大学的博士(Janus Dongye,可能是中国人),他用谷歌地图俯瞰神州大地,从沿海的网箱养殖,到江南的桑基鱼塘和垛田,从遍布中国的蔬菜大棚,到改天换地的滴灌农业和梯田,描绘出中国农业生产的宏伟图景。

这篇文章在网民中引起强烈反响,大家都为这些成就感到振奋和自豪。

然而,你有没有想过,在这些成就的背后,中国人又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在农药和化肥方面,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生产者和使用者,或许没有之一。

连续十多年的增产,农药和化肥功不可没,但成也萧何败萧何。

首先,全球近一半农药用在中国。

农药总用量

《科学周刊》根据2005-2009年的数据测算,美国每公顷耕地使用2.2公斤的农药,法国使用2.9公斤,英国使用3公斤,而中国使用10.3公斤,约为美国的4.7倍。

每公顷耕地的农药用量

在过去20多年里,美国、德国的农药使用量比较稳定,英国减少了44%,法国减少了38%,日本减少了32%,意大利减少了26%,越南减少了24%,而中国的农药使用量增加了136.1%。

同时,中国的农药有效利用率只有35%左右,和发达国家相差10-20个百分点,这意味着相当一部分农药白白浪费,而且成为土壤、地下水和地表水的污染源。

中国农药用量

其次,中国粮食产量占世界的16%,而化肥用量占31%,每公顷的用量是世界平均用量的4倍。

氮肥、磷肥、钾肥的总用量和单位耕地面积的用量,中国都是排在世界最前列。

每公顷耕地的化肥用量趋势

2015年每公斤耕地化肥用量

每公顷耕地的氮肥用量

每公顷耕地的磷肥用量

每公顷耕地的钾肥用量

然而,化肥的过度使用也带来土壤微生态破坏,肥力退化的问题,农业生产越来越依赖化肥。

同时,过量的化肥很快进入地下水和地表水,成为重要的环境污染源。

地下水污染主要是硝酸盐超标,影响农村人口的饮水安全。

比如农业大省山东,20.7%的地下水硝酸盐含量超标,潍坊地区地下水硝酸盐氮平均含量在30~80mg/L,超过国家饮用水水源标准。

地表水污染主要是和工业废水、生活废水叠加形成的水体富营养化,导致水华、赤潮暴发,威胁水产养殖业的安全。

解决这些问题并不容易,好消息是,农药化肥用量增长的势头已经得到遏制。

2017年农业部宣布,中国农药使用量已连续三年负增长,化肥使用量已实现零增长,提前三年实现到2020年化肥、农药使用量零增长的目标。

在畜禽养殖方面,中国每年使用超过8万吨抗生素,相当一部分属于预防性用药,或者以促生长为目的。

由于兽用抗生素使用的情况比较复杂,国际上并没有很全面和准确的数据可供参考。

但根据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的估计,亚太地区的兽用抗生素用量(以生产同样重量的畜禽肉计算)大约是欧洲的3倍左右,比美洲高50%左右。

兽用抗生素的过度使用带来的潜在风险,一方面是微生物的耐药性,另一方面对环境微生态的影响。

虽然这些和人类健康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减抗”已经成为全球的趋势。

目前农业部正在不断更新禁限用兽药名单,推进兽药的规范化、减量化使用,并推动促生长抗生素的逐步退出。

此外还有一些隐患,比如中国的动物养殖规模世界第一,但相当多的品种源头掌握在外国人手里。

中国的动物养殖很大程度上依赖进口的一亿吨转基因大豆(豆粕是重要的饲料蛋白来源),完全自给自足不太现实。

在水产方面,高密度养殖和高强度捕捞丰富了中国人的餐桌。

但涸泽而渔的捕捞方式不可持续,尤其是破坏性很强的拖网捕捞,造成珊瑚礁破坏,生态涵养系统崩溃,导致中国近海的渔业资源迅速衰退。

尽管已经开始实施休渔期的政策,但沿海渔民偷捕的现象还是比较多见。

渔船捕捞活动强度

近海拖网捕捞强度

高密度养殖带来的经济效益是显著的,但也伴随着抗生素和违禁药物(如孔雀石绿)的滥用、水体富营养化等问题。

同时,区域性的虾蟹贝类重金属污染、有机污染也是老生常谈的问题,部分水域的超标率可达到30%以上。

2010年的中国海洋环境质量公报表明,中国近海生态已经普遍严重“超载”,可持续发展的压力空前。

看完这些,你依然可以为中国的农业成就感到自豪,但绝不是“厉害了我的国”的盲目膨胀。

中国是农业大国,但并不算强国,农业振兴任重道远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