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中美顶尖大学毕业生的最强技能对比,结果惊到你了吗?

原标题:中美顶尖大学毕业生的最强技能对比,结果惊到你了吗?

看点 每年招聘期都是学生大展身手的时候,Ps、C++、Pr与Au等技能信手拈来。当然,也少不了“国民”技能Office。然而纵观美国毕业生,大多凸显的是领导、研究与管理等能力。为什么中国学生注重硬技能而美国学生注重软实力呢?下文从学生思维与教育评价体系两方面探讨了这一问题,值得深思。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留学全知道 (ID: EduKnow)

文丨Cara 编丨Travis

最近在网上看到了一组挺有趣的对比数据,叫做“中美大学的毕业生,认为自己最拿手的技能是什么?“

在全球职场人士求职和交流的网站Linkedin上,可以看到各大高校的毕业生的统计数据,其中就包括了这一项:“ What are they skilled at"。

在哈佛大学,我们可以看到:一共26万多哈佛毕业生中,技能排名最高的是Research(科研),然后是Management(管理),Leadership(领导力)。

再来查查与哈佛齐名的耶鲁、普林斯顿的数据。

这两所名校的结果如出一辙——排名前三的技能是Research(研究),Public Speaking(公开演讲),领导力(Leadership)。

按照这个思路,我也做了个小小的统计。美国US NEWS TOP 10的顶尖大学中,排名最高的技能是领导力,一共获得了9票。排名其后的还有研究(8票)、公开演讲(8票)、管理、项目管理、战略咨询等等,基本情况相似。

那么,中国顶尖大学的毕业生,认为自己最拿手的技能是什么呢?

其实在我们这里,情况也是极其地“类似”。有一项技能几乎被所有顶尖大学的毕业生勾选为第一,那就是——

微软办公软件 Microsoft Office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其他高校的情况也都一样。不仅微软Office连续蝉联榜首,Excel、PPT单独拎出来,个个都很能打,同样进入了不少毕业生技能的前十名中。

如果说以上选的都是“综合性”大学,大家的技能都“综合”一些,那来看看偏重理工科的院校吧?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前五名的技能倒是没有Office,而是更高深的计算机语言:C++、Matlab、Python、C语言、Java...

但美国TOP1的理工院校——“钢铁侠”的母校MIT,前五名的技能却没有一个是应用型技术。

我连忙看了看我的linkedin。

好吧,虽然我也曾在美国度过了几年的学习工作生涯,还是不免落入了俗套——扎眼的Microsoft Office,排在技能条第一个。

我也比不上清北复交的学霸们,“管理”、“研究”一个也没选。为了弥补文科生没特长的“短板”,我还特意搜刮出这些技能:中英双语,SPSS(写毕业论文时学过一阵,现在忘得差不多了),Photoshop,Final Cut Pro...

一个人对自己的评价,往往代表了对自我价值的认知。

为什么我会认为,简历里技能项,必须得写上“硬技能”?为什么Microsoft Office成了中国大学生的最强技,而美国大学生选择的,都是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软实力?

塑造优势的并非“技能”,而是“才能”

我的第一反应是,硬技能是公司挑选人才的“筛选项”。各大公司招聘的Job Deion,哪个不要求申请者“精通Office”?

这项技能的日渐普及,我们也开始习惯性地在技能条后添上更多的“hardskill”。

在衡量“我”初入职场时的价值时,我下意识把自己当成了“工具”。有哪些性能,该如何使用,直接条条款款列出来,让各大公司能安心地各取所需。

现在想来,我们是否本末倒置,过于重视了技能的作用?

