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巨亏26亿,卖了401套房之后,景柱重任海马汽车董事长

原标题:巨亏26亿,卖了401套房之后,景柱重任海马汽车董事长

景柱重新当选海马汽车董事长,其三十年创业历程,曾三起三伏,此次重返一线,将给海马汽车注入新生机。

5月15日晚间,海马汽车发布董事会十届九次会议决议公告,称以9票赞成、0票反对、0票弃权,选举景柱为公司董事长。5月16日,海马集团官方微信也推送图文消息,确认了这一事实。

2019年5月15日,景柱重新当选海马汽车董事长。

景柱再度出山,这一次的“赛道”不仅是市场,还有海马汽车长期积淀的诸多历史遗留问题。

从1988年“闯海”结缘海南汽车产业,到主导试水与国外汽车品牌合作;从成为民营企业“走出去”的先行者,到探索“产学研三统一”……31年来,景柱从一名技术员成长为知名企业家,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历程和汽车产业发展,但也遇到了体制掣肘、产品投资失败、汽车板块亏损等种种棘手问题。

“人过的日子必是一日遇佛,一日遇魔。”这位推崇企业家精神的老将在自己的文章《六度万行》中感叹三十年创业的不易与不悔,他表示责人不如责己,深感自己对不起股东、对不起员工,“决心重返一线,再造海马”。

“老兵不死,他们只是穿上了新的军装。”经济学家何帆在《变量》一书中写道,历史从来都是一个“反转大师”。对老兵来说,他们改变了作战方式,正在悄悄地积蓄力量,很可能会从人们没有注意到的地方绝地反击。

重任董事长,创业老将又返前线

今年上海国际车展,景柱参加了中国汽车论坛闭门峰会等多个活动。

这个汽车界老将把自己定位为新兵,又回到了前线。他和海外设计师探讨汽车的颜值动向,和互联网人讨论互联网与汽车的融合再造,和造车新势力谈论新能源汽车的终极路线,还为海南省省长等介绍了海马汽车强动力及氢能源汽车研发的规划。

从创立到现在31年来,海马汽车经历了多次跌宕起伏。而景柱的创业历程也大体上可分为三个十年,其中三次创业,三次下课,三起三伏。

1988年海南建省,在“十万大军下海南”的热潮中海南汽车冲压件厂(海南汽车制造厂前身)成立,景柱也是那一年从重庆大学毕业分配到此。1992年海马和马自达第一次合作,但因为资质问题车辆只能岛内销售,1996年底,企业濒临破产。

1997年,时年31岁的景柱临危受命接任海南汽车制造厂厂长,开启了海马汽车的第二次创业征程。期间,海马与马自达再次合作生产海南马自达汽车,并凭借普力马和福美来跻身国内主流车企阵营。

1998年,国家财政部以资产划转方式,将海南汽车制造厂国有资产100%划转给一汽集团,并更名为一汽海南汽车有限公司。景柱不愿调入一汽集团,海南省委则决定他出任海南省总商会(工商联)副会长,并由省委组织部管理档案,储备待用。

其后,在备考湖南大学全日制博士研究生的同时,景柱组织几百老员工成立持股会,四处筹措资金,建成了民营海马汽车公司。2000年,民营海马集团成立,收购面临退市的“*ST琼金盘”,并将民营海马汽车公司装入上市公司,完成了和资本市场的高速对接。

2004年,根据要求,民营海马汽车和国有一汽海南汽车有限公司完全合并为“一汽海马汽车有限公司”。之后,一汽通过海马寻求与马自达合作,而海马汽车却主动放弃了马自达,选择自主发展道路。

第三次创业从2007年开始,景柱北上中原,从零开始,重新创办了海马汽车,目前已成为河南汽车产业的一支生力军。

1997年,景柱带领海马第二次创业

创业31年,海马虽命运多舛,但仍在湍急的车市里中流击楫。现在,海马汽车又一次站到归零再出发的关口。

“我出道早,年纪轻却见证了中国汽车三十年的发展。”景柱感叹自己少年得志,二十几岁“出人头地”,成为时代的幸运儿,完全是偶然而成,但苗长得快,根就扎得浅。自己第二次创业所经受的磨难与失败,是人生的还账,更是人生的补课,对此他毫无怨言。

