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紧缺的泌乳认证顾问,到底能为孩子和妈妈带来什么?

原标题:国际紧缺的泌乳认证顾问,到底能为孩子和妈妈带来什么?

事实证明,拥有IBCLC认证的医务人员更受欢迎,比如虾米妈咪(儿科医生),比如阿滋妈(营养医生)。这样的医生要么门诊号一号难求,要么讲座时一票难求。

小编:可能对于很多新手妈妈来说,国际泌乳认证顾问IBCLC还是一个新鲜事,对于儿科领域的专业医护人员也是如此,您能介绍一下么?

刘莹: 母乳喂养的概念其实在国内已经推广了近30年,爱婴医院早已经将母乳喂养的支持作为评价的重要指标之一。尽管如此,面对国内每年新生儿和新手母亲的数量来说,国内专业从事母乳指导的人士还是太少。在国际上,从70年代开始就已经出现了专业从事母乳喂养及泌乳指导的职业母亲,为了满足专业母乳喂养人才的需求增长,最终在1985年正式成立了国际泌乳顾问考试委员会。幸运的是,这个考试从一开始就得到了美国国家认证机构委员会的审定,目前已经成为国际上最受认可的专业母乳喂养领域的职业认证资格考试。截止2018年,全世界通过考试的认证顾问已经接近3万名了。

小编:那么我们国家发展的情况是怎么样呢?

叶艳: IBCLC传入国内的实践相对较晚。2013年,IBCLC的概念和考试资格教育引入中国大陆。 2014年,国内第一批IBCLC在国内参加考试,89人取得国际认证泌乳顾问的执业认证。可以说,近5年这些人的不懈努力,对中国的母乳喂养的大环境起了非常大的正面影响作用。和很多行业一样,母乳喂养也是从社会大环境的改变,慢慢渗透到医院和政府政策层面的。

2017年,国际泌乳顾问认证考试委员会在全世界72个国家首次采取了17种语言的考试版本,中文也作为正式认可的考试版本列入,大大的方便了国内的母乳从业者进行学习和考试,一定成度上降低了社会参与的门槛。同时我们也发现,更多的医务人员开始关注母乳喂养,系统学习母乳喂养及加入IBCLC的学习大军中。事实证明,那些拥有IBCLC认证的医务人员更受欢迎,更容易取得妈妈的信任,比如虾米妈咪(儿科医生),比如阿滋妈(营养医生)。这样的医生要么门诊号一号难求,要么讲座时一票难求。

小编:为何IBCLC有如此的魅力?

叶艳:新时代女性受到了更好的教育和自我的觉醒,她们追求更自然更科学的喂养方式,无疑母乳喂养成为新时代女性想要给宝宝喂养的第一选择。IBCLC的专业性不仅仅给妈妈和她的家庭带来专业的可循征的技术服务,更可给予个性化的情感支持和帮助,给妈妈赋能是IBCLC的人文使命。

刘莹:就像我们在招生简章中提到的母乳喂养的主题贯穿孕期-围产-新生-婴幼儿的整个时间轴。妈妈们在早期喂养关系中的预期和体验会深远影响本身的母婴链接、家庭关系,甚至社会生态环境。有人如此评价——“每一位IBCLC的身后至少影响着一万个家庭”,他们给母婴关系带来的帮助并不局限于母乳喂养的简单关系中。

就在当下2019年,国内仅有不足500位IBCLC,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她们还是星星之火,带领着各自所在地的先进母乳喂养理念走向燎原。

在国际上,IBCLC身份已经是专业泌乳顾问执业的金字招牌。

小编:IBCLC的含金量到底在哪里呢?

刘莹:越来越多的人认识IBCLC,也想成为IBCLC。它不仅仅是一个专业知识的认证,在很多国家,持有这个证书的人可以直接获得当地的职业许可。IBCLC考试的难度也是公认的大,除了需要报考者需要有坚实的专业医疗背景或者医疗知识学习之外,对于母乳喂养知识领域的各个细节,比如说乳房解剖,甚至母婴产后的心理变化、母乳喂养人类学等相关知识领域都有涉及,对报考者知识的全面性要求非常之高。作为一名合格的母乳指导,IBCLC特别强调实践的重要性,线下至少要累积300小时的经验才能很好应对考试的要求。这也是为什么每年全球只有少数人能够通过资格认证考试。在国际上,IBCLC身份已经是专业泌乳顾问执业的金字招牌。

