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致敬苏东坡:金庸一幅字,查慎行五十卷书

原标题:致敬苏东坡:金庸一幅字,查慎行五十卷书

查慎行是清代著名诗人,是金庸的先祖。康熙十二年(1673),查慎行其年二十四岁,开始补注苏诗,于黔南戎马三年间亦未中断,至康熙四十年辛巳(1701)年末完成。

三百多年后,2004年的中秋佳节,金庸来到眉山三苏祠,拜祭三苏父子,尤其是他倾心崇拜的苏东坡。瞻仰三苏祠后,金庸写下:“四川多才士,东坡第一人。

查慎行的《苏诗补注》五十卷,积三十年心血而成,在苏诗研究史上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巨著。后来注苏诗者如翁方纲、沈钦韩、冯应榴、王文诰等无不参考查注。范道济先生以香雨斋刻本为底本,校以四库全书本、苏轼诗集的单行本。

钱大昕《苏诗合注序》:“注东坡诗者无虑百数家,今行于世者唯永嘉王氏、吴兴施氏及近时海宁查氏本。”并对三书优劣予以点评:“王注分类经后人删并”,“施注世无完本”,“查氏依施本补其未备”。

郑方坤:“(查慎行)所注苏诗,抉摘穿穴,得未曾有,实能为髯公道出胸臆间事。”

《四库全书总目》:“慎行是编,凡长蘅等所窜乱者,并勘验原书,一一厘正。又于施注所未及者,悉蒐采诸书以补之。其间编年错乱,及以他诗溷入者,悉考订重编。……考核地理,订正年月,引据时事,元元本本,无不具有条理,非惟邵注新本所不及,即施注原本亦出其下。现行苏诗之注,以此本居最。”

《苏诗补注》(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全六册)

[宋]苏轼 撰 [清]查慎行 补注 范道济 点校

繁体竖排

32开 平装

9787101137798

248.00元

前 言

清代最早整理苏轼诗且取得巨大成就的是查慎行(1650—1727),其《初白庵苏诗补注》(以下称《苏诗补注》)积三十年心血而成,在苏诗研究史上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巨著。

查慎行曾说到历代苏轼诗至清初的八注、十注,唐子西、赵夔等注以及吴兴沈氏注,漳州黄学皋补注等都已经不流传了,“传者惟王氏施氏两家”。所谓“王氏”即是宋刊署名王十朋的《王状元集百家注分类东坡先生诗》(以下简称“王注”),而“施氏”即南宋吴兴施元之、顾景蕃的《注东坡先生诗》(以下简称“施注”)。“王注”本为苏诗早期集注本,“孤行最久,几于家有其书”。但此本出自南宋坊刻,其疏漏阙失颇多,邵长蘅认为其失“大要有三”,“一曰分门别类失之陋”,“一曰不著书名失之疏”,“一曰增改旧文失之妄”,并作《王注正伪》一卷(三十八则),力驳其病。而“施注”自元明以来几不流传,查慎行早先并不知道有所谓施注苏诗,所以,他最初补注苏诗主要是针对“王注”的疏谬,自康熙十二年癸丑(1673)起,对王注“驳正瑕璺,零丁件系,收弆箧中,积久渐成卷帙”。至康熙三十九年庚辰(1700)从宋山言至处得到宋荦、张榕端阅定,顾嗣立、邵长蘅、宋至新刻的《施注苏诗》(以下简称“新刻施注”),经与施注残本比较,发现新刻本肆意删削施顾原注,失旧本之真。于是遂将以前“积久渐成卷帙”的补注从仅仅驳正王注扩大到对王注、施注和包括新刻施注的系统整理和注释。

查慎行在《补注东坡先生编年诗例略》中对全书编撰过程有较为详尽的记述:

补注之役,权舆于癸丑,迨己未、庚申后,往还黔、楚,每以一编自随。己卯冬,渡淮北上,冰触舟裂,从泥沙中检得残本,淹浥破烂,重加缀葺。辛巳夏,自都南还,夜泊吴门,遇盗,探囊胠箧之余,此书独无恙也。自念头童齿豁,半生著述,不登作者之堂,庶几托公诗以传后,因闭门戢影,毕力于斯。追维始事,迄今盖三十年矣。虽蠡测管窥,何足仰佐万一。