“相对于一些企业做大做强,自己追求做优做久。做优需要创新,做久需要传承。”景柱说,自己原想汽车板块交给职业经理人,探索了十年发现,在瞬息万变、竞争激烈的时代,创业主完全甩开手非常难。

景柱一直有个梦想,五十岁退休,去世界著名高校圆自己的游学梦,探寻东西方文明的源头和发展,寻找人生的大学问,但现在只能将此放到一边。

他感叹,过去十年的实践证明,一是民营企业传承很困难,二是混合所有制很难搞,三是想五十岁退休游学更难。

“过缺时代”到“过剩时代”,要做单科冠军

同时,海马汽车的成绩单,也让景柱不甘心。

2018年,海马汽车全年销量67570辆,同比下降51.88%。市场上 “海马何去何从”的疑问,也是激发他再次出山的动力。

2017年以来,海马汽车以品类战略为核心,实现转型升级,资金投放、重点项目实施皆有调整,短期内出现销量下滑在意料之中。对此,景柱有心理准备。

“实施品类战略有一定战略周期。”在景柱眼中,企业家要有战略定力,明确方向,“扎硬寨、打呆仗”比见趋势就扑上,成为“风口上的猪”,要靠谱得多。而他指的战略定力,对海马就是坚定品类战略。

在他看来,短短四十年,中国经济由“过缺时代”走进了“过剩时代”。“过缺时代”需要生产战略,“过剩时代”则需要品类战略,对汽车产业来说尤是如此。中国的汽车产业,经过了27年的野蛮生长,已经从增量竞争转变为存量竞争。而自主品牌遇到了车市升级战上最难打“段位”,每个车企都要找到自己生存的支点和位置。

“品类战略不是什么都做,而是要做就做单科冠军。”景柱说,如果把定位理论比喻为自然界,就其演变逻辑而言,定位好比精心选择一块山坡地,聚焦是在这块土地上专心培植单品果林,并持续改良。多年后结下的硕果就是新品类。

海马汽车动力总成产品

作为国内最早开始发动机自主研发的车企,海马汽车在动力总成方面有深厚积累。景柱表示,海马的品类战略要锚定“强动力”,通过差异化定位吸引用户。此次上海车展上强势亮相的海马8S,就是此战略背景下的产品。

海马8S用产品最核心的特点来命名——0-100公里/小时加速时间在8秒级,显示了海马对“强动力”品类战略的信心。

这款车型由超过2000人的设计研发团队,历经4年时间,通过1500多次的仿真与拓扑分析、进行了276项优化升级打造而成,将于今年7月上市。

野火烧后,新木丛生,转变或将到来。

自我开刀,痛析海马汽车亏损原因

对于中国汽车工业来说,海马汽车曾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它创下自主品牌中第一个单车型销量破百万的纪录,也曾轿车和SUV单一车型双双月销破万。2004年海马销售收入已过百亿,年利税总额30多亿元。

虽然顶着国内第一个混合所有制车企的“盛名”,一汽海马却常年决策滞后,痛失发展机遇,产销量连年下滑,严重拖了海马汽车的后腿。

面对销量下滑等情况,景柱也深入分析海马汽车亏损的原因:

一是体制制约。一汽海马股东会和董事会很少正常召开过,对产品、投资、研发等战略决策慢、效率低、效果差。

二是产品投资失败。“如果说产品项目经理是团长的责任,经常找个连长担当,平常接受营长的管理。”景柱认为,这些产品项目经理多数没有创新意识,也无创新压力,更无创新能力,至少造成十个项目失败。