阿里巴巴曾经发布过一版《2018中国人读书报告》。

报告中说,中国人读书分成了电子阅读和传统阅读两大流派,而这两类中占据最广的读书类型,则是成功励志教辅教材

大学那会儿身边也有这样一帮同学,他们把日子过得很“充实”,刚进学校就开始琢磨着考研考证、学各种技能,以备不时之需。

我曾经也有这样盲目的“学以致用”心态。

在读教育学研究生时,我和美国同学Carr都在准备教师执照的考试。考试一共五门,我踌躇满志,计划10个月之内结束战斗。而他拖拖拉拉,到快毕业还有一门没考出来。

有次他看见我在浏览某一项考试报名的信息,急忙凑过来叮嘱:这门考试真的特别难,完全不亚于GRE!我一个英语母语者都考了两回,你一定要做好准备啊。

我吓了一跳,立马就在亚马逊上下单了两本教辅书,把模拟卷子做了好几遍,废寝忘食地钻研了一个月,胆战心惊地上了考场。

查分那天我已经做好了重考的准备,但结果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 我不仅过了,还是高分“呼啸而过”。

再见到Carr的时候我还调笑了他两句,你呀,二十几年的英语都白学了,回幼儿园重念吧。

毕业之后再回想起我们这段对话,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虽然教师执照确实让我够着了一份好工作的门槛,但慢慢我发现,我对小朋友的耐心不足,缺乏发散力,很难像优秀的美国老师那样游刃有余地掌握课堂气氛。

有一次我找他“哭诉”:美国的学生太自由散漫了,一做课堂活动就像脱缰的哈士奇满地乱跑,收都收不回来,我好苦啊!

原以为只会收获安慰,没想到Carr开始很认真地帮我分析:

你设计了什么教学环节?

是不是难度太低了?

是不是临近放学孩子们才心不在焉?

他还给我展示了一套自己设计的课堂奖惩机制,像冒险游戏一样,看得我目瞪口呆。

后来我才知道,Carr的考证过程堪称坎坷,是因为他除了上课和备考,还同时做了好几份教师的实习。

他可以熬夜手工做教具;他会把语法知识编成歌,一边弹乌克丽丽,一边带着孩子们又唱又跳;他有十几种办法可以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因为从高中开始,他会把每一个他接触过的老师的好点子记下来,然后用在他课外辅导的孩子身上。

而我制定的学习和考试安排,如此紧凑如此高效,却也占去了这样停下来思考的时间。

在工作中,每次都主动多想一步,多做一步,他的确是一个比我更称职的老师。

盖洛普咨询公司曾有一项研究,想要了解人和组织为什么成功,最终得出了一个公式:优势,是由知识(knowledge)、技能(skill)和才能(talent)三者构成的,其核心就是“才能”。

就像大脑的神经网络,才能是一个人所展现的,自发而持久的思维、感觉和行为模式,大致分为四大领域:执行力、影响力、关系建立、战略思维。

从对知识和技能的学习能力上来看,我才是“学霸”。

但Carr这样的“学渣”,他更早地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更早地去准备和体验,发现工作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归纳和反思问题背后的逻辑,创造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一纸证书是他的技能(skill),这没什么稀奇,全美国几百万名老师人手一份。

而他做的每一份教学计划、学期总结、奇思妙想,他的研究能力、创造力、行动力等等的才能(talent),才是他引以为豪的优势所在。

老师不能凭借满肚子的教育理论和证书去教好学生;咨询师不能凭借高超的PPT技巧,画出一个有逻辑和说服力的提案;程序员会得语言再多、码得再娴熟,也需要和产品经理、设计师等人通力合作,才能打造出可以解决用户痛点的功能。

技能当然很重要,但如果没有积极主动的思考和实践,一切技术都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

会做,更要会说

再仔细想想,我也并非没有那些“软实力”。

从我后来五花八门的技能中也能看出来:我教过上百人的大课,做过媒体记者,策划过小型纪录片,加入初创公司做项目带团队...

可我确实没有想过把领导力、管理能力、演讲能力...写在简历的技能项里。

这些没办法当场验证的能力,真的有必要打成标签贴在脸上“自吹自擂”吗?

这就是第二个差别了。就算我自己做得很出色,也会不好意思拿出来表现。如果我的想法只有70分,那我宁可安安静静地把想法打磨成90分再分享给别人听,避免别人说我“半瓶子晃荡”。

但和美国人一起上课、工作,我总有一种感觉:“他们怎么那么会说?”