小编:肩负星星之火燎原的使命,这也是两位作为主要参与者,依托妈咪知道与上海交通大学,开办IBCLC培训的初衷。

叶艳:(笑)算是,但也不完全。如果能让更多的星星之火聚集起来,获得更多的支持和力量,这是我们的心愿。开办这个培训的另一个目的,我们希望唤起更多医院、诊所以及儿科医生对母乳喂养的支持,让更多专业的医护人员参与到母乳喂养工作中。

所以,我们今年首期的国际认证泌乳顾问课程是只针对在儿科诊所及医疗单位工作的医护人员招生的。

小编:为什么您觉得儿科医生的参与度对社会、对母婴的母乳道路中扮演的至关重要的角色?

刘莹:一个母亲,生育一个孩子,我们会发现,儿科医生和IBCLC是最可能带给妈妈许多正能量的两个关键角色。母乳喂养的时间跨度至少在1年以上,产科病房只是母乳喂养最初的开始,在接下来的1~2年时间里,母乳喂养还在继续,而妈妈和宝宝见到最多的医务人员就是儿科医生。儿科医生不但肩负评估宝宝阶段性生长发育的状况,更是遇到疾病时最重要的诊断者和治疗者。而IBCLC的对母子的服务贯穿母乳喂养的全过程,奶量与孩子体重问题、堵奶乳腺发炎、小孩生病的哺乳问题……直至离乳的决定,想象一下,如果儿科医生和IBCLC能够一起工作,甚至一名儿科医生就是一位IBCLC,当出现有医疗决策与母乳喂养的安全兼容问题时,能够融会贯通,轻松把控,不是一件更美妙的事情吗?

小编:所以我们发现这次妈咪知道与上海交大医学院开展的IBCLC培训,第一期是面向医生同行的?

叶艳:的确是这样,这几年考取IBCLC的同行们,越来越多,遇到执业瓶颈的也越来越多,缺少儿科理念的支持很可能是问题的痛点之一。如果有儿科医生参与,或者学习更多的儿科知识,便更加理解了母乳宝宝不同阶段的需要。而儿科医生如果具备了全面的母乳理念,也将更好地融合入治疗策略的选择上,带给母乳妈妈贴心的照顾。从效应上,儿科医生+IBCLC一定能发挥大于2的功效。反过来,对于IBCLC在国内的推广来说,能获得挑剔的儿科医生的肯定,也是非常正面的。

小编:妈咪知道联合上海交大医学院开展的IBCLC培训会有什么不同吗?

刘莹:与传统的市面上开展的IBCLC应考培训相比,妈咪知道的培训突出了两大特色,一是,这是国内首次正轨医疗机构与大学院校开办的IBCLC培训,课程内容及招募的学员也是以儿科医生为背景去准备的,我们强调培训的专业性,依托大学丰富的教学资源,顺利完成核心泌乳课程培训的学员,将分别获得妈咪知道和上海交大的课程认证书,在社会上是非常具有含金量的;二是,在IBCLC考试大纲中,非常注重和强调实践的部分,但这个条件往往也成为许多报考者的尴尬门槛。这也是我们与其他同类培训的最大不同,因为有妈咪知道在全国一线城市近10家诊所的配合,我们课程有长达300个小时的实践部分,学员可以在任何一家妈咪知道旗下的儿科诊所开展泌乳门诊的实践,跟着国内外的资深母乳顾问开展一对一的母乳见教,甚至可以在专业IBCLC组织一场线下母乳聚会,这个机会对于任何一个有志从事母乳行业的人来说都是非常难得的。

小编:对于这个培训,您未来还有什么期许吗?

刘莹:“妈咪知道”是深圳市医信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从诞生之日开始,我们就一直秉持“有温度的医疗”的服务理念,一群有理想有经验的医生合伙人在一起,希望为中国的母亲做更多、更好、更全面的医疗服务。母乳喂养的科学支持在西方发达国家已经发展了三十多年,在我们国家还是起步阶段。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培训,出发,后续还有更多交流、论坛及线下沙龙等形式,让更多感兴趣的儿科医生们参与进来,共同努力提升母乳喂养的大环境,为整个中国构建母婴友好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

合作伙伴: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