癸丑为康熙十二年(1673),其时查慎行二十四岁,即已开始补注苏诗,于黔南戎马三年间亦未中断,至康熙四十年辛巳(1701)年末完成。其间一次于淮上遇险,一次于吴门险被盗窃,三十年历经艰辛,始成此书。

《苏诗补注》大量征引前人著作,其注释长于考释人物、地理,正前人之疏漏,纠前人之谬误,在保存苏轼自注,辑录时人唱和之什,补录施顾原注,以及苏诗系年、补遗、辨伪、校勘等多方面做出杰出贡献。以下对其主要成就试作简要申说。

查慎行像,苏文 绘

1

完善编年

关于苏诗编年之难,查慎行有云:

苏诗宜编年固矣。惟是先生升沉中外,时地屡易,篇什繁多,必若部居州次,一一不爽,自非朝夕从游,畴能定之。施元之、顾景繁生南渡时,去先生之世未远,排纂尚有舛错。

王注体例为分类编集,自不待言。而施注编年则多有疏漏讹误者,一不收《南行集》中诗,二《和陶诗》亦不编年,三不少诗系年讹误。施注编年始于仁宗嘉祐六年辛丑,“而己亥、庚子所作,概弃弗录,开卷便错,何取乎编年”!而施注新刻于编年诗外增《续补遗》二卷,“《南行集》乃己亥、庚子诗,反置《续集》中,殊失位置”。查慎行《苏诗补注》则“取《南行集》以冠全诗”,按《栾城集》编次,“以《郭纶》一首压卷,《初发嘉州》以下诸诗次之”,以嘉祐四年己亥冬侍老苏南行赴京为编年之始,较施注编年提前两年。

施注《和陶诗》不编年,单独编集于卷四十一、卷四十二。查慎行细考作诗时日,对苏轼和陶诗首次编年,系于卷三十五至卷四十三各卷。《补注东坡先生编年诗例略》云:

《和陶诗》一百三十六首,子由有序,自成二卷,细考之,惟《饮酒》二十章,和于扬州官舍,余悉绍圣甲戌后,自惠迁儋七年中作也。岁月大略可稽,分之各卷,以符编年之例。

施注收《和陶诗》一百七首,施注新刻本收《和陶诗》一百二十二首,查慎行在此基础上又增补《余喜渊明归去来辞因集字为十诗》十首、《和东方有一士》、《和渊明赠刘柴桑二首其一》等,共一百三十六首。

施注卷一至卷三十九为编年诗,《苏诗补注》编为卷三至卷四十五,编次大体依旧,对施注错讹疏漏则予以改正,查慎行曾自述其改正根据:“凡慎所辨正,必先求之本诗及手书真迹,又参以同时诸公文集,洎宋元名家诗话、题跋,年经诗纬,用以审定前后。”可谓改必有据。

有据苏诗自注而改编者,如卷三《客位假寐》施注本编入熙宁五年倅杭州卷中,查慎行据诗中苏轼自注“因谒凤翔府守陈公弼”及《邵氏闻见后录》移编于卷三嘉祐七年凤翔卷中。

有据苏轼《文集》中的记述而改编者,卷二十一《侄安节远来夜坐三首》、《冬至日赠安节》四首,查慎行引本集《杂说》云“元丰辛酉冬至,仆在黄州,侄安节远来,则此诗与前七律三首乃是年冬所作”,而施注本将此四首编于《岐亭道上见梅花戏赠季常》之前,失先后位置,予以改编。卷二十二《上巳日与二三子携酒出游随所见辄作数句明日集之为诗故辞无伦次》,据苏轼“自记”考定上巳日出游乃元丰七年事,而施注本“讹编此诗于六年正月之后”。

有据时地而改编者,卷十一《惠山谒钱道人烹小龙团登绝顶望太湖》、《钱道人有诗云直须认取主人翁作两绝戏之》、《除夜野宿常州城外二首》等五首,施注编在《元日过丹阳明日立春寄鲁元翰》之后,其时东坡自杭州经常州往润州赈灾,论地理则惠山、常州当在丹阳之前,论时日则除夜亦先于元日,故将此五首移编于《元日过丹阳明日立春寄鲁元翰》之前。卷二十一《次韵孔毅父久旱已而甚雨三首》,施注编于元丰六年,而诗中有“去年太岁在酉”之句,元丰四年为辛酉,则此诗当作于元丰五年,查慎行据以系年于元丰五年。

