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向的人不适合当领导?试试启动你自己的AI算法

原标题:内向的人不适合当领导?试试启动你自己的AI算法

今天我想分享的是一串职场关键词:

内向、领导者、AI式工作

我从小就内向。五岁的时候,父母为了锻炼我,塞给我钱去打酱油,我可以在小卖部门口站半小时不敢进去。

大学的时候,为了采访学校的一位处长,我站在他的办公室门口捏着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一个小时没敢打过去约时间。

就这样,大学毕业后我成了记者。这份看起来违背“天性”的工作,我还做了七年半,分别在《财经时报》、《凤凰周刊》、《壹读》。

最高峰时期,一篇博客一天就有200多万阅读

离开媒体后,我进入海尔集团,期间负责了一款手持式洗衣机的全流程线上营销传播,开售十五天卖出去1800万元;随后又负责过一个重大海外并购案的海外公关和员工沟通工作——前置条件是,大学毕业时,我四级都没过。

进入现在这家公司时,我又面临了一次跨界挑战:一个总投资1.8亿元、占地1600亩的太阳能地面电站,不到30天要并网,现场至少还有几百亩地是不毛之地,项目部沟通困难,而我要去现场充当项目经理,把这个电站干完。

如果不能并网,损失金额在数千万元的规模——前置条件是,我没有做过一天工程。幸运的是,最后这个项目顺利并网。

我没有任何兴趣向你讲述一个所谓的“成功”故事。

我只是需要让你意识到,这些过往经历的所有起点,就是那个五岁时站在小卖部门口,半小时不敢进去的,内向的小男孩。

像AI一样工作,内向会成为你的优势

我内向,准确的说,我属于内倾型人格,我因为不像别的小伙伴那样自如的跟人交流而烦恼过好多年。

甚至怀疑自己——不可以成为一名记者。直到我发现,实际上许多卓越的记者都是内倾型人格。因为内向,导致我必须在采访前做大量的准备工作以消除内心的焦虑。

这样,我会比更多的记者事先了解更多的采访背景信息,从而让我在前三句话时,就能让对方留下深刻印象:这个小伙子好像懂我

所以,实际上我动用的是我的分析能力而不是社交能力。

我大量的占有信息,开始分析,产生理解,形成知识,通过采访体验进化为智慧,最终留存复用。你看,这个过程和AI处理信息的流程是一样的。

因为内向,所以我生长出了大量的“神经网络”,去触达现场的信息。而且因为内向,我天生的屏蔽掉了一些“噪音”,所以现场信息进行处理之前,我都几乎不需要进行“降噪”预处理。

没有谁规定记者就一定是人见人爱的自来熟。我选择用我的优势去塑造了自己的记者工作模式。并且将这个优势尽可能发挥到极致

所以我的同事们都知道,我的电脑里永远存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信息。

我的一位前领导曾经讲,看的资料和最终的成稿,比例保持在20:1是一个合适的比例。也就是说,要写一篇2000字的报道,起码要看4万字的内容。而我远远超过了这个比例。我写作过一本20万字的书,复盘时我统计了一下,看过的资料最规模有2000万字。

你要问我为什么一定要看这么多?

我的回答是:不占有足够的信息会让我心理没底。也不足以获得足够的数据,来启动我的神经网络算法

相反,很多社交广泛的记者更难以取得成就。因为他们天生的社交“优势”,导致它们不太需要充分的准备,就可以和对方侃侃而谈。久而久之,这就形成了一种看似正确的工作习惯,而错失了很多机会。

所以有一个有趣的例子是这样:我曾花了一整个星期的时间去统计过一套时政报道需要的数据库。我也非常开心的分享给任何一位希望使用这套数据库的同行。

同时我也知道,大多数人拿到这套数据库的时候,只是收藏起来,而且好像并不知道如何使用。

因为这只是占有了信息,分析没有开始,就无法产生理解,形成知识,从而进化为智慧,留存复用。就无法形成AI算法的完整流程,无法实现自我进化

就好像我把「五位管理学大师帮我减掉六十斤,你也可以」放在知乎上,同样发现了一个有趣而相似的现象:收藏数超过点赞数四倍还多。

人们热衷于占有信息,只是占有信息只是完成转化的第一步

创建你的“神经网络”,开启你的AI算法

下面我会展开讲讲我的另一个故事——抢救1.8亿投资的太阳能地面站工程。这个故事告诉你,一个内向的人如何用展开“神经网络”的方式,展开他的领导力。

2017年的夏天,原本只负责公司企业文化工作的我,接到CEO的电话,他说“去现场吧”。如你所知,这个投资1.8亿的项目因为项目沟通困难延宕不前,30天不能收尾就会有几千万打水漂,而我对此毫无经验。

