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正文

把美国大兵都变成铲屎官:二战美军萌宠和动物从军记

原标题:把美国大兵都变成铲屎官:二战美军萌宠和动物从军记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参战各国虽然有摩托化、机械化等现代运输方式,但对于交战各国来说,可爱的萌宠们也是一种‘战争资源’:马匹、骆驼甚至是大象可以用来驮运物资;而信鸽可以在战场上传递情报、联络;至于‘汪星人’与‘喵星人’,除了可以起到安抚士兵,缓解紧张的战场压力之外,关键时刻甚至能救了它们主人的命!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具有战争潜力国家,美国军队也有将大量动物投入到部队中。事实上。它们即是大兵们的好伙伴,也是一支部队的吉祥物。

▲1942年8月25日,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皇家堡(Front Royal),成功入选的狗狗们正式‘入伍’,成为美军的一份子。

▲1945年2月,隶属陆战队第7军犬排的列兵里兹·海斯特(Rez Hester)正蜷缩在自己的散兵坑小憩。而他的伙伴——布奇(Butch)正在一旁站岗。当日军发起突袭,或是炮弹来袭时,这些受过专业训练的军犬往往能第一时间察觉,并迅速做出反应。

当然,除了‘战士’这一职务外,许多动物也被投入到更为重要的环节——后勤工作当中。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即便是全员机械化的美军,在面对复杂的意大利山区之时,也需要和德国人一样,牵着骡马在蜿蜒的山道上艰难前行。而那些从美国本土,亦或是意大利农民家就地征来的骡马,甚至是骆驼,在此时也就派上了用场。

除了在欧洲战场,菲律宾也有使用骡马的记录。这些强壮的大骡子,往往会在背上驮不少粮食、武器弹药,经由美军士兵的牵引,缓缓地奔赴一个又一个战区。而对这些‘无声的士兵’,富裕的大兵们也是有啥给啥,一视同仁。

▲1943年10月20日,新喀里多尼亚岛,一名叫做哈利·彼得森(Harley Peterson)的下士正在疏导马群,而复杂的山地与丛林,也是机械化部队不可逾越的鸿沟。

▲1944年4月于意大利,美国陆军下士理查德·沃伦(Richard Wallen)正与自己的宠物驴——艾达(Edda)一起在镜头前合影。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名字与当时的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的女儿同名。

根据一项数据显示,1941-1945年间,总共有2万只军犬在美国陆军、海岸警卫队以及陆战队中服役。它们的任务包括站岗、护送补给,传递情报,搜寻落难的飞行员。作为‘侦查先锋’时,狗狗们会第一时间搜出爆炸物(反坦克/人员地雷,炸药等),协助美军士兵抓捕可疑人员等。每一只在军中服役的军犬,都被大兵们视为‘珍宝’。

▲1943年,北非,威廉·文德(William Wende)下士正在为己方部队的吉祥物——一只出生不久,名叫珍妮的小驴子喂食,并为其梳理毛发。趴在水桶上的那只小猎狗则是文德的伙伴皮托(Pito)。

▲1944年11月25日,法国战区,来自101空降师的列兵杰西·芬内尔(Jesse Fennell)正抱着自己的宠物达德(Dud)面对镜头,连续两个月的激烈战斗已经使这位老兵疲惫不堪。

在整个二战期间,许多美军单位都有自己专属的‘吉祥物’,以求好运常伴(就像军舰水手往往会带猫咪、小猪上舰一样)。在这当中,只有极少数的‘吉祥物’是被美军私自从本土带来战区的,大部分的‘吉祥物’,都是因战争而失去主人、无家可归的动物。或是一只狗,一只猫,甚至是一只鸟!能在大兵们的身边,也就意味着生存。而大兵们与宠物的情谊,甚至会因此而延续一生。

▲1945年4月19日于德国莱比锡(Leipzig),列兵雷蒙德·加索洛夫斯基(Raymond Gasiorowski)正牵着他的连队吉祥物——狗狗莱比锡在公园里散步。

▲1945年2月,硫磺岛,在经历了一番苦战之后,陆战队下士爱德华·伯克哈特(Edward·Burckhardt)在位于折钵山(Suribachi)的日军工事内发现了一只流浪小猫,随即将其举过头顶,视为己出。而硫磺岛战役,也是整个太平洋战争中最残酷、激烈的岛屿争夺战之一。

▲一只陆战队员的德国牧羊犬正在接受兽医的X光检查。这只可怜的狗狗在新几内亚的布干维尔(Bougainville)遭到日军狙击手的冷枪,随后因伤而亡。时间未知。

▲1947年摄于关岛(Guam)的陆战队军犬墓地。对于老兵们来说,长眠在这里的不仅仅是宠物,更是与自己并肩作战的伙伴。

本文为筑垒地域原创作品,主编原廓,原著北部湾。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皇家堡 butch 理查德·沃伦 艾达 edda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