有据史籍而改编者,卷十一《和钱安道寄惠建茶》,据《乌台诗案》,此诗“乃初赴常润道中作。施氏本讹编在前”,查慎行改编至卷十一熙宁六年,其时东坡往润州赈灾道中。

有据诗之内容而改编者,卷二十二《次韵曹九章见赠》施注编于元丰二年自徐移湖卷中,此诗首二句曰“蘧瑗知非我所师,流年已似手中蓍”,所谓“手中蓍”者,乃是用《乾凿度》“蓍,一百岁方生,四十九茎,足承天地数,圣人采之,而用四十九,运天地之数”之意,而东坡“丙子生,至甲子年四十九,故用蘧伯玉事及《周易·系辞》语”,查慎行据以考定此诗作于元丰七年。

施注新刻收钱塘冯景所辑《苏诗续补遗》诗卷上一百四十四首,卷下二百九十三首,共四百三十七首。查慎行将其中《送蜀僧去尘》、《和人回文五首》、《送淡公二首》、《雷州八首》等九十一首他集互见诗编入卷四十九、卷五十,将其中自《戏足柳公权句》至《数日前梦人示余一卷文字大略若谕马者用吃蹶两字梦中甚赏之觉而忘其余戏作数语足之》共十九首无法编年之诗编入卷四十七,其他三百余首诗则按年编次,分别编入各卷。

《苏诗补注》乾隆辛巳年香雨斋刻本牌记

2

补遗纠谬

苏诗因党禁而散佚不少,施注辑遗诗三十一首,施注新刻本收钱塘冯景《苏诗续补遗》二卷,查慎行在此基础上再增补,编为卷四十六、卷四十七、卷四十八。其中卷四十六补录被施注新刻本删去之翰林帖子词五十四首,又从《东坡全集》采出口号致语十一首,卷四十七、卷四十八除收施注新刻本中无从编年的十九首之外,又收诗一百三十七首。这一百三十七首诗并非全是佚诗,其中八十一首自明毛九苞《重编东坡先生外集》中辑入,七首自《东坡全集》辑入,一首题存诗亡而载于施注本《遗诗》卷,查慎行自史志诗话等文献中补辑佚诗共四十八首。

辨伪纠谬是查慎行整理苏诗的极为重要的内容,这些查慎行在《补注东坡先生编年诗例略》中有论述,大致情形如下。

一是厘舛混之作。“凡慎所驳正,非敢一毫臆断,悉从诸家文集、诗话一一搜抉”,得九十九首他集互见诗,编成二卷,诗后按语,考辨是非,断其归属,注明出处。对意见分歧者,备列诸说,以供参考。

二是纠王注之讹。查慎行颇不满于王氏注,其纠谬之稿积久盈帙。如卷四《凤翔八观·李氏园》注一,据《五代史》李茂贞于唐庄宗灭梁上笺时仍称岐王,纠王注谓唐昭宗景福元年封秦王之讹;卷六《送吕希道知和州》注四,据《宋史》及《宰辅编年录》吕公著元祐方入相,纠王注公著熙宁为相之误;卷十二《虎儿》注一,据本集及《栾城集》指明虎儿乃东坡之犹子苏辙第三子苏远,而驳正王注谓“咏史”之缪。

三是驳施注(含新刻补注)之误。卷三十六《送襄阳从事李友谅归钱塘》注四,据《咸淳临安志》及《长公外纪》指明姥岭乃杭州龙山之姥岭,而非施氏原注谓之天姥山也;卷三十七《过高邮寄孙君孚》注二,据《宋史》及《孙公谈圃序》君孚名升,而驳正施氏原注谓君孚名叔之讹;卷八《监试呈诸试官》注六引《太平寰宇记》太守高朕造石室,纠新刻施注“邦人立石室”之误;卷十六《送郑户曹赋席上果得榧子》注一,据《本草》及《艺苑雌黄》东阳玉山,而正新刻施注“信州玉山”之误。

四是补录新刻本删削之施氏原注。施氏原注保存了大量史料,可补史之阙,自有其不可替代的价值。而新刻本大量删削原注,查慎行“于施注原本所有而新刻所删者,辄补录以存其旧”,如卷六《送吕希道知和州》施注于题下注一百三十六字,详载吕希道其家世、履历、政绩及端默雍容、宽厚守正之品格。《宋史》及《东都事略》吕希道均无载,此段可补史之阙,而新刻本删削殆尽,仅存三十七字,查慎行予以补录。卷七《送蔡冠卿知饶州》施注于题下注三百一十四字,详述蔡冠卿出知饶州之因,盖因熙宁初邓州女阿云伤夫狱,事涉富弼、曾公亮、王安石、吕公著、韩维、钱公辅等,时蔡冠卿为大理寺官,以王安石议刑名为不当,适王安石得政,冠卿遂补外。此段可补《宋史》之阙,而新刻删削,仅存二十四字,查慎行全文补录。据不完全统计,查慎行共补录了一百三十九条施氏原注。

