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心凌无缘、蔡健雅莫文蔚风光不再 金曲30要变天?

原标题:王心凌无缘、蔡健雅莫文蔚风光不再 金曲30要变天?

搜狐娱乐讯 (文/孤岛森林) 5月15日,第30届金曲奖提名揭晓,此前金曲奖一贯的“亲闺女”与“干女儿”——蔡健雅及莫文蔚,本届仅在最佳作曲人奖一项提名上出现踪影。此前口碑大好的王心凌彻底无缘金曲30,颗粒无收。赶着这份名单新鲜出炉的关头,我们一起来看看走到第30年的金曲奖,是否还能代表华语音乐当下与未来。

不明所以 王心凌曾轶可零入围

去年王心凌发布的新专辑《CYNDILOVES2SING 爱。心凌》中有一首歌,或许能完美阐释本届金曲奖上她自己的情况:《到处不存在的我》。

之前专辑宣传期,王心凌被问到如果金曲提名没有入围会怎么办,王心凌直言“我就在家哭”。

虽然Cyndi第一时间发微博声称“放心我没有在家哭。”

但乐迷已经早早出头为她打抱不平了——提名刚刚揭晓,“王心凌没有入围金曲奖”就登上微博热搜第一。

该专辑质量在乐迷心中的水准可见一斑,获奖或许有待商榷,但提名却是毋庸置疑的。

陈珊妮对本届提名表示“音乐风格越来越多远……为整个音乐产业注入了活力”。但纵观近几年来华语女歌手们的发展方向,都不约而同地向冷色调进军。仙女神婆风逐渐泛滥,社会批判司空见惯。在这种音乐风格流行的情况下,或许暖色调的流行风格反而成为了少数的异类。当然,考虑到近两年社会话语中,女性意识逐渐走到台前,但一张成熟悦耳、制作精良的流行专辑,一位专注流行音乐的女歌手仍然需要重视。不知何时,流行居然成了金曲奖上的少数异类。

退一步说,即便金曲奖更倾向强调音乐的“未来性与前瞻性”,那内地歌手曾轶可《Anti ! Yico》也并未入围。曾轶可这张冷色调专辑把电子乐、都市流行和另类摇滚揉在了一起,在音乐本身层面已具有了Art-pop式的前沿质感。如此优秀的作品不论放在台湾还是内地,都算极具“未来性和前瞻性”。可能造成曾轶可《Anti ! Yico》零提名局面的原因并非她的音乐水准,而是金曲奖是对大陆音乐人的“区别对待”。

不瘟不火 蔡健雅、莫文蔚风光不再

奇怪的是,有着金曲奖“干女儿”、“亲女儿”之称的蔡健雅与莫文蔚本届金曲奖仅在最佳作曲人奖的版块有所露面。蔡健雅凭《遗书》提名最佳作曲人,而《我要给全世界最悠长的湿吻》在专辑类毫无斩获。尽管蔡健雅此前也表示,这张专辑并非自己最完美的作品,只是时间到了需要回馈歌迷而发行音乐作品。但想想此前蔡健雅每每征战金曲奖都收获颇丰,前后境况对比让人咋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陈珊妮表示评审没有针对蔡健雅抄袭这件事,但是否也意味着评审团已经默认了抄袭的“事实”?

蔡健雅《我要给世界最悠长的湿吻》

莫文蔚《我们在中场相遇》

至于莫文蔚,从出道至今已入围金曲奖国语女歌手高达7次。入围过金曲奖最佳国语专辑奖至今高达6次。《我们在中场相遇》其实在构想上虽然与蔡依林《Ugly Beauty》颇为不同,但都寻求完成对过去的音乐事业的总结。只不过蔡依林落脚在过去自我情绪的阴暗面上,莫文蔚则倾向于合作伙伴上。可惜的是这场“中场大秀”阵容豪华,并没有得到金曲奖评委的认可。