我知道情况并不乐观。

但是去项目现场就是我占有信息,用来启动我自己的AI算法的一种方式。

让我再复述一下这个流程:

占有信息——进行分析——产生理解——形成知识——留存复用

用稻盛和夫的话讲,就是“答案在现场,现场有神灵”。

到了现场,我看到成片的土地还空着,太阳能板没安装几块,工地上没有工人,负责项目管理的小伙子尘土飞扬的开着车路过,停下来,听说我是新来的负责人,礼节性的下车,迟疑的看着我,有点犹豫的伸出了手。

这个时候离并网倒计时不到30天了。

其实那只犹豫的手,才是我发现的最大的问题。

我少数几件做的关键的事情,就是开始加快占有信息的速度。

如何加快?

就是加快暴露问题的速度。先让现场问题暴露。

说起来方法很简单:晨会、夕会,雷打不动的PDCA循环:计划(plan)、执行(do)、检查(check)、处理(act)

没有什么高深的技巧,而且沟通就是最简单的微信群。

这是“神经网络”下沉,开始启动算法的基础。

怎么“神经网络”下沉?

我们一起坐着拖拉机在工地上来回,爬沟过坎。中午和工人一起在临时搭的伙房一边赶苍蝇一边吃大锅饭。路边买来西瓜,不用刀,一拳头下去直接砸开,半边半边的吃。搬桩头板卸货。

这样我用我擅长的方式完成了两件事:

第一,让所有人占有信息,参与解决问题,成为我布下的神经网络的一部分

第二,用我的“身体力行”解决了认同感问题,从而使神经网络顺畅

于是,原本犹疑、混乱的项目人员,都被带进了我的AI算法流程里面:及时触达问题,发现并分析,然后解决,然后留存经验下一次使用。

三天后,我在准备夕会材料时,发现了“异常”。

在今天的巡场list发出之前,我花点时间回顾一下昨天的夕会。昨天的夕会我们并没有准备文字文件,原因在于我在昨天准备夕会材料的时候,突然回想到三个细节:

一、昨天夕会原本谈论的巡场list,我发现大部分在夕会开始之前就已经解决了;

二、昨天18点当我站在预制仓查看全场时,还在担心现场电缆沟都挖开了,第二天箱变到场后道路怎么回填?结果下来查看,有的道路已经回填了;

三、从昨天6点10分,截止19点,全天共计产生37个现场需求,绝大部分很快得到响应。

在今天的巡场list发出之前,我花点时间回顾一下昨天的夕会。昨天的夕会我们并没有准备文字文件,原因在于我在昨天准备夕会材料的时候,突然回想到三个细节:

一、昨天夕会原本谈论的巡场list,我发现大部分在夕会开始之前就已经解决了;

二、昨天18点当我站在预制仓查看全场时,还在担心现场电缆沟都挖开了,第二天箱变到场后道路怎么回填?结果下来查看,有的道路已经回填了;

三、从昨天6点10分,截止19点,全天共计产生37个现场需求,绝大部分很快得到响应。

如果算上前三天的数据,最近四天我们至少解决了100多个现场问题。

这一切就在三天之前还不可想象。

而那只犹豫的手,在此后变得越来越干脆有力。

小伙子在现场半夜说好话,讲笑话,哄着工人加班赶进度到凌晨两点。当这些现象开始出现时,我就知道这件事能成了。

我不相信“我只要结果”这句话,它透露出来的职场傲慢是毫无道理的。

如果一个领导者想要说出这句话,至少需要反思自己:是否创造出了足够多的“神经网络”,去给下属提供了足够好的信息环境和资源环境去创造这个过程。

没有好的过程,大概率不会有好的结果

所以,我作为现场的管理者,内向的我,组织会议时依然会紧张和焦虑,依然要花很多时间去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

但这不妨碍我用自己的方式去部署我的“神经网络”,进而发动组织去采集到足够多的现场信息,然后用PDCA循环去缩短每一件小事处理的周期,让每一件小事都回到正常的轨道上去。

“神经网络”本身给我的反馈,大大消解了我对自己性格特点的焦虑。我觉得,这至少是我们工作所追求的意义之一。

———— / END / ————

TIPS

发现自己的优势,有一套完整的实践科学过程

我们正在加快人生资本论-职场教练课程的制作,以及相关社群的规划,线下活动的落地

如果你有好的建议,请留言告诉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