其他如纠史籍之讹,正苏轼之误,亦见匠心。前者如卷十九《次韵答孙侔》据《宋文鉴·孙少述传》孙侔为吴兴人,而《宋史》讹为真州人。后者如卷五《嵇绍似康》“不杀公闾杀子元”,据《三国志》、《晋纪》及《困学纪闻》“则杀王凌者,乃仲达,非子元也”,苏轼“讹记为景王事,故恨梁道不杀公闾而杀子元耳”。

《苏轼诗集》(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

3

考证地理

长于考证地理是历来人们对查慎行《苏诗补注》的共识。查慎行稽考地理,主要在于解释苏诗所涉及的行政区划、山川、名胜古迹等地名,尤其注重阐释地名、行政区划的历史沿革,基本不用《宋史·地理志》,而主要依赖北宋三大地理总志:乐史《太平寰宇记》、王存《元丰九域志》、欧阳忞《舆地广记》。对历史地名则较多地选用郦道元《水经注》、李吉甫《元和郡县志》。另外,明代曹学佺《名胜志》虽被四库馆臣批评为“杂采”“无论次”,且“不著出典”,但正因为其博采众书,保留了大量史料而为查慎行所藉重。

据统计,《苏诗补注》直接引用《太平寰宇记》者三百一十七条,《元和郡县志》者二百一十一条,《水经注》者一百九条,《元丰九域志》者一百四条,《舆地广记》者五十九条,《名胜志》者一百七十一条。而转引自《太平寰宇记》者二十九条,转引自《名胜志》者七十七条。

至于辨析人物,笺释史实,绳愆纠谬,多所发明,《补注东坡先生编年诗例略》均有论列,此不一一。

《苏诗补注》成书后,查慎行无力刻印,《补注东坡先生编年诗例略》结尾称“顾视世之开局于五月,蒇事于腊月,半年勒限,草促成书,浅深得失,必有能辨之者”,《例略》作于康熙四十一年,有据此称《苏诗补注》初刻于康熙四十一年者,实误也。按,查慎行所谓“开局于五月,蒇事于腊月,半年勒限,草促成书”者,盖查慎行于一年前从好友宋至处得到顾嗣立、邵长蘅、宋至的新刻本《施注苏诗》后,于康熙四十年四月出都还家,以半年时间集中修改已经花费近三十年的《苏诗补注》而“成书”,非指开雕刻印也。查开《苏诗补注·后跋》曰:此稿乃先世父“覃思积力,搜释融洽余三十年,而乃溃于成,藏诸箧衍,未尝以示人。……遭值家难,余年十二,随侍请室,世父谆念此书为一生精力所聚,恐一旦溘先朝露,将淹没不彰,求其人以付之而未得”,可知至雍正四年遭家难时该书尚未刊世,倘若康熙四十一年已刊行,查慎行当不至于有“淹没不彰”之憾。乾隆九年,查开兄弟携此稿游维扬,“谋诸好事,迄无将伯之助”。至乾隆十六年,高宗南幸,查开兄弟“迎銮袁浦,即以是书缮本上呈乙览,蒙恩赐缎四端,书留内府,诚人臣不世之遭逢,而先世父之精勤,九原可以少慰矣”。又十年至乾隆二十六年才终于“开雕于广陵客舍”。查开回忆雍正四年遭家难,于“圜扉土室之中,耳提面示,显显犹在目前,岁月蹉跎,人事乖迕,余以不肖,未能荷承先业,阅三十八年之久,乃得节衣缩食,辛勤以竟成此志,抚今追昔,不禁其涕泗之横集也”。至郑方坤撰写《敬业堂诗钞小传》时还感叹查慎行“所注苏诗,……惜未开雕问世。世有流传秘宝,嘉惠后学,如宋开府、徐尚书其人者乎”但坚信“将旦暮遇之矣