那么第30届金曲奖要变天?倒也未必。

不负众望 蔡依林7项提名领跑榜单

毫无悬念的,金曲奖另一个“亲闺女”蔡依林凭借新专辑《Ugly Beauty》提名年度专辑、最佳国语专辑、最佳国语女歌手、年度歌曲、最佳音乐录音带、最佳单曲制作人、最佳演唱录音专辑7项大奖,领跑提名榜单。甚至可以说,《Ugly Beauty》应该得到更多提名,比如最佳编曲人奖和作词人奖。蔡依林的提名集中在整体专辑和主打歌《怪美的》上,然而抛开《怪美的》这种主打歌,《Ugly Beauty》中仍然有许多超出当前华语乐坛水准的作品。比如《玫瑰少年》的作词,《红衣女孩》、《甜蜜蜜》的编曲等。

不过总体来说,蔡依林在这7项上的竞争力都颇大,有可能在一个多月后的颁奖礼上成为获奖大赢家。虽然金曲奖向来不倾向“一家独大”,但“出道20年”和“金曲30”撞到一起,“一家独大”或许会是多年后的一桩美谈。想起蔡依林刚出道时,被陈珊妮批为“十大烂歌手”,而今年的金曲奖评审团主席恰好是陈珊妮。如果说《Ugly Beauty》是蔡依林同过去的事业、情绪阴暗面的和解,那么7项金曲奖提名,则是华语乐坛同蔡依林的“和解”——她不用再背负任何绯闻八卦,不淹没在任何人的阴影下,不需要高呼电子舞曲流行快歌无罪。

不分伯仲 女歌手神仙打架 男歌手捉对厮杀

不知是各家都注意到了金曲30的噱头,还是多年不见的意外巧合,去年大量优秀的女歌手同时发出新作。尽管在提名上我们仅看到蔡依林、林忆莲、艾怡良、孙盛希和岑宁儿,但据陈珊妮表示,投票第二轮仍有十位女歌手竞争。此前也有网友猜测,由于2018强力女歌手集中发片,金曲奖或许会增加提名名额,但实际看来,评审团并不认为有此必要。毕竟目前看起来,艾怡良《垂直活着,水平留恋着。》渐入佳境,孙盛希《希游记》颇有胆识。但这个版块的获胜者大概率会在蔡依林和林忆莲中产生,其他歌手提名或许只是略作鼓励。

男歌手方面则有李荣浩、谢震廷、Leo王、柯智棠、ØZI陈奕凡五位入围。说来有趣的是,除了李荣浩外,几乎都算乐坛新人。才提名金曲新人奖的谢震廷、柯智棠在本项上的竞争力可以说是不相伯仲。可能与李荣浩一战的或许只有ØZI陈奕凡。尽管20出头,但ØZI陈奕凡的专辑《ØZI: The Album》有着与年岁不符的成熟质感,在嘻哈与R&B的把握能力上显得驾轻就熟。《ØZI: The Album》也同时入围最佳新人奖、最佳国语男歌手、最佳国语专辑和年度专辑等6项大奖。从奖项入围来看,或许只有他能“狙击”李荣浩。毕竟许钧和Hush都没有入围金曲歌王。

不言而喻 金曲30必成标杆

市场反响不错的流行类歌手在本届金曲奖提名上成绩不佳已成事实,可不能否认的是,今年金曲奖的确实现了音乐类型的大汇聚,并且给足了新人歌手们鼓励。诸如谢震廷、柯智棠、ØZI陈奕凡、孙盛希等新一代歌手,各自入围最佳国语专辑,最佳男女歌手等重量级大奖。陈珊妮也在记者会强调“音乐环境在转变,希望让媒体、受众有更多衔接,希望更多年轻世代音乐可以被看到。”这也将会是未来金曲奖的基本走向。金曲30的提名榜对许多歌迷来说,虽然少了王心凌、曾轶可、苏运莹、Hush、许钧等艺人的出现,但统揽下来,已经入围了的歌手们也都算得上实至名归。金曲奖哪一次没有遗珠呢?又何须耿耿于怀。

第30届金曲奖完整提名名单:

第30届金曲奖公布入围名单 蔡依林7项提名领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