三是库存损失。由于产品决策随意,营销纸上谈兵,过去十年造成大量非正常库存。

四是重资产。由于经营水平低下,主观臆断多,盲目追求规模,扩建工厂,造成产能闲置。

五是体制僵化。海马汽车近十年来,越来越像老式国有企业,人浮于事,冗员很多,“僵尸”“白兔”很普遍,科室上班半休闲,干部基本不加班。

十新而动,再造一个海马汽车

在此大背景下,2018年景柱下决心启动海马汽车第四次创业,以“聚焦”“瘦身”“减负”为目标,从新战略、新灵魂、新机制、新班子等进行“十新”再造。

海马将启动第四次创业

一是扁平体制、效率机制。海马将全面清理“僵尸”“白兔”“四从来”。同时,海马还将强化全员绩效,末位淘汰,打造“兵精将强”的队伍。

二是收缩聚焦断舍离、细分心智争第一,将联动开展四方面工作。

“机构与干部从原来五级管理聚焦为三级管理为主。”景柱表示,特别是最高层与经理层高度扁平并下探到主要业务中层,从而进行七个条线管理和七个统筹管理。

另外,他还下决心将产销基地聚焦,产品条线高度聚焦,出清无竞争力产品。

“三是产品将坚持‘品类战略、CASE灵魂’。”景柱表示,海马汽车将重点开发强动力智能SUV、高安全智能MPV和可变平台纯电动汽车。在深混与插混、纯电与增程、燃电与增程、智能互联、自动驾驶五个技术方向,由公司最高层分别领军创新。

四是开展新营销。他希望通过“电商为魂,线上线下”改变汽车的销售模式,从B2B转型B2C。市场方面聚焦营销专区,占领品类心智。员工也将实行平行合伙制,导向员工深耕专区,提高收入,而非心念提拔。与此同时,4S店由销售承包商转型为服务承接商,从营销产品转型营销出行。

2019年3月28日,景柱参加2019博鳌亚洲论坛

截至2018年,中国的造车新势力已超过60家。60后的汽车人如何应瞬息万变的迭代变化?景柱认为年轻来自于创新,只要保持学习自新的状态,企业和人就能不断进步。今年博鳌亚洲论坛,他和互联网新势力、国外跨界学者一起探讨新能源汽车,他认为汽车行业在“新四化”浪潮中,将迎来新的变革。

一方面,他与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钟志华院士合作开发可变平台电动汽车,目前已出样车;另一方面,他也在带领海马进行氢能源汽车的探索。

“我们要拥抱创新,不要害怕创新。”在景柱眼中,创新是企业家生活的常态,也是永远的命题。企业家精神的核心就是创新。任何企业的最终出路是创新,解决困难的唯一路径也是创新。

“所谓创新,其实是一次次的回归本质。”在景柱眼中,在当下潮流变化扰乱人眼的时候,企业家最应掌握的是“变与不变”的辩证法,保持战略定力。“汽车发展变化的是形式,不变的是责任与人性。”

执念动禅,肉体与灵魂的“自觉自新”

2016年,五十岁的景柱给自己立下flag:一不再染发,二开始跑马拉松。三年来,他言出必果,回归本我。

2019年1月1日,景柱带领员工完成元旦马拉松

现在,他每天都会5点早起,要么跑步十公里,要么200个俯卧撑,然后一顿凉水澡。“希望从身到心,完成肉体与灵魂的自觉自新。”景柱说,既然重回战场,就要找到打仗的状态,他要求自己从外而内“断舍物欲、执念动禅”。

不光自己跑,景柱还要求海马骨干每周至少一次十公里,每年至少一次马拉松。他希望通过马拉松这项运动,整肃队伍,让团队凝心聚力。目前海马共292名中高管加入跑马拉松的行列。高管团队中,52岁的发动机专家张会文,全马用时3.5小时。

“马拉松是一种时刻在路上的状态。”景柱说,跑步要的是和自己较劲儿的态度,不逃避、敢面对,这和企业面对困难的方式相同。

虽然汽车行业竞争加剧,但在景柱看来,新趋势也创造了新机遇。在汽车“新四化”中,海马也将实现“自觉与自新”。景柱说,他将带领海马跑一场马拉松,实现“细分心智争第一”。这条路不是看一时,而是看长远。就像他一直相信并坚持的,企业“不是做多大,而是做多好;不是走多快,而是走多远”。

“做企业就是一场马拉松。”这位在创业路上跋涉了31年的老将以“行者”自称,他会一直这样跑下去。

【来源:海马集团官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海马集团 六度万行 上海国际车展 氢能源汽车 海南马自达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