查慎行《苏诗补注》所取得的成就与价值前人评价亦多客观中肯,钱大昕《苏诗合注序》曰:“注东坡诗者无虑百数家,今行于世者唯永嘉王氏、吴兴施氏及近时海宁查氏本。”并对三书优劣予以点评:“王注分类经后人删并”,“施注世无完本”,“查氏依施本补其未备”。郑方坤则盛赞《苏诗补注》“所注苏诗,抉摘穿穴,得未曾有,实能为髯公道出胸臆间事”。而《四库全书总目·补注东坡先生编年诗》评价最高:“慎行是编,凡长蘅等所窜乱者,并勘验原书,一一厘正。又于施注所未及者,悉蒐采诸书以补之。其间编年错乱,及以他诗溷入者,悉考订重编。……考核地理,订正年月,引据时事,元元本本,无不具有条理,非惟邵注新本所不及,即施注原本亦出其下。现行苏诗之注,以此本居最。”

《苏诗补注》作为一部卷帙浩繁之巨著,疏漏失误在所难免,《四库全书总目》曾指出其由于炫博贪多、未穷根底而导致前后牴牾、编年有差、校雠为舛、体裁未明、失于检核等诸多失误,但这些失误与其所取得的巨大成就相比,可谓瑕不掩瑜,“区区小失,固不足为之累矣”清中叶以后所有注苏诗者如翁方纲《苏诗补注》、沈钦韩《苏诗查注补正》、冯应榴《苏文忠公诗全集合注》、王文诰《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等,无不是在查慎行《苏诗补注》的基础上补苴罅漏,完善出新。

范道济

戊戌冬于浙西禾城寓所

内容简介

《苏诗补注》五十卷,清查慎行注。慎行字初白,号悔余,海宁人。康熙癸未进士,官翰林院编修。查慎行受业黄宗羲,长于文献之学。陈敬璋称查慎行“性好苏诗,素不满王氏注,谓其疏漏固多,繁芜复不少,有改窜经史、妄托志传以傅会诗词者。有与他集互见、反割截他集半首误为全篇者,甚且唐人诗亦有阑入者,为之驳正瑕亹,零丁件系,积久成卷。复购得施氏元注,与吴中新刻多所异同,遂审定年表,搜辑逸诗,自癸丑迄壬午,历三十年始成是书”。

本书点校以乾隆二十六年查开香雨斋刻本为底本,以中华书局《苏轼诗集》、四库全书本《苏诗补注》为参校本。查慎行校语及原注(公自注)均以小字随文出之,不另列。查慎行注按条列目,置于诗后。查慎行按语以“慎按”置于注后。明显错讹者,径改,不出校。书末附篇名索引。

作者简介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宋眉州眉山(今属四川省眉山市)人。嘉祐二年(1057),进士及第。苏轼是宋代文学最高成就的代表,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其诗与黄庭坚并称“苏黄”;其词与辛弃疾同是豪放派代表,并称“苏辛”;其散文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又与父苏洵、弟苏辙并称“三苏”。

查慎行,浙江海宁人。初名嗣琏,字夏重,号查田;后改名慎行,字悔余,号他山,赐号烟波钓徒,晚年居于初白庵,所以又称查初白。査慎行受经史于著名学者黄宗羲,受诗法于桐城诗人钱澄之;又与朱彝尊为中表兄弟,得其奖誉,声名早著,为“清初六家”之一。康熙四十二年(1703)进士。特授翰林院编修,入直内廷。五十二年(1713),乞休归里,家居十余年。雍正四年(1726),因弟查嗣庭讪谤案,以家长失教获罪,被逮入京,次年放归,不久去世。

范道济(1955— ),湖北麻城人,嘉兴学院教授。中国古典文学学者、古代小说学学者,长期从事中国古代文学教学与研究,先后发表论文30余篇,出版学术专著《明清小说理论研究》。

目 录

<<<滑动查看目录>>>

内页欣赏

作者的话

初白翁注苏诗,引注书目达六百多种,其引述有撮其大意者,有断续引述者,有颠倒顺序者,有漏引错引书名者,有省称书名而难以查考者,有杂诸书为一书者,有称书中之卷目为书名者,更有转引自他书、类书者,有抄本而无目录者,查考之难不异蜀道! 自2017年12月始,历时一年有余,对万余条一百多万字引文一一核校,撰校记五万字,中华书局列入“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出版,前拿到样书,衷心感谢责编庆江先生精心编校!

——范道济

(统筹:陆藜;编辑:思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