他们不知道要说,知道了更要说,明明只有70分的水平,却能说出90分的效果。

读研时有一门课带给了我深重的打击。这堂课叫做“青春期学生的教学法”,老师仅仅在开课时给出案例,整个讨论的方向完全由学生组织;评分方式更是奇葩,每节课都根据课堂参与度现场打分,计入总成绩。

班上其他人都是已经有过一年教学经验的研二生,纷纷侃侃而谈和青少年学生相处的方法,互相点评提出建议。我因为课程冲突,在研一刚开学就上了这门课,既没有相关经验,也跟不上节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话过一轮,一位美国同学突然插话:“你们说得都好棒啊!我没有教过青春期的学生,我感觉自己才刚过青春期没多久呢。”

全班哄堂大笑。她自己也笑嘻嘻地接着说:“那从一个青春期的孩子的角度来看,刚刚你们讨论的那种方法,我是不太接受的。因为...所以...”

原来她也是个没有经验的菜鸟!

听着她的话,我半是佩服半是嘀咕。

佩服她能在那么快的时间内转换思维主动发言,但又不禁想,她说的观点明明没什么新鲜,我并非没有想到,只是方才已经有别的同学表达过同样的意思了,这样也行么?

我想了半天,到下课也没想出什么独道的“真知灼见”,果不其然地被扣掉了参与分,而她却和其他有经验的同学一样拿了高分。

这堂课让我开始反思,所谓的“真知灼见”其实都是自己给的心理包袱。在我之前受到的教育里,被表扬的只有回答的结果,而非思辨的过程。

正是因为这样的评价体系,我们在课堂上的回答和表达,竟不是为了交换知识,而是为了获得认同和赞赏。

答对得分,答错扣分,而成绩是唯一的硬通货。

久而久之,我就把思考的过程掩埋在了沉默之下。回答问题的时候,在意是否知道正确答案;表达意见的时候,希望言之有物、语惊四座,回避错误并且厌恶失败。

而美国课堂为了给孩子营造安全感和自信感,普遍认为观点没有好坏,只要愿意思考、愿意提供不同视角,就应该受到鼓励。

就是因为这样环境,他们长成了能够积极表达自己的人,在社交场合也能主动说出自己的优点,大肆“推销”自己。

不要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

知乎有这样一个问题,"职场中有哪些典型的学生思维?"

一个高票回答的大意正是如此:把对知识和技能的学习当作避风港。

我们习惯的学习是这样的:每天早上起来打开课本开始用功、按部就班地考试、拿到成绩,等着下学期的到来。

这也是为什么各种论坛上,总有那么多学生急切地发问:如何进四大、想进投行该考什么证书、想转行当程序员该从什么语言学起...

我们还保持着线性思维,认为总有一个明确的路径和清晰的评价体系,必须先学习才能进入下一个阶段,只要勤奋努力就能达到目的。

这些问题永远没有标准答案。成功是一个战略的综合体,包含了思考、机遇、以及那些模糊的、无法量化的、非显性的能力。

美国的学生就没有这样的学生思维么?其实未必,只是大部分进入名校的学生,他们更早地进入了一种多元的教育评价体系。

美国大学的博雅教育(Liberal Art Education)需要学生用两年时间去广泛地阅读、分析、辩论,培养那些“无用”的才能(talent)。

而在申请大学时,学生就需要参照这些要求,提供丰满详尽个人资料——有实践、有探索、有痛苦、有反思。

他们需要用各种特长和证书填满申请系统的表格,但到最后,学校却要他们抛开这些切实的技能,剖开自己的内心,追溯所有选择和行动的本源,讲一个故事。

造成这些差异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们“不能”,只是我们习惯了高中阶段学知识,大学阶段学技能的生活。“才能”无法被教授,这就需要我们自己发现并做出改变。

回到开头对于Microsoft Office的讨论,曾经有这样一个笑话:

大多数做Powerpoint的人,既没有Power(权力)也没有Point(观点);那些用Word的人,都没有什么Word(话)要说;那些用Access的人,都没有 access(权限),那些用Excel的人,并不excel(优秀)。

也别说会Office没用了。

看,有力地发表观点,勇敢说话,主动更进一步掌握权限,什么才是更重要的能力,Office这不是都告诉我们了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pr与au 中美大学 美国us ppt单 spss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